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沾零《當你走入我的故事》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02、這是恐怖片不是愛情片(下)

      回過神來,她收拾好情緒,仔細上下打量對方的穿著打扮。

      白色襯衫。

      破洞牛仔褲。

      男生。

      沈逸安。

      她翻了個白眼,「別唬我了,我約的可是女生。」

      這麼大眾的穿著,她現在隨便張望,電影院前就有三、四個這樣的人。

      雖然清一色男生就是了。

      沈逸安倚靠在牆上,手指摩娑著手機殼,淡淡地看著空中某處,「張學姐沒告訴妳?」

      她沒反應過來,「張學姐?誰?」

      「張歆雨。」

      張歆雨,正是她室友的名字。

      舒妤愣愣地,「歆雨該跟我說什麼?」

      沈逸安難得耐心地回答她的問題,「說她那名找不到伴看恐怖片的朋友,是個男的。」

      舒妤沉默了。

      她此時此刻,只想回去殺死那個躺在床上悠哉晃腿的該死女人。

      皺皺眉,舒妤看向對方,眼神充滿疑惑,「沈逸安,你看恐怖片?」

      「嗯。」

      「你敢看啊?在七月的時候。」

      他耐心已盡,睨了她一眼,插著口袋往前走,懶得看她,「陪妳看不行?」

      「……行。」她反射性回答,雙腿下意識跟上對方的腳步。

      前方人走得有點兒快,她抿抿唇,加快腳步跟上前拉住他的背包,「你走慢點啊。」

      沈逸安無奈地放慢腳步,「腿真短。」

      舒妤鼓了鼓臉,卻沒反駁。

      他都犧牲時間陪自己來看電影了,她得對他好點。

      對於對方肯捨身陪她來的原因,她心中隱隱有猜測,卻又自己否定了。

      怎麼可能呢。

      她想太多了。

      也許他本來就想看,真的找不到人?

      ──但是她不知道的事,為什麼張歆雨會知道呢?

      心情莫名低落起來,她悶悶地低頭不說話,差點兒就撞上了柱子。

      沈逸安敏銳察覺她的分神,兩人排隊買票時,他忍不住問她:「妳怎麼了?」

      「……沒什麼。」她不敢抬頭看他,低頭滑著手機,卻沒把網頁內容看進去。

      這種感覺,好討厭啊。

      哪曉得沈逸安卻沒打算乖乖被她模糊帶過,伸手捏住她髮帶的一角蝴蝶結,輕輕拽了拽,「嗯?」

      舒妤哎了聲,打掉他的手,嗔怒地瞪他一眼。後者揚眉縮回手,揉著被打的地方,剛想開口說話,低頭就看見對方空蕩蕩的雙腿。那雙白皙可愛的腿,此刻正併攏在一起,小幅度地抖著。

