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十歲囉
HOT 閃亮星─築允檸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05. 自告奮勇

轉眼間就到了沈若陽當一日助理的日子。

跟著余邵峰到劇組後,他一邊認識新環境一邊無微不至的關照自家大明星,該拎包時拎包,該遞水時遞水,一刻不差一件不少,不說還不知道他是個打臨工的。

就算是在化妝室外拎包等待的時刻,沈若陽也沒閒著,他身邊不乏也在等待中的演員或工作人員,大家都對他十分好奇。

余邵峰即便走紅也沒找私人助理的事圈內皆知,自從晨冬變成他的專屬經紀人後,他身邊的大小事一直都是一人打點。大家清楚晨冬龜毛又護崽的脾氣,能讓他委託的對象肯定有特別之處。

「其實我也沒什麼特長。邵峰是我大學時的學長,我們交情很好,他剛出道時冬哥手上比較多人,我就是在冬哥無法到時偶爾過去打個雜。」

「原來是邵峰的學弟啊?真好奇他學生時期是什麼樣子。」

「學長性格沒怎麼變,人一直很好。如果說真的哪裡不同,大概是在演藝圈歷練之後變得更帥了吧!」沈若陽抱著余邵峰的包包綻開笑顏,一雙桃花眼彎成月牙,眼神裡寫滿對他學長的欽佩之情。

這時,余邵峰正好和化妝師一起走出來,他今天拍的正好是重病中的戲,身穿樣式簡單的睡衣,抹得一臉白粉,嘴唇也沒什麼血色,為求病容逼真,甚至把眼眶附近畫得泛青,製造雙眼凹陷的效果。

化妝師是之前合作過好幾次的熟人,打開門正好聽見沈若陽的恭維,一時玩心大起,指著余邵峰問:「那他現在這樣還是帥嗎?」

沈若陽順著手指的方向看了余邵峰一眼,剛開始被他蒼白的臉色嚇到,但認真看了一下子後,還是斬釘截鐵的說:「帥!」

如果余邵峰有長翅膀,他現在應該已經上天繞圈圈了。即便心中飄飄然,此刻那張萬年冰山的臉上只露出一抹淡得幾乎看不出的微笑。

「唉呀,看來我化得不夠逼真。走吧邵峰,咱們進去再加把勁。」

「千萬別!現在這樣夠憔悴了。」沈若陽知道對方在跟他玩,所以一點也不緊張,「您一定沒見過我通宵過後的樣子,走到鏡子前都會被自己嚇到。平時看慣自己的臉,學長當然是病再重也好看。」

