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改變世界的第一步

在一個空曠的房間中,有著四名男人坐在房間正中央的圓桌旁。

房間中除了一個中空的圓桌個五張椅子之外沒有其他的傢具。但一旁的墻壁上則刻滿精美的浮雕,使的這裡顯得不那麼單調。

一個年輕男性發話了「我說,你找我們做什麼。」

這個男人身披純白披風,穿銀亮銀色的鎧甲,頭戴相同顏色的水桶狀頭盔,頭盔上的眼睛周圍部分有著金黃色的條紋。

「海德,你不需要知道的太多,這和你們的任務無關。」一旁的老者回道。

老者身穿紫袍,並全身散發著淡紫色的光芒,左手手掌綁著一條質感宛如金屬的紅色緞帶,右手手掌則被穿了一個大約兩釐米的孔洞。

「之所以找你們來是因為,這次的人地位十分尷尬。」老者繼續說道。

隨後他伸出右手,頃刻間一股紫色的能量充滿了他手中的孔洞。這是奧術能量,這個世界最高深最難理解的魔法,但卻是最多人擁有的。

就在奧術能量填滿老者右手的瞬間,圓桌的中心也出現了一樣的奧術能量。

這股能量經過一陣組合后,顯現出了一座城堡「我說明一下,我已經和隆德的國王交涉過了,我想在座的各位都知道這次的目標是誰。就是國王剛出生的兒子。」

「找人,可不是我們的職責,尤格達斯。」另一位騎士發話了,這位騎士有著一頭黑色的短髮,藍色的瞳孔,以及迷人的山羊鬍。身穿天藍色的鎧甲,並且有一股力量使其周圍的水分凝結成霜雪。

「我知道找人不是我們的任務,奧斯卡。但是這次和以往不同,到了我們的管轄範圍。而且學院也是時候要繼承人了。」發話的老騎士名叫格溫,留著大把的鬍子,身穿紅色的鎧甲,披者大約兩米宛如鮮血般深紅色的披風,並且背著一把比正常人還要高大的巨劍。

「那你要我們做什麼尤格達斯。他又有什麼本事讓我們出動。」海德不耐煩的問道。並他將自己的身軀向城堡影像靠近,仔細的觀察著城內的地形。

「他有著強大的奧術能量,將來肯定會獲得一位國王的權利,如果不控制住後果不堪設想。在這如果他體內的能量失控的話我們都完了。」尤格達斯回道。

「所以你的意思是?」奧斯卡回。

「既然國王不同意就滅了他們。但是一定要保證新生王子的存活。他有利用價值。」尤格達斯語氣平淡的說著有關屠城的話語,似乎他已經下達了無數個這種早命令已麻木。

「濫殺無辜?這是讓我的教士軍蒙羞!我勸你最好那個理由說服我和大眾。」海德不滿的回道。

「你要知道自從上一位騎士被奧術的力量擊潰之後你們就早已不被大眾信任。這次不但是要控制住這個可能的威脅,並且增加我們的威懾力。」尤格托斯將圓桌中間的影響收起,並將手指向一旁的空位。「四騎士現在缺一位。這場戰爭或許可以幫你們找個同事。」

「我不覺得有其他的人能夠擔當這份職務。老者,雖然我們聽命在於你,但是這並不代表我們什麼事都要同意。這就是圓桌的意義。而且·······要是他又像上一位騎士一樣迷失自我,我不就要在殺一次同事了。」海德對於尤格托斯每條意見都充滿不屑,就像他給的意見都是垃圾一樣,反駁每一句話。這種情況自從海德勝任為四騎士時就一直持續著。

「所以說這次我們不單單要出征,還要找個候選名額嗎?」奧斯卡向尤格達斯問道。

「是的。我會負責觀察。你們就先去準備吧,我稍後去找隆德國宣戰。」見三位騎士都點頭示意,尤格達斯便離開了房間。

----------

幾分鐘后······

隆德國王宮中央突然出現一道紫色的光芒。

正是尤格達斯的奧術,紫光慢慢匯聚成尤格達斯的影像。

他慢慢地朝國王走去訴說著他的來意「由於你不肯上交有關世界安危的人,所以我覺定派出我們的騎士來執行。」

「你們只是打著守護世界到處招搖撞騙的騙子!」王座上的隆德王用他的權杖憤怒的敲擊地板「一開始你們限制我們國家的行動,而現在你又要變本加厲!奪走我的兒子。」隆德王一時控制不住情緒,拔起一旁掛在墻壁的劍朝尤格達斯丟去。

