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線上編輯室EP9:腐門一入深似海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1-3 寨中石陣

      嫩青的絲綢服貼著肌膚,細滑的質感讓范蕪芁忍不住感慨,謝璧安不愧是八陣寨寨主的獨生千金,隨便一件衣裳,質料都比她前世穿過的還好,雖仍不如皇城女子昂貴的錦繡華衣,但比上不足比下有餘。

      范蕪芁煩悶的嘆氣,順手一拋,一串素銀耳環落進妝匣。她闔上裡頭全是髮釵首飾的竹匣子,只覺疲累,這樣多的飾品許是每個女子的奢求,指不定還會埋怨不夠,可從沒將打扮放首要位置的她,看著這些……雙眸甚疼。

      屋外大亮的光透了進來,照著竹柵窗而映出的陰影,活像是地牢格柵。良久,范蕪芁下定決心似的,隨手挽了一個簡單的髻,挑起鑲滿細碎寶石的蝴蝶簪子固定住,又掇拾不久前丟下的耳環戴上,便出房去。

      她花費太多時間在裝扮上了,她應該要把心思放在探探八陣寨的虛實,而非模仿謝璧安的外觀,反正也沒人會察覺出來。

      踏出戶外後收進眼底的廣闊花圃,使她無暇糾結於那些瑣事,好奇心起,范蕪芁佇立在將它分割成兩邊的小徑上,觀望一片火紅的花海,彷彿裙擺的花瓣搖曳著,足夠容納百人的兩塊地滿是同樣的植物。

      「小……小姐?」

      正思考著那是何種花的范蕪芁,尋聲回頭,尚未更改過來的警戒目光直瞪竹葉青,隨後意識到不對,放緩了神情,只見竹葉青用拖盤端著早飯而來,盯著盤上清粥小菜,范蕪芁不禁咋舌,未嘗已覺索然無味,身為捕快,早習慣餐餐以肉彌補消耗的能量,轉瞬要她嚥下山間野菜……為難了……

      竹葉青卻沒發覺范蕪芁一瞬的凌厲眼神,以及毫無胃口的哀怨臉龐,她支支吾吾的說:「真是小姐啊……妳……妳今日打扮的……挺有意思的……」

      竹葉青勉強勾了勾嘴角,而范蕪芁一眼就確定這笑容多麼違心,想來她這身配搭絕對奇異至極,不過呢……她以為謝璧安跟竹葉青形影不離應是情同姐妹,但此刻看來,到底還是主僕,竹葉青依然有不敢踰矩的時候。

      「難看?」

      「沒有沒有!」竹葉青連忙搖頭,「小姐不管如何裝扮,都是賞心悅目的。」

      「是嗎?」范蕪芁戲謔的微微一笑,不再多談,往竹葉青的方向上前幾步,伸手就要接過早飯。

      托盤馬上往後一縮,閃過范蕪芁的手,竹葉青再度一副受驚嚇的模樣,結巴道:「小……小姐?這阿青來就行。」

      大概是謝璧安不會自行打理這些?范蕪芁如是想著,接著尋了個由頭,「快給我,起晚了,爹肯定在等。」

      竹葉青訥訥的點頭,其實她也不好說三道四,旋身就往竹屋內去,邊說:「進屋吃吧,寨主方才有託人來問小姐醒沒,果真是父女連心。」

      一陣微風被她帶起,沒有調味過的米水味飄進范蕪芁的鼻,她忍了忍,猛地,什麼辛香料都沒加的過水青菜,在她眼中皆變成令人食慾大減的雜草束,好似還能嗅到臭泥巴味。

      范蕪芁本想跟著進屋,最終止步,「阿青,等會兒吃吧,先找爹去。」

      「啊?」竹葉青剛將最後一盤小菜放上桌,不明所以的抬眼,「小姐不餓?」

      「走了。」

      范蕪芁懶得多談,逕自朝花圃的那條小徑過去,這才瞧得仔細,她所住的竹屋四周被高聳的長青樹團團圍住,可說只有她一人獨居在此,也難怪前世她逮到謝璧安時現場只有她們主僕兩人,大概以為此處隱蔽,十分安全吧。

      後頭響起匆匆的腳步聲,范蕪芁不必回頭也知道是竹葉青跟上了她。越過了花圃,這條小徑兩旁已不再是艷麗的花,而是不見盡頭的樹林,身後的竹葉青亦步亦趨的跟著她約三步的距離,兩人在這幽徑竟是一句話也沒交談。

      聽著鞋蹭著小石子,有節奏的啪嚓啪嚓,范蕪芁慢慢的出了神,直到一堵快和樹同高的牆驀地擋住了去路。范蕪芁顯然呆愣一霎,這面牆突兀的橫在小徑上,且兩側延伸與樹林融為一體,分明是不讓過。

      莫非……是八陣寨著名的石陣?范蕪芁舉頭觀望,頃刻間發現牆上塗抹了果實的暗紅汁液,她定睛一瞧,不甚明亮的顏色快與石牆合而為一,只能隱約看出似是畫了六條等長橫槓,但某幾條中間卻空了幾釐米。她感到眼熟,認為自己不是頭一次見過這種符號,饒是如此,范蕪芁仍然不清楚它的用意。

      「小姐,怎了?忘了帶什麼嗎?」

      竹葉青在後頭催促,范蕪芁鎮定自若的四處掃視,瞄見牆的邊界與樹林接連處,開了條只有一人寬度的入口,她沒有回應竹葉青,扭頭就往那前進。

      剛踩進牆的另一頭,范蕪芁幾乎是馬上後悔,因為這裡一樣有牆擋在眼前,與之前相異處為,現在這面貌似更長了些,側邊樹林好像銳減了點,而且開了兩處的口,一左一右。

      岔路?

