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4:聖誕節(6/20大修)

我的校園生活異常的平靜,這是我樂見其成的事,因為這表示沒有幾個小孩子會來找我麻煩,而年紀大一點的也不屑對一個小孩出手

總是會有少部分幾個愛找我麻煩,但我心智年齡比他們大,不跟他們計較......

雖然有時候我會覺得我智商嚴重降低,比如......

「有沒有人說妳長了一張死人臉?」這是某個姓扎比尼的人說的

我淡淡的撇了他一眼,他說的是實話,畢竟我在史萊哲林幾乎沒有什麼表情也沒說過幾句話,但這話說的真不中聽......

「有沒有人說其實妳某一部份個性很像史萊哲林?」布雷斯又問

他是眼瞎嗎?我哪裡像史萊哲林?至少在我心目中不像啦......或許我沒意識到?

「布雷斯,這個麻瓜種哪裡像史萊哲林了?」同樣在交誼廳的馬爾福問

動不動就進行人身攻擊是怎樣?我斜眼撇了一下這個屁孩

「她只是有些古怪而已!」布雷斯說

這孩子真不會說話!

我將手中的書直接砸在他身上

「這叫早熟,布雷斯。」我搶回在他手中的書

你丫的,我是看在你們還是個孩子的份上才不跟你計較的,我也才十一歲可以嗎?只是行為跟思考比較成熟而已

基於遷怒,我轉頭看向馬爾福

「我都不知道史萊哲林會收你所謂的麻瓜種。」我淡淡的說

史萊哲林從沒有麻瓜種出現過,不要因為沒聽過我的姓就說我是麻瓜種可以嗎?回去問家長啊!死屁孩!

雖然我也不確定他們家的人知不知道

會找我說話的也就這幾個,布雷斯,馬爾福,潘西,馬爾福身邊的那兩個人基本也沒在說話的,而潘西則是瞧不起我......其實馬爾福也一樣,只是他依然會找到時間就找我"說話",多是不中聽的話......

為了葛來分多的事,他認為我太靠近那些人了,我是史萊哲林不是葛來分多

而布雷斯,我到現在都不知道他當初幹嘛找我說話?我以為他會跟其他史萊哲林的人一樣呢,真是讓我意外,反正我們幾個現在也算是朋友了啦,都是鬥嘴鬥出來的,這才是讓我覺得我智商降低的地方......

我們有時還會一起討論功課

不過如果馬爾福也在的話基本上......話不到三句我們就開始冒火花了

這是一件無法控制的事

「妳到底是什麼地方惹到了我們偉大的院長?他上課除了針對波特外最喜歡的就是叫妳了。」布雷斯問

「我比你更想知道......」我說

我也沒有頭緒......他沒事到底針對我一個孩子做什麼?其他教授也沒有特別注意我的跡象啊!

「對了,妳上次在廁所遇見山怪的事......」布雷斯一開口我就打斷他了

「我並不想回憶這件事,太噁心了。」我低頭繼續看書

要不是因為我忘記有這段劇情,我絕對不會去那間廁所,那個呆頭呆腦的巨怪那副噁心的樣子再次浮現在我腦海

我抖了一下

布雷斯聳聳肩,不再繼續這個話題

之後迎來了第一場魁地奇比賽,我坐在一個不起眼的角落

因為我知道比賽結果跟過程,我也知道史萊哲林的打法......為了不讓我的心情繼續壞下去我決定練習魔法

以不拿魔杖的方式,畢竟不一定要用魔杖才能使用魔法,魔杖只是幫助你更好控制而已,還有調整大小

但是無杖魔法是一種很難學的魔法,所以我目前正在努力練習中

爭取在聖誕節結束前進步到可以用無杖魔法使用簡單咒語......

想到這裡我又想到了無聲魔法......呵呵,我幹嘛總喜歡吧自己搞得這麼累?

無杖無聲咒,如果從一年級就開始慢慢習慣會不會比較容易?

眼睛時不時往奎若教授那邊飄,然後不久之後我發現妙麗的身影出現在了座位的縫隙間

我將眼神從教師席上的騷動移開,繼續練習無杖無聲咒

哈利最後如劇情裡的一樣抓到了金探子,史萊哲林的人顯得很失落,然後脾氣有些許暴躁

雖然不是不能理解他們失落不甘的心情,但就算這樣我也還是決定以後不在觀看這個比賽了

因為我不喜歡這種簡直是兇殘的運動項目......你能想像從十多公尺的空中掉下來嗎?

