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死的憋屈

繁体版:

  躺在救護車的擔架上,兩手把擔架的帆布都快抓破了,渾身青筋暴起,身體裏的疼痛就像煙花,一個一個地方接連爆開,偏偏爆開的越多頭腦卻越清醒,清醒到疼得恨不得咬舌自盡。身邊四個保鏢正神情慌張地分別打電話,通知所有人都到醫院集中。

        許藝敏活了38年,被砍斷過手指,捅穿過大腿,吃過十幾顆槍子,但是沒有一刻的疼更甚於此刻,她隱隱感覺這次可能不像之前那些情況能靠生存意志存活下來了,不過她也沒有什麼遺憾了,15歲父母雙亡,沒有留下任何東西的情況下,靠著三分聰穎七分狠,被虎爺收做幹女兒。江湖中打打殺殺18年,終於踩著眾多師兄弟的屍體坐上了青紅幫一把手的位置。

        大手一揮,洗白幫派,改做集團運營,5年時間就做到全國十大財團之一,只是這麼多年的做派,結仇太多,縱使武力值再高,還是百密一疏。半個小時前在辦公樓門口,一只碩大的馬蜂向她飛來,她抬手一擋時被蟄了一下,一股異樣的劇痛告訴她這不是普通的馬蜂,另一手拍下馬蜂後發現是一個極其精密的飛行機器人。

        許藝敏胸口劇烈起伏,喉口在詭異的痙攣,呼吸變得異常困難,人已經被抬下了救護車,沖上來圍著她的都是多年一起浴血戰鬥的兄弟,握住血煞的手,這麼多年了,她知道他的心思,可是現實不允許她有任何的弱點存在,所以她從來對他熱烈跟隨的眼神視若無睹,最後一次,她想給兩人都留一點念想,她用盡全力的拉下血煞的上身,吻上了他的唇:“保重——”

        “阿敏——”血煞傾盡全力的嘶吼,她,已經聽不到了。

        “嘶——”好疼,後腦好疼,許藝敏皺了皺眉。

        “太醫,太醫,公主要醒了。”

        好吵,頭更疼了,公司裏有這麼呱噪的女生嗎?怎麼沒被清河開除出去?

        兩只粗糙的手指摸到她的手腕上:“稟王爺,大善,大善啊,公主脈象穩定下來了,估摸著馬上就能醒了,醒來後按時用藥定無大礙了。”

        一道清越的男聲響起,語氣中隱約帶了一絲嫌惡:“不是說快沒氣息了,要準備後事了?”

        “許是公主原先身體好,抑或是知道王爺同意了她的喜事才轉危為安的,總之公主鳳體已無大礙了。”

        這次清越的男聲語氣的嫌惡已是藏匿不住了:“哼,還知道用尋死來威脅本王,倒不知平時那般愚蠢是不是裝出來的。”

        一室死寂……

        這一個接著一個在耳邊吵成那樣,許藝敏覺得她不醒不行了,平日她不愛說話,也不愛聽人說話,所以非必要她身邊的人是不會來打擾她的。艱難的睜開雙眼,木質床架?木質房梁?頂掛明黃色床帳?我沒死嗎?何長髮那個賤人既然給她下毒了,還能給她生還的機會?

        一個古裝打扮的小女孩的臉出現在視線範圍內,一臉雀躍:“醒了,醒了,公主醒了。”

        又一個古裝老頭的臉亂入進來,那白鬍子長的都快紮到她的臉了:“公主?有哪里不適嗎?老夫替您看看傷口。”

        許藝敏心中驚濤駭浪都不足以形容她的心情了,這情況太詭異,她想不出任何可能性可以解釋現在所處的環境。多年的處事經驗讓許藝敏心中有再多的想法,面上還是平靜如水。敵不動我不動,先摸清情況再說,乖乖地被白鬍子老頭托住脖子,抬起頭看後腦上的傷口,同時也看清了自己身上也穿了一身異常華麗的古裝衣裙,只是這身長貌似不對。許藝敏身高172,高挑靚麗,道上不知道有多少男人想睡她,只是可惜敢出手的都被她打殘了。但是眼前這身量,最多也就155了,這中個毒,身高都縮水了?

