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線上編輯室:程雪森怎麼可以如此冷靜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

校長穿著筆挺的西裝,站在司令台上露出笑容,「今天我們要表揚一位同學,餐飲科二年級的王俊凱,相信大家已經知道他的事蹟……」

我站在司令台旁邊,看著大家議論紛紛,視線朝我掃過來的模樣,心裡充滿驕傲。

「他的表現值得大家看齊,為了表揚他,也為了鼓勵大家,學校特別提供三萬元的獎學金,俊凱同學請上台。」

我昂首闊步地走到校長旁邊,從他手上接過裱框的獎狀還有裝在紅包裡的獎學金,底下傳來熱烈的鼓掌聲,教務主任拿著相機蹲在我們前面啪嚓啪嚓地拍照。

嗶嗶嗶、嗶嗶嗶嗶、嗶嗶嗶!

鬧鐘在耳邊響起,我驚醒過來,睜開眼看著天花板,溫和的陽光從旁邊的對外窗透進來。

好久沒做這個夢了。

翻開棉被,坐在床沿,令我意外的是過了這麼久,我依然會為了這件事感到惋惜惆悵。

我搖搖頭,把殘留在腦海裡的畫面甩開。

夢不重要,重要的是今天,二月十四號。

一直以來,我都非常討厭這個被商人包裝得過度美好的西洋情人節,特別是在這個明明就不關我們事的「西洋」情人節,如果我們男生不表示些什麼,就好像該遭天打雷劈般罪不可赦。

為了表達抗議,我與女友交往這六年多以來,從未將西洋情人節看作節日。

然而,今年不一樣。

我乖乖被那些商人騙,而且被騙得心甘情願。

因為我要向深愛的女人求婚。

在情人節求婚,應該很難有比這更浪漫的事了,更別說這是個驚喜。

我前天跟她說公司過年後很忙,最近都要加班,其實老早訂好餐廳,買了戒指,已經跟餐廳套好要放在最後一道甜點上。

抱著期待的心情出門,即使是上班都讓我朝氣十足,坐在辦公桌前做著日復一日,宛如是機器人般重覆的工作,也打壞不了我的好心情,只要想到晚上坐在對面的她驚喜地遮住嘴巴,雙眼蘊含閃閃淚光的模樣,就讓我嘴角止不住地上揚。

異常開心的模樣令同事在中午吃飯時不禁說:「阿凱,你是中樂透哦,一整天笑得合不攏嘴。」

「有嗎?」

他肯定地點頭,「笑得跟智障一樣,是發生什麼好事?」

「秘密。」

我的故作神秘引起同事的猜疑,更別說下午又請了一個小時的假,提早在五點離開辦公室,更是讓他們議論紛紛。

我心想,自己異常的舉動為他們百般無聊的一天帶來些許樂趣,也算是做了件好事。

所以今天一定會順利。

我握緊右拳,在心裡鼓勵好自己後,到地下停車場跨上從大學征戰至今的機車,到花店拿訂製的花束,抵達她位於大安區的公司樓下時,還有一點時間可以整理被風撥亂的頭髮,興奮中帶點雀躍。

看著本該在公司加班的我拿著漂亮的花束,穿著她覺得最好看的西裝外套出現在門外,她會有什麼反應呢?

想著想著,我有點緊張起來,萬一她覺得這個驚喜是驚大於喜呢?

我搖搖頭,自嘲真的是想太多了,雖然這幾個月跟她常為了一些小事爭吵冷戰,但是過了年我想已經冷靜下來,身為男生也不能彆扭,要大方地表現自己的心意。

我呼出一口長氣,看著旁邊也拿著花的男生,為了舒緩緊張,主動攀談,「等女朋友嗎?」

「對,你也是嗎?」

「對。」

我們會心一笑,本來還想問他接下來的計畫是什麼,卻被一道低沉的吼聲給打斷。

一台銀色的Aston   Martin打著右轉燈停到路邊,吸引了所有男生的注意力,開了車門下車的男人,則讓走過的女生交頭接耳。

男人穿著合身西裝,梳著俐落油頭,身高一百八以上,五官線條剛毅,下車後開了副駕駛座的門,拿出滿是鮮紅玫瑰的花束,身體靠在拉風的跑車上,右手插進口袋,似乎跟我們一樣也在等人。

