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票|2022POPO年度作家/年度新人
HOT 閃亮星─色之羊予沁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三章:同居生活】

慕衍走進墨氏集團建築最高樓的總裁辦公室,就見到大老闆正如沐春風的講著電話,他恭敬的拿著資料,輕輕地往桌上一放,然後退步至一旁等著指示。

墨戚聽著電話那頭的咆嘯,只是揚揚嘴角,泰然自若的說著:「我最近的確是投資了澄天娛樂,原來那是妳的經紀公司啊?」

電話那頭的韓依依氣鼓鼓的說:「你投資就投資,收回宿舍做什麼啊?你這不是要逼我流落街頭嗎?」

「我沒說要收回宿舍啊,我只是和澄娛的許總說宿舍的租金太高了。」他想著前兩天在飯局上和澄天娛樂的許總是這樣說的啊。

韓依依聽了可不買帳,「哼,我跟你說,那宿舍只是地段貴,裡面的內裝其實很糟的,你知不知道很多懷著明星夢的練習生,千里迢迢來到這城市,外面房子又貴租不起,宿舍就是最好的避風港,可你這樣收回,會扼殺很多人的夢想的。」

墨戚想了一下對她說:「我知道了,我等等請人去了解一下,不過妳剛說妳流落街頭了?那正好,城北的那套房子都整理好了,我已經讓慕衍通知周韻,妳晚上就過來。」

韓依依聽到他要處理時,立馬安了心,但隨後聽到要她搬家倒是愣了一下,「阿戚,咱們沒要假戲真做吧?反正你搬到外面,就跟墨叔墨姨說你和我住一起那就好啦,而且我住宿舍離公司也近,每天進公司上課也不麻煩。」

墨戚蹙了一下眉頭,「妳當我爸媽好忽悠,還是妳覺得韓姨不會親自去查勤?」

韓依依歎了一口氣,以她媽那德行,那是肯定會去查的。

見她不說話,墨戚有些無奈的問了句,「妳就這麼不想和我住?」

韓依依其實也沒有多排斥,純粹就是覺得宿舍離公司近,雖然她和阿戚都這麼熟了,住一起其實沒也關係,只是她這一年獨立久了,總覺得去阿戚的房子住,好像就有那麼一丁點不是靠自己的感覺,但聽著阿戚有些委屈的聲音,反正她也不是那麼矯情的人。

「我哪有說不想和你住了。行、我今晚就過去。」她爽快地對著電話那頭說道。

聽到她答應後,墨戚的嘴角揚得更深了,交代她注意安全後,兩人就掛上了電話。

一旁的慕衍還有些回不了神,他跟了這個主子五年了,倒是挺少看到他的笑容,也不知道電話那頭誰那麼大本事,不過幾分鐘的時間,他主子的笑容都沒收過。

墨戚看了看慕衍剛遞上來自澄娛要撤掉練習生宿舍的批文,他臉色凜了凜,語氣有些嚴肅的對著他說:「你去了解一下澄娛都花了多少在維護這個宿舍,還有那宿舍的地價還有內部環境都把資料給我調過來。」

慕衍立刻答聲,「好的,待會兒就給墨總資料。」

晚上,韓依依抽著嘴角看著這驚人的辦事能力,果然啊,她老爸老媽還有墨叔墨姨是巴不得他們趕緊住一起呢。她看著墨戚買的這套房子,這是一間坪數極大的房子,兩套雙主臥,還有墨戚工作用的書房以及兩家主子們精心準備的嬰兒房還有那堆嬰兒用品的,她實在是搖頭。

