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十歲囉
HOT 閃亮星─佐緒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1-1 探班

終於結束今晚的第一份打工,鄭月娜感覺餓得快昏過去了。

現在已經是晚上七點,她一整天下來只喝一瓶礦泉水。

但緊接著又要趕去第二份打工,她只能在超商買一個最便宜的麵包,試圖在路上把晚餐解決了。

就在她風中凌亂的時候,接到了小米的電話。

她嘴裡含著麵包,接起電話,「喂?」

「月娜,妳今天又翹掉臺灣史了對不對?」

「……嗯呀。哈哈……」鄭月娜將麵包吞下去,硬是又塞了一口到嘴裡。

「妳真是的,大刀都直接點名妳了,他說妳曠課太多次,妳要是下次再沒去,肯定會被死當!」

鄭月娜想回答,但剛才塞太大口了,一時說不出話來。

「妳這聲音是怎麼回事?妳在吃東西?」小米問。

她對著空氣點頭,才後知後覺地應:「嗯嗯。」

「我真是不懂妳……為了打工翹掉那麼多課,這樣真的划得來嗎?」

鄭月娜一僵,默默咀嚼口中的食物,一聲也不吭。

她也沒辦法。之前排班已經徹底把有課的時間排開了,偏偏那間安親班另一個工讀生特別任性,常常無故曠職,安親班主任總是直接叫鄭月娜過去代班。

雖然也不是不能拒絕……但重點是代班可以加三成的時薪。三成!

察覺鄭月娜的沉默,小米在電話那頭換了一個語調:「不說這個了!妳明天是不是沒有打工?」

鄭月娜「嗯」了一聲,模糊地回答:「如果沒有被臨時叫去,應該就沒有。」

她打工排得很滿,總共有四份不同的工讀,一整個月裡只會有一天是完全不用打工。明天就是這個月的唯一一天。

「明天我們要公演最後彩排,妳要不要來看?」

鄭月娜聽了,眼睛立刻亮起來。腦海描繪出那個人跳舞時的身姿。

可是她想起在醫院的老媽……難得休假,應該去看她吧?

