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43. 危機處理

意識喪失了一陣子,劇烈的疼痛讓沈若陽再度感知到現實。

「救護車十分鐘內趕到!」

「醫療組在哪?先幫他止血……」

眼睛睜不太開,外面的聲音像是被吸音海綿阻隔了大半,聽起來模模糊糊的。

沈若陽痛得無法思考,只能斷斷續續地想起自己是因為失足踩空而釀成大禍。

這段路程他走得十分艱辛,階梯陡峭難行,他得扶著欄杆才能支撐已經痠軟的雙腿顫顫巍巍的跨出一步,低血壓令血液時而打不進腦袋影響視力,還帶來濃濃缺氧感。

下方的話音一直能清晰地傳來樓上,當他們聊起星寰影片留言區的觀眾反應時,沈若陽的焦慮感再度受到刺激,口袋裡接收新通知而震動不斷的手機更是讓情況雪上加霜。

極度緊繃的心神直至天醬邀請他加入直播的當下,強烈的抗拒瞬間在他腦海裡炸開。他整個人放空片刻,平衡感似乎是從那時就岌岌可危,天醬接著喊那聲只是剛好嚇了他一跳而已,就算她沒出聲,他下一步也不見得能安然……

迷茫之間,一陣急促的腳步聲越離越近,朝他走來的人正不停的跟旁人解釋什麼,話音隨著距離拉近逐漸清晰。

「……對,他是我帶過來的人。」

「好、我不碰他,真的不會動到。至少讓我看看他。麻煩了。」

聽見熟人的聲音,沈若陽勉強撐開沉重的眼皮,淚珠隨之從眼角滑落,一半是因為疼痛的生理反應,另一半是因為懊惱自責。

「陽陽……」

急忙趕來的晨冬蹲在他身旁,理智上明白不宜碰觸傷患,卻還是下意識伸出手,進退不得的懸在半空中,良久才收回身側。

不久前,他緊盯余邵峰順利收尾進入採訪環節,確定自家藝人不會再脫韁之後,因為擔心沈若陽轉而趕往空中花園確認情況。人到場時,素人採訪已經結束,不料聽完星編的轉述才剛放下心來,城堡發生意外事故的噩耗卻緊接著傳來。

晨冬當下就萌生不祥的預感,急急忙忙跟到事發現場,果真見到他最不想目擊的狀況。

沈若陽摔得很重,頭部跟身體都有見血的外傷,腿部不尋常的扭曲角度讓人懷疑是否傷及了骨頭。原先乾淨明亮、笑著來到現場的孩子現在卻渾身是傷的倒臥在地上流淚……晨冬一想到一切恐怕源自有人在背後搞鬼,就不由得氣到發抖。

「冬哥……」沈若陽試圖掙動了兩下,並沒有成功。疼痛令他下意識嗚咽一聲,才擠出嘶啞的氣音,艱難的把話說下去:「冬哥,對不起……我、我還是搞砸了……」

晨冬聽沈若陽都到了這種時候竟還在苛責自己,簡直要心疼死了。他一向有護犢子的傾向,沈若陽不巧也是其中一隻,這是他最看不得的畫面。

「陽陽,不會有事的。剩下的事你放心交給我,都交給我。」即使腦內正在連環核爆,他依舊傾下身來柔聲安撫,為了讓沈若陽安心,他努力忍住滿腔怒意,盡量讓語調維持冷靜,嗓音卻比預想中還乾澀,「救護車快到了,你什麼都別多想,一切都會處理好的。」

「唔……」

沈若陽似乎還想再說些什麼,只是救護人員及時趕到,將抬上救護車。

晨冬面色煞白的目送救護車離開,明明車子已經離開一段路了,刺眼的紅光和鳴笛聲卻在他腦內滯留了一陣,轟得他發暈,站起身時甚至踉蹌了幾步,差點沒站穩,嚇壞身邊幾個餘悸猶存的工作人員。

「冬哥,要不要休息一下?」

「沒空休息。其他素人的情況如何?」晨冬邊說邊抽出自己的手機。

「我們的人趕過來後立刻將他們隔開安撫了。」

晨冬疲憊的揉了揉眉心,「好,這就讓節目組處理吧。我先去聯絡家屬。」

眼下還有許多急迫的問題需要一一處理,晨冬心想,等度過這場危機,他非得弄清一切的來龍去脈不可!

