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龍國遇難者(一)

      雨後的朝陽輕輕柔柔,滿天金光似要溶解,洩到青草離離的木叢。寒櫻從山洞出來,踏在濕漉漉的泥地,高掛枝頭的水瑩滴潤編織鮮豔的麂皮。一抹金絲穿透曲折枝枒,灑在寒櫻白皙的臉孔,她的額頭用花墨刺了蜷曲的鮮花紋樣。

      大龜文的女人臉部不刺青,不過寒櫻是女巫,因此特地挑了一個美麗的徵紋。

      盤桓三日的雨消除溽暑,和風徜徉清晨的樹林,揚起寒櫻披身的衣裳。她走到一塊平整雕砌過的大石頭,在石盆中點燃幾十朵豔紅花,解下衣服,溫和光線照亮玲瓏有緻的胴體。美麗流線的蛇紋自渾圓乳房捲曲,盤繞至肚臍下方。

      寒櫻將一頭黑色流瀑往後梳,唱起自古流傳的歌謠,詠讚自然的歌,天地山水合聲迴盪,藉由歌謠向祖靈尋求力量。她是大龜文最出眾、兩大氏族最信賴的女巫,帶來綠繡眼的預言。亦使用遠古時代流傳下來的力量守護上十八社。

      她隻身攀越崇嶺,來到斯卡羅的獵場,那是她的族人相親又相憎的世敵。她用魅惑的舞蹈,讚詠的歌謠,讓惡咒降臨鹿群生長的樹林,讓斯卡羅人莊稼貧弱,使他們的勇士無力進犯寒櫻守護的土地。

      風中蘊含大龜文祖靈捎來的靈力,灌飽寒櫻每一寸肌膚,每一個珠璣的音節皆深藏對世仇的憎怨。祖靈透過寒櫻的眼看見不久前的激烈征戰,大龜文無懼的男人們死在渡海來的致命武器下,祖靈疼愛的孩子們縈繞散不去的煙硝,慘烈倒在未知的林地。

      那些為族人逝去的英靈卻無法屈肢安葬在石棺,他們應當受族人崇拜的軀體只能湮葬野地,無法與親人同居石板屋內。寒櫻告訴花紋美艷的百步蛇,請這些山林的守護神庇護無所歸依的靈魂。

      她拾起石盆中的黑色小刀,一邊高唱,一邊輕輕割著掌心,血隨舞步滲地,彈出一朵朵豔花,凝結成神祕而扭曲的圖形。

      日光輝映枝葉晶瑩,彷彿漣漣珍珠。石盆發出濃厚綺香,飄煙嬝若幔帳,寒櫻翩舞其中,歌靈舞秀,光耀色馥,像要融入煙霧。

      「逝去的英靈,你們是森林的子嗣,祖靈會庇佑你們不被惡靈迷惑,帶你們回到發源的聖山安息。」

      寒櫻一邊舞蹈,靈敏的聽覺卻聽見不遠處那些足有人高的草叢傳來窸窣聲,一個頭髮雜亂的男人踉踉蹌蹌撥開草堆,他個子很高,寒櫻的身高在族人間已直逼男性,而眼前的男子還高了她不只一顆頭。

      這男人樣貌落魄,衣物破得只能勉強蔽體。

      是龍國的渡來人。寒櫻停下旋步,冷冷地盯著他。

      「救、命。」男人用佩劍疲憊地撐到寒櫻面前。

      受到斯卡羅人襲擊嗎?這一帶佈滿斯卡羅的衛哨,他們本來對龍國商旅很熱情,自從發現被騙,態度便轉為敵意,敢隻身來此沒死都算是好下場。

      寒櫻對這些莫名來訪的龍國人同樣沒好感,雖然他們的某些技能的確相當厲害,例如耕種,寒櫻從未想過能在貧乏地勢上開墾。

      男人身上雖沾滿塵土混著雨泥的潮味,但寒櫻能聞到腥血,他必定經過一番殺戮。一般落單的龍國人落到斯卡羅地盤,只有被割下頭顱的份,若惹怒斯卡羅人,縱然有一支武裝商隊也很難全身而退。不過眼前的男人居然逃出來了,雖然傷勢重得離死不遠。

      「救命、救我──」男人再也無力支撐,拋下佩劍倒地。

      他顫抖的手努力伸向寒櫻,像要捉住救命的繩索,但寒櫻不理不睬。龍國商人太會騙人,自從他們來到島上,已經騙走許多鹿皮。大龜文附近也有許多租地開墾的龍國人,不過這些龍國農民懇切多了,他們努力耕耘土地,跟攜帶大量物品與滿嘴謊言的商人完全不一樣。

      這個男人可能也是來蒐購鹿皮的,也許還有許多同夥,看起來不是被斯卡羅人奪去腦袋就是死在昨天的暴雨。

      「求求妳、救我。」

      也可能是裝的。

      「我會讓你結束痛苦的,希望你的神能找到這裡。」寒櫻瞄準他的脖子,在他充滿哀憐的眼神裡揮刀。

      石刀迅速揮落,插在泥地,男人連眼睛都沒眨。

      他繼續用龍國語言求救,發出堅韌的求生意志,寒櫻抿著嘴,不得不相信這人真的需要幫助。可是在斯卡羅土地她束手無策,沒有草藥,沒有任何道具,唯一能做的就是用石刀痛快抹掉他。

