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集】 女配角上線(2)

        服裝儀容端正的我剛和薛育成並肩通過校門口那一排糾察隊不久,身後隨即爆出一陣名為「是高中部之花耶!長得好漂亮喔」的不小騷動,而且喧鬧聲的距離感覺還越來越近。

      「早安。」

        當這略帶嬌氣的招呼聲一落,我自動讓位地將薛育成身旁的位子給空下,幾乎已經成了身體的反射動作。

      「早安啊,寶貝。」親暱的稱呼,從薛育成刻意壓低音量的嘴裡迸出來,他迅速地摟一下施妤穎的腰、又鬆開,全程在我替他們掩人耳目中進行。一開始我還會有心碎的感覺,現在只剩麻木了。

        既然都決定要當女配角了,還有什麼好計較的?我默默地為自己再次做好心理建設。

      「哇,子燕今天看起來很不一樣耶!」施妤穎突然湊近,精緻漂亮的臉蛋在我眼前放大,一雙黑白分明的靈眸大眼轉動,隨著那跳躍性的思緒,像正在思考要怎麼稱讚我。「嗯──新髮型?很適合妳。」

        我抬手順了順勾在耳後下兩公分的俏麗短髮,還以為,她會說出什麼比較有誠意的讚美,結果……

        也是,她向來都是被稱讚的那一個,怎麼可能想得出什麼新穎的台詞。

      「我也覺得子燕短髮好看,以前留長頭髮看起來太老氣了。」薛育成雙手置於腦後,走起路來雖然一副痞痞的模樣,卻贏得不少女同學青睞的目光。

        果然壞壞的男生惹人喜歡,不變的道理。而不爭氣的我,看了這麼多年,依舊敵擋不住他的魅力。

      「不會呀,子燕不管長髮短髮都可愛。」施妤穎勾住我的手臂,邊和薛育成打情罵俏。

        可愛是一種十分通俗的形容詞,即使是對一個長相非常普通的女生,仍然適用。

        我揚起嘴角,如往常般道:「妤穎,我有幫妳帶早餐,鮪魚蛋吐司不加美乃滋和溫奶茶,等一下進教室給妳。」

      「好棒!謝啦!子燕對我最好了。」她歡呼,雙手環抱過來,臉頰抵在我的頸肩磨蹭了一下。

        薛育成瞥眸,「妳這麼依賴子燕我會吃醋。」

      「人家子燕什麼都會幫我用得好好的,比起你這個男朋友對我還要好,我當然會多依賴她一點。」

        施妤穎很了解我的奴隸性格,那是一種渴望被人需要的感覺,能讓我產生自信心,藉此定義自己存在的價值。所以,她常常會把沒有我不行、我對她很重要等話掛在嘴邊,除了滿足我的虛榮心,也能讓她本身受惠,享受我凡事都優先為她設想、幫她做得好好的任勞任怨。

        當我們仨走進教室時,班上有幾位女同學正在吵架,這是時不時就會上演的戲碼,施妤穎多半都冷眼旁觀,但偶爾她心情好,便會出言相勸。

      「齊敏本來就是這樣的個性,妳們又不是不知道,有什麼好吵的?適可而止吧。」

        嗯,看來她今天心情滿好的。

      「不是啊,她每次都把掉在她座位旁的垃圾丟進我的抽屜裡!」站在齊敏桌邊,雙手抱胸的女同學氣呼呼地指控。

        齊敏冷眼,不甘示弱地反擊:「那是妳昨天下課吃完東西的垃圾,我只是物歸原主而已。」

      「可是放在抽屜裡會長蟑螂,很噁心!妳就不能舉手之勞拿去扔掉嗎?或是等隔天打掃再整理啊!我又不是故意的。」

      「妳前幾天也說不是故意的,放羊的孩子這個故事有沒有聽過?再說了,憑什麼妳製造的垃圾要我處理?」

        我覺得齊敏說得沒錯,那位女同學的確莫名其妙,而且還很玻璃心。她們的位置就在前後座,三不五時就會因為一點小事情發生爭執,上一回,齊敏只是交作業往前傳時喊了聲「喂」,下課後她們就吵起來了。

        女同學的好朋友幫腔:「反正,齊敏就是個太妹啦,家裡沒教好,一點同學愛都沒有。」

      「講這種話,未免太過分了吧?」聽不下去的班長李元盛從座位上站起來,神情嚴肅。「那妳們的家教呢?」

        碰了一鼻子灰的兩位女同學面面相覷。

      「齊敏本來就沒有義務整理妳留下來的垃圾,吃完東西就把垃圾拿去丟,也是舉手之勞,為什麼妳做不到的事情,卻要求別人幫妳做?怕會生蟑螂,就趕快拿去丟,丟個垃圾才幾秒鐘的事情,也要在這裡吵。」

        我和施妤穎及薛育成坐在位置上隔岸觀火,覺得身為連任班長的李元盛真是不錯,這副主持公道的模樣有點帥。

        而且,班上跟齊敏比較要好的人,除了我,大概就是李元盛了吧。

        多數同學都因為齊敏家境不好,聽說她單親,媽媽又是做保險業務的,經常因為要拉人投保,而利用美貌周旋在男人堆裡陪笑陪酒,就帶著有色眼光看她,再加上她長相艷麗,穿著打扮個性帶點龐克風,更是容易受到非議。

        知道我和齊敏關係不錯的同學們,多半都會勸我離她遠點,說像我這樣的乖乖牌最好別跟那種人混在一起,但我很清楚,齊敏雖然心直口快難免傷人,其實本性不壞,一旦認定了是朋友,便會真心相待,赴湯蹈火也在所不辭的那種,比起班上很多那種表面善意,背地裡卻愛說三道四、扯後腿的女生要好多太了。

        坐在我旁邊的施妤穎吃著我帶給她的早餐,傾身附耳道:「根本私人恩怨,她們也太愛找齊敏麻煩了。」

        天生漂亮的施妤穎雖然有公主病,難免驕縱了些,但本質善良、心思剔透,算是個單純的人,這也是我喜歡她的地方;對於我和齊敏交好,她不僅沒有像其他人一樣抱持意見,反而說我很厲害,居然連全班最難相處的人都能搞定。

        早自習開始前,我收到齊敏用手機傳給我的訊息:『妳頭髮剪短了。』

        沒想到她剛才看似在和女同學爭執,並未留意其他,一副漫不經心的模樣,卻有發現我的改變。『對,禮拜六剪的。』

      『好看啊!很適合妳,感覺有朝氣、有精神,整個人看起來也活潑許多。』

        我發出一張笑臉貼圖,並抬頭朝她的方向回以一笑。

        自從國中時,某次和薛育成聊天得知他喜歡長頭髮的女生,我就再也沒有剪短過了,頂多修髮尾不要讓長度過腰。

        薛育成和施妤穎剛開始交往的那陣子,我曾經一度難過到想一口氣把頭髮給剪短,可是想一想後又捨不得。留了這麼久的長髮,上週六在媽媽的鼓勵下,翻看雜誌找到一個順眼的髮型,好不容易才決定剪短的;結果,薛育成說那是什麼話?

        我長頭髮看起來太老氣?

        那我多年來堅持不剪頭髮到底是為了誰?

        真傻。

        原來是,要他喜歡的女生留長髮才有用。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