沈若陽這番話說得俏皮,輕巧的自嘲一方面化解化粧師先前的戲言,另一方面又把余邵峰捧了一遍。

「嘖嘖,小夥子嘴真甜。邵峰啊,看來你學弟不只是你助理,還是你的迷弟呢!」化妝師用手肘撞了撞余邵峰。

「當然。我是學長的骨灰級粉絲。」

沈若陽話才說完,就被一個急急奔來的瘦小身軀撞個正著,對方手上的東西因此散落一地,他立即蹲下來幫忙收拾,這時才看清面前驚慌失措的年輕人。

沈若陽對她有點印象,聽人說似乎是剛來不久的實習生……

「對、對不起……!」

「我沒事。妳還好嗎?」

「啊——!」

實習生突然發出驚叫。

附近的人都被嚇了一大跳,只見實習生顫抖著撿起其中一張紙,臉色蒼白得像是隨時都會暈過去。

紙張看起來是從圈裝素描本上撕下來的,大約8K大小,最平凡的圖畫紙。上頭畫著一張人物速寫,同時還有掉地上染髒的污漬和明顯意外產生的折線。

「對不起、對不起……」實習生慌亂的道歉,她試圖將紙張上的痕跡壓平,不料鉛筆線在她的手掌來回抹過幾次後開始模糊。

「好了好了!越幫越忙。怎麼連搬道具這麼簡單的事也做不好?」

朝災難現場走來的工作人員明顯有點火氣,他把實習生趕到一旁,將那張慘烈的圖畫紙拿到眼前檢查,隨即罵了聲髒話。

「偏偏是這張!特別請人畫的,今天都要拍它,演員跟劇組的時間都那麼貴,妳賠得起嗎?」

「對不起……」

「走,跟我去找導演。得問問該怎麼辦?」

這時,沈若陽搶在實習生之前往工作人員邁了一步。

「不好意思,請問能讓我看看這張圖嗎?」

「啥?你誰啊?別添亂!」氣急敗壞的工作人員當然給不出好臉色。

「他是我助理。」

此時,沉默許久的余邵峰突然開口,他聲線低沉,面無表情,但重病妝讓他此刻的神色看起來格外森冷恐怖。

工作人員噎了一下,余邵峰平常沒架子也沒脾氣,不知為何,現在看起來還真不太高興了……他雖然心中著急,卻也不敢得罪演員,只好默默把紙張遞給沈若陽。

「抱歉耽誤您了,我只是覺得也許可以幫上忙。」

沈若陽一邊陪笑解釋一邊打量紙上的圖,怪不得剛剛一看覺得眼熟,上面的人像果然是余邵峰沒錯。

鉛筆線在圖畫紙上勾勒出一個靠坐在牆邊睡去的人,比起人像素描,這張的畫法更像是速寫,密集的筆劃交錯出微蹙的濃密劍眉,雙眸即使緊閉也透出一絲銳氣,微方的下顎線與淡雅的薄唇也交代得有模有樣。基本上,余邵峰長相的優點與特色都有被抓出來,但拼湊起來之後,就是說不上有哪裡缺了臨門一腳,讓他看起來既像是余邵峰,又像是在言情小說封面上常看見的霸總系帥哥,每個都長相不同,卻有著公式化的微妙的共同點。

「請問這是在畫杜羽霖?」沈若陽說的是余邵峰劇中的名字。

「對。這張畫是男女主角最重要的信物。」

幹練的女音從沈若陽身後傳來,圍觀群眾趕緊空出一個位置,同時跟導演打招呼。

導演卓青是近來崛起的中青世代,讓她從二線晉升成一線的契機是一年前執導的知名小說改編電影,面對一群堪稱凶狠的原著粉絲,她可以從釋出劇照時被罵翻天到電影上映時完全扭轉局勢,書粉看完片後幾乎一面倒由黑轉粉,其中的一大原因就是看見她對劇本與角色刻劃的要求與堅持。

「聽到騷動就過來看看了。現在是什麼情況?」

沈若陽把畫遞過去,卓青見了直接皺眉:「這張不能用了。」

「請後製幫忙修圖或合成也沒辦法嗎?」

「這……我無法接受。」卓青堅決的口吻沒有絲毫轉圜餘地:「這張人像的情感一定要真,它代表著娜娜最純稚的初戀,也是讓杜羽霖恢復記憶的契機,畫作因為被珍惜著而近乎完好的保存著,難免留下歲月的痕跡,充滿瑕疵卻又潔淨無瑕……這齣劇的一大重心就是畫作,我不同意連最重要的信物是合成的。」

「所以……」眾人面面相覷。

「延期。今天先拍別的不需要圖的戲。」

「等等……呃、導演,請等一下!」沈若陽趕緊叫住卓青:「請問您會介意現場重畫嗎?」

「現場找誰來重畫?」卓青微微挑眉,「還是說你要自薦?先說好,技術不到家我不會接受,而且我們沒有太多時間等你。」

「速寫的話可以很快。二十分鐘……不,十分鐘可以完成。」沈若陽說話時,眼神偷偷飄向余邵峰,正巧對方也在看他,像是想起什麼似的,嘴角若有似無的勾了一下。

這抹幾乎沒人看出來的微笑卻給足了沈若陽勇氣,他回到余邵峰身邊,自信的將手搭上對方的肩膀:「若畫的是別人,我或許連提都不敢提。但如果是畫他,我能辦到。」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