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二章劫後餘生的交易(二)

      迓仙崖坐落海角,地勢孤峭,從側面看像一頭鹿,陡峭的地方則像鹿角。迓仙崖以前叫巴諾乎斯納(鹿崖),正好位於大龜文、斯卡羅交界,他們的先人在此各立一面大石雕,宣示界線。

      自從寒櫻的師傅伊拉露門搬到這裡,地名便改成迓仙崖,兩方頭目長老也沒多問,因為伊拉露門是個極強大的女巫,有人說他發怒時甚至能捲起大海。

      抵達迓仙崖時已近黃昏,夕霞罩著天穹,海面也被染成霞紅。公冶乘氣喘吁吁地將斯卡羅小子輕放在石雕前,揹著人走這麼長的路,體力再好也會累垮,況且他的傷尚未痊癒。

      「想不到你也會累,我當你能不眠不休呢。」

      「主人,別說笑了,我有血有肉,哪能不累啊。」公冶乘倚著石雕喘道。

      「我建議你別靠著它,算了,已經來不及了。」

      「什麼?」公冶乘累得聽不清楚寒櫻的警告。

      嘶嘶嘶──一條巨蛇猛然纏住公冶乘,血盆大口吐出長長蛇信,蛇信兩端溢著血光,彷若兩把刀。上下八顆尖牙則似尖銳長槍,一口便能把人咬成兩段,公冶乘一掙扎,巨蛇捆得更緊。

      「走開啊,小心我砍了你!」公冶乘叫道。

      寒櫻露出一抹淺笑,坐在旁邊看一人一蛇交戰。

      「主人,救我啊──」

      「孤奴你都不怕了,王蛇應該奈何不了你吧?」

      「我沒法拿劍啊!」公冶乘驚慌地看著巨蛇,「您該不會是主人的師父吧?還請老人家大人有大量,饒過小的一次。」

      「呵呵,有趣了,我看你只能乖乖當牠的晚餐。」

      「我賤骨賤肉哪裡好吃,您老人家高抬貴手啊!」

      見公冶乘驚慌失措,寒櫻笑得越是開心。

      巨蛇舔著他的臉頰,一雙澄黃鈴眼滿意打量獵物。

      「寒櫻,許久沒見妳笑了,妳不救他嗎?」

      「他連孤奴都殺掉了,我想瞧瞧他還有什麼本事。」

      「哦?」

      一道身影蓋住霞光,使蛇信變得更豔紅,嘶嘶聲響彷彿夜裡鬼祟的生物。

      「小乖,別逗他了,把他困死了以後就看不到寒櫻的笑容。」

      巨蛇立刻鬆開身子,往一旁簌簌爬行,公冶乘好不容易脫身,卻要摸劍砍向牠。

      一隻刺著木榭蘭花的手按住劍鞘,公冶乘看見一張疊滿皺紋的老臉,在晚霞輝映下散著無光澤的白髮。她是寒櫻的師父伊拉露門,臉龐被無數歲月削蝕,但眼神依然炯炯,毫無老邁。伊拉露門的眼睛跟寒櫻一樣大,充滿靈氣,脖子掛著好幾條琉璃珠,打扮華麗,雙手紋飾著美麗的木榭蘭。

      「小子,你想幹嘛呢?」

      「沒、我沒力了,想用劍當拐杖撐起身體──」

      「哈哈哈。」寒櫻忍俊不住,放聲笑出來。

      「真是危險的傢伙,一會求饒,一會又目露凶光。」伊拉露門拎起公冶乘,從頭到腳掃視一遍,略顯訝異地說:「好濃的臭味,的確是孤奴的血,受了這麼重的傷居然沒死,你用了什麼法術?」

