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_一眼永恆(1)

      雜亂的腳步聲,迴盪在僻靜的巷子內。

      伴隨著的,是粗重的喘息聲。

      明明是無雲,且寧靜的夜空,此刻卻半點星光都看不到,就連本該守著夜晚的明月,也不見蹤跡。

      漆黑的濃墨一望無際,隨著時間的流逝,讓天空更顯得黑暗,壓的人喘不過氣。

      他持續的奔跑著。

      男子驚懼的臉龐,滿是被汗水浸溼的狼狽,不斷地奔跑讓他全身的肌肉叫囂著疼痛,許久未進水的喉嚨乾澀的像是要燒開那般。

      他卻一步也不敢停下。

      手上握著的槍,子彈早已用罄,拿著,不過是為了嚇阻,可他知道,對於那些人,那些行走於黑暗的人,這小小一把槍根本不足為懼。

      他不過是個螻蟻,他是生是死,根本入不了他們的眼,因為礙眼,就必須除掉。

      他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只知道不能停下,一停下,就什麼也沒了。

      包括生命。

      一道白光閃過,耳邊是轟鳴的雷響,男子一怔,狐疑地抬起頭看著天空。

      天空仍舊無雲,一點微光都瞧不見。

      雷鳴聲哪來的?

      正當他疑惑時,胸口同時傳來了椎心的疼痛,那疼痛來的太快,他還無法理解那疼痛為何會湧上,就只能感受到那痛,蔓延了四肢百骸。

      腦袋瞬間空白。

      他感覺到自己的心臟仍然跳動。

      但每一次跳動,都伴隨著某種東西的流失。

      他仍舊奔跑……

      應該說,他仍舊想奔跑,卻沒有那個能力。

      他停下腳步,有液體自身體淌出,那不是汗水。

      鼻尖聞到了鐵鏽味。

      ──那是血液。

      自己的。

      無法控制的,他的雙膝落地。

      接著,無力的身軀軟倒在地面。

      他看著血液自身體淌出,迅速的染紅了路面。

      他苦笑,視力漸漸模糊。

      「還真是會跑……不過,要不是有這種敏捷的行動能力,還真的看不上。」

      一道低沉的嗓音笑著自附近的巷弄間傳出,同時響起的是規律的腳步聲,他雖無力察看,卻知道是誰。

      是,「他們」。

      「安心吧,我不是Gin,沒有爆頭的癖好。」那嗓音笑著,十分愉悅。

      那聲音的主人來到他身旁,窸窸窣窣的雜音隨著他的話傳遞過來,然後,有雙手在他身上撥弄,似乎再找著什麼。

      他想要抵抗,伸手就要握住來人在身上查找的手,可來人在他碰觸到的前一刻便收手,他只握的到滿手染滿血腥的空氣。

      「這東西還真不能放在你身上。」

      有項物事,自胸前的口袋中被拿出,他絕望的閉上眼。

      「還好,沒有被打穿,不然我這招牌就要砸了。」那嗓音不帶任何慶幸,反而有些遺憾,讓人摸不著頭腦。

      他抬頭,試著想要看清楚來人,卻徒勞無功,若他可以看見,就能知道,那人嘴角噙著一絲可以稱之為,淘氣,的笑容。

      那笑容出現在一個成人男子身上,實在不太搭,可是出現在這人身上,卻有種不突兀的孩子氣。

      張口,想要說些什麼,卻只能傳出毫無意義的嗚咽聲。

      「放心吧,我沒打穿你的心臟,不然你早就死了,還能聽我說話?」察覺到男子的意圖,來人開口,卻一眼也沒看。

      「我這個人呢,不喜歡殺人,人嘛,生於世,總要有二次機會的是不是。」

      他開口,心情頗好的哼著歌。

      然後,男子的鞋子被來人脫下,那人拿出小刀割開鞋子,從鞋底中,拿出了一個小小的晶片。

      「給你個忠告,自己的東西,最好自己看著,不然被裝了什麼都不知道。」他將手上的晶片捏碎之後,隨意的塞進口袋。

      然後,警鳴音由遠至近,他抬眼,吹了聲口哨。

      「真有效率,不愧是日本警方。good   luck,無名的基層,希望他們的效率,還來的及挽救你的命。」

      最後,他低頭湊近那人,並說了一些話。

      是英語,倒地不起的人因失血過多在瞬間會意不過來,而當他讀懂那兩句英文的涵義後,滿臉苦澀和了然,卻是無法掙扎。

      來人不再看倒地的男子,離開了現場,直到走出了一段距離,警鳴聲聽不見後,他才拿出手機撥通。

      「Vodka,是我。」

      男子滿臉笑容,他抬頭看著夜空,一望無際的黑暗依舊不透半絲光亮,但他的雙眼,卻有著連這夜空,都無法掩蓋的璀璨光芒。

      「東西拿到了,至於報酬……看在我們共事一陣子的份上,不會太為難你的。」他把玩著剛剛拿到的手機,似乎對上頭的模樣極有興趣。「我想要吃東京的紅豆大福。」然後,他報出了一間店名。

      電話另一頭似乎說了什麼,聽上去有些激動,而男子臉上的笑意隨著對方的話,顯得更深。

      「買個東西就不要計較那麼多,我都沒跟你計較你拜託我的這件事情有多愚蠢,你現在跟我討價還價什麼。我只是最近嘴有點饞,讓你去幫我排隊而已不要像個老媽子一樣囉嗦,好了,我不接受商議,那間的紅豆大福很有名每次都大排長龍,我最討厭排隊了,你就去買來給我,當這件事情的報酬。」

      然後,他頓了下又道。

      「對了,我明天『中午十一點』起床時就要吃到,如果你沒有準時送到,這手機,我可不確定會不會落到別人手上。」

      說完,他隨即掛掉電話,截斷了對方還想抗議的話語,但才收起手機沒多就,像是想起了什麼,有些煩惱的笑開。

      「我剛剛好像不小心忘了,他明天要和Gin外出辦事呢。」

      不過,那也不關他的事就是了。

      沒辦法,這個就是拜託他的代價,而且他可從沒說過,他是個好商量的人。

      ──We’re   not   walking   in   the   dark.

      ──We   are   the   dark.

----------------------

只是為了安室的出現鋪陳,其實沒打算讓這個開槍的人這麼早出現的,不過計畫趕不上變化啊~

這麼欠打的個性大概也只有某人了吧哈哈哈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