        白鬍子老頭輕手輕腳地將她的頭重新擺好,“公主,這傷口看著有些大,但是不深,就是失了些血,稍後何尚宮會差人給公主送補血益氣和收傷口的藥,公主務必要喝完,不要再發脾氣砸了藥碗,這樣於傷口無益,攝政王已經答應公主的請求,許了鎮國公世子爺與您做皇夫了,等登基大典後即行封皇夫大典。”

        許藝敏聞言微挑了一下眉頭,好大的資訊量,這是拍宮鬥戲?要她做皇帝?詭異,實在太詭異了,她微微地舉起了手,仔細地觀察,手掌小小,手指纖長,指甲是桃紅色的,塗了顏色,但是不是指甲油,皮膚瑩白細膩,沒有一點粗糙和繭子,這就是個少女的手,絕不是她長年練射擊和拿刀的滿是傷口和厚繭的手。這不是她的身體,收回手,許藝敏還是一臉平靜無波,這種情況只剩下一個不可能的可能,她借屍還魂了,而且還是狗血劇裏的穿越橋段。

        又一張臉出現在她的上方,面如冠玉、目如朗星、鼻若懸膽、唇若丹朱,鬢似刀裁,縱使見多了電視中各種鮮肉、歐巴,也不得不讚歎一聲,這張臉真是老天賞飯吃。看來便是那道清越男聲的主人了,“長寧,你要的本王許你了,本王只要你做一件事,那就是活著,今日之事如若再犯,就別怪本王先從你最喜歡的東西開刀了。”

        果然不出所料,這個一身皇公貴胄氣質的俊逸男子就是清越男聲的主人,聲音讓人心曠神怡,只是內容,內容在許藝敏耳朵裏忽略不計。

——————————————————————————————————————————

攝政王:竟敢威脅本王?

許藝敏:宛如一個智障!

        這本書其實比《逃妾》更早,但是我太喜歡這本書了,所以花了大量的時間在完善大綱,而且寫《逃妾》就是為了練文筆,等文筆練好了才配得上這本書,沒想到正好遇到開新站,就把壓箱底的好貨提前拿出來咯,大家多多捧場喲喲喲,切克鬧!

简体版:

        躺在救护车的担架上,两手把担架的帆布都快抓破了,浑身青筋暴起,身体里的疼痛就像烟花,一个一个地方接连爆开,偏偏爆开的越多头脑却越清醒,清醒到疼得恨不得咬舌自尽。身边四个保镖正神情慌张地分别打电话,通知所有人都到医院集中。

        许艺敏活了38年,被砍断过手指,捅穿过大腿,吃过十几颗枪子,但是没有一刻的疼更甚于此刻,她隐隐感觉这次可能不像之前那些情况能靠生存意志存活下来了,不过她也没有什么遗憾了,15岁父母双亡,没有留下任何东西的情况下,靠着三分聪颖七分狠,被虎爷收做干女儿。江湖中打打杀杀18年,终于踩着众多师兄弟的尸体坐上了青红帮一把手的位置。

        大手一挥,洗白帮派,改做集团运营,5年时间就做到全国十大财团之一,只是这么多年的做派,结仇太多,纵使武力值再高,还是百密一疏。半个小时前在办公楼门口,一只硕大的马蜂向她飞来,她抬手一挡时被蛰了一下,一股异样的剧痛告诉她这不是普通的马蜂,另一手拍下马蜂后发现是一个极其精密的飞行机器人。

        许艺敏胸口剧烈起伏,喉口在诡异的痉挛,呼吸变得异常困难,人已经被抬下了救护车,冲上来围着她的都是多年一起浴血战斗的兄弟,握住血煞的手,这么多年了,她知道他的心思,可是现实不允许她有任何的弱点存在,所以她从来对他热烈跟随的眼神视若无睹,最后一次,她想给两人都留一点念想,她用尽全力的拉下血煞的上身,吻上了他的唇:“保重——”

        “阿敏——”血煞倾尽全力的嘶吼,她,已经听不到了。

        “嘶——”好疼,后脑好疼,许艺敏皱了皱眉。

        “太医,太医,公主要醒了。”

        好吵,头更疼了,公司里有这么呱噪的女生吗?怎么没被清河开除出去?