      沈逸安倏然抬頭,目光掃過四周,發現有不少人假裝不經意地朝他們這看過來。對上他的眼眸才倉皇地低下頭,裝作沒事樣。

      靠。

      他臉色瞬間黑了下來,果斷從自己的背包裡拿出連帽外套,直接蹲下身子,手繞過她腰後方。舒妤完全沒反應過來,愣愣地低頭凝視他頭頂的髮漩。

      對方指尖無可避免地觸碰到她的衣服,後者藏在髮絲底下的耳尖慢慢染上了粉色。沈逸安沒有看她,全身都散發著低氣壓,雙唇緊抿,將自己的外套綁在了對方的腰部。

      外套很大件,遮住了她露在外頭的大部分肌膚,後頭的人只能看見她的小腿部分。

      他站起身,再度比她高了一顆頭,垂眸嗓音微啞,「還冷嗎?」

      舒妤回過神來,「妳怎麼知道我冷?」

      「看妳抖成智障就知道了。」

      舒妤:「……」OK,她害羞個屁。

      兩人買票的時候還發生了小插曲。由於這部恐怖片中還參雜了血腥內容,所以分級是屬於限制級的。

      然而售票人員問了一句:「這位小妹妹滿十八了嗎?麻煩出示證件喔。」

      兩人皆是愣了下,接著沈逸安低頭輕輕笑了出聲,「不好意思她才國小。」

      舒妤一巴掌拍在他手上,連忙從背包裡拿出證件,售票人員一看──二十一歲,竟然比自己還大。

      ……真是人不可貌相。

      「你是要笑到幾點啊沈逸安!」儘管沈逸安刻意壓低嗓音,但就站在他旁邊哪可能聽不見。

      「抱歉,」他手抵著唇,低頭凝視她,「我情不自禁。」

      售票人員:「……」這裡不是給你們演愛情片的地方謝謝。

      因為如此,接下來幾分鐘裡,無論沈逸安說了什麼,舒妤都給予冷回應。

      「學姐。」

      「學姐?」

      他拉著她髮帶上的蝴蝶結,「在的話就吭一聲?」

      舒妤:「吭。」

      後方被迫聽到的兄弟姐妹們:「……」這是什麼幼稚的對話。

      檢票完畢,兩人隨著人群魚貫而入,他們運氣不錯,位置是正中間。沈逸安懷裡還抱著爆米花,剛剛等待檢票時趁機買的。

      舒妤看到時哼了聲,「我才不吃呢。」以為對方是想買來討好自己。

      結果沈逸安斜睨她一眼,「我買來自己吃的。」

      她在心裡瞬間把他罵成屎。

      兩人找到座位坐下,裡頭空調開得特別強,舒妤搓了搓手臂,懊惱自己出門前怎麼就忘記拿外套了。

      沈逸安翹著腿,往嘴裡扔了口爆米花,雙眼直視前方大螢幕,「把我外套穿上。」

      舒妤沒反應過來,「說我?」

      「不然說他?」沈逸安指向大螢幕,此時正放著廣告,畫面裡目前只有一名模樣猥褻的男子詭異笑著。這種樣子肯定是電影裡的砲灰角或反派。

      她哼了聲,解下他打在自己腰前方的結,乖乖穿上他的外套,渾身頓時暖和不少。對她而言有些大件了,得把袖子往上捲幾層才能露出手腕,

      觀眾陸陸續續入場,食物的香味很快傳遍影廳,舒妤沒吃什麼東西就來了,聞到香氣鼻子忍不住抽了抽,手放在肚子上。

      沈逸安看見了,好心地將爆米花遞過去,一副乖學弟的體貼模樣,「學姊,吃嗎?」

      ……怎麼他的語氣聽起來像在問:「學姊,約嗎?」

      舒妤沉默幾秒,把腦中詭異的想法給驅逐出去。她清清嗓子,撇過頭去,淡淡地道:「不餓,不吃。」

      身旁人哦了一聲,似是在嘲笑她的逞強。

      每一個拿食物的人從她前方過去,雙眼就牢牢盯著人家手上的東西,這還不餓?

