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 重生

    “傾我一生所有,換來世永不分離。”

    “天長地久有時盡,此恨綿綿無絕期……

                              只願來世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

    雲顯大陸   陽耀國   鎮國將軍府---

    “小姐,妳醒啦!”聽到屋內的聲音,青梅端著水盆立刻進屋。

    “什麼時辰了?”夜鳳一邊洗漱一邊問道。

    “已經辰時了。”青梅是將軍府大小姐夜鳳身邊的大丫鬟之一。

    夜鳳洗漱完坐在桌前喝了杯水“二哥他們是約大家今日一起去打獵?”

    “是啊!二少爺他們好像準備要出發了!小姐今日宮裡的賞花宴巳時就開始了,所以趕快來用早膳吧。”青蘭端著早膳進來。

  夜鳳一邊吃著早膳一邊想著'這一世,我絕不會重蹈覆轍,我到要看看是誰害死了我……'也不知為何明明跟著哥哥們一起外出打獵,落單後卻被殺害,而死後居然回到了一個月前。花了整整半個月的時間,才真正的相信自己是重生了,而現在距離她上一世慘死的時間只剩下幾個時辰了。'這一次我一定會活著等你回來!'

    也許她會重生是老天爺看到她的恨她的痛,又或者只是可憐她,不過她既然重生了,那她就要改變命運,這一世她一定會與自己所愛之人白頭偕老。

    “鳳兒,我們該出發了,表哥在門口等了。”夜曜在玲瓏院的院中喊著。陌上人如玉,公子世無雙說的就是他,不過這是第一眼的印象而已,夜鳳這個二哥可是外表溫潤內心火熱耿直完完全全的大反差。

    聽到門外的聲響,夜鳳回了神“二哥你跟表哥他們一起去吧!宮裡今日有邀請五品以上官員的千金小姐們進宮賞花,記得給我打張虎皮回來鋪床啊。”打開了門,朝著院中的夜曜回道。

   

    “真是的,別人家的大小姐都是要甚麼白貂、雪狐的,只有妳要甚麼虎皮一點都不可愛。”夜曜搖搖頭快步朝著大門走出去。

    “青梅、青蘭準備準備,我們好進宮去,先順道去大理寺卿府接晴兒一起進宮。”夜鳳坐在梳妝台前讓青梅幫她梳了飛仙髻畫上精緻的梅花妝,再換上月白色的留仙裙。

    “小姐...太美了。”青蘭在一旁看傻了,不自覺的說了出口。

    白皙如玉的肌膚透著緋紅,一雙明亮靈動的桃花眼帶著長長的睫毛、精緻小巧的鼻子、嫩紅的櫻桃小嘴、如墨般的黑髮,再加上一襲月白色的服裝,宛若九重天的仙女一般。

    “好了...別看了,我們趕緊出發吧,該讓晴兒好等了。”夜鳳朝著青蘭催促著,便帶著青梅快步走了出門。

    一輛有著鎮國將軍府標誌的馬車向著大理寺卿府行駛而去。

    “牧夫人,抱歉讓妳們久等了。”夜鳳在馬車還沒到之前,遠遠的就看到牧晴與她的娘親在門外等著了,馬車一到夜鳳趕緊下車致歉,必竟讓長輩在外面候著實在是太沒禮貌了。

    “沒事的,鳳兒我娘不會介意的,我們快上車吧!娘我今天要跟鳳兒一起坐,妳自己坐後面的馬車吧!”牧晴上前拉住夜鳳的手,快步的把她拉上了馬車。

    牧夫人看到了只能無奈的說道“妳能不能有點姑娘樣啊,這麼粗魯莽撞怎麼嫁得出去,看看人家鳳兒儀態萬方的樣子,真是受不了妳。”嘆了口氣,就往後走上了自家馬車。

    兩輛馬車一前一後朝著皇宮徐徐前行著。

    “鳳兒聽說這次的賞花宴是靜貴妃舉辦的,目的是要看看各府的大家閨秀準備要幫三皇子選妃呢!妳還打扮的這麼漂亮,小心妳的桓哥哥看見,得吃一大口的醋了”牧晴似笑非笑的感嘆著。

