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你的回眸,我的一笑【1】

鳳凰花開,夏陽閃耀刺眼,微風將樹葉掀得唦唦作響,已經結束的畢業歌不時在心裡迴盪,女同學哭得唏哩嘩啦,左邊抱一下,右邊抱一下,最後成一團人球,男同學呢?不知誰準備了水球,全砸向教官,逃跑之後的大混戰把唱畢業歌時的感傷全忘了,只急著拿水球反擊。

江雨的黑髮濕淋,髮梢滴水將肩上的布料變得透明,陽光照耀下,他看起來閃閃發光,這麼一個形象,他都覺得自己看起來亂帥氣一把。

還留在學校的學生零零散散,大多已經離開學校準備去自己班級的謝師宴或同學會。

安靜的長廊傳來急促的奔跑聲,由遠漸漸而近,這聲音他很熟悉,非常熟悉,畢竟他被追了三年!

身後傳來女音大喊。

「江雨!」

果然是她,他嘆息,唇角卻悄悄揚起。

「幹嘛?」江雨回眸。

陶子檸白嫩的臉頰被曬得粉紅,她快步到江雨面前,猛然抽口氣揪起他的制服襯衫。

「欸妳幹嘛!忍了三年,趁畢業想霸后硬上弓嗎?」江雨雙手捉著她手腕。

「去哪了?」

「什麼?」

「第二顆釦子啊,傳說中的第二顆釦子啊!最靠近心臟的!」陶子檸爆炸大喊,不敢置信地瞪著應該要有鈕釦的位置。

為什麼空缺了!她的釦子啊……

江雨涼涼一笑:「不知道,好像是班上的、隔壁班的……還是哪個學妹巴在我身上時拿走了。」

陶子檸垂下眼,難得在那開朗的臉上看到失落。

「別貪了,那麼喜歡釦子,其他顆給妳不就得了。」

「不一樣,那一顆是最靠近心臟……」說完,目光猛然掃向某處,那眼神格外犀利。

因為垂頭的關係,江雨的角度看不到她的眼神,正幸災樂禍的享受她的失落,冷不防他的腰被人猛力一扯,他的胸膛撞上她的頭。

陶子檸雙手扯著他的腰帶,不安分地亂摸。

「幹什麼幹什麼!」江雨急著要拉回褲腰,要不得陶子檸還死死扯著。

「靠近心臟的釦子被拿走了,那我就拿這裡的!既然得不到你的心,我也要得到你的人!」陶子檸嘶吼,拉開那礙事的腰帶,打算把褲檔上的鈕釦給拔了!

「媽的妳瘋了是不是陶子檸!妳打算強了我是吧!」他守住最後防線。

「把釦子給我!」陶子檸紅著眼,決心非要把那褲檔上的鈕扣搶來。

「陶子檸妳這隻野牛給我放開!」

「我要──靠近大江雨的鈕釦!」她的臉被江雨毫不憐惜地用手撐開,即使一張臉變得扭曲猥褻,她仍誓死不放。

「陶子檸!」

高中畢業的那天,跟往常一樣,沒一天平靜過。

該怎麼說明他跟陶子檸的緣分呢?乾脆從第一眼說起吧。

剛進信川高中的那天──

捷運上滿是要上班上課的乘客,早晨的車廂總是較安靜,大部分的人在閉目養神、滑手機看電子書、玩遊戲、聽音樂,而江雨是掛耳機玩遊戲的那一類,他站得很穩,偶爾才伸手握拉環,濃眉下的黑眸上瞧一眼小螢幕上的站名,收回視線繼續遊戲。

再一站就到學校,他正巧結束遊戲收回褲口袋。

身上的制服潔白平整,濃黑的短髮在開學的前一個星期修整過,短髮俐落,露出他漂亮的臉角,看起來多神清氣爽許多,雖然對上課很厭煩,但他心裡不免期待新環境、新生活,希望接下來三年順遂。

他在捷運的最後車廂,車速漸漸慢下來,車頭已經進站。

江雨轉向車門方向,餘光瞧見同校制服的女學生,她頭倚靠車窗玻璃繼續沉睡,絲毫沒有要醒來的預兆。

捷運空調涼爽舒適,陶子檸在一搭上車便被催眠入夢鄉,突然肩膀感覺被人點了兩下,又一下、再一下,即使再愛睏,這幾下的打擾,總把她給擾醒,捲翹的睫毛顫動,朦朧睜開眼,視線慢慢聚焦對上眼前的柔亮黑眸。

「同學,到站了。」低啞嗓音提醒她。

陶子檸弱弱地點頭,還沒有將眼前的人看清楚,他已經往剛開啟的車門邁出步伐,與其他乘客魚貫而出。

她揉揉眼,不慌不忙地隨著人群走出捷運車廂,因為揉眼睛,視線又花了,模糊的畫面裡,發現前方有人止步於人群中,看似剛才叫醒她的人,他微微回首,像在確認她是否有下車,對到眼的那一瞬,對方直接旋身往電扶梯走去。