但是物理攻擊直接穿過了尤格達斯的身軀「好自為之吧國王。」穿完話之後尤格達斯就直接消失了。

----------

在一片一望無際的草原之中,有一隊傭兵正在此地扎營休息。

這隊傭兵的副官培特,正向傭兵中的隊長匯報一則消息。

「怎麼了?培特。什麼事讓你這麼激動。」這個聲音雖然年輕,但卻充滿了壓迫性。他身穿深灰色的鎧甲。肩甲上掛著兩把小刀,腰間上掛著一把釘錘。頭戴角盔,角盔的角上佈滿著鋒利的尖刺。臉部則被兩片鋼板以鼻尖為中心,分成上下兩層擋住,上班部分的鐵板只露出了眼珠子的部分,而下半部只有六個直徑不超過一公分的氣孔。

「克雷頓隊長,學院找人向隆德國宣戰。」培特激動地回道。

「報酬多少?」克雷頓淡定的繼續問培特。

「國王的頭,和活捉王子分別十萬金幣。」培特回。

「那我們趕快準備吧。」克雷頓看向一旁的匕首,將他拿起並在手裡把玩了一下。

隨後他走出帳篷,溫暖的陽光灑在他那冰冷的面具之上。周圍的傭兵急忙的收拾行李,準備前去參加這場報酬豐厚的戰爭。

「培特,糧食剩有多少?」克雷頓語氣冰冷的問道。

「只能在吃3天了。」培特回。

克雷頓聽聞次訊,記過一整思考後說:「我們去參戰時會經過隆德附近的村莊對吧?」他拿出放在腰帶中的小地圖繼續說道「我們把著村莊搶了就行。」

「但!如果我們拿到其中一個報酬的話就可以買糧食了,這樣可以減少犧牲。」

「你難道?忘了我們的征戰習俗了嗎?培特。」克雷頓帶著些微憤怒的語氣質問培特。

「不。」培特知道自己不管怎麼說,都無法改變克雷頓嗜血的本性。好像克雷頓生下來就是一頭渴望鮮血的猛獸。而這頭野獸就隱藏在那冰冷的鐵面具之下。

「那就快點準備吧,這次我就收斂一點。不過村莊的東西我們還是要搶。」這突如其來的聲音喚醒了培特。他沒想到這次克雷頓居然罕見的聽自己的建議,心中甚是狂喜。

克雷頓見隊伍都收拾好行李了,便騎上自己的馬帶領手下像隆德進發。

一天后·······

隆德國外不遠處,格溫正坐在軍隊的指揮帳中休息。

片刻后,他起身走出帳外看向隆德國的主城。現在雖然還是一片藍天,但他知道,只要再過幾小時天空就會被火焰和煙霧佔據。

----------

於此同時。

隆德王正在城墻上看著。

一大群士兵在距離此地不遠不近的地方扎營。

而這些士兵再過不久就要朝自己的城門衝鋒。殺死所有反抗的人,搶走自己的兒子。

但!

