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2023/1/1起調整作家收入現金稿費匯款日與手續費
HOT 閃亮星─敘娜耽美稿件大募集

楔子

今年的春天,分外短暂,好像那一溜春风还没从城南吹到城北,百花已经争先恐后开放,温度一个劲儿地往上升。

天气眼看著热起来了。

与其说Z市是个城市,倒不如说像个小县城,巴掌大的地方,骑著车一个小时便能兜上一圈,所有的景物和风光都乏善可陈。

此地经济多年来毫无进展,靠著临海这一点地理优势发展出来的几个景点也半死不活,勉强支撑。

往街上走一趟,窄小的巷子里,处处可见晒著太阳的垂暮老人,他们偶有交谈,说的也都是些晦涩的方言,墙角斑斑驳驳,年久失修,处处昭示著这个城市的落后,和过分的沉寂。

唯有往那少年人身上,还能找到点青春的朝气蓬勃。

此地唯一的一所高中,坐落在接近市中心的位置,这时候,晚自习的放学铃敲响。

路灯笼罩下,学生们争先恐后往外冲,门口站著许多家长,伸长脖子,努力从中认领自家孩子。

按说高中生已经是半大不小的年纪,无需家长接送,可自从上个月,有个女同学在打车回家的路上被司机奸杀,便开始人心惶惶。

十几分钟后,人差不多散了个干净,校门口的第一盏灯下,站了个伶仃的身影,似是在等人。

段瑶即将升高二,奶白色的皮肤,巴掌大的小脸上一双杏眼波光潋滟,乌黑的长发梳了个低马尾,乖顺地伏在肩上。

看著就是一副好欺负的模样。

她背著沉重的双肩包,个头小得很,雪白的牙齿咬住下唇,神情挣扎。

往西边走了几步,又犹豫地回过头,看看大门的方向,慢吞吞折转回来。

如是几次,看看时间,已经十点半了。

她抬眼望了望浓稠得化不开的夜色,感觉里面像有什么吃人的野兽,随时都会跳出来咬上一口,不由打了个哆嗦。

和黑夜相比,好像李言峥也没那么可怕了。

说曹操,曹操到,门里吊儿郎当晃出来一个身影,瘦瘦高高,白色衬衣的下摆不知道被什么刮破了,露出一截精瘦的小腹,脸上挂著淡漠的笑。

漫不经心,对什么都浑不在意的样子。

只有段瑶知道,这人坏到了骨子里。

她默默吞一口口水,鼓足勇气从阴影里站出来,映入他眼帘。

李言峥看见她,细长的眼角微微上挑,对她招招手:“瑶瑶,过来。”

他叫得亲昵,段瑶却只觉毛骨悚然。

反抗是不敢反抗的,苦头她早已经吃够,于是听话地走到他跟前,细声细气叫:“哥哥……”

其实他只比她大上四个月,可他喜欢她喊哥哥。

“唔。”李言峥今天似乎心情不错,揉了揉她的头发,“等很久了吗?”

他足有一米八几,她站他面前,连肩膀都够不到,整个人显得越发娇小。

“没有很久。”段瑶弱弱地说,由他牵著手,步入可怕的黑暗里。

他的手很热,热得烫人,和她以十分亲密的姿势十指交缠,不一会儿便将她也暖得滚烫。

“放学的时候,刘越找了几个人在楼下堵我,和他们打了一架,耽误了点时间。”李言峥说道,他的声音清越动听,和外表一样,十分具有欺骗性。

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什么十佳好少年。

段瑶连忙回应:“哥哥打赢没有?受伤了吗?”如果不及时表达关心,落在他眼里,即使现在不发作,以后也一定会翻旧账。

睚眦必报,喜怒无常。

李言峥缓下步伐,将她拉在怀里,手指轻扣住她细窄的肩膀,轻笑:“我什么时候输过?一点小伤没什么,他们倒是吃了大亏。”

他志得意满:“看他们以后还敢不敢在太岁头上动土。”

一高的人谁不知道,李言峥是个打架不要命的狠角色,行事肆无忌惮,下手没有轻重。

他自小丧母,父亲又嗜酒嗜赌,以殴打他为乐,缺乏管教,更没人教他做人的道理,他每日里瞎混,所有的认知,都来自三教九流。

十二岁那年,他爸又一次毒打他时,他奋起反抗,拿著把砍刀追了两条街,那不要命的架势彻底将他爸吓破了胆。

从此一战成名,身边迅速聚拢了一大群狐朋狗友,所有的邻居亲友都躲著他走。

虚靠在他怀里,段瑶开始紧张。

她看了看四周,已经走过半程,又到了那片熟悉的拆迁废墟附近。

一颗心狂跳起来。

心里默默数著数,祈祷著李言峥今天心情好,可以放过她,她悄悄加快了一点脚步。

走到废墟尽头时,她暗暗松了口气。

下一刻,李言峥扯著她往里去。

她浑身僵硬,鼓足勇气婉拒他:“哥哥……今天太晚了,我们赶快回家吧,改天……改天行不行?”

李言峥低下头来,在她耳边轻轻嗅了嗅,似笑非笑:“瑶瑶,你这是在拒绝我吗?”

小白兔被吓到,连忙拼命摇头:“我……我没有……”

接著便被拎了进去。

炙热的吻贴上来,封住她柔弱的唇齿。

他今天似乎特别有兴致似的,将她牢牢按压在冰冷的墙上,仔细品尝。

段瑶双手握成拳,抵在李言峥腰侧,轻轻颤抖著,却半点不敢反抗。

好几天没有弄她,李言峥越吻越来劲。

一手握紧她的腰,另一只手用力扣住她下巴,逼她回吻。

舌头深探进去,勾住她的软嫩,狂风暴雨一样占有她的口腔,占有她的思想。

他要她,心里眼里只容他一人。

总是能在她身上,获得最大的成就感和满足感。

大发慈悲留给她喘气呼吸的时间,他还要在一旁问:“瑶瑶,喜不喜欢?”

段瑶哪里敢说不。

一片漆黑里,唯有他的一双眼,发著慑人的光。

像恶狼,要将她拆骨入腹,吞吃干净。

她打了个抖,声如蚊蚋:“喜……喜欢……”

一只滚烫的手从腰部探了进去,惊起她一声急促的尖叫。

又很快被他卷进口中。

耳鬓厮磨,意乱情迷间,李言峥想起初见段瑶的那一天。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