主舞台的謝幕結束後,星寰嘉年華的公開表演總算告一段落。五名藝人先是進行會後的個人訪談,接著全員集合接受團體採訪。

團體採訪的部分內容會先在星寰官方粉絲社團和藝人的粉絲頁露出,並於之後做成節目版時剪出更多內容作為花絮。採訪進行到一半,晨冬因為去了空中花園而將側拍的任務交付給信任的同仁,余邵峰有用眼角的餘光瞥見晨冬離去的身影,心知他家可靠的經紀人應該是去找沈若陽了。

五人訪談的氣氛一掃兩軍對壘的氛圍,十分和平且歡樂,雖然大家都還穿著表演服,但主持人已經捨棄吟遊詩人神神叨叨的人物設定,回到平時大家熟悉的活潑形象。

「最後一個粉絲加碼題就給邵峰和閔修了。」

團體採訪的最終環節,是從網路回饋中選出幾個觀眾問題讓藝人作答,被點名的余邵峰和李閔修互看了一眼,雙雙露出完美的公關式笑容。

雖然以他們兩個的專業度,藏點心事不把私情帶上台並不困難,但自從在帳棚對上之後兩人之間的氛圍確實有些微妙,那相視一笑的箇中滋味恐怕只有本人能懂。

主持人呵呵笑了起來,帶著搧風點火的意圖問道:「感覺你們在城堡對峙時火藥味有點重,不少粉絲擔心你們是不是吵架了?」

李閔修率先輕笑一聲,笑彎的眉眼看上去純真又無害,如果人周圍的氣場能夠具現化,他背後現在大概正張開一對純白的天使羽翼。

「哎,怎麼會。」他理所當然的說。

何止吵架,想揍我一頓的心情都有吧?

余邵峰回他一眼,意味深長的挑起唇角,「是啊。怎麼會。」

沒想吵架,只想揍人。

「啊,不過我們好像都是玩遊戲很認真的那種人,對壘時針鋒相對應該都是真的。」李閔修繼續笑吟吟的解釋。

余邵峰十分配合,跟著點頭同意,「他是很難纏的對手。必須認真。」

「對了,你還沒評價他最後一趴的演技呢邵峰。擇日不如撞日,來跟大家分享一下心得吧?」主持人簡直唯恐天下不亂。

「很不錯。我是真的被他騙了。」余邵峰風度十足的說:「之後大有可為。」

李閔修苦笑著哀號一聲,「不敢當不敢當……那時玩High了,有點口無遮攔。」

對於那句挑釁至極的話,李敏修內心確實帶著悔意,瞞著余邵峰對沈若陽出手這件事確實做得不厚道,他理智上沒想故意惹怒余邵峰,更知道自己應該要收斂點,但感性上卻基於某種難以言說的酸意,將自己內心尖銳的那面全往余邵峰身上扎。

主持人聽完余邵峰的答覆眼睛一亮,無視李閔修的困窘繼續緊咬不放:「喔?所以邵峰之後會想跟他搭戲嗎?」

「嗯。有機會的話。」余邵峰說:「或許能擦出意想不到的火花。」

能引爆整座火藥庫的那種。

李閔修:「哈哈,求放過。有種會被虐菜的預感。」

哇哇哇要被炸掉了。

這兩人明面上風平浪靜背地裡暗潮洶湧,所幸主持人皮完這一下就滿意了,痛快的下了結語。

「總之一切聽起來十分圓滿,所以大家感情還是很好,沒有人吵架啦!最後讓我們友好的合照一張,結束這回合!」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