      而且這裡是敵人的獵場,寒櫻必須趕緊結束祭祀,趁斯卡羅人發現前離開。很快斯卡羅的巫師會發現不對勁,海夫亞會發出清脆的鳴聲告訴他們有個女巫降下邪咒。

      「救我,我可以給妳報酬……」男人吃力地從破爛的衣裳裡掏出一串彩色圓珠。

      雖然孔雀珠的雕工確實很精琢,但那又如何。

      「用個孔雀珠想買我的憐憫嗎?」寒櫻蹲下來欣賞那串圓潤艷麗的珠子,她篤定自己掛在脖子上會很漂亮,於是她莞爾道:「難道不怕我殺死你,直接拿走這串珠子。」

      一個瀕死的人還想談買賣,寒櫻懷疑他的腦子受到重創。寒櫻盯著他混亂疲憊的眼眸,看見濃厚的求生慾望,他經歷很多苦難,他想活下去。

      寒櫻見過上門求醫的龍國農人,他們身染絕症,試過很多方子都沒用,最後才硬著頭皮求取她幫助,但那些人沒一個有這種近乎倔強的眼神。彷彿在警告死神不得靠近,告訴主宰命運的造物者他尚未放棄。

      「這眼神出現的不是時候,我幫不了你。你可以祈禱斯卡羅人發現並救治你,不過我覺得你既然還有力氣,不如先說出遺言才不會後悔。」

      「求妳、救我、我想活、下去……」男子鬆開手,那串孔雀珠隨之落下。他用盡最後一絲力量,沉沉地昏睡了。

      用不了多久這個男人便會衰竭而死。

      「如果蒙神眷顧,你會好好活著的。」

      寒櫻沒時間搭理他,走回石壇穿好衣服,咒術已經降完,只等時間到便能聽見斯卡羅人惋恨的哀號。

      那男人似乎還在動,寒櫻理了理衣裳,扔一大塊帶骨肉給在他跟前。不過肉的氣味也引來危險的生物,  

      他的嘴如魚嘴開闔,昏迷中也不忘向寒櫻求救,這種生存意志寒櫻前所未見。衝著這一點,寒櫻念了一些咒語,但能不能活著便要看他的求生意志比天命哪個硬了。

      寒櫻的身影陷入扶疏森林,雨連續下了好幾日,幸好沒沖掉她做的記號。她可是備受憎恨的女巫,若迷失在斯卡羅人的獵場,下場絕對比那個重傷的男人還慘。

      前方泥濘地忽然出現一道大腳印,只有四個粗腳趾頭,寒櫻立刻躲在一排櫸樹後,透過縫隙觀察腳印。寒櫻暗叫不好,想不到會遇到麻煩的東西。她昨天占卜的結果是吉,不過會出現一個巧妙的變數,如此看來那個突然冒出來的男人就是厄運開頭。

      寒櫻屏住呼吸,聽見一道沉重呼吸,厚如被帆布蓋住鼻腔,發出令人不舒服的憋屈聲。那聲音的來源是大腳印的主人,山林巨人孤奴,孤奴介於人與野獸,體型壯碩,力氣極大,皮毛連弓箭都射不穿。

      碰見孤奴的可能性很低,遇上了絕對是不幸中的大不幸。牠們的睡眠期很長,一出現必大開殺戒,吃到滿意才回深山裡。

      這下寒櫻可以用「倒楣的龍國人」來稱呼那個男人。孤奴正朝她躲藏的櫸樹群踱來,他們嗅覺比狗還靈,只要看見活物無不放過。寒櫻原本還忖為何沒看到斯卡羅衛哨,看來全都躲去安全的地方了,有這怪物在,根本沒人敢闖進這片森林。

      孤奴的腳步越來越逼近,寒櫻打算先退回山洞,她悄悄移動,幾乎像用滑的,但一道身影從天上躍下來,渾身臭氣的孤奴睜著一雙可怖的大眼瞪著寒櫻。這隻孤奴體型還不算大,但牠的影子已足讓寒櫻陷入黑暗。

      寒櫻迅速反應,往反方向逃竄,孤奴用過膝的長臂向前一攀,一下子就跳到她面前。陣陣惡氣撲面,味道如陳腐許久的動物屍體,傳聞孤奴喜歡把吃完的殘骨丟到同一處,然後睡在上面。

      寒櫻覺得鼻子快被燻掉了,氣味濃得像要撕裂鼻腔。孤奴張開血盆大口,一把擒抱而來,寒櫻迅即躲開,冰冷的臉露出微慍。從髮梢裡摸出石刀,平滑刀面泛起鮮麗光澤,黑色刀身瞬間亮如鏡面。

      石刀潛藏劇烈蛇毒,只消一點點便能毒死一頭山羌。寒櫻朝孤奴突出的下顎猛捅,刀尖珠瑩般的滴狀物快速染黑牠骯髒的毛,變成死一般的色調。孤奴的下顎很快就不得動彈,只好張著嘴憤怒地追打寒櫻。

      刀根本不必刺穿孤奴的身體,刀上的蛇毒便無縫不鑽,頃刻間毒會侵襲腦部,讓大腦快速萎縮,身子自然站不起來,只能蜷曲等死。不過孤奴體質強健,僅一刀不足以斃命。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