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線上編輯室EP9:腐門一入深似海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1-1 寨中的女捕快

      「從這過去。」

      發聲者將面容藏於暗紫色的斗篷下,佝僂矮小的身形幾乎被遮蓋,只能從她身旁一鍋冒著刺鼻酸味的稠湯,依稀辨認身份。

      「那頭,將往何處?」

      女子目不斜視冷靜的問著,「奈何橋」三個大字占據全部的視野,她曾聽說過「過了奈何橋,好投胎。」她不想入輪迴,閻羅王到底沒表明是否認了她的冤?

      她不想含冤而死。

      「姑娘,捕快做久了,防備心如此重嗎?」刻意壓低的聲線,冷冽中有著些許不耐,「老身不喜拖延,直接送妳去開眼界。」

      女子不及反應,腰間一道拉力將她帶離地面,背後掌風襲擊,她無法控制的朝奈何橋的另一端飛去,從未經歷過的失速感使她慌亂的閉眼,雙拳死捏、牙根緊咬,抑制快跑出喉嚨的驚叫。

      孟婆望著她如豆大的背影,喃喃的說:「解決一個了,下一位應該較好唬弄吧……」

      「嗯。」

      一陣暖意伴隨柔軟的觸感,明顯是安全的所在。范蕪芁終於鬆了屏住的呼吸,喘上一大口氣。山嶺上獨有的青草味和著晨間露水的濕意,清醒了她的腦,她馬上警覺的從床上坐起,因為這不是她所熟悉的衙門。

      果真……投胎轉世了?

      范蕪芁正有點沮喪,卻猛然意識到一切都不大對,她沒有失去前世記憶,畢竟她未喝孟婆湯,那也罷了,她如今的身形是怎麼一回事?她不是一位嬰孩,明顯是成人的體態,難道閻羅王讓她借屍還魂了?

      她把雙手舉到眼前,纖細白淨,但指處關節明顯有略薄的劍繭。或許此人習武?她低頭檢視身軀,便見瀑布似的黑髮垂了下來,卻沒影響到她觀察自己,身版瘦弱,比起前世的她嬌柔許多,少了捕快所需的肌肉線條,想來一身功夫只堪防身。

      范蕪芁已然確認身體大致的模樣,隨即仔細環顧這間她睡的小屋,只是用簡單的乾草堆與竹子所搭建,竹製的房門還未落栓,可見這裡治安良好,感到新鮮之餘卻有那麼丁點眼熟。她將雙足伸下床尋著鞋,恰好瞄到旁邊有銅鏡,於是準備起來看看。

      腳掌尚未沾到鞋面,竹門霎時被一把推開。聞聲,她的手迅速的往腰間一抽,落了個空。

      對了,此時的她不是女捕快。

      「哎呀!小姐妳起得真早,要用的早飯還未備妥呢!」

      一位髮綰雙髻的女子捧著一套嫩青服飾,朝她走來。

      「竹葉青……」范蕪芁見了她的樣貌愣怔片刻,腦海馬上浮出始終跟在謝璧安身後,那小丫鬟的名字,與聶國人不同的高挺鼻樑,是她記住她的要徵。

      「小姐……妳生氣了?」竹葉青停下步伐,沒了方才的雀躍,謹慎起來。

      小姐?

      能被她這樣稱呼的只有謝璧安,可是……她們倆同時處斬的,她不可能還安在,難道說……

      范蕪芁雖未弄清楚狀況,但心中已經驀然有個猜測。多年的捕快生涯教會她臨危不亂,她馬上搖頭說:「沒有。」

      竹葉青小心翼翼的把衣服放到她的身旁,隨後站直了身子,不安的雙掌互握,「沒有嗎?可是小姐喊我全名啊……莫不是昨晚寨主趕妳入寢,我在旁幫腔,妳才……」

      范蕪芁根本不懂她在講什麼,於是抬起手制止她說下去,竹葉青隨即住口,戰戰兢兢的瞧著她。寒冷的氣息從未關的門侵入房內,她露在棉被外的雙腿像被冰錐子刺了刺,范蕪芁動了下腳,凍意仍然毫無削減的侵入骨頭,迫使她體會到荒謬中的真實。

      「竹……阿青。」范蕪芁學著謝璧安的叫法改了口。

      「小姐?」

      「阿青……妳芳齡幾許?」既然大抵認知自己是誰,另一件更為要緊的事得確認一下。

      竹葉青不明所以的微傾下身,將手掌覆在范蕪芁的額頭上,「小姐,妳身子不適嗎?昨晚才除夕呢,怎地早上就這樣了?」

      不愛被人靠近的范蕪芁彆扭的躲開她的手,「少抬槓。」

      竹葉青盯了她一會兒,看不出她的神情有任何開玩笑的意味,只好認真的答道:「小姐,我剛及笄呢。」

      十五歲?

