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四章 大人的時間

        時間總是在不自覺中從指縫中悄悄溜走,一如捧在手心的清水,一點一滴的落至地面。

        五月的山上已經能隱隱聽見蟬鳴,合著屋簷下的風鈴在耳邊輕盈跳動,彷彿精靈般的笑聲在心頭縈繞,翅膀撲撲帶來一陣薰風,漾起水面上的波紋。

        葉依正愜意的躺在青綠色的草坪上,像隻慵懶的貓,翻過身子露出奶油色的肚皮,愉快地享受日光浴。

        高掛天際的太陽躲在了雲層之後,光線隨之變得柔和。混得恰到好處的天藍色染上了視線所及之處。

        身旁的草地突然沙沙作響,還未等她看向來者,清朗的少年音便竄進了耳朵,「就知道妳在這裡。」

        赤羽業說著邊盤腿在葉依身旁的草地上坐下來。

        葉依揚起了笑容,道:「我不在這還能往哪跑呢,業大偵探?」

 

        「誰知道。妳也不是沒不見過。」

        「啊……」葉依聽聞尬笑道,「因為走錯路找不到你們這種事就別提了啦。」

        說到走失這件事,葉依便覺得一陣頭疼。

        小時候他們一起去逛夏日祭,說好在一個地方等葉依上完廁所。沒想到葉依出來後竟因為忘記往左還是往右走錯路,想想都覺得丟臉。

        她坐了起來,漫無目的的望著前方,撥弄著自己稍微凌亂的頭髮。

        赤羽業順手摸了一下葉依的頭,美其名曰將呆毛壓下去,葉依聽了賞他好幾個白眼。

        「今天好像會有新老師來?」葉依不經意的提到她無意間得知的消息。

        「嗯。」赤羽業不以為然的說道:「反正不是殺手就是政府官員。」

        「雖說如此,但還是滿期待的。」葉依輕輕的笑,隨後望向赤羽業,明亮的雙眸映出模糊的鮮紅。

        「期望越高,失望可就越大喔。」

        「到那時候再說嘛。」

        風又再度降臨於這片草地上,那是無拘無束的遐想,也是淡藍色的歡喜。

        鈴聲乘著輕風越過空地,所及之處皆遺落下一片喧囂。

        聽到上課鐘響的兩人,不疾不徐的走回教室裡。

☘   ☘   ☘   ☘   ☘   ☘   ☘   ☘   ☘   ☘   ☘   ☘   ☘   ☘   ☘   ☘   ☘   ☘

        沒有期待,就沒有失望,此刻葉依真的覺得這句話無比的正確。

        她咬著下唇,表情不悅的看向講臺上的「bitch」老師。

        啊,葉依咬著下唇並非是因為剛剛碧琪老師的要求,她沒笨到會照著做一節課,不如說一開始就沒做,現在只是純粹的煩躁罷了。

        連這間教室的潛在「規則」都沒搞懂的「職業」殺手還妄想吃下一百億元的獎金,開什麼玩笑,超生物有那麼好殺掉的話就不會出現在這裡了。

        老師與暗殺目標(或殺手),學生與殺手,規則從一開始就是這樣定的,不會有例外。

        不自覺的長嘆了一聲。看著眼前的書,一點想讀的心思都沒了,索性合上,將層層黑墨封在書皮之內。

        「無聊了?」少年音在耳邊響起。氣息拍在皮膚上,惹的女孩偏了偏頭,遠離赤羽葉的「魔爪」。

          「好。好。講。話!」

        葉依反手就是推著少年的頭,讓他回去坐好。看到赤羽業如此地配合瞇起了眼睛,她深刻的感覺到對方懷著不好的意思,不是在捉弄人的路上就是馬上要捉弄人了。

        「葉依是沒聽懂剛剛說的話嗎,不至於笨到聽不懂人話了吧。」赤羽葉神色輕佻,手中玩弄著綠色的小刀,看似毫不在意對方越來越黑的臉。

        伸手觸碰著被騷擾的右耳,葉依帶殺氣的睨視著赤羽葉。「所以絕頂聰明的業又想到什麼奇奇怪怪的點子了嗎。」

        葉依十分肯定,赤羽業現在要嘛是要翹課不然就是惡作劇,二選一不能再多了。

        「一起翹課吧。」赤羽業毫無負擔的說出來了。

        果然!

