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停機公告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二章:我們結婚吧】

書房裡,墨戚掛上電話,揉著額角有些疲憊,最近投資的幾個產業,雖然他是信心十足,即使交給底下的人去辦,他也可以放心,但他這性子就是力求完美、不容有失的,所以有些事還是自己掐著點比較安心。

他還想再撥電話給助手交代些事情,就聽到有人敲了門,有些擰眉,他工作時最不喜歡有人打擾,怎麼家裡這些人還不知道規矩,他不想應聲,想讓人自己摸著鼻子離開,卻沒想下一秒房門就被開啟。

「阿戚、阿戚,我回來啦!」韓依依眉眼笑的彎彎,興奮的就往裡頭衝。

一旁跟著的傭人,神情慌張又驚嚇,剛剛一直勸戒韓家小姐,少爺待書房時最不喜人打擾,可大小姐偏不聽,這下看著自家少爺黑著一張臉,他也實在沒膽看向他,只好低著頭小聲說道,「少爺,依依小姐來了。」

墨戚在看到韓依依那刻後,沉著的臉緩了緩,嘴角也揚了起來,一旁的傭人見了有些驚訝,誰說他家少爺一臉高冷禁慾樣的呀,人家大總裁看到韓家小姐,臉上像開了花一樣呢。

傭人識趣地退了出去後,墨戚站了起來走向沙發區,韓依依看著他有些愣了愣,他見她突然靜了下來,奇怪的問:「怎麼啦?」

韓依依回過神來,笑了笑,「阿戚你穿著西裝的樣子,我好不習慣呢,好像真的跟我老爸還有墨叔一樣是個商界人士。」

他一聽只是笑了笑答著,「我就是商界人士啊。」

韓依依又看了他一眼,把她的小包包放在沙發上邊找著東西邊唸道,「也是,總覺得跟你好像不是一樣世界的人了。」

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何會這樣說,畢竟這一年來她從最底層一步一步想往上爬,在沒有靠任何關係下,的確是吃足了苦頭也過了沒有光環在頭頂的日子。

墨戚蹙著眉打量了一下她,這才發現她好像又更纖細了點,他也不是不知道她那會兒的事情,頓時心裡也不知道怎麼了,像有什麼東西被掐著一樣。

他靠了過去揉揉她的頭,柔聲說著:「哪裡不一樣,我不就是妳眼裡的阿戚嘛。」

剛包裡還找東西的手頓了一下,她抬頭看著一米八多的他,「嗯、的確是阿戚。」

他見她微笑,心裡也放了心,他問:「找什麼?」才進門就見她一直翻著包。

才剛問完,就見韓依依歡喜的說道,「這個啊!諾,給你。」她可沒忘了要給他的那串糖。

墨戚伸過手拿了她遞給他的那串水果糖,不禁莞爾,他的確不怎麼嗜甜,可這七彩顏色的水果糖卻是充滿了他們兒時的那些回憶。

「我好不容易回來,就給我這串糖。」他故意打趣地鬧著她說。

韓依依故意白了他一眼,「我特別買的耶,這個糖不好買了,更何況你都不知道我買的時候有多需要狠下心。」

說完,她暗自歎了一口氣,當初執意自己闖蕩不靠家裡,所以她爹娘也真的狠下心來不給她任何生活費,連她自己在自家公司持股的那份分紅也不能拿,不過熬也熬過了,雖然她還沒什麼名氣,至少拍了些廣告也是有微薄收入的。

「狠下什麼心啊?」墨戚疑惑地問著她,他知道這種古早味的糖是不好買,難不成她自己是明星了,覺得出去這樣買不好,所以需要狠下心來?

韓依依也不想把她家裡那些事和他說太多,自己也開了一串來吃並轉著話題對他問:「那些不重要。對了,墨奶奶生病的事情到底是怎麼回事,我感覺我老媽和墨姨有貓膩,所以乾脆來和你商量。」

見她不說,他也不是糾纏的人,他把水果糖放在桌上,便帶著她往椅子上坐,「奶奶那邊我也查不到,看來這次他們防得很嚴呀。」

可不是嘛,這些長輩們的招數他又不是不知道,他想奶奶一定是裝病的,所以派了助手慕衍去查,卻沒想到什麼都查不到,大概這次是要玩真格了。

韓依依偏頭想了一會兒,這才恍然大悟說:「所以我休學這件事沒打消他們念頭啊,還一心想著要我們訂親啊。」

他點點頭,「他們就是希望我們快點把婚結了,或許奶奶就好了。」

「沒想到他們還真不放棄,這種執著實在讓人佩服。」她坐在沙發上,連腳都放了上去,在阿戚面前她永遠可以不必注意形象。

墨戚看著她的愜意,一點都不在意她這般,想著那群執著的長輩們,他開口對著她說:「如果我們再不做點什麼,難保下次他們出的招更過了。」

韓依依想了想覺得他說的也對,現在事業是要起頭的時候,如果這時候這些主子們又給她鬧了幾齣,她這娛樂圈還待不待啊。

但她實在想不到什麼方法,看著墨戚說:「那你有什麼好法子?」

「我們就把婚結了吧。」他說。

她先是訝異了一下,但隨後看著他的眼睛,她點頭回應,「嗯,為了病重的奶奶。」

「不過先說好了…」他又說。

「就是為了奶奶,婚後互不干涉。」她忙著補充道。

「好,成交。」墨戚本還想說些什麼的,但見她也爽快答應,他就也應了。

「成交。」韓依依也附和著。

兩個人突然決定要結婚,可把墨韓兩家的長輩都嚇了一跳,畢竟他們先前鬧了那麼久,兩個孩子不結就是不結,怎麼這會兒突然想通啦!傍晚墨家的飯廳上,幾個長輩都有些驚愕的瞅著他倆。