兩公尺我就受不了了

「妳聖誕節不回家嗎?」布雷斯驚訝的問

「我家又沒人,只有朵朵而已......」我不在意的說

「朵朵?妳家也有家庭小精靈?」馬爾福顯然很訝異

「不行嗎?」我斜眼看著他

家庭小精靈可不是每個人家都有的,大多數只有古老又高貴的家族才有家庭小精靈

布雷斯聳聳肩顯然對這兩個火藥味十足的人不想再多說什麼了,反正也不會打起來

馬爾福哼了一聲不再說話

聖誕節前一天,大家東西都收好了,我依照往常地前往圖書館

然後就看到了身邊放了一堆書的三人組,妙麗就算了,哈利他們有可能看那麼多書嗎?我很懷疑......

「妙麗,你們怎麼突然這麼用功?」我問

妙麗突然驚喜地抬頭看著我,我有些嚇到了......

「潔雅,妳知道尼樂.勒梅這個人嗎?」妙麗問

我了然,這是在找線索啊,告訴他們也無妨吧?

「妙麗!她可是史萊哲林的。」榮恩在一旁不可思議道,對於妙麗這種行為無法接受

「我是史萊哲林的不行嗎?」我挑眉問

這群熊孩子從一開始就有先入為主的想法,然後又因為斯內普教授常常針對哈利就覺得他是壞人

「榮恩!並不是所有的史萊哲林都跟馬爾福一樣可以嗎!」妙麗有些氣憤

其實馬爾福他也只是驕傲了些目中無人了些囂張了些......但這些都是被他父母寵壞的!

我對此不發表意見......

「可是他們的院長事斯內普!」榮恩又說

「我必須得聲明,院長確實是很護短然後又很喜歡針對哈利,但他其實人很......好的,他人不壞。」我憋了幾秒後才憋出這兩個字

即使他人不壞,但是要說他好其實也沒有吧......

「妳當然幫著自己院長說話啊!」榮恩反駁

在他眼裡我大概就是在維護自己的院長吧?

而且他們也不會不知道我自己也常常被我們院長針對

我決定不再繼續這個話題,太浪費口水了,史萊哲林在榮恩跟哈利眼中的形象不是那麼容易就可以改的

「你們在找有關魔法石的事嗎?」我淡淡的問

三人都驚了一下

「尼樂.勒梅是一個很偉大的煉金術師,是唯一一個製造出魔法石的人,妙麗,我記得妳不是有借一本書嗎?裡面有提到的,還有......他去年已經滿六百六十五歲了,你們怎麼會想在"近代巫術發展研究"裡尋找啊?」我問

我提醒著他們

三人恍然大悟

「魔法石可以讓金屬變成黃金,還可以製作讓人長生不死的藥。」妙麗回想起來了

「難怪斯內普會想要那個石頭,任何人都會想要。」榮恩說

「我要說兩件事,第一,院長並沒有想要那個石頭,他忠於霍格華茲,第二,不是每個人都想要那東西的。」我淡淡的說

我真替斯內普教授覺得心酸,保護情敵的兒子還要被懷疑......雖然也的確很讓人懷疑

同情他一秒鐘,然後再同情自己三秒鐘......每次只要他不高興,之後他就會讓我跟哈利更不高興

「我們親眼看見的!他的腳被毛毛咬傷......」榮恩嘴快的說

「那也不能證明什麼,而且你們顯然已經看過了。」我說

榮恩被妙麗跟哈利瞪了一眼

「有時候先入為主會讓你判斷錯誤,有時候外表也會讓你判斷失常,外表是最不可靠的東西。」我深高莫測的說

但他們顯然沒聽懂,連妙麗都有些一頭霧水,我只是想提醒他們小心奎若教授

要不是因為最後只有哈利能打敗佛地魔,我幹嘛要這麼辛苦?直接把他所有魂器都毀了就好啊!

但是我如果剝奪了哈利戰鬥的機會他永遠也不會成長,到最後他幾乎是不可能打敗佛地魔的

三人有些心情鬱悶,聖誕節到了,我在第一天的早上就把禮物寄出去了,朵朵我送了一個毛巾(很舒適的那種,這應該不算衣物吧?)