他打算防守一搏。他叫自己的兩個左右手過來,這兩位分別是騎兵「索力木」、法師「洛肯」。

「殊死一搏。」國王看著城墻外的士兵漸漸增多,知道大勢已去,不經意的說出了這四個字。

他的眼神漸漸地從一開始的悲傷逐漸轉變,開始變得堅定。片刻的冷靜后眼裡那恐懼的神情逐漸消散,換為平靜,而後憤怒。

----------

此地是隆德國外的一處村莊。

這裡因為離主城距離遙遠,沒有什麼守衛。早早就被克雷頓的傭兵佔領。

克雷頓獨自漫步在村中空曠的道路上,眼神冷漠的看著路邊害怕的村民。

隨後他走到比周圍的房子都大的一座建築內。屋內一片狼藉,周圍的墻壁及樑柱就像颶風掃過一樣,其中還滲入些許的鮮血,只有一處最裡面的墻壁被傭兵們的地圖擋住了。

「隊長好!」培特見克雷頓進屋緊忙行禮。

「這種官腔口氣就不用了。」克雷頓揮手示意培特起身,他走到墻上掛著的地圖前問道:「什麼時候進攻?」

「四騎士的格溫在,等下開戰的話應該天上會有火球。」培特顫抖的回道。

「為什麼在發抖?」克雷頓不解的問道,因為他已經很久沒開過培特害怕的樣子。

「四騎士。」培特盡可能的讓自己冷靜下來,但心中的恐懼還是無法消除,談吐之中依舊有顫抖的音節。

「這次四騎士是站在我們這邊的。」克雷頓語調中充滿不屑,在他的隊伍里可不允許士兵退縮。

就當克雷頓想喝杯水解渴時,屋外傳來巨響。

他走出去看,天上漂浮著一顆巨大的火球。

火球在空中停頓片刻后,筆直的朝隆德國的城墻飛去。

「全員出發!」克雷頓跳上馬背,稍微的調整裝備后,直接朝戰場全速衝刺。

----------

四騎士的營地······

「尤格達斯,我們這麼做對嗎?」奧斯卡不解的問道。

「我們的任務是保證世界不會毀滅,這點犧牲是必然。」尤格達斯語氣毫無波動。

在奧斯卡心中這傢伙就像一個沒有靈魂的人偶,每當做出重大決定時他就像高高在上的神一樣。對人沒有一絲情感,也不會為自己的行為有任何後悔,在奧斯卡心中這傢伙根本沒有任何愧疚之心。

「奧斯卡,如果你沒有其他事的話,我先失陪了。」尤格達斯漫不經心的轉身走向指揮帳篷。

----------

城墻之上·······

「那是什麼!」隆德國的士兵看著天空中的巨大火球,嚇得差點尿褲子。

「那是······四騎士格溫的能力。」洛肯看著愈來愈近的火球,感到無比的恐懼。

洛肯舉起法杖發動魔法。

頃刻間,一道水柱出現在他的身後。

伴隨著施法者手部的指揮,水柱直接衝向空中的巨大火球。

「啊·······」一旁的士兵見狀,驚訝的都說不出話來。

「趕快去找索力木!我們還要擋住第一波攻勢。」洛肯雖然能阻止火球繼續靠近,但是他知道這棵火球以他的力量無法消除。

----------

「隊長我們就快到了。」培特說道。

當培特到達戰場邊緣時,眼前的一幕然他頓了一秒。

空中的火球與巨大的水柱正在對峙;而地上數以萬計的士兵正妄圖沖散對方的陣型。

「隊長,發號施令吧。」培特說道。

克雷頓迅速的觀察戰場上的形式,隨後他豎起馬背朝敵人的方向無懼地衝去。

面對第一個擋在他面前的士兵,他完全沒有要減速的意思。在躲過劈砍后,直接舉起自己手中的釘錘,連著頭盔一起砸碎了對方的頭顱。

隨後他就像一頭飢餓的野獸般,直接在士兵之間殺出一條血路。

一旁的索力木見狀,二話不說。衝到克雷頓正對面,發誓要給這傢伙來個震撼教育。

他舉起手中的大劍朝克雷頓衝鋒。

而克雷頓也不甘示弱的衝向索力木。

就當索力木揮出手中的大劍時!克雷頓直接將身體移動到馬的右腰,躲過了攻擊。

隨即他抽出肩甲上的匕首,扔向索力木的坐騎。

「啊!你這狗娘的傭兵!」索力木對於這種情況氣的直罵娘。

身為貴族的他見到這種下三濫的攻擊招數,已經無法找到比髒話這更能形容這種感受了。

「你的修養會害死你的。」克雷頓正起身。

就當索力木遲疑的一瞬間,培特直接出現在克雷頓的身後。

當他還沒反應過來時,培特直接從馬背上躍起!

在半空中,用一把純黑色的長槍貫穿了索力木的眉心!

