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3:山怪(微修)

看著講台上彷彿在念經的幽靈教授,我不經感嘆這間學校真是不分種族也不論年紀......

一想到這個教授是在火爐旁睡著然後醒來忘記帶走自己的軀體直接去上課這件事我忍不住笑出聲

其實這沒什麼的,但是這堂是魔法史課,除了葛來分多的妙麗,我想不會有人專心的上他的課,何況是笑出來

所以我這笑聲非常的引人注意,不過台上的丙斯教授也沒說甚麼只是繼續念他的經......喔,是課本

然後我就發現我似乎更被排擠了,嗯......因為從來沒有人在丙斯教授的課上笑過,也不知道是誰傳出去的,現在大家都用詭異的眼神看我

然後夜晚還有一門課,要看星星,說實在,我對這些完全沒興趣也不在行,不過這門課教授本身也不嚴所以我果斷裝認真實則在閉目養神......反正沒人願意跟我一組所以也沒人知道

再來是藥草學,這沒什麼難度,因為一年級的課程就是去分辨它並找出它的用途,只要眼睛沒瞎其實大部分都可以完成,扣除長得太像的......

反正目前的課基本都沒讓我提起什麼興趣,我依然秉持著懶這個原則,絕對不主動,非常的低調

直到變形學那天,是麥教授的課

跟書裡的一樣,會先發給每人一枝火柴然後要求將它變成針,因為已經有在暑假練習過了,所以現在我很快就將火柴變成了針

「史萊哲林加五分,瑞拉小姐妳做得很好。」麥教授微笑著說

史萊哲林雖然崇尚力量但是我在他們眼中依然是個混血沒身分的人,所以他們也只是不待見我而已,沒有過多的為難

至少目前在我看來是如此

雖然也有些人看我不順眼,但是也沒有主動上前來主動挑釁,可能是礙於身分吧?認為降低身價?

在開學的前幾天我都是一個人行動,我也都是主動迴避那些貴族,但是在某一堂課後我很榮幸的被欺負了,其實這沒什麼榮幸......

這堂課是魔藥學,斯內普教授上的課,我原本以為不會有我的事

在妙麗屁股離開椅子被斯內普教授斥喝後應該是要由他自己回答剛剛問哈利的那些問題

「讓瑞拉告訴你剛剛我問的那些問題的答案,我相信瑞拉小姐知道答案的。」斯內普冷笑著說

我不經疑惑,我是哪裡惹到這位教授了,其餘學生幸災樂禍地看著,不論是史萊哲林或是葛來分多,葛來分多是因為向來跟史萊哲林的不對盤,而哈利三人組則是有些擔憂的看著我,我不經感到安慰

「水仙加苦艾可以調製活死水也就是強效安眠藥;毛糞石可以從山羊的胃裡取出,是一種石頭,可以用來解毒;附子其實就是牛扁,它的另外一個名稱叫做烏頭。」我一一解答

幸好我上課前有預習啊

「回答的很好,波特你懂了嗎?而你們怎麼不快記下來呢?由於你剛剛頂撞師長,葛來分多將會被扣一分,波特。」斯內普說

接下來再調製藥水時我依然是獨自一人一組,就在奈威他們那一組的隔壁

這讓我有些不安,我怕他那一鍋直接炸掉,或許我該提醒他?但是我是史萊哲林,而這堂的導師又是我們的院長,我不確定這麼做會給我帶來多大的麻煩......我在這堂課已經知道斯內普將我排在哈利後面了,天知道我是哪裡招惹他了!

在奈威準備要將豪豬刺扔進大釜的前幾秒我制止了他

「不是現在放!先把你的大釜從火上面移開。」我說

奈威遲了幾秒才反應過來移開大釜

我有一種錯覺,斯內普教授似乎別有深意的看了我一眼......