        「你這傢伙,腦袋除了翹課還裝了什麼......」

        「一句話,要還是不要。」

        雖然很不想待在這個根本沒在上課的教室裡,但長久以來的規則清晰的印在腦海裡,無法掙脫,無法放下。好似在這些小事情上,她便會格外的糾結。渴望擺脫,卻自我束縛著。

        又一次的,她將鎖鏈緊緊地纏繞在身上,退縮地回到名為「好學生」座位上,拒絕的話到了嘴邊......卻根本沒機會說出口。

        雙唇剛微微張開,便被赤羽業打斷了。

        溫熱的掌心覆在手腕上,赤羽業輕而易舉的將毫無防備的葉依拉往門外。

        「喂......!」驚呼聲從嘴邊微微喊出,餘光瞥到有些人正好奇的往他們的方向看,但沒等葉依看清楚那些人的表情,隨著門滑開又闔上的嘩嘩聲,人就已經在走廊了。

        「......」

        「嘿~我還以為妳會馬上回教室呢。」

        「你都把我拉走了現在回去更奇怪啊......」,葉依眼神已死的看著他。

        「好像是這樣沒錯呢。」

        「你真的是......」

        「反正那種自習課也沒什麼好待在教室裡,不如出來透透氣。」

        「雖然是這個理沒錯,但被殺老師和烏間老師看到怎麼辦。」

        空蕩蕩的走廊上,兩人此起彼伏的對話聲與跫音將空間不斷填滿,猶如汽水中升起的氣泡般。

        儘管已經接受了這麼多年的洗禮,葉依還是難以習慣赤羽業的行為模式。

        並非是無法認同,或者是說,她不知道怎麼像赤羽業活的那般瀟灑。雖然他惹出了不少麻煩,但不論是在隨機應變上還是課業上,葉依從來沒有一項比得過他。

        像是在跑著一場沒有終點的馬拉松......

        葉依不經意往赤羽業身上瞥了一眼。又陷入自己的世界中。

        就連自己的媽媽都......

       

        「你們怎麼在這裡。」

        從身後傳來的聲音中斷了葉依暗暗的思緒,聽出了老師聲線的她像是受到驚嚇的小動物,在第一時間在轉身的同時躲到了赤羽業的背後。

        赤羽業看到青梅如此的動作忍不住笑了下,但沒出聲。

        他毫不畏懼的看著在學校裡應該要尊重的人物。

        「如果沒記錯的話,現在應該是上課時間。」

        在赤羽業的視線前方,站姿挺拔穿著從沒換過樣式的黑色西裝,看上去不苟言笑的烏間問道。

        雖然他知道兩人逃課的大致原因,可不管怎麼說,逃課的行為在學校裡本就是不該出現的行為。

        不過......

        讓烏間感到最驚訝的,大概是在赤羽業身後的葉依了。

        從平常的行為舉止上來看,合乎著學校規範,沒表現過一絲逾矩行為的她會跟著赤羽業逃課實在令人難以想像。

        「烏間老師沒記錯時間。」

        赤羽業用著如平常一樣張揚的口吻說話。

        感覺到身後的人用手抓著他的襯衫,他往前站了一步,手微微的往一旁伸了出去,不自覺的形成了一個保護的姿勢。

        「但是......那個老師也只是坐在教室裡,什麼東西都沒上欸。這樣的課還有必要乖乖地坐在教室裡嗎?說實在的,她那個牢騷真的很吵,要學習也沒辦法集中注意力吧。」

        葉依聽著雙方的對話,愣愣地看著赤羽業的後背,慌張的情緒在無限的擴大。

        這樣的情緒,好像前幾個月剛體驗過。

        好幾個破碎的畫面閃過腦海,辦公室、D班班主任和......漫天飛舞的紙張。

        雙方的對話似乎還在繼續著,葉依卻已經半個字都沒能聽進去,只任由回憶將自己淹沒。

        後悔嗎?

        不後悔。在有關赤羽業的事情上,她不會退縮。

        眼瞼低垂,視線落在眼前人的衣角上,葉依輕聲笑了。好像跟赤羽業在一起,她就能做到任何事情。

        不過是假象罷了。腦海浮出這個念頭。

        「走吧。」赤羽業快速地的結束了對話,轉身離開時伸手牽住了葉依,讓正神遊的她回過神。

        「來了。」

        葉依急忙跟上赤羽業,因為被拉著而踉蹌了一下。

        「還好嗎?」赤羽業先是笑了下,緊接著問道。

        「沒事。」葉依搖搖頭。「不過,就這樣沒關係嗎?」邊說邊回看了一眼,走廊已空無一人。

        周遭又恢復了一片寧靜,剩下微風不疾不徐的吹著。

        「沒事的。」

        眼前的人自信地笑著,意氣風發的樣子讓葉依不禁屏住了呼吸。「不是有我在嗎。」

        葉依看著還未鬆開的手,心底一片釋然。

        「也是。」鈴鐺般的回覆宛如泡沫般消散於金色的空氣中,沉進蒼藍的天空中。

        反正......總會一直在一起的。

        熱意從她明目張膽偏愛的少年手上傳來,掌心的紋路緊緊相貼。分享著彼此的溫度,從來都是一件令人欣喜的事情。

        人生還未過半,路還長著。那些無法跨越、追不上他的事情,總能解決的。葉依想著。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