      范蕪芁沉思著,沒記錯的話,她前世與謝璧安的某次談話中,得知兩人同歲,而這位丫鬟比她們小了三歲,也就是說她現在十八歲?十八歲的話……

      「鶠凰十一年。」范蕪芁不自覺的呢喃出聲。

      「是啊。」竹葉青連連點頭,一臉擔憂的注視著她。

      范蕪芁頃刻間興奮了起來,賁張的血脈讓她全身燥熱,雙頰漸漸紅潤。重生,閻羅王讓她重活一世了!此時離聶國被攻破、她含冤而死,還有三年的時間,夠了!她有信心在這三年內揪出是誰在搞鬼,又是誰,陷她於不義!

      「小姐?妳到底怎麼了?」

      竹葉青的叫喚使她稍微冷靜,那麼眼下最重要的,是不能被人察覺她很反常,「無事,剛醒腦袋有些昏。」

      「沒大礙吧?我總感覺小姐比之前更死氣沉沉,定是昨晚守歲的緣故,要不多睡個幾時辰,我再叫妳?」

      死氣沉沉……范蕪芁無奈,她確實不如謝璧安多話。多說多錯,是捕快的誡律,免得將須帶進棺材的秘密給洩漏出去,沉默是金,她認為是個好習慣。

      「無礙,我餓了,妳替我備早飯吧。」范蕪芁應對的疲憊,只想趕快把這位與謝璧安最親近的丫鬟給哄出房,不然又被她看出什麼可就糟了。

      「是。」竹葉青雖心存疑竇,但還是聽令退出房,臨出門口時還忍不住回首瞥了一眼,才關上門。

      范蕪芁吁口氣,穿好鞋後緩緩踱步到房的右側,那裡有塊放在竹架上的銅鏡,她因亢奮而顫抖的手拾起它,舉到自己的正前方。黃銅的底映著一張俏臉,媚眼如絲、丹唇嬌嫩,肌膚吹彈可破,完全與「她」是不同的人。

      「謝璧安,果然是妳。」

      范蕪芁摸了摸這張臉,鏡中的她一樣輕撫著面頰。如今,她就是謝璧安,擁有謝璧安的身軀、謝璧安的身分,她不是衙門中的女捕快,是山寨裡的女匪賊,這裡是八陣寨,謝璧安成長的地方、喜愛的家園,不過卻是……

      她最厭惡的一切。

      閻羅王擺了她一道。

      八陣寨,位於濟陽城山區的一個大寨,處所隱密、地處險要,據傳時常招攬帶罪之人入寨,更甚劫獄搶囚、攔劫官銀,是當地衙門頭疼的來源,不過這群匪賊動不得,因為他們時常協助鎮守濟陽城,讓駐守此城的老將軍上書皇帝──八陣寨功大於過,罪刑可赦,若要剿寨,形同滅城。

      多大的加冕,八陣寨從那時盡得民心,更加肆無忌憚。前世的她無可奈何,除了她待的衙門管轄範圍不包含八陣寨之外,他們確實是抵禦外族的一大助手,要不是之後他們的行為危害了聶國,加上力保八陣寨的老將軍辭世,他們也不會遭到剿滅。

      前世的她亦有加入行動,因為她最恨的就是胡作非為的匪類,那時甚至親自抓了謝璧安跟竹葉青為俘虜,而後來謝璧安以陣法為籌碼,她才勉為其難的放她出牢,並與之合作。

      儘管如此,范蕪芁無法肯定自己能平心靜氣的在這裡生活,不過她能確定自己會看不慣此處的所有。但是她能如何?她今世是謝璧安,她必須用這個身分為「范蕪芁」平反,找出聶國幾近覆滅的原因。

      只是……她是謝璧安,那真正的謝璧安呢?而范蕪芁的靈魂在這裡,遠處的范蕪芁會是誰?依然是她,還是不同的她?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