    “我哪知道今天的賞花宴是甚麼名目,哪像妳這麼八卦甚麼都知道,更何況他哪會知道啊,他在那偏遠的地方哪裡看的見我。”夜鳳心想我也想讓他看啊,可他就是還不回來我有甚麼辦法。

  大理寺卿家的大小姐牧晴,京城裡的各種大小事都逃不出她的耳朵,開朗活潑的個性不管在哪裡都很吃香,尤其是聚會的時候,通常都是由她帶動著氣氛的。明明是兩種不同的個性,兩人卻從三歲第一次見面時就一見如故,直到現在還是無話不談有什麼事就會想跟對方分享。

------------------------------------------------------------------------

    陽曜皇宮   御花園

    各家適合出嫁的千金小姐們齊聚一堂,湊再一起賞花聊天好不熱鬧。各家夫人們則是在一旁聊著哪家公子少爺還沒有婚配,心裡也都各自在盤算著適合自己女兒的人,等回去了立刻請人去仔細調查。

    俗話說三個女人一台戲,這御花園裡一大群的女人,還真不怕沒戲看。

    “呦!我當這是誰呢!妳終於可出門啦?!”朱顏月禮部尚書的女兒,長的中規中矩,臉上沒有瑕疵卻也沒有讓人覺得特別驚艷的地方,從她第一次看到夜鳳被她的長相刺激到,之後每一次見面講話的語氣總是特別泛酸。

    “聽說妳一個月前生了一場病,之後都沒再出門過了啊,現在病好了嗎?可別帶著病來傳染我們了。”朱顏月略帶嫌棄聲音刻意放大的說道。立刻就引來了很多人的注視。

  “妳在那邊亂說什麼!鳳兒她……”牧晴一聽到立刻上前一步,卻被夜鳳拉住。

    “我的病在半個月前就好了,不出門只是因為在家裡看書練字罷了。”夜鳳一個月前重生的那天生了一場大病,她醒來的時候,聽青梅說她是自己在花園內散步不小心掉下湖裡了,剛好二少爺要去找她的時候發現的。

    而這一個月的時間,她除了在養病之外也一直再想辦法渡過這一個劫難,所以不管是誰遞帖子邀請她出去她都請人回絕了,減少外出的機會總不會出錯。直到今天,因為上一世是跟哥哥們出去打獵出了意外,這次她就不去了,剛好宮裡也發出了邀請,所以她選擇來宮中參加賞花宴應該就不會發生任何事了。只是夜鳳想不通的是上一世宮裡好像沒有舉辦賞花宴,這次不知道怎麼就不同了,只能在心裡告訴自己小心警慎微妙。

    正當朱顏月準備回嘴諷刺夜鳳時,就聽見外面請安的聲音只好作罷。

    “參見皇后娘娘、靜貴妃、良貴妃。”御花園內一眾女眷行禮道。

    “都平身吧。”葉皇后一進御花園視線便停在夜鳳的身上注視著她,而靜貴妃目光一一的掃過各家閨秀,最後也停在了夜鳳的身上。

    “鎮國將軍府上的大小姐真的是名不虛傳啊,長的可是傾國傾城,是這個月及笄沒錯吧?!等及笄了就開始準備談婚事了吧?”靜貴妃朝著夜鳳詢問道,心想這小丫頭真是越來越漂亮難怪自家兒子這麼的喜歡。

    “回貴妃娘娘,是的兩個禮拜後就辦笄禮了,婚事還早的呢!畢竟我大哥二哥也都還沒成親,父親也不想讓我太早出嫁,不然府中剩一群男人,沒人管理中饋處理家裡的小事。”夜鳳面上從容地回答,心裡卻佈滿的各種想法,千萬不要選中我...我已經心有所屬了,妳兒子那樣的我也真看不上。

    “這個月才及笄那還早的呢!這裡一半以上的閨秀們年紀都比夜大小姐還大呢!而且府裡沒有女人真的不行,男人就該在外面忙碌,府中的小事就靠著女人來處理就好了。”良貴妃順著夜鳳的話說,看靜貴妃不爽很久了,終於可以擱應擱應她不趁現在,要等到甚麼時候啊。