      「是主人救我的。」

      巨蛇盯著公冶乘握住劍柄的手,公冶乘趕緊說:「蛇兄,我什麼都沒做,別這樣看著我。」

      「小乖通常不吃人,但你這種人我就不知道了。」伊拉露門放開他,瞥向寒櫻,「看來時間會改變人這句話沒說錯,妳居然救了這麼苟且的龍國人。」

      「妳說過紅山頭的喜兆絕對準確,我只是聽妳的話。」

      「如果聽我的話就不會讓我孤伶伶住在崖邊,一年只來看我一次。反正這次來也是有事吧。」

      「是,這裡有個男孩受傷了,主人說迓仙崖有東西可以救他。」公冶乘說明來意。

      伊拉露門看了昏沉沉的斯卡羅人,便要公冶乘把他抬進山洞裡。

      這時伊拉露門問寒櫻:「妳打什麼主意?」

      「師父,那個龍國人隻身解決了孤奴,我看不透他身上隱藏的力量,所以才想讓妳瞧瞧。」

      「嗯,有股奇怪的氣在他身體流竄,也許是某種護身的法術。」

      「您也看不出來嗎?」

      「世上千奇百怪的東西太多了,有不知道的也不稀奇。不過這人特別怪,一直在觀察我們,到底是小心翼翼,還是另有所圖。」

      「我在他身上種了一點魂,他不敢亂來。」

      「誰知道這種小人會做什麼,他救斯卡羅人也許是在演戲。」

      「演給誰看?」

      「當然是妳,傻女孩。他想去安鎮港,妳又在他身上種魂,當然得博取妳的信任。」

      「怕是白費工夫了。」

      「我看未必,以往那些龍國商人花費心思想逗妳笑,妳總板著臉,不肯多說,現在可不同。」

      寒櫻倒是接不上話。自她成為大龜文首席女巫,每個商人都想討好她,以便順利和頭目們溝通交易,但她對各種海外珍奇沒興趣,也不希罕廉價的讚美溢詞。公冶乘卻是個爐火純青的小人,求饒時聲淚俱下,寧可捨尊嚴求生,該狠時絕不留手,寒櫻不得不說所有見過的市儈人物中沒一個比的過他。

      「對了,高佛社已經受到孤奴騷擾,據說有十多隻孤奴在大龜文境內。神讓那個龍國人來到我們的土地,絕非偶然,可以利用他的力量阻止孤奴。」

      「我不靠他也行。」

      「沒錯,但浪費時間。雖然我已經不管大龜文跟斯卡羅的事情,但我還是要提醒妳斯卡羅的大頭目已經跟尼德蘭首領簽訂合約,這陣子從崖上就能眺見懸掛尼德蘭旗幟的炮船。」伊拉露門嚴肅地皺起眉頭說:「尼德蘭的炮船可以轟死海蛇,更能對大龜文造成巨大威脅。」

      「幸好炮船沒有腳,走不到山裡。就算它來了,我照樣吹翻它。」寒櫻自傲地說。

      「前提是妳必須先處理完孤奴。上天讓他出現在這裡是有道理的,寒櫻,妳必須利用他的力量,這也是為了妳要守護的族人。」

      「主人,主人師父,接下來要做些什麼?」公冶乘跑來問。

      伊拉露門說:「然後閉上你的嘴巴。」

      等伊拉露門進去照看斯卡羅小子,公冶乘才敢提起安鎮港的事:「主人,這裡離您說的龍國人村落有多遠?」

      「我又不住這裡,得問師父。」

      「那個,您師父是不是不太喜歡我,她不會叫那條大蛇咬死我吧?」

      「這裡沒人喜歡你。如果想活著回去安鎮港,最好的方法是閉嘴。」寒櫻掐了掐手指,讓公冶乘倒地捧腹。

      說實在話,她覺得公冶乘痛苦的表情很好玩。特別是他求饒的神情。

      「主人、我快死了,主人──」

      這時公冶乘想到寒櫻才叫他別說話,他只好緊緊抿嘴,臉孔猙獰地悲求。

      過了半晌,寒櫻才停止戲弄,她吩咐公冶乘去附近撿些柴火。公冶乘連忙稱好,往林子奔去。

      寒櫻還是很難相信那個作賤自己的龍國人有殺孤奴的本領,若非有所謀,就是個難得一見的混蛋吧。寒櫻也深信公冶乘只要找到機會定會反咬一口。

      她走進伊拉露門布置的山洞,門口堆了大量藥草,裡面整齊放著許多動物頭骨,地上則由草蓆、獸皮分別鋪著,完全仿照以前的住屋。六年前伊拉露門把位置交給寒櫻,便到念念不忘的迓仙崖離群隱居。

