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婉殤

幽暗的大牢裡,除了前方微弱的燭光外,只餘窗邊稀疏的一束日光落進。

石板上雖鋪著稻草,在冬日裡連暖和也稱不上,滴滴的水聲從牢獄深處傳來,迴盪在一方囚牢之中,更有種深淵的孤寂冷寒。

牆邊斜倚一道身影,昏黑的視線中,唯有體態依稀可辨是個女子,纖細皓腕被粗重的手銬鏈住,鐵鏈的另一端就在牆上,讓她能活動的地方拘於方寸之間。

但她一點也不在意,沒有憤怒咆哮、也未有嚶嚶泣泣,連即將入死的沉寂蕭索也不曾出現。

乾裂的脣瓣早已失去當初的水潤澤光,乾涸的褐色血跡未褪,新血又從傷口滲了出來,一身髒汙不堪的單薄囚衣更添淒慘狼狽。

卿婉婉歪靠在石牆上,羽睫掀了又落,渾身只覺又冷又熱,虛弱的連動一分都難。

……大概是要死了吧。

死了也好,自古勝者王敗者寇,她輸了就是輸了──就算不甘怨憤,到如今又有何用?可笑她一心為家國,想保一家平安,反將自己送到虎口。

輕嘲諷笑,脣弧微扯,牽動裂口,血珠又湧。

還沒自哀自憐夠,門口傳來一陣動靜,她微抬眸,只瞥一眼就又笑了。

一路子三四個人,好大的陣仗。

看來是來了個好心的,不忍她在牢裡死拖活磨,願意給她一個痛快了,思及此,她緩緩坐直身子。

牢門被打開,領頭的太監一副趾高氣昂地站在她面前,以居高臨下的姿態、鄙視的眼眉俯瞰她。

她一派波瀾不驚,等著內侍公公開口。

「陛下說了,他會念著姑娘萬般好,也讓姑娘不要恨他,都是姑娘的命。陛下還想著要全姑娘的好名聲,只要姑娘喝下毒酒,便不追究姑娘之過。」太監捏著嗓子,端著蔑視的眼踐踏著眼前的女子,那把尖利的語調偏要裝出憐惜之意,倒顯得十分不倫不類。

卿婉婉大笑。

笑得肺腑生疼,淚花滾落,因著身上多日低燒,生生把她的好嗓子給壓得啞了。

恨他?他有什麼值得她恨的?他對她本就不上心,這杯毒酒,怕也不是皇上要讓她喝的。

欲她飲下此酒的人是誰,她心裡還沒個數兒嗎?

太監也不喝叱她無禮,只道她終究不知好歹,向身後使了眼色,欲讓人押她喝下,就見她收拾笑聲,撐起搖搖欲墜的身軀。雖已纖弱不堪負重,仍是直挺挺地站著。

一身傲骨盡顯。

她伸出早已歷盡風霜的手,淡道:「拿來。」

她肯乖乖喝下,自然皆大歡喜,宮僕連忙將酒杯遞去,她只當杯中是美酒,豪飲入腹。

杯盞盡空,一滴不剩。

「不就是要我死嗎?姑娘我何曾怕過,只是……娘娘此番手段不知皇上可知?」將酒盞放上托盤,她輕吐這句,惹得太監蹙眉。

「姑娘將死之人,還是不要妄議帝后。」

她冷挑眉,背過身去不看他。「酒已喝,滾吧。」

身後又是一陣動靜,她閉了閉眼,看著窗外飄進鵝毛細雪,到底沒有抬手去接。

互相都不上心,本來就是好的。

「雖然有些憋屈,但好歹能痛快的死……」她悶哼一聲,嘴角流下烏黑的鮮血,雙腿俱軟,終是跪了下來。

──若有來生,只願生得一副鐵石心腸,冷眼看盡繁華浮生。

作者有話要說:

      婉婉前世不白蓮,因為被白蓮害死才想變白蓮的。不過最後可能還是無法進化成白蓮吧XD

      是作者任性想要標這樣的tag~       ヽ(゚∀゚*)ノ━━━ゥ♪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