然後送了布雷斯跟馬爾福各一隻施了魔法的紙鶴後附註寫著祝他們平安,很便宜我知道,但是有心意嘛!那紙鶴還會飛呢!我不會說是因為我們在放假前還吵了一架的原因......

然後送了妙麗一本書,有關魔法歷史的野史

送了榮恩跟哈利一盒巧克力蛙

然後送麥教授跟鄧不利多校長還有其他有教過我的教授一盒棉花糖跟可可粉......除了丙斯教授,我送給他的是一本書,因為他已經不能吃東西了

不過寄完之後我才想起校長貌似比較想收到襪子??

然後送了我們院長一份我在瑞拉家做魔藥的房間無意間找到的一份魔藥藥單,以我現在的技術根本不可能,而且看上面的紀錄也已經很久沒有人成功熬煮出來了

所以與其放在那裡長灰塵,不如給我們院長試試看......當然是手抄版,正版怎麼可能直接送人

聖誕節當天早上所有史萊哲林的人都回家了,我不怎麼想待在交誼廳因為有些陰暗的感覺,我用完餐後就到外面去賞雪景

很冷,但是很漂亮,我站著看了一會兒後才回房間

第二天我發現我竟然有收到禮物??

朵朵送了我一條手織圍巾

榮恩送了我關於魁地奇的書......我姑且當故事書看看吧

哈利送了我......一盒巧克力蛙,尷尬尷尬,我送了他一樣的東西

妙麗也送了我一條髮帶,可以綁出很多造型

布雷斯送了我一本......童話書,目的是增加我的童心,不過巫師的童話我倒是沒看過呢

馬爾福他則是送了我一包糖果,不錯吃啊,應該是說超好吃的

聖誕節留校的人很少,所以大家都坐在一起,我用完餐後抱著蔚藍然後輕輕的搔癢牠的肚子,牠舒服的呼嚕叫

我試著拿白老鼠給蔚藍看牠會不會吃,結果牠一臉嫌棄地拍飛那隻老鼠......

我有些困了,可是剛剛吃的有點多不適合睡覺,所以我決定在學校裡走走

無意間看到了一個教室的門沒關,我好奇的走進去,結果看到了一面顯眼的大鏡子

"我顯現的並非只是你的臉而是你內心的慾望"

想必這鏡子就是厄里斯魔镜了,我倒是很好奇我的內心慾望是什麼,所以我走到鏡子前面

我盯著它看了許久,久到不知道時間......

「潔雅,妳有看到什麼嗎?」鄧不利多站在門口

我其實不訝異,只是被突如其來的聲音嚇到

「很一般,沒有什麼不同。」我說

真的沒有什麼不同,只是鏡子裡的女孩笑得很溫柔而已,而後面好像有著......模糊的三個人影

人影的輪廓漸漸清晰,但是卻始終無法看清

不過這就沒必要跟這位校長大人說了

「真是難得啊,幾乎沒有人能把它當作一面普通的鏡子,妳知道這是什麼吧?」鄧不利多問

「厄里斯魔鏡,反映人內心的慾望。」我說

「沒錯,但是妳看到它卻跟照一般的鏡子一樣。」鄧不利多說

「這表示我沒有慾望,但是也沒有目標跟希望?」我問

我在看到鏡子的時候是迷茫的,哈利當初看到這面鏡子時看到了他的父母家人,當是他應該是沒有看過他們的照片的

如果鏡子裡的人是我的親人,為什麼我看不清他們的臉?

「噢,這可不一定,說不定只是妳沒有仔細看而已,可能妳的欲望很簡單。」鄧不利多溫柔的微笑

我內心想要發出這種微笑?真是奇怪......我看著那個女孩只覺得無奈

「該回去了,時間快要到啦!祝妳有個美好的夢,還有多謝妳的棉花糖跟可可。」鄧不利多說

我又看了鏡子一下,女孩依然在微笑,看起來很幸福的樣子?

呵,或許吧

看久了倒是有點天真的模樣

6/16

依然修的有些多......

因為是之前寫的,有點生澀,有些地方寫的也不是很好

現在是晚上更新,早上盡量修文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