      寒櫻記得小時候某個寒夜,伊拉露門在火堆前教她唱讚勇祖靈的歌謠,也提到迓仙崖這個名字的由來。百年前有群龍國人遭遇船難,生存者被神仙帶到崖邊,並成功獲救回到龍國,之後神仙不知蹤影,而這裡也被龍國人稱為迓仙崖。

      神仙之說起源龍國,本跟大龜文女巫打不著關係,伊拉露門卻說:「比起巴諾乎斯納這麼直白的稱呼,迓仙崖美多了。」

      於是寒櫻也跟著叫習慣這個名字。

      入夜後伊拉露門已經替斯卡羅小子治療完,還囔囔肚子餓,公冶乘早已忙進忙出,炙燒好鮮美多汁的野鹿肉,細心的切好一塊並用紫蘇葉包起來遞給伊拉露門。

      「你這人心很細,心眼又多,沒想過去當生意人嗎?」伊拉露門笑問。

      「大主人,做生意要本錢,我除了這條命一無所有。況且這次雇主罹難,我還收不到錢,只能認賠。」公冶乘嘆道。

      「人活著總有會轉機。」伊拉露門吞下那塊恰到好處的烤鹿肉,滿意地說:    「我恰好需要一個人幫忙,感謝紅山頭把你帶來了,這件事對你來說一點也沒難,還能得到豐厚報酬。」

      「大主人既然吩咐,我絕對義不容辭,但還是得先聽看看內容才好定奪呀。」公冶乘滿懷期待的說。

      「跟著寒櫻一起清掉所有孤奴,然後你就能得到那顆骷顱旁邊的三個大箱子。」伊拉露門用下顎點著。

      公冶乘走到箱子旁,沉下眼眉說:「孤奴啊……其實我打敗那隻巨人也算是僥倖,而且還有二十隻呢,恐怕我──」

      「打開看看。」

      公冶乘俐落掀開最上面的箱子,一道銀輝如月光盈滿山洞,他嘴角不禁上揚至最大角度。

      「純正的佛郎銀幣,第二層是扶桑大判,第三層放了收藏非常多年的鹿茸。我想這些夠買你的劍跟勇氣吧?」

      「大主人出手太大方了,這我怎麼擔當的起?」公冶乘抓一把銀幣,手止不住顫抖。

      「擔當不起,你可以免費幫忙。」

      「不,我交易最講究信譽,只要銀錢到手,絕對誓死完成交辦事情。」公冶乘闔上箱子,貪婪地問:「大主人,這三箱真的都要贈我?」

      「贈?你的用詞錯了,你得先清除所有孤奴,然後活著回來扛走它們。」

      寒櫻嗤道:「看見銀子身體便好了?」

      「主人見笑了,俗話說:『人為財死,鳥為食亡』,天經地義嘛。」公冶乘搓起手,闔不攏的燦笑完全道出他內心多麼激昂。

      「這筆買賣做不做?」伊拉露門從衣服內拿出木製的旱菸桿,塞進tamako。

      寒櫻覺得被師父低估了,今日縱沒有公冶乘出手,她照樣有辦法收拾孤奴。她可是讓人聞之喪膽的女巫啊,居然還得需要外人幫忙。但伊拉露門說的沒錯,必須留些力氣處理即將面臨的危機。

      公冶乘恭敬地上前點菸,伺候人的功力簡直不亞於劍術。

      伊拉露門滿意地:「寒櫻,明日一早妳帶這小子去高佛社。」

      這已不是疑問句,寒櫻只能答應。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