----------

「怎麼可能·······」洛肯好不容易控制住火球的前進,現在他親眼看見他的好友索力木被人殺害。

面對如此打擊,洛肯一下子沒控制好魔法。使得火球直接衝破水柱飛向城墻。

強大的能量,瞬間傾瀉在城墻上。

脆弱的城墻自然不是此等魔法的對手,隨著火球的爆炸,城墻上直接開了個洞。

而,洛肯則直接飛了出去。

雖然洛肯在掉落時,召喚了水稍微緩衝了一下衝擊力。

但他還是摔成了重傷。

「該死!」他拖著摔傷的左腳,趕緊往高處去。

洛肯心裡明白已經沒有任何方法能夠阻止他們了,現在他只能盡可能拖延時間。

----------

戰場之外······

    四騎士之一的奧斯卡,正拿著手中有冰晶製成的望遠鏡,觀望戰場內部。

    「我覺得那小子還挺有潛力的。」奧斯卡說道。

    在奧斯卡心中,剛才克雷頓所展現的行事風格正是四騎士缺少的。

    「確實。」格溫不知怎麼的出現在奧斯卡身後。

    「我還以為,你會待在帳篷里休息呢。」奧斯卡丟棄手中望遠鏡,走到一旁安撫自己的坐騎。

    這匹馬身披宛如鑽石般的盔甲,全身長滿青藍色的毛髮,就連眼睛也散發著青藍色的光芒。

    「既然城墻轟開了,就說明事情快結束了。對吧。」奧斯卡問道。

    「這還不一定。」格溫看向天空,接著說:「雖然騎士長索力木死了,但洛肯也不是省油的燈。」

    「我看見了,他剛剛擋住你的火球,不過現在應該重傷了才是。」

----------

    戰場之中······

    培特呆呆的看著眼前被炸開的城墻。

    「還傻著幹什麼?」克雷頓拍了拍培特的肩膀。

    「沒什麼。」培特晃了晃頭,讓自己清醒一下。

    克雷頓見培特清醒過來。什麼也不說,便直接帶領手下從裂口衝進城內。

    「停下!你們這群禽獸不如的傢伙!」

    克雷頓及一眾傭兵順著聲原看去。

    喊話的人正是洛肯!