墨戚沒讓老宅的人留下來伺候,長輩們也不強求,畢竟年輕人想要兩人世界的,剛好小倆口多處處,那抱孫的機會就大,所以碩大的房子裡就只有他們兩個。

韓依依坐在沙發上,墨戚倒了杯水出來給她,看著她眼神發懵,他問著:「想什麼呢?」

「就是覺得你的房子裝修的還真有品味。」她答著。

他若有所思地看了她一下,他交代慕衍去查那宿舍的資料,不到一小時底下的人就把完整的訊息都發給了他,他知道韓依依休學後有一年的時間都住在這宿舍,那環境哪裡是她這個從小被呵護到大的千金小姐能適應的,可是她卻硬生生地都忍了下來,想到這,墨戚心裡就有些不痛快,但現在看到她人住了進來,他又突然放下了心。

「平日我會讓慕衍請老宅裡的傭人一個禮拜來打掃兩次,不過由於我工作忙、應酬也多,這三餐我們就自己料理吧,就不請家政阿姨來了。」他坐在單人沙發上,喝了一口茶後對著她說。

韓依依點點頭,她想到阿戚不讓老宅裡的傭人來駐點也好,若看到他倆分著房睡,把這消息傳回老宅,這樁假婚姻肯定曝光。

她點了點頭對著他問:「阿戚啊,你說半年後若我們離婚,爸媽他們應該不會發瘋吧?」她想到她媽就是個誇張的人,總做些出格的事情,偏偏又喜歡帶著墨姨一起瘋,兩個女人鬧騰起來,那也真夠讓人頭疼的。

半年就離婚?墨戚頓了一下,隨後他想起那天在書房裡,兩人的確有這樣的協議,他自己其實對這樁婚姻也沒什麼太大的想法,純粹就是家裡人催促的急,反正那人是依依,所以他想也沒想就答應了。

他回答她,「瘋是一定的,但他們若看到我們都相處了半年還是不合適,我想他們最後也是會接受的。」

「嗯、嗯,好吧,反正現在剛六月嘛,那就年底跨年那天結束吧。」她看著手機上的日曆表說道。

墨戚聽到她連日期都訂了出來,擰了擰眉,突然神色一凜的說:「都行,不過這段時間妳住我這裡,有些規矩咱們還是要訂的。」

韓依依心底嘁了他一聲,什麼她住他這裡,也不想想她可是被他拉來的呢,不過看在環境舒適又豪華的份上,她也不跟他計較了,她說:「好啊,什麼規矩?」

「家裡的東西任妳用,不過我愛乾淨,妳自己的房間想怎麼亂我不管,但公共區域一定要保持乾淨,還有既然住一起,有時候彼此的行程也互相報備一下,免得讓人擔心,當然也是以防老宅的人突襲探訪。」他說完又問了她有沒有問題。

韓依依想了想突然對著他說:「你說的這些我都同意,不過阿戚啊,雖然半年後就解除婚約了,不過我也不是那麼不厚道,你正式接手墨氏也一年了,接下來各種飯局、各種應酬都有,當然也會有各式各樣的女孩子和你認識,如若有好的,你可別因為我就錯過了啊!」她說完還覺得她自己真是一個無敵好哥兒們。

墨戚頓了一下,臉色有些微怔,隨後很快的歛去,他笑得有些蠱惑,他說:「韓依依妳還真是有自信,妳覺得我會因為妳而不去注意別的女人嗎?」說完,他還打量她一身,弄得她有些羞赧。

雖然他臉上笑著,但韓依依聽到他這樣講就有些不是滋味,她悶著氣握著拳回嘴嗆:「哼,我也不會因為你而不去注意別的男人,好歹呀…」她說著說著站了起來,「說我有臉蛋有臉蛋、說有身材有身材,就算我不去注意,那也是一批一批男人前仆後繼而來。」她一臉得意的說著還扭腰擺臀了一番,隨後還狂妄的大笑。

