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 山雨欲來風滿樓-4

他先前以為玄冰卿是想與他隱瞞些她過去的什麼,現在看來就單純是他想太多。玄冰卿哪裡是想隱瞞?就算她想坦白告訴他過去的一切,她也無法……莫不是不想讓他這好的無可救藥的義父擔心,玄冰卿才隱瞞不說的吧?難道是他方才把玄冰卿想的太邪惡了?

嗯,一個十幾歲的女孩,怎麼會有那麼多心思呢?一定是他想多了!思及此,玄豫的眼神裡那被人欺騙的哀戚突然轉成了滿滿的感動。

原來玄冰卿是不想讓他擔心才隱忍了那麼久不說,真是個不可多得的好女兒啊!太孝順了!

留著、留著好啊!哈哈!

「……」玄冰卿看著玄豫的神情,無語了。

看這模樣,八成又再自作多情了……

她怎麼就攤上這麼個義父?明明坑他,他居然還高興成這模樣?

抿抿嘴,正事都還沒談到呢!玄冰卿看著掛著燦爛笑容的玄豫,尷尬的微微揚了下嘴角,但也只是揚了那一瞬,下一秒便絲毫不見任何勾勒的弧度,彷彿從未有過似的。

「義父,我在客廳等你洗漱完畢吧!有些事要同你講。」玄冰卿說完話也不待玄豫回應,逕自走到客廳便招呼竹屋里的小童僕將她方才備好的早膳端上桌,拉了兩把木椅子坐著其中一把來等著玄豫洗漱更衣。

玄冰卿見小童僕進了玄豫的寢室,無聊的把桌上靠她較近的一雙筷子拿起來敲著,琢磨著該先往哪盤菜下筷。這個月她是累得慌,為了那什麼巫醫冊封大典跑了好幾趟皇宮,更不用說昨日是整整一宿在宮牆上度過,早已耗了許多體力,現下可說是餓得很。

「呦!今天這麼豐盛!」玄豫自寢室走出,看著滿桌的菜飯,忍不住驚嘆了聲。後頭跟著的小童僕,口水則是多的快流了出來。

對此,玄冰卿只瞄了他一眼,並沒有回話。

滿桌佳餚,怎能不吸引人?

玄豫在玄冰卿身邊笑瞇瞇的坐下,先給小童僕拿來了碗筷添上便讓小童僕到廚房去吃,自己則拿了筷子便開始專心扒飯。

他先前認為玄冰卿會做菜是一件令人震驚的事,但在聽了玄冰卿學燒菜的理由後只覺得無比傻眼——「別人做的都太難吃,我吃不下。」她是這麼說的,他可是記得清清楚楚。

畢竟實在是太狂傲,要不記得都難……難道食不下嚥是這樣用的?他那時候還真覺得因為這女兒,他長見識了。

「我這個月每日都去看過皇宮,雖沒什麼異樣,我卻總覺得明日會有事發生。」玄冰卿邊夾著菜,邊向玄豫說道,不在意的模樣卻惹得後者一陣心寒。

玄冰卿也不知道憑的什麼,直覺准的很,她說有事就准有事。

「明日便是巫醫冊封大典啦!會有什麼事?」希望這事別與若玄有關啊,她已是舉步維艱了。玄豫快速的皺了皺眉,卻恰巧被玄冰卿捕捉到了。

「你是在擔心那個不被承認的公主?她哪裡討你喜歡了?」玄冰卿望著玄豫的眼神中含著狐疑,她倒不知道先前玄豫和那若玄有什麼關係,只知道她醒來後,玄豫便很照顧若玄了。

「是,我是很擔心她又會受欺負,巫族先輩的預言實在害的她太慘了。」玄豫見玄冰卿問了,也不隱瞞,老老實實地承認了,眼裡噙著些心疼。

「你確定只是這樣?我可不見你多管你友人的事,這若玄就這般令你操心?」玄冰卿的臉上表情依舊靜如止水,手上則夾了塊豬肉便往嘴裡送。

玄冰卿邊看著玄豫,邊嚼著豬肉,貌似無所用心的表情卻看的玄豫冒起了冷汗,惹得後者拿起手邊的茶杯,抖著喝了一口。

「你該不會喜歡上若玄了吧?」

「噗!」

玄冰卿認為普通的一句話,成功讓玄豫將尚未下嚥的茶,整口完完整整噴了出來,嗆了個滿臉通紅。

「咳咳……我的好女兒,你說這得差上個幾歲?」玄豫拍了拍胸口,緩解一下自己被嗆到的刺激感,看著玄冰卿的眼裡滿是驚嚇。

怎麼會有人不懂人情世故到這種地步?不,這種猜測根本污辱他人格!

玄豫傻眼的望著面前將自己的碗抬的老高,並把桌上幾盤菜護的好好地,妥妥避開他噴射水柱,此時正站著朝下望他的玄冰卿,心裡叫一個鬱結。就算他再怎麼喜歡年輕姑娘,也不至於愛上個小他二十多歲的孩子吧?更何況……

「喔?那你們確實是沒有關係囉?」玄冰卿的表情依然沒什麼變動,只拉了方才被她踢倒的椅子並把免於口水洗禮的幾盤菜歸到原位,繼續吃著她做的菜餚,彷彿一切沒發生過般。

「這……也只能說因為她算是我半個徒弟吧!我自然為她操心……」玄豫本想解釋,卻在玄冰卿遞來一個消弭話題的眼神後,止住不說,開始扒自己的飯菜。

唉……得說他這個義父當得多窩囊啊!

玄冰卿雖未曾再開口,但也維持住了那盯著玄豫的眼神,像是要把他刨開似的。

因此玄豫也明白,再給出什麼樣他與若玄較為親近的理由,除了真實的那一個,玄冰卿是不會相信的。

這件事,他倒是很難再忽攸過去了。

一個時機,等到那個時機,他會需要告訴玄冰卿這件事。

時機時機,玄豫只知念著,卻不知那他心心念念的時機已悄然來到。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