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快搶線上課程募資價。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04.屠龍勇者與她的家臣

      ……哎呀呀,雖然和預定不同,但總算是一個可以接受的開始……吧?

      離開龍穴,奧利爾背著布囊走在莉琳——屠龍勇者,也是他的新婚妻子身旁,心中所盤算的,卻全然不是一介新婚丈夫對妻子應有的念頭。

      被屠龍勇者打敗,這是第二次了。

      沒想到挾著車輪戰優勢,竟然還是無法擊敗她。不愧是被譽為除了初代當主以來,最強的屠龍勇者。

      這樣的她,卻意外地對異性沒輒?果然,是因為「貝爾托里尼」一族對屠龍勇者的教育的關係吧。

      身旁的莉琳狐疑地暼了沈思中的奧利爾一眼。注意到她的目光,奧利爾對她微微一笑,她卻急忙撇過了頭去。

      ……呵呵,這小動物般的反應,還挺可愛的嘛?

      本來奧利爾的計畫,是打倒屠龍勇者之後囚禁起來,再慢慢地調查她們力量的來源,不過事情發展成這樣也不壞。雖說被強加了麻煩的仿太古契約,但既然是契約,他就有辦法可以打破——這方面,他可是從狡猾的人類身上學到了不少。

      為了方便之後的行動,首先,就從進一步取得她的信任開始吧。

      根據他行走人間數年,觀察那些受雌性歡迎的人類雄性所得到的經驗,這時候,就應用那種油膩膩的語調來發起話題:

      「嘿,我說莉琳,妳不把那頭盔摘下嗎?密不通風的,挺難受的吧?」

      「無所謂。」

      抱著變形的胸鎧,她全身上下發出鏗鏗鏘鏘的聲音走著。

      「可是這樣我就看不到妳可愛的臉蛋了耶。」對對,在這裡加入適當、看似不著痕跡的稱讚是關鍵點。

      「……誰、誰管你看不看得到。」

      「也是呢,畢竟我只是條可悲又戰敗的奴隸龍。」奧利爾點頭。「不過屠龍的任務都結束了,還這樣全副武裝,不覺得累?」

      「……」她像是沒想過這問題似的停頓了一下,然後才回答:「……出了領地,我代表的即是整個貝爾托里尼的名號——鎧甲、武裝,屠龍勇者的象徵是不可被卸下的。我必須維護好屠龍勇者的形象。」

      「那可真是遺憾,看來我妻子可愛的模樣只有我能欣賞到了……啊!或許我該為此感到高興才對?」

      話才說完,耳邊就傳來框啷一聲——原來是莉琳似乎被什麼東西絆了一下,摔了一跤。

      這是害羞的表現嗎?奧利爾不是很確定。嗯……不管怎樣,畢竟有足鎧的保護,應該不至於受傷?他伸手去扶,卻被她啪一下揮開。

      「不要、隨便說奇怪的話。」

      「遵命,親愛的。」

      「親、親……什麼的就是奇怪的話!」

      「哦呀,就這麼不喜歡親暱的稱呼嗎?親——」

      他正想繼續調侃莉琳,卻發現胸口傳來一陣不自然的悸動——像是心臟被什麼東西握住的梗塞感。

      ……原來如此,這就是誓約的力量嗎?

      莉琳看了這樣的他一眼。「……總之,明白的話就不要多事。就會油嘴滑舌……」

      「遵命,我的莉琳。」

      「『我的』也禁止!」

      「遵命,禁止我說『親愛的』和『我的』的可愛的莉琳。」

      嘿,原來這樣就行的通嗎?有意思,看來這個契約的漏洞比他想像中還要來的多呢。

      「你、你!?」

      雖然看不見盔甲下的表情很遺憾,但奧利爾可以猜的出來她現在應該是滿臉錯愕——或是通紅的有趣模樣吧。

      「……嗚!」

      似乎將奧利爾評判的目光解釋為嘲諷,她悶哼一聲,重重地搥了他的肚子一下,踏著大步先一步衝下山去了。

      ……呵呵,看來博取她信任的這個挑戰,比想像中還要來的有趣。奧利爾揉著肚子心想。

      哎,就是得受點皮肉之苦便是。

     

      ##

     