墨戚看著他們那啞然的模樣,就覺得好笑,墨父最終還是支吾地開了口,「阿戚啊,怎麼你們突然決定要結婚了?」

「奶奶不是病重嘛?」他不疾不徐地說道,還夾了一道菜到韓依依碗裡。

大家聽他這樣一講又頓了一下,韓依依看著他們躊躇的模樣就知道什麼病重、什麼沖喜都是藉口,不過為了防止他們日後又搞出些什麼來煩他們,那乾脆他們先遂了他們,反正兩人也有默契,知道這個婚姻不過是應付長輩的一種方法。

但她還是清了清喉嚨,「爸、媽,還有墨叔墨姨,我雖然決定和阿戚結婚,不過我還有個條件。」

韓母聽她這樣說,她就知道她這女兒不好忽悠,「什麼條件?」她問著。

韓依依微微笑,誠懇十足的說著:「您們也知道我現在還在娛樂圈奮鬥嘛,如果已婚的消息傳了出去,那我在這行也別混了。所以,我想和阿戚登記就好,婚禮什麼的就先免了吧,等我大紅大紫穩定後,再舉辦婚禮吧!」

墨戚頓了一下,但隨後也明白她的用意,他倆認識二十多年,感情自然是極好,記得小時候還會一起洗澡打鬧,到了唸書那會兒,兩人還會互相幫襯對方的功課,如果對別人惡作劇,兩人也是一起罰跪受罰,感情當然情比金堅,但或許太過熟悉了,都只覺得彼此是對方的家人,什麼青梅竹馬的初戀還是那種情情愛愛的感情還真的是沒有呢。所以如果真舉辦了婚禮,召開天下,哪天他們若要分開,不管是對她還是對他,都會烙上一個記號。

韓母一聽,臉色一改急聲道,「這、這怎麼行呢?」

一旁的韓父也點頭附和,「咱們韓墨兩家聯姻是大事,怎麼可以連婚禮都不辦了?」

韓依依見她爸媽炸毛,連忙安撫說:「我沒說不辦,是過些時候再辦,而且墨奶奶不是還生著病嘛,那她老人家怎麼參加婚禮啊!」

此話一出,四個老人家有些心虛的啞了口,韓依依頓時心裡賊笑。

墨父和墨母也有些不同意,但依依都那樣說了,他們也不好反駁,只好看向坐在一旁,面色一直雲淡風輕的兒子。

墨戚看了韓依依一眼,「依依有她的考量,我尊重她,就照她的意思吧。」

韓依依聽他這樣說,內心立馬給他個讚,她就知道阿戚懂她。長輩們聽到墨戚這樣說,再配上那副我說了算,不然就不結的霸主模樣,大家也只好退一步,反正都要登記了,等證件那配偶欄一寫上各自的名字,那就是板上釘釘的事情,至於婚禮嘛、公開嘛這些事,就過會兒宣布也好。

看著主子們不再反駁,韓依依心裡笑了個美啊,果然阿戚一開口,就是不同反響,這頭她心裡還暗自竊喜呢,那頭墨戚突然又說了句,「反正登記了就是夫妻了,那我和依依就搬去城北那套房子住吧。」

才說完,韓依依剛放進嘴裡的水晶丸子硬是掉了出來,她有些錯愕的看著墨戚,眼神滿是示意:”喂,你幹嘛這樣說啊?”

墨戚的眼神回應,”不然妳想待在老宅讓他們看出我們假結婚的破綻?”

“可我本來就住宿舍,幹嘛要和你一起住?”她再不甘示弱的白眼回去。

墨戚也不想跟她說那麼多了,挑著眉眼應著,”我這可是在幫妳!”

兩人無聲的氣氛,眼神卻交鋒的激烈,韓母看了看,有些憂心的對著韓依依說:「依依,妳眼睛不舒服啊?」

韓依依:「……」

對於墨戚提出的要求,眾老爺夫人們自然歡喜答應,他們原本還擔心以韓依依那性子肯定又是住藝人宿舍的,這樣兩人還怎麼生小猴子呢,所以墨戚金口一開,他們當然樂見其成呀。

韓依依看著大家都持贊同一票,她也沒法再說什麼,她想著阿戚大概有他的理由吧,而且換個角度想,他們都不住老宅的話,這樣也不用成天被長輩監視,搞的壓力如山大,反正搬出去了就天高皇帝遠,到時她就去住她的宿舍,阿戚去住他的房子,兩人自由自在的,別人也管不著。

只是沒過幾天,當公司告訴她要收回宿舍後,她是晴天霹靂啊。

【作者有話要說】

我們阿戚什麼都算的好好的呢!(自豪模樣)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