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沾零《當你走入我的故事》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楔子》

      狹小漆黑的廢棄倉庫中,連外頭的月光都透不進一絲,那樣黑暗潮濕的地方,是南晨在外婆家的房間。

      南晨是單親家庭的孩子,父親在她剛出世沒多久之後就去世了,由母親兼任數份工作才將得以有足夠的金錢養育她。

      但由於工作太過繁忙,逼不得已,母親只好將年幼的南晨送到鄉下的外婆家讓人代為照顧,而自己則留在都市工作。

      南晨的外公外婆是有著嚴重「重男輕女」觀念的傳統人家,對她處處苛刻,不僅讓她負責家中所有家事,就連南晨就讀幼稚園之後,也不給她讀書的時間,依舊讓她做著那些粗重的雜務。

      即使那時的南晨僅僅只有五歲,在她身上也找不到任何一點孩童的感覺。

      她不吵不鬧不任性,長輩讓她做什麼她就照做,從來沒有說過任何抱怨的言語,彷彿人偶一般。

      在幼稚園也很努力表現自己在學習上的過人天賦,會主動向老師請教更加艱深的難題,會主動請求鄉下教琴的鄰居阿姨指導她學鋼琴。

      南晨這一切的努力,都是為了讓母親在偶爾來探望她的時候,她能夠憑著自己的優秀才能,使母親在這個家能有一席之地。

      否則重男輕女的外公外婆,對母親也是這般不待見的。

      南晨還記得母親曾問過她,是否會因為她把南晨交由他人撫養這件事而感到生氣或難過。

      她連猶豫都沒有,用力搖了搖小小的腦袋。

      「從來沒有那回事,小晨對媽媽的決定沒有絲毫不滿。」那時的南晨如此回答。

      因為南晨知道,母親之所以將她交給外婆他們照顧,是因為她從早到晚都有兼職工作,根本沒辦法好好打理南晨的日常起居。

      母親是因為不願意看一個才五歲的孩子每餐都吃著泡麵,還得獨自待在家中直到深夜這種孤獨寂寞的日子。

      她想讓南晨擁有和普通孩童一樣,單純美好的童年。

      但她卻不知道自己的這個決定,卻是讓南晨過上了更加艱苦的日子。

      南晨的母親什麼都不知道,她每次來探望南晨時,南晨的模樣都是被外婆特意打扮整理過,還嚴厲叮囑她不准亂說話,硬是表現出一副她在這生活得十分快樂的樣子。

      她不知道自己的寶貝女兒每天幼稚園放課後,回到家還要幫忙挑柴燒水、煮飯洗衣;她不知道南晨睡得地方,是外婆家房子後方那間廢棄已久的倉庫,裡頭骯髒潮濕,衛生極差。

      這些南晨都沒有告訴母親,她覺得這一切都比不上母親的辛勞半分。

      直到兩年後,母親在沒有告知外婆的情況下來訪時,看見身軀瘦小的南晨揹著沉重的木柴回到家中那個場景。

      她才知道,南晨一直都被自己的外婆虐待著。

      南晨的母親丟下從都市帶來,要送給孩子的新衣服,直直衝向剛放下木柴的南晨,從背後給了她一個緊實的擁抱。

      「小晨對不起,對不起啊……媽媽竟然什麼都不知道……」

      ──就算沒能看見母親此時的表情,南晨也感覺到,母親止不住的淚滴不停灼傷著她的後背。

      外婆他們一直極力掩蓋的事情還是讓母親知道了,但雙方對峙那時,外公外婆的言語卻沒有絲毫的歉意,還一副漠然冷淡的模樣。

      彷彿這一切都是理所當然,南晨住在這讓他們照顧,就是要受到這樣的對待。

      身為「孫女」而不是「孫子」就是要受到這樣的待遇,在他們的認知中本該如此。

      南晨的母親無法接受這種事情,直接在當天把南晨接回在都市的住處。

      一回到原本的住所,南晨就又一次被母親用力地擁在懷中。

      窄小的公寓中和這個懷抱,都充滿了母親的氣息,那是南晨所眷戀著的溫暖。

      但是這一次的正面擁抱,讓南晨看見了母親的眼淚,斗大的淚珠如同斷裂的絲線不停墜落在地面。

      這樣的母親在南晨映在眼裡,比起所有她受過的苦楚都還要更來得讓她難受。

      「媽媽,不要哭,小晨沒事。」

      「小晨,答應媽媽,以後不論發生什麼事,都一定要告訴我,好嗎?」

      聽著母親染上哭腔的嗓音,南晨緊緊回抱住顫抖著身軀,強裝堅強的母親。

      年僅七歲的她,默默在心中和自己約定──以後再也,不會讓她為自己擔心了。

      南晨從那天之後就下定決心,要成為一個獨立自主的孩子。

      必須要變得強大,才能夠不讓母親在辛勞工作之餘還要擔心她。

      必須要變得完美,才能讓母親在重男輕女的娘家面前得有一席之地。

      她絕不會去依賴任何人,她要強大到足以勝過任何艱難,得到能夠保護她最珍愛的母親的能力。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