      「恭迎當主歸來,敢問此役結果如何?是否已順利討滅惡龍『扎卡里』?」

      來到山腳,四名身著黑白女僕裝的佣人便迎上前來。在她們身後的空地上,一道用符文繪製而成的繁複魔法陣隱隱透著亮光。

      看這樣式應該是傳送用的術式……但在一些關鍵處加上了隱蔽的變化,讓奧利爾無法一眼看穿傳送的目的地。

      「唔、雖然稍微出了點差錯……但是黑龍扎卡里已經不會再傷害此地的居民了——是吧,奧利爾?」

      「您說的是,我可——咳嗚,莉琳大人。」

      「……敢問當主,這位賊頭賊腦、尾隨在您身後的可疑人士是?」

      發問的女僕戴著方框眼鏡,黑髮在後腦紮了個嚴肅的髻。從她服裝上獨有的家紋刺繡來看,應該是地位較高的總管一類吧。

      「不敢當、不敢當,吾乃奧利爾‧里歐流斯,人稱蒼藍之焰的蒼龍——」

      ——「龍」的發音尚未說全,四把閃耀寒光的利刃先一步疾射而出,自前、後、左、右架上奧利爾的頸項。

      奧利爾苦笑著舉手投降,卻被一聲喝令「不許動!」只得在半途停下。或許是因為緊張過度吧,靠在自己左側脖子的短劍刺的稍稍深了點,令該處的肌膚滲出一絲鮮血。

      唉呀唉呀……既然身體被喝令不能動,那奧利爾也就只好動動嘴巴了。

      「雖然人類的軀體有許多方便之處,但防禦力也會跟著下降這點倒是挺困擾的呢——喝!!」

      奧利爾沈聲一吼,挾著龍族特有的龍威震發。襲向耳膜的衝擊激起烙印在人類體內對於強大種族本能的畏懼。架在奧利爾脖子上的短劍紛紛落地,僅剩下女僕長還勉強將劍握在手裡。

      「也許我是你們主人的家畜,但可也不是你們這些下人能輕易碰觸的東西唷?」他用食指將顫抖的劍尖推開,「為什麼汝等會以為……」

      「——給我跪下。」

      聽見這句話的瞬間,奧利爾頓時失去了身體的控制權,銘刻在心臟的律令擅自驅使他的四肢,服從於主人的號令。待他回過神來時,他已五體投地,頭低垂的只看得見面前的青草。

      「誰准許你對我的家臣出手了?」

      看見走到面前的鐵靴,還有重劍壓上背脊的重量,奧利爾苦笑道:

      「抱歉啊,莉琳。龍族呢,對於找上門的架一向是有求必應,比起實際的傷口,被譏嘲為懦弱更讓我們痛不欲生。還請原諒我吧。」

      「……」

      來自背上和心裡的重量同時消失。大概是莉琳默許了吧,奧利爾拍了拍沾上膝蓋的青草,重新站了起來。

      「大小——當主,這是怎麼一回事?您怎麼會和一條龍一起回來?勞您向微僕們說明清楚。」

      無法以武力制服奧利爾,女僕長轉而向她的主人尋求答案。不知道為什麼,莉琳頭盔下的聲音似乎有些動搖:

      「這個……說來話長,我們還是先回宅邸吧,瑪娜姊?」

      「在領地外請稱呼微僕為『妳』或『女僕長』即可。此外,在這件事得到一個合理的解釋之前,微僕是不會開啟傳送陣的。您難道認為我們能夠將人類的天敵——眼前的這條龍帶回我們貝爾托里尼家的領地嗎?」

      「唔、說是、這樣沒錯……」

      莉琳的面甲突然沈默地轉向奧利爾。這是要他代為說明的意思?

      「嗯,大家不需要這麼緊張,正如女僕長您剛才看到的,我無法違背你們當主的意思,也就是說,我現在只是你們當主的俘虜,不過是條完全無害的寵物龍。」

      奧利爾高舉雙手,露出爽朗的微笑表達自己的誠意。

      「更何況,我是為了成為你們當主的丈夫而來的。」

      ——框啷一聲巨響,原來是莉琳又絆倒在地上了。哎呀呀,這裡明明是平地,怎麼會這麼不小心呢?

