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愛分類調整-耽美、百合
HOT 閃亮星─夏洛夕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塞翁失馬 上

糟了!這是哪兒?怎麼一覺起來就被擠在沙丁魚裡了?

我冒頭一瞧,這不是凡人的市集嗎?敢情我被漁夫一塊兒撈上岸了?我雖然沒什麼本事,好歹也是一隻修練成精的水母呀,怎麼能被凡人吃了去?

趁著沒人,我悄悄爬出水桶、藏到後頭的一條暗巷,凡人大概沒見過能在陸地上走著的水母,要是被認出我是妖怪還不得被扒皮火燒了,變成人形安全點。

好了,上街去問問大海往哪邊走吧。

我自信滿滿走出暗巷,剛走沒幾步就有個小鬼驚聲尖叫、指著我大喊:「有妖怪啊!」什麼?我瞧著自己有手有腳、鼻子眼睛一個沒少,我都變身這般完美了怎麼還會被發現呢?

周圍的人群受了那小鬼影響紛紛對我警戒起來,甚至有人拿著菜刀和棍棒攻擊我,我沒一樣法術拿得出手,只能溜之大吉,可我是水母啊,用兩條腿根本跑不快,很快就被凡人團團包圍,眼看我今日就要被做成鹽烤水母了,突然有個身影咻一聲出現,然後拎著我又咻一聲消失,等我回過神來我們已經從熱鬧的街區移到郊外的小樹林了。

「撿回一命了,多虧有你幫忙,多謝你了。」我現在才看清他的模樣,這位公子長得清秀俊美、氣質非凡,簡直帥到不可方物,就算少了一隻胳膊仍不損他的絕色。

「人界不比從前,凡人也不再軟弱,妳功夫這麼差最好別擅闖。」

「我是被抓去的,本來只是想找人問路,誰知會被人認出來?我已經很認真裝成凡人了。」

「認真?」他輕蔑地斜眼瞄我,在掌上變出一面鏡子遞給我,我望著鏡中的自己,雖頂著一張大圓臉,沒有美人之姿起碼也算清秀,我實在挑不出毛病,後來經帥公子提醒我才恍然大悟,「長相倒像個人,但正常的年少凡人不會有妳這髮色。」

髮色?我拾起一縷頭髮,我修成人形時便是這麼一頭蒼蒼白髮,其實要說白髮也不算,上頭還帶著一絲極淺的青色,沒辦法,我功力太差,化成人樣也免不了帶著水母的特徵。

原來凡人年輕時不會有白髮,市集上的人應該就是讓我這頭白髮給嚇的,我覺得這顏色不難看呀,看久了挺美的。

挺美的……我的頭髮挺美的……,我好像在哪裡聽過這句話,是誰說的呢?我怎麼想不起來了?

「告辭。」帥公子的一句話打斷了我的思緒。

「你去哪兒?」我看這兒離大海有段距離,我怕又被凡人追殺,不曉得他方不方便送我一程。

「西海龍宮。」

「真的?我早就想去西海龍宮看看了,你能帶我一起去嗎?我保證不添麻煩。」我出生在西海和北海的交界,可兩邊龍宮都沒去過,能到龍宮一遊可是我們水中生物最大的願望。

他遲疑了一會兒,答應了我,「我只負責帶妳到龍宮入口。」帥公子人不只帥還非常熱心,今天遇到好人了。

還沒到西海龍宮,我在路上就見識了各種奇形怪狀的妖怪和神仙,個個看著都好厲害的樣子,等到了龍宮門口,那一成群的蝦兵蟹將更是威風凜凜、氣宇軒昂,我不禁擔心我這等小妖能不能進得了龍宮?

我在龍宮門前東張西望時還被蝦兵蟹將逮住盤問了一番,我急忙解釋我不是可疑之人,他們本來不相信我,可一見到與我同行的帥公子立刻態度大轉,哈腰恭敬萬分,這帥公子是什麼來歷?必定是個有身份的人吧。

帥公子徑直入了龍宮,我趁亂跟上,守衛以為我與帥公子是一塊兒的也沒多加阻攔,我順利進了龍宮,接著一位穿著華貴的男子從內室走出來,他與帥公子站在一起實在相形見拙,面相平庸還長著麻子,不過眼睛倒是長得不錯,雖然外表不出眾,我卻莫名對他有好感,從他的笑臉盈盈感覺是個好相處的人。

