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之文庫開館
HOT 閃亮星─光汐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入城〉 第四回 狼嚎

〈視角:源〉

    「哼!」

    「嘿!」

      雖然我們還在趕路,但是我急不及待想要培育自己身體內的炁了。即便知道自己是在亂吼一通,仍然想要以各種千奇百怪的方法把炁運起來,只是體內的炁依然沒有任何反應,我再焦急也一樣。

    「噗嗤…哈哈,你這樣是無濟於事的。炁的發展和轉變形態可不是心急就能成事。」河云的笑聲從我旁傳出。

    「那…」

    「我不知道。」河云一句就打斷了我的發問,她該不會早知道我想要問她如何為炁發展第二形態吧?

      她續說:「有的人的炁是在修煉時進化,有的是在吃飯時進化,甚至也有在睡覺時進化。沒人知道準確的方法,但培養或訓練炁時,是有不小可能令它進化的。」說到這,她帶了幾分詭秘地笑著話道:「當然生死關頭是炁最理想的進化環境啦,人在面臨死亡時往往都會被莫大的決心激發起意想不到的潛力喔。」突然低沉的語氣讓我身子不住抖了一下。

    「那你呢?你是如何把炁進化為第二形態的?」

    「我嗎…?不太記得起來了。」她回頭看著眼前的山路,模糊地帶過了這話題。

      邊聊邊走了再半小時,我們已經完成了一半路程到達山腰處。

      忽覺一陣腐臭從前方不遠傳來,還是由我先聞到的。就在我猶豫之際,幾隻麻雀飛到我們身邊,準確來說是伊雅的身邊,揮動著翅膀像是要為我們引路。

    「你的鼻子從小就挺靈的,去看看吧。」倫讓我走在隊伍前頭帶路,我則指引著伙伴們走向腐臭味的來源。愈走,就愈感到濃烈的腐臭撲鼻,就如一大堆過期發霉的食物積置在同一個地方一般。我和倫加快腳步,撥開樹叢。只見一幅慘烈的景象擺在我們眼前,數十具被啃食得已不完全的屍體橫臥在地,傷口處白骨曝露。地上有著一堆又一堆的貨物,還有一柄又一柄的斷劍,目測幾天前便有的暗紅血跡和被猛獸利牙咬碎的制服。我認得這行人的貨物,正是幾天前運出我們村子的那一批。

    「嗚嘔嘔喔喔!」看到眼前的一幕,我和倫也不禁嘔吐了起來。伊潼和河云二人雖然相對較淡定,但臉色也不好看。

    「唔…」麻雀飛離了伊雅伸出的手指,被妹妹抱在懷裏代步的她嘆了口氣,帶著哀傷看向商隊的成員,合起眼為他們祈禱了起來。

    「還是盡快離開這邊吧,我有不祥的預感。」河云看了看四周,扭頭離去。

    「已經來不及了。」伊雅有幾分疲病的聲音響起,卻聽得出來她的語氣篤定無疑。

    「嗷嗚!」狼嘯聲從一方向傳來,聽起來與我們相距挺近。我感覺得到,有幾雙兇狠的眼神盯向我們,目光齊刷刷地落著我們身上。

      身後灌木枝葉驀地擺動傳出唰聲,狼獸從草叢撲出。我急忙側身躲閃,只看到一個毛茸茸的生物掠過,原來是一頭野狼。牠的尖爪狠劃過我原先站著的地方,若果不是我躲閃得快,估計身上就要被撕出好幾條見骨的口子,就如地上躺著的屍體那般。

      野狼一擊沒得手,轉頭低身蓄勢隨時準備再發攻。就是此時,我第一次面對著牠,得以細察牠的外貌。牠異於一般狼隻,不僅個頭和口器更大更強壯,烏紫皮毛上更是有著一道又一道大小各異的紋脈,眼珠子是美麗的絳紫。定睛仔細查看,還能發現牠身上散發著一股淺紫的氣動,牠的眼神更是明亮有神,不如外頭隨意可見的狼一般。草叢唰唰兩聲,狼獸穿過灌木叢來到紫狼身旁,同樣是蓄勢待發,看來我們確實被他們盯上了,一場苦戰在所難免。

    「快,我們要先覓退路撤出包圍圈!伊潼、伊雅和倫一組負責向前突破,我和源殿後,全體一起向後移動直到移出狼群包圍!」河云僅被眼前情況弄愣了一忽兒,就當即指揮眾人撤離起來,撤退過程的慌亂中安排得很周到。後來的我回想今晚情景,才意識到河云具備的領袖特質還有她的沉著果敢是當時的我和倫不曾具備的,單論她處變不驚的心態就可見她比我和倫來得成熟,相較一般同齡人也如是,想必這是她在童年時期經歷過甚麼難關所致。

      狼獸數量比想像中更多,且兇猛無比,就習性而言根本就不是尋常的狼,還有不得不提的一點是隨著狼獸撲咬動作,牠們的身影亦有散出氣動,不比紫狼明顯易見罷了。

    「啊嘶…」伊潼低呼一聲,甩著左臂,她的左臂已被抓傷,看來是閃躲不及。想也是,光是要應付狼獸對我們來說就很吃力了,更別說撤退的同時要讓出一手抱著病重的姐姐,何況還要照顧和護著她,伊潼天賦再好也不太可能全身而退。

    「沒事,你們專心應付自己眼前的…」伊潼深抽了一口氣,抄下身旁一樹枝格擋起來。狼群攻勢雖然猛烈,但是一般狼隻可接近不了伊潼。不知怎的,我發覺伊潼就像能預見狼獸的行蹤,早一步出手把將要撕咬到自己的狼獸打下。她持樹枝狠力一點,每一擊都成功把一頭狼獸定住。最麻煩的是那頭敏捷的紫狼。牠快速竄動,只給五人留下一道紫暈的殘影。即便伊潼有手段,也拿不下紫狼。

      只是,我們旨在逃,而不是打。現在一切順利得很,我們五人邊戰邊撤,逐點往外離去,有望逃出包圍圈。正當我們以為已經平安渡過時,一巨大身影暴衝而至,眨眼間便到我們五人身前。

    「小心!」河云反應過來,抬臂張開一幅發著銀光的炁幕。上面稠密的銀液,幫我們化去了這一衝撞的力道,但我們五人還是站不住腳,被巨大身影一下撞飛。

    「嗚唔!」就像是被一個大鐵鎚強砸在自己身上。縱然我及時以雙臂護著身前,依然是不免被這巨力撞飛,退後了十幾步才停得下來,還覺得胸口一陣氣悶,久久不能平復。爬起身後,我們五人都是第一時間查看來者。立在我們身前的,是一頭兩人高的大毛狼…不,也許不能單單稱之為狼了。牠用兩腳站立,灰白毛髮比起尋常狼隻長出許多,相貌看來也比一般狼隻兇狠,齜起的利牙甚為尖銳。牠外表大體上來看像是狼,但許多細節卻有不同於狼這種生物。

      這頭巨獸低頭掃視著我們五人,後展現出一個微笑。那種神態就如一般人類一樣,而那個微笑在我看來,帶著濃厚的自信感,就像是…對拿下我們這件事有十足的把握。

      我覺得,說眼前的牠具有人智也不為過。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