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重生-1  人死

      『無間獄者,其獄城周匝八萬餘里,其城純鐵,高一萬里,城上火聚,少有空缺。』

     

      『獄中有床,滿遍萬里。一人受罪,自見其身,遍臥滿床,千萬人受罪,亦各自見,身滿床上。眾業所感,獲報如是。』

     

      入無間獄者,獲報如是。

     

      療養院薄薄的病服並不保暖,不過好在建築物的火勢蔓延,煙霧也漸漫在空氣中,眼睛被煙霧刺激的快睜不開,抽著鼻子嗅了兩口空氣,一股焦味,及各種不知何物燃燒的刺鼻煙味,何禎恬還有閒情想著,倒也不冷了,她瑟縮四肢,披散頭髮,正抱著膝蓋縮在療養院病床地板上。

     

      外間人聲混雜,各種呼叫聲、哭聲、開關門的碰撞聲,輪胎滑在地板上的摩擦聲,充斥在耳畔,她摀著耳朵想把那些擾人的聲音隔絕,卻效果甚微,空氣中烤肉的味道卻是明顯了起來,還有尖叫聲,他媽的吵死人的尖叫聲。

     

      她的兩隻腳掌疊在一起,指頭圓滾滾的縮了起來,她緊緊閉著眼睛,煩躁坐在地上前後搖晃,背脊一下一下的撞著床邊的三層櫃,規律的聲音讓她舒服了一些,可味道實在太臭了,眼睛也痛,可要是把手拿開又要被外頭的聲音吵了,唔,要不閉一會兒氣好了?何禎恬憋氣幾秒鐘便喘了起來,好臭。

     

      簡直委屈得不行。

     

      吵死人了!

     

      還能不能讓人好好發精神病?

     

      怎地這年頭連幻視,幻聽都這麼沒禮貌?!

     

      何禎恬分不清這火災是真是假,搞不好下一秒她的醫生又要晃進來把她壓在床上,給她打針讓她睡覺了。她想起剛才正在背的地藏經,到哪了?啊對,無間地獄?對,曲千法師說了,下次來時要說這段呢,她得快些背起來。

     

      「呵呵。」何禎恬瞇起眼盯著竄進來的一道煙霧覺得那像極了一條吐信的小蛇,滑溜溜地在地上滾動,她輕笑了起來,輕易的從剛才斷掉的地方熟練地背了下去,「又諸罪人,備受眾苦,千百夜叉,以及諸惡鬼,口牙如劍,眼如電光,手復銅爪,拖曳罪人……」

     

      病房門砰地一聲被大開了,何禎恬早就被煙燻得睜不開眼,她摀著耳朵依舊認真地背著自己的經文,她聽見有人在喊她的名字,那聲音聽起來有些像她心裡掛念的曲千法師。但法師分明才來過,怎又會再來?啊,不對,他的念念被她害死了,曲千法師再來也不會想見她的。

     

      唔,念念。早知就不跟牠玩拋接了,又不是骨頭怎地那麼傻地去追?怎地連車子來了都不知道閃?傻狗狗。何禎恬彷彿還能回想起金毛狗傻傻地笑跟蓬鬆的軟毛觸感。唉,念念。

     

      忽然何禎恬身旁的病床晃了一下,她感覺胳臂被一雙手握住了,那低語聲還有些發喘,甚至還有些氣急敗壞,「喊你為甚麼不應?!」

     

      何禎恬發楞了一會兒,那個握住她胳臂的手一用力,扯著她往外拉,當即就說,「噯,別愣,快過來。」

     

      她的眼睛睜不開,只能任由對方拉扯,好不容易站了起來,卻又被按著腦袋彎下身,另一隻手卻是摀住了她的口鼻,把她拉近,僧衣棉麻的觸感磨臉,一股檀香之氣卻是竄進鼻腔,何禎恬反手扣著那人的手,含糊的說了一句,「曲、曲千大師。」她也不曉得為什麼要喊他,可那人咳了一聲,又說,「嗯,別說話了。」

     

      何禎恬感覺自己被拉出了房門,一股熱浪迎面而來,曲千強勢地把她的腦袋往地上壓,地上的溫度卻是低了些,她幾乎是跪了下來,曲千按著她的背,又說,「別說話,地上還有些空氣,咱們用爬的,快,這方向。」

     

      何禎恬不敢不從,趴了下來,可看不見曲千所說的方向,但好歹他似乎也發現了,曲千握著她的手臂,讓她抓住他的僧衣,「別怕,抓著我。」

     

      他平時來講道時總是穿著深藍的廣袖大褂,袖口又寬又大,此時她將那截衣袖緊緊攢在手裡,耳邊是窸窣的衣物摩擦聲,以及地板又熱又燙的觸感,她不明方向,只能任由那截衣袖的主人帶著,在濃霧瀰漫的地上爬行。

     

      煙味早就大過了空氣,她憋著氣,忍不住時才吸一口,這條漆黑的逃生路似乎無止無盡,她逐漸地有些迷糊,不曉得自己是否還醒著,而且腦袋似乎越來越沉,重得她就要撐不住。

     

      何禎恬搖搖晃晃的攀爬,忽然手一個按空,失去平衡,耳邊又是一陣驚呼,然後一個天旋地轉間,她只感覺在滾動,又磕又撞,她想吐,暈暈沉沉,等發現終於停了下來有半個人壓在身上。何禎恬不安摸了摸對方,卻感覺觸手生黏。「曲千,曲千!」她不停地喊著對方,卻沒再得到回應,壓在身上的重量越發沉了。

     

      何禎恬不曉得自己的尖叫是否被聽見,或者她是否真的尖叫了,她彷彿要耗盡自己身上力氣抱著那人,此時此刻只有一個念頭充斥著她,我害死了曲千,我害死了他!

     

      濃煙彷彿會變成小蛇從她喉嚨裡鑽出來吐信,或鑽進她肚腹中吃掉她的肝腸,或者她應該要被熱油澆燃,焚燒殆盡,這樣的懲罰才能支撐她身上那人生命的重量。

     

      『動經億劫,求出無期。』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