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重生-4  少女心爆發的毒害(慶開文加更3/3)

      正心裡頭樂著,一震動的聲音傳來,薛閔謙若有所感的掏了掏口袋,略顯抱歉地對她說,「我接個電話。」

     

      見何禎點頭,他便起身走向門外,他的動作提醒了她,何禎探了探床邊的櫃子,找到了她的包。淋了一晚的雨,也不曉得是乾了或者沒進多少水,觸感只是微微濕潤,她撈出了手機。

     

      摸了一會兒,面對螢幕冒出來的解鎖畫面有些懵。

     

      密碼啊……都要30年了,她病重那幾年基本通訊已經換成穿戴式,投影螢幕,語音輸入,手機甚麼的基本上屬於懷舊產品,密碼鎖更是少見。不知道甚麼時候開始就流行刷臉了,一張臉刷遍天下,要想起密碼真為難精神病患有沒有。

     

      何禎望著手機感慨了一會兒,她還記得以前喜歡用生日當密碼,試著輸入自己的生日……打不開。

     

      依照她對自己的了解,不是自己的,可能就是某人的。

     

      霍函騏是她初戀,他是系上的風雲人物,又高又帥,人還隨和溫柔,想當然很受歡迎,她跟他的交友圈並不相同,只因大四上他們恰巧選了同一堂通識課,課堂作業是分組報告,那時她坐在霍函騏前頭,他點了點她的肩膀,親切的問她要不要一組。

     

      霍函騏自帶男神氣質又健談,在那報告完成前,他就會假借名義約她,前生的何禎是被動而文靜的女孩。霍函騏曾說她像朵梔子花,不似玫瑰嬌豔,不似牡丹傾國傾城,白色的重瓣層層疊疊攏著花心,嬌嫩的淺白彷彿承受不住陽光的高溫,卻能開在最炙熱的盛夏。讓人忍不住想接近,想攏在手裡憐愛。

     

      這番話把何禎的少女心撩得不要不要,回頭一查,梔子花的花語是『永恆的愛,一生守候和喜悅』

     

      可以,這波操作很行。

     

      就這樣,只是這樣,他們走得越來越近。

     

      何禎下意識用手背蹭了蹭臉上的溫度,以前是少女心大爆發羞紅的,現在是覺得丟臉,氣紅的。

     

      她五味雜陳的看著手機黑屏,重點是,這密碼該怎麼辦,這一回想,密碼好像真是霍函騏的生日……早八百年前忘了,為什麼要為難一個精神病患?!又嘆了口氣,沒好氣地垂下手機,那好,等點滴打完去買隻新的算了。

     

      正當她腹誹不已之際,手機螢幕亮了,同時響了起來,何禎望著上頭的『彤彤』跟照片發呆,照片上的女孩留著撫媚的大波浪長卷髮,長眉入鬢,剔透晶瑩的雙眼勾勒著微翹的眼尾,廷鼻,咬唇妝漸層的紅唇微張,由裡向外透著紅嫩,讓人忍不住遐想其中柔軟的滋味。

     

      來電的人本名張心彤,在發生霍函騏的事情前,何禎是很欣賞她的。她就像朵高貴的芍藥,站在人群中第一眼就能抓人眼球,但她的個性又是落落大方,這樣的人,在哪都混得如魚得水。

     

      她身邊當然不缺人,即便她有男朋友,還是圍著一堆願意鞍前馬後伺候的追求者,但她男朋友一直是同一個人,是她高中時就交往的對象。何禎看過,是個很爽朗的大哥,差了將近10歲,可她跟大哥說好了25歲就結婚。

     

      25歲還沒到,張心彤就劈了霍函騏,兩人在餐廳約會時被她撞見。也許這就是人生,她分明只是臨時去吃一場公司聚餐,飯吃到一半,進來了一對高顏值男女,她同桌有個喜歡觀察路人的同事,高顏值很抓人眼球,當下就發現新大陸似的跟他們分享。

     

      她不是甚麼醋勁很大的人,他們如果只是如同一般朋友約吃飯,她也不會如何。然而當時兩人情狀,摟摟抱抱,甚至還互相餵食,分明是如同情侶般親密。何禎不知怎麼形容當時的難堪,她唯一慶幸的就是,那群同事沒見過霍函騏,而且他們坐的位置偏,他們沒往何禎這邊探頭的意思,因而她裝作無事的附和了那同事兩句。

     

      但有事就是有事,心裡的火要怎麼裝?她一時衝動,拿手機給霍函騏發了一條訊息,『在忙嗎?』

     

      不到幾秒鐘,他回復了,『嗯,不是跟你說了晚上跟老闆應酬。怎麼了嗎?』

     

      何禎看著那段文字,心慌意亂,她打了一段託辭,又收回去,重新輸入了之後,就一直停格在『沒甚麼,』她望著那個逗號,不知該接上甚麼文字,在這幾秒的凝滯之間,他的電話來了。

     

      她望著霍函騏的背影,他拿著手機等忙音,張心彤不曉得說了甚麼,他放下了手機,從盤子裡戳了塊食物餵給她。何禎眼眶不自覺的發熱著,電話沒有再打,何禎回了幾個字,『我忘了,沒事,你忙吧。』

     