墨戚:「==」

澄天娛樂總部裡,韓依依正在位於八樓的練習室練習瑜珈,帶領她的教練是她的同年閨蜜但同時也是瑜珈界的大師杜蔓芯。

「妳跟墨戚結婚了!!!!」杜蔓芯驚訝的說著,音量還有些兒大。

正被她壓著做著坐姿前彎動作的韓依依只覺得全身像被雷擊:「QAQ」

淒厲喊叫後,兩人坐在角落邊的地板上,韓依依喝了口水表示復活,她喘著氣說著:「還好這裡隔音好,妳想害死我啊。」說完還瞪了她一眼。

杜蔓芯搔搔頭,笑了個歉然,但還是無法相信的繼續追問,「怎麼就突然結婚了?」她和韓依依還有墨戚是在高中那時認識的,自然也知道他倆青梅竹馬,還指腹為婚的那種,只是她一直都記得韓依依老說她才不會結婚的,怎麼這下…

韓依依只好又把這些天家裡的那些事說給她聽,還有她跟墨戚的契約婚姻等等地都交代個清楚,末了,她還叮囑著:「這事我只告訴妳了,妳可別說出去,連周姐跟魁哥,因為是我家裡的人,他們只知道結婚的事情,但不知道我和阿戚私下決定的事,所以啊,嘴巴給我閉實了,否則…」她瞇著眼作了個擰脖的動作。

她表情雖然做的凶狠,但那甜美的臉蛋和清徹的大眼實在是嚇不了她,杜蔓芯暗暗的鄙視了她一下,便點頭保證著說道:「好,我不說的。」但喝醉了就不一定了。

「所以登記了?那墨戚呢?你們平常會見面嗎?」杜蔓芯還是想八卦的問一下。

韓依依點頭,「嗯,上禮拜就登記了,阿戚還是和平常一樣去公司上班,至於見面嘛,我天天都嘛見到他。」

她想到那天跟阿戚講完各自不干預彼此的感情生活後,也不知道哪裡惹到那傢伙了,竟然罕見的沉著臉就不理她了,不過因為兩人工作都忙,基本上在家遇到也很晚了,所以也幾乎沒什麼互動,只有早上出門時打聲招呼罷了。

杜蔓芯倒是聽出她的意思了,她又是一陣驚愕的說:「你們同居了!!!!」

韓依依連忙噓著聲要她小聲點,杜蔓芯順了順氣,這才說:「這才不是什麼假結婚呢,這根本玩火嘛!」

「什麼火啊?都聽不懂。」韓依依滿臉問號的瞅著她看。

杜蔓芯嘁了她一聲,一臉妳怎麼那麼蠢呀的看著她,然後說著:「都登記了還住在一起,這哪是什麼假結婚,我就知道墨戚這傢伙高明啊!」她說著說著還讚嘆了起來。

韓依依就知道她這閨蜜就是個神經病的,剛還驚愕又憂心的,現在又變得有些興奮,唉,早知道上次魁哥說有個醫生治療心理疾病的特別靈,她就把那名片拿了,看著一臉不知道在想什麼還癡笑的好友,她是搖頭嘆息啊。

練習室的大門突地被開啟,簡寧雙急急忙忙的走了進來,還對一旁的經紀人喊著:「他是不是到了?快點,把噴霧罐拿給我。」

經紀人也不與她廢話,點著頭便拿出噴霧罐往她臉上、脖子上都噴了些,就見原本還精緻整齊的秀髮也被她一把抓起綁了個馬尾,還刻意弄亂兩旁鬢角上的頭髮,一連串的動作下來,只能說行雲流水、一絲不苟啊。

大概放下心後,簡寧雙才注意到角落裡竟然還有兩個人在那裡,她頓時就有些不悅了,對著經紀人便說:「那倆誰啊?還不趕緊趕出去。」

聽著她那囂張和鄙視的語氣,韓依依這下也不高興了,這是練習室,人人都可以來,怎麼她簡大明星進來了,其他人就得清場啊。她拍拍小臉,正想站起來和她理論,一旁的杜蔓芯急忙的揣著她還搖搖頭示意她不要衝動。

【作者有話要說】

一不小心就過了午夜~~~

但我還是持續奮鬥、努力!(不知在高昂什麼   ^^”)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