在下課的時候妙麗跟哈利他們叫住了我,畢竟我們也算是認識

「潔雅妳剛剛真厲害!每一個問題都答對诶!」妙麗興高采烈地恭喜我

「因為暑假的時候剛好看到,等等我還要去圖書館呢,你們呢。」我問

「喔!我等等也要去圖書館,一起去吧?」妙麗問

我點點頭

「我要去找海格。」哈利說

「幫我跟海格問聲好。」我說

然後我們兩組人分道揚鑣,妙麗很興奮的談論她等等要看的書,我們兩個現在已經到了可以互叫名子的地步了,因為知識......

「妙麗,我把筆忘在魔藥學教室了,我先去拿。」我看著有些扁的鉛筆盒

妙麗說她先去找位子跟書,我將要看的書跟她說後就跑回去拿東西了

很不幸的,我竟然在魔要學教室遇到馬爾福三人組,我當然不會覺得他們是在等我,但是事實就是這樣

「瑞拉小姐跟葛來分多的人處的不錯嘛?一個史萊哲林跟葛來分多的人混在一起!妳不覺得丟臉嗎?而且還幫助了那個蠢貨,妳真是史萊哲林的恥辱!」馬爾福擋在我前面

這樣的行為真像個小孩子,喔,他們本來就還是小孩

他又說了許多難聽的話,但是最終沒有揍我,但是我相信我以後的日子並不會太好過

我面無表情地走進去教室要拿我的筆,但是我發現它壞了

然後在筆的屍體旁邊還有兩個字,麻瓜

有必要這樣嗎?真是幼稚,不過就是一隻自動筆,麻瓜的物品又怎樣啊?

但我並沒有很生氣,只是很平靜地拿出魔杖用了一個修復咒將我的筆修好

或許會有人覺得奇怪,我為什麼要帶自動筆,這是因為轉筆很好玩,但是我沒辦法轉羽毛筆或是鋼筆......

然後我就快速走到圖書館跟妙麗一起討論課程內容,基於她是個好姑娘所以我將我的重點筆記都借給她看了,這可以讓她寫報告時輕鬆一點......又或許是字數多一倍

星期四的飛行課依然是個災難,奈威的記憶球砸在我頭上讓所有人都注意到了

「瑞拉,把球交給我。」馬爾福氣勢洶洶的說

我覺得我的頭受傷了,我能感覺到血正要留下來,所以我沒有搭理他而是往醫護室的方向走

這讓他氣得向衝上來揍我,而哈利挺身而出跟馬爾福對抗,兩人理所當然地吵了起來

我的頭開始痛了,沒有人願意讓一下路讓我去醫護室

「喔!潔雅,妳受傷了!」妙麗驚呼一聲

我知道,我的血已經流到臉上了,我推開擋在我前面的人果斷往醫護室走去,至於那兩個男孩這時正在天上呢......

我將記憶球還給奈威然後讓龐芮夫人看看我的腦袋,這是一般物理性傷害,但由於是傷在頭部所以我留得比奈威久,我直接在醫護室睡了

隔天早上我欣賞著馬爾福的表情,看來跟劇情裡的差不多,哈利收到了一個包裹,我當然知道那是什麼

或許是我變幼稚了,我看著馬爾福那氣呼呼的臉我的心情特別愉悅,這段時間我依然是避開著史萊哲林行動,所以我最常待的地方是圖書館,因為休息室裡到處都是史萊哲林,我相信他們也不會歡迎我

特別是在我甩臉色給馬爾福家的人的時候......

在圖書館妙麗跟我抱怨著哈利他們的違規舉動,我也只是安靜的聽著不表示什麼意見,因為這是這個年紀的孩子常有的事

「蔚藍,你要跟我去上符咒課嗎?快起來了。」我順著蔚藍的毛皮

牠現在正躺在我的腿上讓我無法直接站起來,要知道我現在正在休息室呢,剛剛因為時間太早休息室沒人所以我就不花時間去圖書館了,而是難得的坐在休息室看書

但是我估計等等就會有人來了,喔......有聲音,而蔚藍還趴在我腿上

「很難得見到妳,瑞拉小姐。」布雷斯.扎比尼出聲

我乾笑了一聲

「我正要離開。」我想將蔚藍放在地上,但牠顯然不願意

所以我只好將牠抱起準備回房去拿上課要用的東西,但是牠竟然跑去扎比尼那邊?!