「河伯,別來無恙。」

「龍王近來可好?」

「都好、都好,快請進吧。」

我的天啊,帥公子原來是掌管「微風河畔」與天下河川的司水之神、大名鼎鼎的河伯,我聽海裡的朋友說他在天界地位很高,而且和天宮關係密切,沒想到我竟然有緣與他相識,甚至連帶見了西海龍王吉嬰殿下,塞翁失馬、焉知非福,被漁夫撈上岸也不全然是壞事嘛。

吉嬰殿下邀請河伯小酌,河伯卻不愛飲酒,我便自告奮勇替他們泡茶,雖然我法術樣樣不精,唯獨茶藝十分了得,當然要趁著大好機會在他們兩位大人物面前留點好印象,說不定河伯一高興就帶我回微風河畔了,微風河畔靈氣旺盛,若能去那兒修行也許連我都能習得一、兩樣法術呢。

吉嬰殿下問道:「這位是?」

「路上碰見的水母。」

我趕緊替河伯說清楚點:「今早我差點被凡人殺掉,多虧河伯仗義相救,我聽他說要來龍宮,所以厚著臉皮跟來長長見識。」正好我把茶泡好,一人一杯送到他們面前。

吉嬰殿下調侃河伯說:「難得啊難得,河伯一向閒事莫理,今日他出手救妳著實是妳的福氣。」

河伯單手捧著茶杯,先觀茶色、再聞茶香,是個品茶的行家啊,他臉上忽然閃過一絲疑惑與驚訝,是不是對我的茶藝感到驚艷了?他嚐了一口之後,那雙眼瞪得比拳頭大,他詫異地盯著我,看得我有些害怕。

「河伯,這茶哪裡不對嗎?」我小心翼翼問他。

他眨了眨眼、放下茶杯,答說:「沒有不對,只是這茶的味道讓我想起一位故人。」河伯似乎有些憂傷。

吉嬰殿下也喝了一口茶,接著帶著苦澀的笑容說:「這茶確實讓人想起許多往事,姑娘手藝絕倫。」第一次有人喝我的茶喝得如此難過,究竟勾起他們什麼回憶了?

「吉嬰殿下謬讚了,我也是半路出家。」

「不知姑娘芳名?」

「我叫淼音。」

「……淼……。」吉嬰殿下一聽我的名字,臉色更沉重了,他嘆息說:「今日是怎麼了,總讓人想起往事?」

我才想問你們怎麼了,旁人看了你們這模樣可要懷疑我在茶裡下毒了。

吉嬰殿下與河伯情緒低落了好一會兒才慢慢恢復過來,他們談論了很多公事,什麼治理水患、提拔人才、天帝壽禮,聽得我昏昏欲睡,本來想著他們討論正事我最好避避,誰料他們二人毫不在乎,硬是把我留下伺候茶水,神仙真是心寬,都不怕我是別人的細作嗎?不過也許他們就是問心無愧、光明磊落才不會成天想著防備他人。

「西海近期妖族動向如何?」河伯問。

「西海自我父親開始一向神妖同居、相處融洽,此處的妖族還是挺安分的,聽說妖族有異動了是嗎?」

「兩萬年前那場大戰後妖族沉寂許久,但近來好幾處地方神靈向天宮匯報妖族進犯,我猜測妖王靜不住了。」

「妖族惹事是常有的事,確定是妖王想揮師嗎?」

「這兩萬年妖王明面上按兵不動,暗地裡卻屯兵儲糧,既當得妖王,自然不是淡薄名利之人,神妖早晚有一戰。」

「我倒是聽說了一件事,也許和你說的妖族異動有關。」

「何事?」

「據說他們的妖后失蹤了,妖族傾巢而出尋找妖后下落,興許就是因此和各個地方的神靈起了衝突,所以最近才會傳來這麼多亂事。」

「妖后?妖王的妻子?」

「不錯,好似是幾百年前成婚的,這個妖后很神祕,除了妖王的親信沒人見過她的模樣,我這兒的小妖們都說她是個絕世美人,美得妖王非把她藏起來不可。」

吉嬰殿下和河伯說著妖族之事,我雖也是妖怪,可就是個末流小妖,如果有一日神妖真的打起來了,肯定也礙不著我什麼事。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