        两只粗糙的手指摸到她的手腕上:“禀王爷,大善,大善啊,公主脉象稳定下来了,估摸着马上就能醒了,醒来后按时用药定无大碍了。”

        一道清越的男声响起,语气中隐约带了一丝嫌恶:“不是说快没气息了,要准备后事了?”

        “许是公主原先身体好,抑或是知道王爷同意了她的喜事才转危为安的,总之公主凤体已无大碍了。”

        这次清越的男声语气的嫌恶已是藏匿不住了:“哼,还知道用寻死来威胁本王,倒不知平时那般愚蠢是不是装出来的。”

        一室死寂……

        这一个接着一个在耳边吵成那样,许艺敏觉得她不醒不行了,平日她不爱说话,也不爱听人说话,所以非必要她身边的人是不会来打扰她的。艰难的睁开双眼,木质床架?木质房梁?顶挂明黄色床帐?我没死吗?何长发那个贱人既然给她下毒了,还能给她生还的机会?

        一个古装打扮的小女孩的脸出现在视线范围内,一脸雀跃:“醒了,醒了,公主醒了。”

        又一个古装老头的脸乱入进来,那白胡子长的都快扎到她的脸了:“公主?有哪里不适吗?老夫替您看看伤口。”

        许艺敏心中惊涛骇浪都不足以形容她的心情了,这情况太诡异,她想不出任何可能性可以解释现在所处的环境。多年的处事经验让许艺敏心中有再多的想法,面上还是平静如水。敌不动我不动,先摸清情况再说,乖乖地被白胡子老头托住脖子,抬起头看后脑上的伤口,同时也看清了自己身上也穿了一身异常华丽的古装衣裙,只是这身长貌似不对。许艺敏身高172,高挑靓丽,道上不知道有多少男人想睡她,只是可惜敢出手的都被她打残了。但是眼前这身量,最多也就155了,这中个毒,身高都缩水了?

        白胡子老头轻手轻脚地将她的头重新摆好,“公主,这伤口看着有些大,但是不深,就是失了些血,稍后何尚宫会差人给公主送补血益气和收伤口的药,公主务必要喝完,不要再发脾气砸了药碗,这样于伤口无益,摄政王已经答应公主的请求,许了镇国公世子爷与您做皇夫了,等登基大典后即行封皇夫大典。”

        许艺敏闻言微挑了一下眉头,好大的信息量,这是拍宫斗戏?要她做皇帝?诡异,实在太诡异了,她微微地举起了手,仔细地观察,手掌小小,手指纤长,指甲是桃红色的,涂了颜色,但是不是指甲油,皮肤莹白细腻,没有一点粗糙和茧子,这就是个少女的手,绝不是她长年练射击和拿刀的满是伤口和厚茧的手。这不是她的身体,收回手,许艺敏还是一脸平静无波,这种情况只剩下一个不可能的可能,她借尸还魂了,而且还是狗血剧里的穿越桥段。

        又一张脸出现在她的上方,面如冠玉、目如朗星、鼻若悬胆、唇若丹朱,鬓似刀裁,纵使见多了电视中各种鲜肉、欧巴,也不得不赞叹一声,这张脸真是老天赏饭吃。看来便是那道清越男声的主人了,“长宁,你要的本王许你了,本王只要你做一件事,那就是活着,今日之事如若再犯,就别怪本王先从你最喜欢的东西开刀了。”

        果然不出所料,这个一身皇公贵胄气质的俊逸男子就是清越男声的主人,声音让人心旷神怡,只是内容,内容在许艺敏耳朵里忽略不计。

——————————————————————————————————————————

摄政王:竟敢威胁本王?

许艺敏:宛如一个智障!

        这本书其实比《逃妾》更早,但是我太喜欢这本书了,所以花了大量的时间在完善大纲,而且写《逃妾》就是为了练文笔,等文笔练好了才配得上这本书,没想到正好遇到开新站,就把压箱底的好货提前拿出来咯,大家多多捧场哟哟哟,切克闹!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