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不見不散(01)

「芊凝芊凝,韓芊凝!」

韓芊凝坐直身體,揉揉眼睛,「幹嘛?」

李茉岑翻了個白眼,「下一節體育課啦,妳再睡就要遲到了。」

「有什麼關......」還沒說完韓芊凝突然改口,「今天星期幾?」

李茉岑一臉無奈,「一。」

「走走走,我們走!」韓芊凝二話不說站起來,拉著李茉岑就往操場走。

一到操場,她東看西看的,李茉岑跟她認識那麼久不用問也知道她在幹嘛。

「別找了、別找了,江敍恆他們班今天在體育館裡。」

韓芊凝雖然眼神一暗,還是不忘提醒,「是江敍恆學長!」

李茉岑一臉「啊是差在哪」,然後搖搖頭,無奈的走到班級隊伍裡。

做完操,一聽到今天自由活動,韓芊凝就拉著李茉岑往體育館跑。

「妳比賽有跑那麼快就好了。」李茉岑邊跑邊說。

「妳讓學長站在終點等我啊,那我一定衝第一。」

江敍恆,高三御班,以為他是班長嗎?不,他是班代。

憑他那張禍水臉,讓他當班代才能招來女生聯誼啊是不是?

這所學校雖然是男女合校,但男女分班,比較特別的是只差一個年級的直屬班,性別永遠不會一樣,也不知道校方到底是喜歡男女不接觸,還是多接觸,總之管得也不嚴,我們就別追究了。

坐在看臺上,李茉岑拿出手機隨便滑,正好就滑到任熙的貼文,「欸,妳不覺得任熙跟成宇稀天生一對嗎?」

面對自家好友奇特的發言,並非腐女的韓芊凝愣了一下,「任熙跟成宇稀?」

「對啊,現在腐女當道,男男什麼的最美好了。」李茉岑捧著臉,笑得開心。

韓芊凝沒多理會李茉岑的行為,倒是想起星期六和成宇稀的約定,她原本是打算找李茉岑討論的,不過想一想,李茉岑是任熙的朋友,任熙又是成宇稀的朋友,要是讓她知道,總覺得......不太好。

「李茉岑!」這一喊,所有人都看向看台。

「哎呦,不錯哦,直屬學妹還來看你打球啊?」

「哇,長得帥就是不一樣,像我學妹追隔壁班男生去了,整天防著人家學姊,我完全被拋棄。」

各種調侃從四面八方傳來,有些故意說得很大聲,李茉岑和韓芊凝也聽得清清楚楚。

「有空來這鬼混不如去練習,妳家政再不及格就要被當了!」

李茉岑覺得她真的運氣爛到炸,偏偏遇到這種直屬,但她仍不甘示弱,「這節體育,你提家政幹嘛啊,去練你的球啦!」

韓芊凝每次體育課就等這一幕,因為江敍恆學長是李茉岑的直屬,每次看到她出現在這裡就一定會對她說幾句話,而這個時候他「大概」就會稍微注意到她吧。

問說韓芊凝是不是喜歡江敍恆,這個嘛......或許連韓芊凝自己都不明白,總之有帥哥看就好,喜歡不喜歡之後再說。

「妳真的也是挺怪的。」韓芊凝對李茉岑搖搖頭。

李茉岑撅嘴,「我真的很可憐欸。」

韓芊凝相當不認同的再度搖了搖頭,「江敍恆學長是校草欸,多少女生搶著想當他直屬,聽說還有人為此去燒香拜拜,啊妳這個不拜又不關心的傢伙怎麼就這麼幸運的當了他直屬呢。」

「妳第一天認識我嗎?又不是不知道我喜歡任熙兩年了。」

韓芊凝毫不留情,「對,但妳失戀一年了。」

「那你打算怎樣?」任熙漫不經心的回。

成宇稀嘆了口氣,「我不知道。」

成宇稀剛才跟任熙說了自己真的沒辦法喜歡上顏映柔,她個性好、成績好、體育好、家境好,是個校花又不擺高姿態,她沒有什麼可挑剔的,但就是沒辦法,不管過了多久、怎麼努力,成宇稀就是沒辦法喜歡她。

任熙喝了口手中的礦泉水,「都快一年了,總不能就這樣吧。」

「我不知道怎麼辦。」成宇稀睡下眼簾。

當初和顏映晴也認識不久,他就對她有了好感,後來似乎是喜歡了,但好在他即時發現任熙跟顏映晴兩情相悅才沒釀成災難,不然他們這三角戀怎麼樣都理不清。

但現在任熙和顏映晴是校園模範情侶,而他們呢?校花校草自然是大家羨慕的一對,但誰又知道成宇稀和顏映柔各自心裡想著什麼。

「到畢業吧。」成宇稀最後這麼說。

任熙看著他,但沒說話。

「就到畢業,如果還是沒能喜歡上,那再艱難我都會提分手的。」

任熙笑了出來,「說什麼艱難呢,不就是怕傷她?」

「嗯,我不知道這樣到底好不好,但如果這是我唯一能為她做的,那就這樣吧。」

所謂唯一能做的,便是——陪她到畢業。

「阿熙!」顏映晴的聲音從後方傳來,他們同時回頭,而她笑著問,「我是不是打擾到你們兄弟的談話了?」

「沒有,你男友正想妳呢,快去恩愛吧,我就不打擾了。」說完,成宇稀邁步離開。

顏映晴其實有注意到他的異樣,但她沒說破,也沒多問什麼,就走到任熙身旁,「走吧。」

而成宇稀理論上是要去找顏映柔的,但他卻選擇發訊息告知對方今天就不一起走了。

他一直覺得自己其實不如其他人以為的那麼好,他甚至沒辦法愛上自己女友,雖然這怎麼想都不能怪他,但又有說不上的異樣,顏映柔可是他女友啊,怎麼不愛卻還在一起要一年了呢?

其實顏映柔也是知道的,當初她告白的時候成宇稀就說了,他會努力但不保證成果,他們的愛情原本就不完整,成宇稀不愛她,但這近一年的時間裡,她需要他的時候他都在,他對她很好,但再好,都不是愛。

不知道是誰在將就,不知道是誰在硬撐,他們兩個人都知道他們不可能永遠,但卻又不敢說分手。

或許現在的他們,都還太膽小。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