驀然,陶子檸輕拍自己額頭。

啊,這同學好心叫自己醒來,怎麼就忘了跟人道謝呢!啊真是……

早自習結束,一年級新生全到體育館裡,聽校長、各處主任、教官波啦波啦講廢話,這聽似有教育性的大悲咒已經順利把學生們超渡到魂都飛了,有人不知覺嘴巴微開,江雨對他左手邊的同學感到十分佩服,那張臉充分表達「魂魄不在,請下次來訪」。怕自己再幾秒會失去形象隨著隔壁的同學而去,他轉轉眼球,扭扭脖子看周遭,發現後方那排有個空缺位置,他狐疑凝起眉。

站在江雨右手邊的韓宥時見他盯著後排看,開口問:「怎麼?」

「喂,林志霖不見了。」江雨回應。

韓宥時朝後瞟一眼。「你說那衰鬼會不會拉屎結果面紙掉進馬桶?」

「沒打電話求救,說不定連手機也泡在屎裡。」

「說不定現在手已經沾屎了。」

「再慘一點,那副圓眼鏡也泡在屎裡。」

兩人屎來屎去後,最終還是拾起良心跟班導編個理由,想藉機離開。

好在他們班導看起來平易近人的,而且似乎整顆心在隔壁的女班導身上,兩人背景充滿粉紅泡泡,絲毫對他們的離席懶得多問,擺擺手要他們趕緊離開,少在這邊煞風景。

離開體育館前,江雨和韓宥時忽然懂了什麼叫虐單身狗。

寧靜的校園角落,藤蔓爬滿圍牆及欄杆,透過樹葉分散灑下的陽光打在女孩的臉頰,她伸手拿過藤蔓欄杆外傳來的冰淇淋。

「謝謝老闆,以後你都會在這裡賣吧?我會偷偷帶朋友來這裡光顧的!」陶子檸月彎得笑眼藏著星河。

「記得多宣傳啊,小心點別被發現了。」冰淇淋老闆明知故犯的要她小心。

這樣的生意他不曉得做多久了,知道他們違反校規向外買東西,但不得不說這生意做得還挺樂的,不是因為錢,而是學生們比他那些兒子還懂得跟他聊天。

冰淇淋老闆無意間注意到她胸前學號。「欸?妳新生啊,這時間應該在集會吧?」

咬口冰淇淋的陶子檸頓一下。

「校長說話哪有老闆你的冰淇淋重要!老闆,我會記得你的,你和香草冰淇淋是我在這所學校的青春開端!你是我青春的第一頁!」她認真宣示,再賞一記甜笑。

冰淇淋老闆臉開始泛紅,搔著腦袋,打算給陶子檸再加一球冰淇淋。

「欸……老闆要送的話,別再送一樣的口味,送薄荷巧克力吧!」陶子檸下巴點向推車上的薄荷巧克力。

「……」

冰淇淋老闆汗顏,還第一次遇到多送一球被要求口味的,雖然想嘆息,但看在她長得甜、笑得甜、說話甜的份上,好吧,來一球薄荷巧克力……

陶子檸吃著冰淇淋繞在圍牆邊走著。

她一向討厭集會,尤其是大集會,人數越多,台上廢話越多,她早認為校長每一年的致詞是一樣的,只是把年份換掉罷了!就像是她寫學校週記,她也是一年一年反覆抄,從沒被班導發現過!所以,校長肯定也是用這招。

她斬釘截鐵的確信,甚至在心裡義氣喊話:放心吧校長,我會替你保密的!

「等等王哥,我今天真只有帶這些錢了、只有這些!」說話的人語氣顫抖,甚是驚惶。

聲音從前面的轉角處傳來,陶子檸挑起一邊的眉,聽起來是遭勒索。

竟然在一開學就勒索,現在的高中生到底在想什麼!?

說完,她探頭要去看,絲毫沒意識到自己一開學就翹掉集會買冰淇淋的事有多優良。哼,現在的高中生到底在想什麼!?

陶子檸一探出頭,霎時傻了,一雙帶著圓眼鏡的大眼近在咫尺,嘴角瘀青,對方神色從驚惶到呆愣,周遭的人全皺起眉頭,威脅緊迫的氣氛因為突然竄出的小腦袋愕然停止。

她只是想先偷看而已,要不得原來他們那麼近。

///作者的話///

1.恭賀學測生解脫!!這段時間你們辛苦了^^好好休息吧!

2.別忘了~連更3日唷!

3.我回歸喜劇啦XDDDD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