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十歲囉
HOT 閃亮星─築允檸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02. 你只能吃青菜

冰箱裡沒剩什麼食材,沈若陽煮了兩顆水波蛋,然後把冰箱剩下的番茄跟萵苣拿出來細細清洗,準備弄一盆清淡的沙拉。

這餐必須清淡,因為學長是藝人,還走一個高冷男神路線,身材很重要。

畢竟人一圓起來就會少幾分銳氣,維持形象真是件累死人的事。

要是冬哥知道學長三更半夜還被他拐到這兒吃宵夜,自己搞不好會慘遭金牌經紀人愛的手刃……想到這裡,沈若陽手一抖,趕緊把剛到手的美奶滋瓶子放下,換上和風醬油,有淡淡的柴魚香,調點醋拌沙拉也挺好吃。

余邵峰沉默的坐在餐桌前,看著沈若陽專心烹飪的模樣,眼裡是他自己也沒察覺的癡迷。

覺得在桌邊看太遠,他乾脆從口袋裡摸出手機,開啟相機,鏡頭拉近。

在廚房暖黃色的燈光下,沈若陽的側臉像是鑲上一層金邊,明亮且耀眼。他生得一雙好看的桃花眼,左眼下方點綴一顆惹人憐愛的硃砂淚痣,即使周圍有些黑眼圈,依然不減他專注時散發的風采。

鏡頭裡的沈若陽很好看,余邵峰猶豫片刻,終究沒有按下快門。

不行。這件事無論如何,絕對不行。

余邵峰放下手機時,沈若陽正好端著沙拉走過來。

「真可惜,你難得回來一趟,花兒跟子嵐學長都不在。」沈若陽又折回廚房拿來兩個裝著蛋的小碗,「不然衝一發夜市,買點串烤加幾罐啤酒,一起慶祝多熱鬧!」

「嗯?」余邵峰似笑非笑。

沈若陽以為這聲嗯是在問他二人的行蹤。

「花兒到編輯那兒喝茶了,大概會留到稿子寫完。子嵐學長也突然跑出門……」他想了想,誠懇補充:「為了體會藝術的真諦!」非常偉大,必須特別強調一下。

沈若陽提及的兩人都是同住一間屋的室友。四人在同一間藝術大學就讀,分租這間四房二廳一衛浴的公寓,這棟公寓的產權屬於余邵峰他親哥,因此余邵峰在這兒就是個二房東。

四個寫作「特立獨行」唸作「妖魔鬼怪」的藝術家相處融洽,出社會後工作又都沒離開大台北地區,因此即便各自畢了業也沒換住處。即便二房東後來紅了,被經紀公司安排到另外一處嚴謹隱蔽離公司近的公寓,他還是保留自己的房間,時不時就往老地方跑。

余邵峰挑了幾片生菜到自己碗裡,漫不經心問:「想一起吃串烤?」

「咳。」沈若陽噎了一下,趕緊澄清,「我剛剛說錯了。我們三個吃串烤,學長只能吃沙拉。」

「怕晨冬?」余邵峰失笑。

沈若陽點頭如搗蒜。冬哥生起氣來很恐怖的!

「若他下次兇你,我幫你兇回去。」

「那怎麼行!」沈若陽立即正色嚴肅教育,「你是冬哥手把手養出來的,養出男神的叫什麼?冬哥是浩瀚的宇宙!」

余邵峰沉默吃菜,心想絕對不能讓他知道自己剛剛當了一回巴斯光年,偷騎浩瀚宇宙的車飆回來。

相較於余邵峰的優雅節制,沈若陽完全沒在管吃相,把兩個腮幫子都塞得鼓鼓的,讓余邵峰覺得自己正在看倉鼠或是兔子之類萌萌的齧齒類動物進食。

吃這麼急,是餓了多久……?余邵峰回想起對方學生時期的爛作息,忍不住問:「沒吃晚餐?」

「唔、整天都在趕東西,忘吃飯了。」

「……」余邵峰蹙著眉頭把自己的水波蛋過去。

「咦!學長那是做給你的,我再餓也不會跟你搶東西吃啊!」沈若陽很有原則,他還特地把煮得比較漂亮的那顆給學長呢……

啊!磨人的小妖精喲!你是想逼我用嘴巴餵你嗎?余邵峰腦中冒出一句邪媚狂狷且節操盡失的台詞,他震驚了一下,堅決相信自己是受了最近剛拿到的新劇本汙染。

於是他立刻回到男神的偶像定位,放柔聲音勸道:「我吃青菜就好,怕胖。」

「那好吧,謝謝學長。」

聽完理由後,沈若陽便沒再糾結。水波蛋被他光速消滅,兩顆蛋和一大盆沙拉的份量終於讓他空蕩蕩的小肚子獲得解救,他心滿意足出了口氣,笑得很幸福。

「以後再忙也要記得吃飯。」余邵峰抽了幾張衛生紙遞過去。

「就今天,剛好被你遇上了。我最近其實吃挺多的。」沈若陽笑著擦完嘴,為證明自己不是在敷衍,還拉開衣服露出白皙的小腹,「你看,都長肉了。」

他一邊捏著自己軟軟的肚子一邊胡思亂想:學長是有在健身的啊,之前還當過名模,腹肌什麼的肯定有。現在有個白斬雞一樣的小宅男在他面前揉肚子……哈哈哈哈這是什麼見鬼的畫面!

因為腦補畫面太不合諧,沈若陽趕緊把衣服拉好並端正坐姿。他偷偷瞄了余邵峰一眼,對方英俊的臉上依舊看不出什麼表情。

然而,他不知道此刻的余邵峰正極力壓抑內心的邪火。

真的是隻磨人的小妖精……皮膚白白嫩嫩、小肚子沒曬太陽沒運動什麼的!一定很Q很軟很好摸!

當余邵峰在與內心和跨下的猛獸搏鬥時,沈若陽已經完全忘掉剛剛的小插曲。他順手收拾起桌上的碗盤餐具,見余邵峰緊閉雙眼還板著一張臉,心想他學長一定是累慘了。

「學長你早點休息,長途跋涉累壞了吧?剩下我收就好,反正大多也是我吃的。」

余邵峰沒聽他的,而是跟著他走到碗槽前,先一步拿起邊上的菜瓜布,「我沒事。你還要趕稿,碗一起洗比較快。」

「嗯。也好。」沈若陽調了一碗肥皂水,心想學長雖然總是被人說高冷,但其實內心很溫柔的啊!

半夜的廚房,燈光柔和溫暖,與喜歡的人肩並肩,連碗盤也能洗出一番甜蜜的滋味。

余邵峰時不時看看身邊哼著小曲的沈若陽,唇角揚起微乎其微的弧度。

所以說,今天一早就打電話把另外兩個電燈泡趕出去果然是對的。

反正大家那麼熟了,若是論誰最了解他心中的洪水猛獸,莫過於住在同一屋簷下看了多年熱鬧的好室友了!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