    夜鳳在心裡鬆了一大口氣,沒注意到一旁的樹下有人帶著仇恨的眼神注視著她。

    這一小小的插曲很快就過去了,後面的宴會進行得非常順利,皇后邀請大家在宮中用了午膳,才結束了這場賞花宴。回程的路上牧晴被牧夫人帶走了,夜鳳只好自己回府了。

    '剩下我自己一個人應該沒事吧,離上一世死亡的時間都過了,而且我也沒去郊外所以我應該也安全了吧!'馬車內夜鳳邊想著邊安慰著自己“青梅我先瞇一下等到了再叫我起來。”放鬆了下來就莫名的覺得想睡,交代完青梅便闔上了眼睛。

    馬車緩緩地行駛著,車內的夜鳳跟青梅都沒注意到,馬車慢慢地開往了反方向去,突然馬車停了下來,青梅打開簾子往外看“怎麼停下來了.....啊!”碰的一聲悶響,青梅倒下沒了聲音,夜鳳也被這突發的狀況嚇醒。

    “青梅...妳沒事吧?!”夜鳳立刻上前查看青梅的狀況,還好只是昏倒了'難道我真的躲不過這一劫嗎...怎麼還是到了郊外。'一邊想著一邊警戒著前方的黑衣人。

    四名黑衣人拔刀迅速上前準備拿下夜鳳。

   

    “有了上一次的教訓,這次你們休想得逞。”夜鳳朝著突擊的黑衣人灑上毒藥,快速的撂倒兩名黑衣人。

    “沒想到,妳居然有所準備,不過也別小看我們!”剩下的兩名黑衣人聯手一起襲向夜鳳。

    一個閃躲,夜鳳堪堪避開他們的攻擊,在拿出袖裡抹好毒藥的銀針射向他們,離最近的一名黑衣人一時不察被刺中倒地,另一名往地上一滾閃躲而過後,立刻站了起來。

    “沒想到將軍府大小姐也使得一手好暗器,我就看看妳還有甚麼招,不過今天我是一定要拿下妳命。”黑衣人拿著劍衝刺上前刺向夜鳳。

    夜鳳立即拿出匕首迎戰,因為今日進宮,不能光明正大地攜帶武器,所以只好帶一些暗器跟一把匕首以防萬一,沒想到還是失策了以為這次選擇不同不會發生意外了,沒想到該來的還是來了。

    “你們到底是誰派來殺我的,我可沒得罪過別人,為何要來殺我?”終究夜鳳還是敵不過黑衣人,這種專門派來暗殺的通常都是訓練有素經歷各種生死的死士,根本不是一個小女子能解決的,即便她從小跟著師父練武還是敵不過。'看來我終究還是逃不過這命運,我還是等不到你,只是這一次老天爺還會幫我嗎……'

    夜鳳抵著樹木而立,脊背挺直而立,即便面臨死亡也不能讓人看出恐懼,這是作為將軍府大小姐該有的骨氣,緊閉著雙眼,等待黑衣人的動作。“我只是奉命行事,上面的人怎麼吩咐我就怎麼做,所以到了地獄也別怪我心狠。”黑衣人一個揮劍。

    突然一陣風掃過,一聲倒地聲……溫熱的鮮血噴在夜鳳臉上,感覺不到一絲疼痛,摸著臉睜開了眼睛,看著被箭矢穿過胸膛倒在面前的黑衣人,夜鳳四處張望“是誰....?”

    夜鳳一個轉身,落入了一個堅硬厚實的胸膛,夜鳳掙扎著卻掙脫不開,熟悉的氣味飄進鼻中,這是讓她心心念念了兩世的味道“是你……你終於…回來了……”原本的鎮定全沒了,聲音略帶著哽咽。

    “我回來了……終於找到妳了,還好妳沒事,我在也不會丟下妳了……”男子帶著後怕略為慌張的安慰著,手也越抱越緊,好似一鬆開懷裡的人就會不見似的。

    緊緊回抓著男子背後的衣袍,夜鳳忍不住大哭“嗚…哇…哇……我以為我再也見不到你了……”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