      范蕪芁暗自咬牙,選擇哪邊肯定與符號相關,扼腕的是她看不懂……

      「小姐……」

      這聲已不如前些時候是尾音微揚的問句,有點沉、有點試探。

      「阿青。」范蕪芁深吸口氣,偏過頭以滿臉的歉疚掩飾幾近原形畢露的自己,「我該聽妳的先用飯……頭昏沉沉的,妳帶路吧。」

      「小姐不適的話,要不回屋歇會兒?」

      言語關心,雙眸卻滿載猜忌。

      「不了,還是先去問候爹吧,免得他見不著我,該急了。」

      竹葉青盯著范蕪芁一點心虛也無的眼,終是垂下眸,恭敬的回道:「是。」

      她疾步越過范蕪芁身旁,沒有一點猶豫的停頓,領著范蕪芁直往左邊走。范蕪芁偷偷擦了把額頭冷汗,不敢多話,緊隨著她。她們過了這面,沒有意外的還有一道,接下來每過一個,下一處的風景都是迎面而來的石牆,源源不絕。

      不過她沒料到,這牆是越來越長,開的口也越來越多,數量不停遞增。一時領悟不了其中奧妙的范蕪芁,只能硬記著竹葉青給她的正確答案,但竹葉青不假思索的選擇,讓她根本來不及背誦。

      等到她腦筋快打結時,竹葉青赫然停步,「小姐,到了。」

      她攤掌比向正中的那棟青瓦石磚砌成的大屋,敞開的紅漆石門,像在等待范蕪芁的到來,守在門邊的兩個人一見到她滿臉堆歡,「小姐妳總算來了,寨主快坐不住了。」

      然而范蕪芁在這當下,被動的沉浸在鬼斧神工的石陣中,並無理會二人。

      她放眼望去,驚覺方圓十里內只有這座石屋,再有……便是圍繞週遭一圈的神秘石陣。以石屋為中心,各個方位都開著數量不一的口,想來可以通往八陣寨的別處,而這石陣群……瞧它擺放的模樣,或許從高處俯瞰是一個八卦?

      這就是八陣寨難以攻破的秘辛,在找到主要巢穴前,入侵者會先於石陣中迷失,在永遠繞不出去的狀況下虛脫而亡,「進是活人,出是屍體。」八陣寨使聶國人民傳頌的警語。

      她不記得前世自己攻進這裡時有這麼多壯觀的石陣,也許是先鋒部隊早已率先擺平,因此她才能順利的捉到謝璧安。

      「小姐,妳又出神了。」竹葉青輕拍了下范蕪芁的臂膀。

      范蕪芁微微顫了顫,隨即平靜的說:「沒有,走吧。」

      她不理會竹葉青沒有停歇過的審視,亦無朝兩位守門人打聲招呼,因她不屑與寨中的任何人為同類,若非竹葉青是謝璧安的貼身婢女,她也不願和她交涉過深。

      本以為石屋內會是昏暗潮濕,但進去後才發覺裡面涼爽又亮堂。范蕪芁斜眼望了一下,應是高處那拳頭大的透氣孔所賜,想不到八陣寨的建築技術很不錯。

      「阿璧,妳來勒!」

      范蕪芁收回眼神瞅向呼喊她的人,遠處的一座高檯上鑄著石椅,上面正坐著一位翹著二郎腿,被落腮鬍圈住臉的粗獷男子,背心式的葛色布衣並沒有扣上任何一個繩結扣,以至於他用近乎打赤膊的樣子,展露了上半身健壯的肌肉。

      范蕪芁有些無措的移開目光,恰好見到石椅與她之間站滿的寨中子弟,散開了一條路,讓她方便過去寨主的前面。

      「嗯。」范蕪芁頗彆扭的應了聲,往石椅處過去。

      「咋了?妳很沒精神勒!」寨主憂心的詢問,甚至放柔了聲音,接著朝旁邊揮了揮手,「阿爹有好東西要給妳勒,看完去給妳娘上炷香,咱們再下山逛逛,好不好勒?」

      只見一位子弟拿了一個已掀蓋的木盒,躬身遞到范蕪芁的跟前。盒中置放一把鈷藍刀柄的匕首,薄如蟬翼的刀身似乎散發森森寒氣。

      「喜歡嗎?」寨主嘻嘻一笑,期待的看著范蕪芁,「這是大夥兒從山腳下,那貪官汙吏的兒子身上搶來的勒,聽說是用寒冰石鑄造成的,這麼好的匕首……阿璧,妳咋勒?」

      范蕪芁眉頭皺得死緊,一雙眼彷若能戳穿人,兇狠得令人發怵,她奮力的撥掉眼前的木盒,清脆響亮的刀面落地聲使眾人屏住氣息。

      「搶?匪賊!」

      寨主笑容一僵,驚愕的拍椅站起,「阿璧!妳知道妳在說什麼嘛!」

      一時間石屑飛揚,椅把已然削了一大塊。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