「不好意思......」我有些困擾的看著蔚藍

我記得牠是公的啊?難不成我看錯了?

「沒事。」布雷斯抱起蔚藍

然後我只好硬著頭皮的去將牠抱回來然後將牠關在房間......

這件事影響了我在符咒課上的表現,我的羽毛不是飄起來,而是直接衝到天花板......反正都有讓它飛起來啦

今天只有我一個人在圖書館,妙麗不知道去哪裡了,可能有事吧?

不過這次我的旁邊來了另一個人......布雷斯.扎比尼

我都不知道他會來圖書館,但這也沒什麼,他似乎不像其他史萊哲林一樣總想欺負我,他這次跟我討論了魔藥學跟符咒學,這讓我更訝異了

「妳不離開嗎?今天可是萬聖節。」布雷斯問

「嗯......好吧。」我合起手中的書跟著他到餐廳

我雖然很疑惑他為什麼會來找我說話來提醒我去吃飯,但是最後我什麼都沒問

他並沒有向介紹裡那樣的目中無人以自我為中心,我個人認為他挺好的,比這年紀的孩子在成熟一些

到了餐庭時我們在門口就分開了,我走到我平時的位子去用餐,等到吃得差不多的時候我突然想去廁所,在沒人注意的時候我悄悄離席

在廁所裡傳來抽氣聲,我走過去查看

「妙麗?是妳嗎?」我問

「潔...潔雅?」妙麗哽咽地問

「喔,妙麗,妳怎麼一個人在這裡哭?我們一起去餐廳吧?」我拍拍妙麗的肩膀安慰她

她可能也覺得她哭一整天哭夠了,又抹了一把眼淚後搖搖晃晃地去洗臉

這時有一陣沉重的腳步聲,我眼皮跳了跳往門口看去......一個大塊頭

然後廁所傳出兩個女生的尖叫,就算我在怎麼冷靜看到這玩意也是會怕的可以嗎!

這是山怪啊!!我拉著妙麗躲在洗手台下,但是山怪佣她手中的木棍敲爛了洗手台

我的背光榮的受傷了

「除你武器!」我掏出魔杖

顯然我魔力不夠,木棍沒有飛出去,只是從山怪手中掉落,所以牠很快地撿起來再次攻擊

這時哈利跟榮恩來了,我松了一口氣,然後感覺到背部的疼痛

等教授們過來的時候我簡直要感動得哭了,但是一看到斯內普教授的眼神我就恨不得我立刻昏倒

「妳可以解釋一下妳為何在這裡嗎?瑞拉小姐。」斯內普問

「我來這裡上廁所,還沒離開山怪就來了教授......」我有些緊張的捏住我的衣服

然後妙麗站出來解釋,我好高興啊,但是如果她沒有講出我剛剛用的咒語我會更高興

跟著斯內普教授去醫護室的路上我非常的不安,即使我剛剛贏了五分......

「我想瑞拉小姐可以解釋一下妳剛剛的行為,跟一個葛萊分多一樣魯莽!」斯內普嘲諷的說

「對不起教授,我當下只能想到這個辦法。」我有些發抖

「妳不說我都忘了,一個一年級新生竟然會繳械咒?」斯內普問

我跟他解釋這是我自學的,但是他又念了我幾句......

為什麼我總覺得他不相信我呢?

直到龐芮夫人來趕人我才得到解脫,我的背部有一大塊瘀青

我竟然在短時間內躺在這張床上兩次......這跟是難得的體驗,然後我又被龐芮夫人罵了

我一整個無奈啊......我怎麼就忘了這件事呢?

6/15修

我改了一下魔藥課奈威溶掉大釜的事

我不認為斯內普教授會容許這件本來可以被阻止的事發生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