    他握著手中的法杖一瘸一瘸的站起。

    隨後!灌輸法力,雙手一揮。洶湧的洪水在頃刻間淹沒了城市的街道,並向克雷頓一行衝過來。

    「躲開!」克雷頓朝著一動不動的培特大吼,他現在雖然想斥責培特一番,但可不是時候。

    而一旁沒及時閃躲的人則瞬間被水流淹沒。

    那些人被強勁的水流衝到硬物上直接撞死,而另一部分則直接被衝出城內非死即傷。

----------

    「喂,格溫。你看見了嗎?」戰場外的奧斯卡問道。

    「我當然看見了。」

    奧斯卡拔出腰間的劍,騎上馬說:「告訴尤格達斯,這場戰爭很快就會結束。」

----------

    城內的潮水退去后。

    洛肯短時間內見沒人追上來,便迅速的移動至王宮的大門。

    剛剛全力釋放過魔法的他早已體力不支,背對大門癱坐在地上。

    而就在他緩過來時,一個人黑色的巨大人影出現在他的眼前。

    他就是克雷頓。

    「喔,你是來取我性命的······對吧?」洛肯調整自己的姿勢,氣喘吁吁的說。

    洛肯見克雷頓沒有任何的動作,他便用自己回復的些許精力甩出一棵高壓水珠。

    而克雷頓則絲毫不出意外的躲開了。

    「我想,我們已經無法溝通了是吧?」洛肯用法杖用力的敲擊地面,借助反作用力稍微的直起身。在把右手手扶著一旁的扶手穩固自身。

    克雷頓趁洛肯移動的一瞬間,抽起釘錘直接往洛肯的左腹砸去。在反手一揮,結結實實的砸在洛肯的臉上。

    洛肯正要呼吸環節自身,克雷頓就直接抓住他的頭,狠狠的砸向墻壁。

    洛肯才剛站起,就因為這毫無人性的攻擊直接倒下。

    但克雷頓絲毫沒有要停止攻勢。

    他拎起洛肯,往宮殿的玻璃大門砸。

    洛肯隨著碎裂開來的玻璃碎片一同飛進了宮殿之中。

    克雷頓也隨之衝進宮殿內。

    「你可別太小看我了,傭兵!」隨著洛肯一聲大吼,他將自己用魔法召喚出的水與自身流出的血液融合,衝擊克雷頓。

    不出洛肯所想,克雷頓因為水壓的巨大衝擊力飛出了門外,重重的摔在了宮殿入口的樓梯上。

    可這點傷害對克雷頓來說不算什麼。

    只見他迅速起身,像個沒事人一樣朝洛肯的位置衝去。

    而洛肯這邊也沒閒著,他依舊使出吃奶的力氣站起身。將魔法能量聚集在自的心臟,準備和克雷頓同歸於盡。

    洛肯使用的是水魔法,這麼做可以讓水魔法在自己體內高速流動然後爆炸,當然只要這麼做就離死不遠了。沒有任何生還的可能。

    洛肯見克雷頓出現在他的視野之內,二話不說直接沖了過去使出全力困住克雷頓。

    但克雷頓大概知道洛肯的目的,他掙脫束縛將洛肯砸向地板。而自己則趕快跳開。

    洛肯想再次站起身,但他開始感到頭暈,無法呼吸,甚至思考,就連移動自己的手這種簡單的動作都做不到。

    很快,洛肯失去意識,溺斃而亡。

----------

    皇宮邊上的貴族區,隆德國王正急忙的收拾行囊準備帶孩子離開。

    就當他踏出房門的那一刻,培特擋在了他的面前。

    「你想要什麼?」隆德王抱著自己的兒子,問道。

    「你的頭,還有你抱著的兒子。」培特舉起長槍。

    他知道現在說什麼都沒用。

    於是,對準皇室父子,衝過去。

    隆德王反應及時,閃開了攻擊。當他往培特衝刺的地方看去時,他愣住了一秒。

    長槍直接貫穿了磚製的墻壁。

    「老國王,我想你已經沒時間了。」培特面無表情的拔出長槍,再次對準了國王。

    隆德國王見情勢不妙,扭頭就跑。

    但他已經來不及多開了。長槍直接從後腦貫穿了他的頭顱。就像他的手下一樣。

    培特見國王以沒有動作,便直接踩住他的身體,舉起長槍。將他的人首分離。

    培特看向一旁的嬰兒,緩緩靠近。

    正當他要觸摸到嬰兒時。伴隨著嬰兒的哭泣,其周圍出現了奧術能量的光芒包圍了他,隨後不到幾秒,巨大的能量瞬間傾瀉而出,炸飛了培特。

----------

    「我感受到了。」毫不意外,同樣身為奧術使用者的尤格達斯感受到了這一波動。

    這種力量他發誓一輩子都沒見過,不過不知是要高興還是難過。

    「格溫,快點吧那個孩子帶來!」尤格達斯急忙走出帳篷發出指令。

    「奧斯卡已經去了。」

----------

    「有意思。」此時的奧斯卡已經從裂口衝進城裡。

    他看向爆炸發生的方向,騎著自己的愛馬跨國屍體衝上前。

    但當他到達時,卻發現這裡除了失去頭顱的白骨和爆炸後的坑洞沒有任何生物。

    就當他疑惑之時,後方突然出現一群傭兵往王宮走去。

    「請問一下,你們在做什麼?」奧斯卡上前問道。

    「我們的隊長剛才在王宮上裡了旗幟,我們才從房屋內出來去和隊長回合。」

    「我是四騎士之一的奧斯卡,我要見你們的隊長」奧斯卡直覺感覺這些傭兵的隊長一定有尤格達斯需要的嬰兒,於是決定跟上去。

    當他到達皇宮內部時,奧斯卡果然沒猜錯。

    此人手上正好有尤格達斯所要找的人。

    他坐在王座上抱著嬰兒,而一旁的副官手中的長槍尖端正插著隆德王的頭顱。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