但,到時老媽肯定會問起她的課業……太可怕,還是再緩緩吧,老媽總是能一眼看穿她的謊言。

於是鄭月娜立刻回應小米:「要,我要去!」

小米繼續說:「妳不是說表演那天沒法來看嗎?彩排讓妳搶先看!怎麼樣,夠義氣吧?」

鄭月娜急忙把嘴裡的食物嚥下去,高興地說:「夠!超夠!我一定要去!幾點幾點?一樣在舞蹈教室嗎?」

小米把時間和地點一併告訴她了。鄭月娜把剩下的麵包都塞進嘴裡,從包裡拿出月曆本,在明天的欄位寫下時間。

她寫得很小,因為整個月的空格都幾乎被寫滿了字——課堂作業、考試、注意事項,還有滿滿的工讀安排。

電話掛斷前,小米擔憂地問:「月娜,妳明天應該會乖乖來上課吧?」

鄭月娜保證:「當然。怎麼了?」

「我……我覺得上課筆記妳還是自己抄比較好啦,畢竟我也可能會抄錯東西啊之類的……所以我……」

鄭月娜心中了然。

她垂下眼瞼,悶聲道:「小米,對不起。」

她頓了頓,收拾好心情才又往下說:「妳的確不需要借我筆記,那是妳上課的成果。是我自己沒去上課,不該總是靠妳……我以後會自己努力……對不起耶,小米。」

小米似乎也覺得尷尬,「沒事啦,我只是提醒妳一下。畢竟學費都繳了,別讓自己白白浪費青春嘛!」

鄭月娜露出苦笑,「嗯,謝謝妳,我會的。」

說完,她掛了電話。

鄭月娜低下頭,看著自己花花綠綠的週記本,不由得感到茫然若失。

※※※

隔天早上,鄭月娜發現小米的狀況有點不太對勁,她上課期間一直跑廁所,而且總是摀著肚子,面色蒼白。

鄭月娜關切地問:「小米,妳不舒服?」

小米趴在桌上,一副病懨懨的樣子,「從昨天半夜開始就怪怪的,一直拉肚子……現在還有點想吐。」

「那怎麼辦?要不要回去休息?」

小米搖搖頭,「今天晚上要彩排耶,我怎麼能缺席?」

「可是……妳這樣死撐著也不好吧?」鄭月娜蹙起眉頭,「妳社團從沒請過假,學長姊他們肯定能諒解。」

「不是諒不諒解的問題,是我覺得很不好意思……因為我每次都有去練習,久而久之,大家都是靠我在記走位……要是我沒去,我怕大家會亂掉。」

鄭月娜知道小米個性就是這樣,也不好說什麼,只能安慰地說:「那好吧,妳自己要注意狀況,如果真的很難受也別勉強。」

後來下課,鄭月娜陪著小米到校醫室看診,校醫開了一顆藥給小米。

小米吃過藥以後,告訴鄭月娜自己好多了,鄭月娜也因此放心不少。

沒想到才過三節課,小米的臉色愈來愈差,她趴在鄭月娜的肩膀上,呻吟道:「校醫開的是什麼藥啊……雖然真的不跑廁所了,但我怎麼覺得好像更難受了……肚子好像被人用卡車輾過。」

「我看妳還是趕快去看醫生吧?明天就假日了,肯定很多診所沒開。」

鄭月娜想起自家老弟前陣子有次假日鬧肚子疼,那臉色難看得令人心疼,附近診所都沒開,她只能扛著老弟衝到醫院急診室。

花了一大筆掛號費,最後檢查出來竟然只是因為宿便積太久……想想那花出去的錢,鄭月娜都覺得肉痛。

小米實在痛得厲害,很快就不敵鄭月娜的勸說,決定請假去看醫生。

離開前她還鄭重地向月娜說:「我只是去看個醫生,馬上就回來。彩排的話,妳就先去看吧,然後麻煩妳跟社團的人說我會晚點到!」

鄭月娜用力點頭,「好,妳快去吧,路上小心。」

小米這人非常有責任感,凡是答應的事情,赴湯蹈火都會完成,無論是課業還是社團,毫無例外。

鄭月娜感到佩服,同時也很羨慕。

那是有餘裕的人才能做得到的。

鄭月娜結束所有課程後,便趕到舞蹈教室。

才剛到樓梯間,她就已經聽見教室裡傳來熟悉的旋律。這是專屬流行舞蹈社的暖身曲。

去年一整年,鄭月娜幾乎每天聽著這首曲子、看大家對著鏡子認真暖身。想到這裡,她心中漾起圈圈漣漪……

右腳才剛踏進舞蹈教室,立刻吸引了幾個女孩子的目光,她們一看見鄭月娜,立刻迸出歡喜的尖叫聲:「是月娜!」

所有人轉頭看向她,臉上浮現驚喜的表情,此起彼落的招呼傳來——

鄭月娜笑容滿面,向大家深深一鞠躬,「我回來探班了!」

一群人湧上來,將月娜抱個滿懷,毫無隔閡。

鄭月娜張開雙臂,與每個人互擁,這才發現自己竟悄然紅了眼眶。

去年她離開流行舞蹈社的時候,匆匆找了個藉口打發社長,接著再也沒有回來了。現在他們待她還是一如既往,這令她感動不已。

忽然,有道聲音傳來:「還知道回來啊。」男人話裡含著笑意。

大家緩緩鬆開鄭月娜的懷抱,她得以從人群之間,看見那頎長的身影。

一觸及那人的目光,她臉頰立刻開始發燙,心跳速度也逐漸紊亂。

許堯光邁步朝她走來,站到她面前。他的笑容很爽朗,在明亮的燈光下,顯得如此青春燦爛。

鄭月娜垂下頭,連打招呼都帶著緊張:「……學長。」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