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集】 女配角上線(1)

        為什麼我是女配角!

        難道,就因為我有一個打娘胎出生,因為兩家媽媽十幾年情誼深厚而被開玩笑地指腹為婚──我以為在一起久了就會是我的,結果最後卻喜歡上別人的青梅竹馬薛育成嗎?

      「小說裡,通常女主角都會跟自己的青梅竹馬成功地在一起。」

        國中初次失戀,和我同班的一位男同學偶然發現我躲在女廁所旁的角落偷哭,聽完我告白被拒和悲慘的單戀過程後,不僅沒有拿衛生紙溫柔地安慰我,反而更落井下石地補了那麼一句話,唯獨還算有同情心,拍胸脯答應會替我死守秘密,不讓任何人知道。

        失戀後,我和薛育成尷尬了將近一周,就被一個用便利商店點數兌換的限量版卡納赫拉手提袋給安撫了。

        於是那位男同學又說:「女主角失戀後,通常都會很有骨氣地跟拒絕她的男生老死不相往來,不會再當朋友,因為這樣,才有機會遇到真正的男主角。」

        面對那隻可愛的粉紅兔子和白色小雞,我得承認自己是挺沒有骨氣的,但是──

      「誰說的?」我不甘心地反駁:「惡作劇之吻的袁湘琴被江直樹拒絕後,不是靠著屹立不搖的追愛精神最後成功抱得男神歸了嗎?」

        我是一時堵住了男同學的嘴沒錯。

        可後來人氣王薛育成不負眾望地追到了長髮大眼、五官精緻、身材嬌小纖細的國中部之花施妤穎,他們傳出交往當天,我在課間收到了男同學的字條:江直樹可沒有喜歡上別的女生啊。

        薛育成向我坦承死會的那晚,我躲在棉被裡嚎啕大哭,隔天醜到沒臉見人,還騙家人跟同學說我胃痛,逃課躺在家裡默默哀悼我還沒機會開始就已經夭折的初戀。

        回想起收到卡納赫拉手提袋時,我曾經故作輕鬆地問薛育成:「欸,你為什麼不跟我在一起?媽媽們希望我們在一起的說……」

        他先是仰天一陣大笑,然後用最令人心碎的方式回答:「我們?哈哈哈,別開玩笑了,我連妳衣櫃裡有哪幾種顏色的內褲都知道。」

      「那我今天穿什麼顏色?」我不假思索地脫口。

      「粉紅色?」他猜測時,那兩條濃密的眉毛還粗鄙地抖動了幾下。

      「你還真的猜啊!」我抱緊手中新得來的珍貴提袋大罵:「變態!」

        雖然告白失敗,但從小到大培養的感情和友誼,也不可能說放棄就放棄,私心裡,我還是曾經期待過萬一哪天薛育成和施妤穎分手了,能有機會讓他看見我的好,進而喜歡上我。

        只是那份盼望,也隨著施妤穎後來變成我的好朋友之後,成了只能深埋在心底不敢為人所知的念想。

        單戀的時光匆匆,轉眼來到高二下,這個被繁重的課業壓力和考試成績壓得喘不過氣,沒太多時間風花雪月又渴望戀愛的尷尬年紀。

        薛育成和施妤穎雖然成天吵吵鬧鬧,卻仍舊在一起,而且還從以前的隔壁班,變成同班的班對。

        三人行,必有其一形單影隻。

        身為他們的好朋友,我徹底地落實了『女配角』這個角色──善解人意卻缺乏光環的那一位。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