      燈光啪啪啪幾聲被關上,觀眾也自覺安靜下來,不過由於螢幕上還沒出現畫面,場內漆黑一片。所以仍是有不少觀眾低聲說著話,更多的是翻食物袋子的聲音。

      舒妤把手機調成靜音,慢吞吞地把它塞到沈逸安外套口袋裡──這順手的行為,她自己都沒發現。彷彿身上這件外套就是自己的一樣。

      上頭的味道令她熟悉、令她安心。

      沈逸安撐著腦袋,爆米花拿手上沒吃,就直直望著前方似是思索。舒妤便是在這個時候開口,有些低落,「喂。」

      沒想過對方會突然開口,他揚眉,卻沒出聲。

      舒妤也不介意,自顧自地說下去:「你……你為什麼要透過張歆雨來問我啊?」

      只要沒得出答案,這個問題就不斷在她腦中徘徊,搞得她快瘋了。

      「學姊,」他根本沒思考過對方會糾結在這件事情上,抿抿唇角將腿放下,在黑暗之中肆無忌憚盯著她的側臉,「不是妳一直沒回我訊息嗎?」

      她眨眨眼,聲音一不小心就大了起來,「啊?」

      發覺音量有些大,她不好意思地閉起嘴,縮縮脖子。

      沈逸安嘆息,揉揉自己鼻樑,「又看到妳在限時上的哭嚎……我就勉為其難幫妳了。」

      哪曉得對方的關注點根本不在這,「所以你真的是來陪我看的?」

      恰在此刻,螢幕瞬間亮起,片中音樂傳出,一開始就是讓人冒冷汗的曲調。

      舒妤看清了沈逸安的臉,發覺對方正牢牢看著自己,彼此間靠的有些近。她只看見對方唇瓣微張,似是回答了一個字。

      「嗯?你說什麼?」她沒聽見,把耳朵湊過去。

      沈逸安差點沒瘋掉,他捏住她的耳垂,靠近對方耳畔一字一句地道:「──因為我自己也想看!」

      「……哦。」舒妤愣愣地坐回去,目光放在前方,卻沒聚焦。耳朵被他捏過的地方有些燙。

      幾秒鐘過去,見對方沒再煩自己的打算,沈逸安煩躁地扔了口爆米花。鹹鹹的海苔味在嘴裡蔓開,他皺皺眉,忍不住嘖了聲。

      幸好她那個小傻子沒聽到。

      沒聽見他開口說了一個字──是。

      電影開始幾分鐘,舒妤終於回過神來,將注意力放在電影內容中。此時男女主角單獨在一起,在昏暗的森林裡一前一後走著,周遭霧氣漸濃,兩人誰也不敢出聲。

      女主角緊緊拉著男主角的衣襬,咬緊下唇,壓抑著心中的恐懼。

      驀地,她身後傳出了沙沙的聲響。女主角毫無防備,又剛好被腳下的石子絆倒,手鬆開往地上一摔,她下意識叫了出聲──

      電影院全場也跟著叫,儘管座位沒坐滿,但這音量像是有上千人一樣。

      舒妤更是嚇的抱住沈逸安的手臂,哇哇叫,「沈沈沈沈……」

      「沈個屁!」他咬牙想抽出手,哪料到對方抱得死緊。沈逸安耳朵瞬間紅了,他乾脆抓了塊爆米花,直接塞進舒妤嘴裡。

      舒妤呆住了,他也愣住了。

      指尖擦過的溫軟,似在提醒著他剛剛到底碰著了什麼。

      回過神來,舒妤也不鬼叫了,連忙鬆開沈逸安的手臂,端正地坐在自己位置上,目視前方。嘴巴機械地咀嚼著。

      沈逸安掃了她一眼,在對方沒注意時捏了捏自己耳朵,輕輕吸了口氣。

      手臂上的感覺,怎麼也揮散不去。一直有種錯覺,舒妤還抱著自己。

      想到這,他忍不住用手背遮眼,吐出了聲:「靠。」

      舒妤沒聽見,她耳邊全是其餘人尖叫的聲音。她眼前畫面沒被她吸收進腦海裡,但是下意識想跟著叫,嘴巴剛開了一半,就被爆米花塞得滿滿。

      ……

      她轉頭瞪沈逸安,用眼神無聲質問對方:「你這是塞上癮了是吧?」

      儘管,雙眼還是不敢直視對方,只敢盯著對方的下巴。

      沈逸安已經恢復過來,他把爆米花塞到她懷裡,語氣淡淡的,「我飽了,送給妳吃。」

      「怕就吃,吃完才有力氣叫。」

      這句話聽著怎這麼色情。

      舒妤咳了聲,正色道:「我不──」

      她的肚子搶先她一步,咕嚕咕嚕叫了幾聲。

      說來也挺剛好,現在全場一片安靜,所以她肚子的聲音幾乎是響遍了影廳。

      幾秒鐘後,有人忍不住,笑了出聲。附近的人被感染,也跟著笑。恐怖氛圍倒是因此驅散不少。

      舒妤的感想只有兩個字:「丟臉。」

      直到從影廳出來時,她都不敢抬頭,深怕被人認出自己就是那個肚子在叫的丟臉女子。

      沈逸安抽了抽嘴角,把她手裡的空袋子抽出,扔到垃圾桶裡。

      出去時,她終於鬆了口氣,但又倒吸了口氣。

      沈逸安睨她,「妳氣喘?」

      「我根本沒看進去啊?」她沒理他廢話,猛地抓住對方的手臂,「結局是什麼?」

      看對方沉默,舒妤以為他是故意不告訴自己,「哎兄弟,大發慈悲告訴我唄?」

      沈逸安有些不自在,沒把對方的手拿開,欲言又止,「不是……」

      「不是什麼?」

      嘆口氣,他低頭凝視她,眼眸中含著無奈,「我也沒看進去。」

      「……」舒妤沒料到是這個答案,「好、好吧,那我之後再自己來看一次。」

      她收回手,揚起臉,「我這次一定吃飽飽才進去。」

      附近有人路過,被她逗笑。舒妤瞬間站直,抓著沈逸安的衣角乖的和好學生一樣。

      兩人並肩走出去,太陽曬在身上,舒妤把外套脫下來想還給他,就聽身前的人道:「我之後也再來看一次吧。」

      舒妤愣住,「為什麼?」

      「我剛不是說我也沒看進去?」

      「我以為你唬我的呢。」她眨眨眼,隨即笑開,「那咱們倆好朋友下次再來看啊。」

      沈逸安嘖了聲,把自己的外套接過來,再度蹲下綁在她腰上,遮住她的大腿。

      「幹嘛,出外面我就不冷了呀。」

      「怕妳丟人。」

      「……丟人遮腿有屁用啊!」

      沈逸安懶得跟她吵。

      誰要和她當好朋友?

      不當好朋友──以後每場電影,他都願意陪她看。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