      霍函騏低頭點著手機,她收到另一封訊息,『嗯,那早點睡,愛你!』

     

      簡訊的提示音,隱沒在嘈雜的餐廳室內,如此細微,輕易的就能被忽略。像是在那喧鬧的空間裡,沒有人聽見她那如同玻璃龜裂的幽微心碎聲。

     

      真是……修羅場。

     

      何禎感慨歸感慨,可事情到眼前了,還是得解決。還好還能接電話,張心彤婉轉的聲音從話筒裡倒了出來:「小恬──你可終於接了,我打好幾通了!你在忙嗎?」

     

      「嗯,沒注意電話,有甚麼事?」她慢吞吞地回復。

     

      張心彤誇張的嘆了口氣,喳喳呼呼地說:「晚上不是說好了要吃飯,噯,可別說你忘了,我等你回復餐廳等一整天了。」

     

      「……喔。」

     

      聽見她淡然地恢復,張心彤不滿意的提高音量,「喔甚麼啊?你不是忙暈了吧,這都甚麼時候了,你快點看看跟我說,再不訂有些店都訂不到了。」

     

      聽著她若有似無的抱怨,及親密的口氣,何禎倒是覺得有趣了起來,她倒想知道,前生的這時候,她跟霍函騏在床上滾時,她又在想些甚麼?她悠悠的說:「你沒問別人?」

     

      「阿騏說讓你決定。」張心彤脫口而出。

     

      「我說的是吳大哥。」

     

      她頓了頓,抱怨似的說,「哎呀,你故意的吧?挖洞給我跳,我們家那根木頭能有甚麼意見。」

     

      何禎笑了笑,順著話圓回來:「呵呵,其實我感冒了,剛從醫院打完點滴回家。」

     

      「嗯?!怎麼了,沒聽阿騏說啊。」

     

      「所以他甚麼都會跟你說?」

     

      張心彤不滿道:「甚麼啊,這話酸的,不是因為今天沒找到你才問他的。」

     

      「那你們去就行了。我精神不好,不出門了。」

     

      「唔,不要,就我們很尷尬耶。」

     

      「不是還有吳大哥?」她輕易地指出了對方的語病,張心彤又被噎了一下,繼續用抱怨的口氣說話,「哼,他們聊的話題跟我們聊的能一樣嗎,這樣我一個人很無聊啊!」

     

      何禎虛應了一個喔,然後說了聲累了,便要掛電話,張心彤雖表現得有些失望,倒也讓她去休息,就掛了電話。

     

      何禎望著黑屏的手機發呆,要怎麼放生霍函騏,她有個腹案,但實施起來,總還得有個鋪墊,看來得虛與委蛇幾日了,她想,我真的很不擅長修羅場啊。

     

      薛閔謙在她講電話時,曾探頭進房,因看見她拿著手機講話,便指了指外頭,轉而又出去了,何禎握著點滴架默默下了床要去找他,她不由自主地想,薛閔謙可真是個好人。

     

      出了門,在轉角的休息區椅子旁找到他,薛閔謙正仰頭看著牆上的電視節目。看見她走了過來勾了勾唇,「你說完了?」

     

      「謝謝,其實你不用特地出來。」她在一旁坐了下來。

     

      「沒甚麼,不用謝。」他搖了搖頭,然後問道:「你打給家人?」

     

      「不是,人家打來的。」何禎想了想,「我掛號的錢,等會兒拿給你。」

     

      「喔,也可以,」他說完露出一個抱歉的表情,「但我等一會兒有事得先離開了,點滴可能還得再一個小時,你要不要找朋友來陪你?」

     

      何禎點了點頭,「我好些了,你不用在意,即便是鄰居你也仁至義盡了,真是謝謝了。」

     

      薛閔謙勾了勾唇,「沒甚麼。」兩人說著話,一邊往病房走去,薛閔謙說他住在7B,跟室友合住,何禎也告訴他自己住的地方,「我室友早上去上班了,所以才沒有人應門。」

     

      他要離開時想起了甚麼似的,笑著對何禎說,「等會兒五點我有表演,你要是無聊,可以來看看。」

     

      何禎有些訝異,她問了一句在哪兒表演,薛閔謙笑了笑說跟朋友玩票的音樂社團,今天組織了在商場的整點快閃活動,他們以前玩過幾次,帶著方便的樂器,約好了整點,從四面八方聚集,合奏幾分鐘,樂曲結束又鳥獸散,再到其他地方聚集,好玩之外,也是想吸引些人氣。

     

      她聽完愣了愣,思考之後也覺得有趣起來,便點了點頭,「好,我會去的。」

     

      薛閔謙離開了,何禎望著他離開的門口發呆,快閃甚麼的,這幾年好像很流行,曲千大師說,他未出家前玩過,他說他當時是主唱,最是方便,甚麼都不用帶,唱完便像一開始般沒入人群中,卻並不像表演前泯然眾人,而是被人投以好奇的眼光,『我還是我,並未改變,而他人看待的目光卻變了,正如心中有佛,所見皆佛的道理。』

     

      何禎當時忿忿地想,這人怎的連說個唱歌往事都要把佛理套進來,她一點也不想聽甚麼佛理,她只想聽聽他是不是真會唱歌!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