走經過我們面前的女生眼睛發亮,湊到姊妹耳邊壓低聲音,驚嘆地說:「哇,好帥,他我可以,我想收到他的花。」

我跟旁邊的男生對看一眼,聳聳肩只能苦笑,跟跑車男比起來,我們兩個人手上的花就好像是路邊的雜草。

「大概是個富二代吧。」他說。

「同意。」

我們相視一笑,這時下班的人潮從商辦大樓內慢慢湧出來,我們伸長脖子找尋等待的倩影,而他很快對某一個綁著馬尾的女生揮手,「寶貝!」

她抬起頭,臉上立刻綻放出興奮的笑容,「你怎麼會在這裡,不是說要加班嗎?」

「要給妳驚喜啊。」

我看著他們兩個朝對方大步走去,張開雙手緊抱彼此,露出幸福的笑容。

他牽著女朋友走回來,為她戴上安全帽,轉頭說:「先走囉。」

「騎慢一點。跟你說,我也用了要加班這一招。」

他哈哈大笑,跨上機車後又向我揮了揮手,往前騎,成為車潮的一份子。

我羨慕地看著他們的背影,期待待會與小娟也會是類似的情景。

腦海才閃過這個想法,就看到她面色帶點疲憊地從大門走出來,舉起手想要叫她,旁邊的跑車人突然宏亮地大喊,「Mandy!」

Mandy?

小娟轉過頭,看著跑車男,露出驚喜的表情,「Jeff,你怎麼在這裡,不是要加班嗎?」

Jeff?

跑車男大步走向小娟,將手上的玫瑰花束遞給她,「後來想想,比起加班,我更想要跟妳一起過情人節,所以就來了。」他彎腰伸出右手,「請問Mandy小姐有空跟我一起吃個飯嗎?」

小娟被逗得咯咯發笑,眼眸閃爍我很久沒看到的羞澀與甜蜜。

拜託,說沒有。

「好啊。」她伸出手。

跑車男勾起笑容,握住她的手,親了她的手背。

這一刻,我覺得五雷轟頂,腦袋裡面一片空白。

我呆呆地站著,就這麼在不到十公尺的距離看著跑車男殷勤地替她開了副駕駛座的門,而她喜孜孜地就要坐進去。

就在這時,她看到我了。

她眼睛睜大,嘴巴微張,就好像是看到什麼恐怖的東西一樣。

我渾身冰冷,胸腔好像破了一個大洞,雜草般的花束從手中掉落,從口袋裡面抽出機車鑰匙,顫抖的手連試了幾次才插進鑰匙孔裡,發動引擎,轉動油門,狼狽地逃離現場。

一路上,腦海不斷閃過她跟那個跑車男互動的畫面,怎麼回到租屋處的都不知道。

無力地坐在椅子上,依然不敢相信剛剛發生的事情,看著擱在電腦桌上的合照,那是我們去阿里山凌晨四點早起看的日出,我跟她看著壯麗的山景,在金束般的陽光照射下深吻,那時她彎起的眼眸,蘊含深遂的愛意。

同行參加攝影社的友人把那瞬間補捉下來,我事後要了照片之後請照相館洗出來,買了相框,在我們的週年紀念日送給她。

沒想到,她也送給我一樣的禮物。

當時我們兩個人哈哈大笑,然後深情地看著彼此,給了對方最溫柔的吻。

可是這個回憶,現在卻成為最銳利的刀,割得我的心不斷流血。

我砰的一聲用力把相框蓋下,卻止不了累積的回憶如同幻燈片般在大腦裡面閃過。

去東部的小旅行,在依山傍水的民宿裡起床,打開窗簾看到湛藍的海洋還有讓人想要親近的山林,我輕手輕腳地走到樓下,把老闆娘準備好的早餐拿回房間,溫柔地喚醒她。

我還記得她那時候對我說:「你這樣會寵壞我。」

「就是要寵壞妳,因為妳是我的公主。」她笑了,笑得好開心。

我用力地打自己的頭,「不要再想了!」

每想起一個回憶,心又好像被多劃一刀般難受,而整整六年多的感情,可以輕易地讓我傷痕累累。

不,六年多的感情沒有這麼容易就散,剛剛發生的一切說不定只是小娟她故意演給我看的,她覺得我們最近出了點問題,所以就找人演這齣戲,目的就是要我多放點心思在她身上。

我告訴自己要冷靜,好好地處理,別發飆,傳訊息過去,「那個男生是誰?」

下個瞬間,她已讀,我不安地等待著。

然後,她說:「對不起。」

沒有解釋,沒有辯解。

世界彷彿在這一秒鐘崩解,天旋地轉,我雙手蓋在臉上,多想有誰來告訴我一切都不是真的。

嗚嗚嗚、嗚嗚嗚……

手機在地板上震動,我撿起來,懷抱著一絲冀望,卻發現打來的是一組沒看過的號碼。

接起,另一頭說:「王先生,不好意思,訂位時間已經到了,請問你在路上了嗎?」

簡單的一句問話,讓我心頭有了被狠狠插一刀的感覺。

我深吸一口氣,強忍住哭腔,「對不起,我們剛剛分手了。」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