      「……大小——當主,這龍說的……是,真的嗎?」

      「當、當然不是……不,也不完全不是,但是……!」

      莉琳試圖解釋,但支吾半天說不出話來,奧利爾只好貼心地幫她一把:

      「確實,成為夫婦只是追求目標的過程,所以更正確的說,我是為了讓莉琳愛上我而來的。」

      「奧、利、爾!」

      莉琳慘叫一聲,莫名踹了奧利爾小腿一腳。

      「……這下還挺痛的呢,莉琳,如果我不是龍的話,腳恐怕已經骨折了唷。」

      「誰叫你……胡說八道……」

      「嗯?可我說的是事實呀?我們協議的結果不是讓我成為妳的奴僕,隨妳使喚,但妳要給我一個試著讓妳愛上我的機會,不是嗎?」

      「嗚……明明、就不是、但是……!」

      即使透過頭盔,也能感覺出莉琳恨不得想再踹他一腳,卻拿他沒辦法的苦惱。明明他剛才說的話裡幾乎沒有參雜半句謊言……啊!原來如此,是人類特有的羞恥心在作怪吧。

      「……難以置信,堂堂『貝爾托里尼』竟墮落至斯……」

      女僕長低聲的呢喃,並沒能逃過奧利爾的耳朵。

      「哦?難道女僕小姐您是要說,批判當主的決定、對當主的丈夫拳劍相交,才是侍奉貝爾托里尼的僕從的正確禮節?」

      「……」

      「瑪、瑪娜姊,妳先冷靜下來聽我說,這是有原因的……!」

      莉琳取下頭盔攔在兩人中間,急急忙忙地將來龍去脈對女僕長說明解釋。途中奧利爾親切地幫莉琳補足缺漏的部分,但只換來一記怒目和「閉嘴,奧利爾」,被封住了口。

     

      「……原來如此,微僕明白了。」

      取回了平時的冷靜,女僕長取出手帕擦拭了下鏡片,重新戴上。

      「那麼,就請當主命令這條龍自盡吧,這樣一切問題就都解決了。」

      「……那樣是不行的,瑪娜姊。呃、至少等我們掌握黑龍扎卡里的行蹤,確保黑龍不會回來報復之後……」

      「請稱呼微僕為女僕長。」女僕長糾正莉琳的措辭,無奈地搖搖頭:「好吧,我接受這不得已而為之的臨時措施。」

      「——但是。」莉琳正鬆口氣時,女僕長立刻追加一句,「這只持續到我們掌握黑龍的行蹤為止。屆時,妳必須下令蒼龍自盡,並且殺死黑龍,明白嗎?」

      「……嗯,我知道的,瑪娜——女僕長。」

      「有如此英明果決的當主是微僕的榮幸。微僕謹遵吩咐。」

      不知道是不是為了諷刺莉琳,女僕長拉起裙擺彬彬行了一禮。她盯著奧利爾看了好一會兒,像是在說「你最好別亂來」地示威後,才領著其他三名佣人收拾起露營道具,來到魔法陣的四個角落。

      莉琳輕輕呼了一口氣,有些愧疚的看向奧利爾。

      「瑪娜姊平常人很好的,是因為你是龍才會這樣,不要介意。」

      奧利爾聳聳肩,用手指指莉琳,又指指遠處的瑪娜,兩掌水平並在一塊兒,像翹翹版一樣,一會抬高,一會兒降低。

      「……?這樣我不懂啦。」

      奧利爾指了指自己的喉嚨。

      「……啊、噢,你可以發表意見了,奧利爾。」

      「感謝當主大人的開恩。唉呀,沒想到不能說話竟是如此難受的一件事,真是所謂失去才知道幸福……之類的教誨我們之後再學習。」奧利爾趕忙在被揍之前打住,正色問道:「我以為莉琳妳才是貝爾托里尼的當主?但是從剛才的狀況看來……」

      莉琳低頭想一了下,明白了奧利爾真正要問的問題。

      「嗯……我的確是繼承貝爾托里尼名號之人,然而那並不代表我可以肆意妄為。寶劍再怎麼鋒利,也得遵循主人的意向而動,不是嗎?」

      「也就是說,女僕長才是妳的主人?」

      「……家臣們侍奉我,是因為我遵循了貝爾托里尼的家訓——守護人類。可就像瑪娜姊說的,我不但沒有打倒黑龍,還跟、跟一個……一隻……一條……嗚!我到底幹了什麼蠢事……!」

      她抬頭看向奧利爾,一臉「都是你的錯」的表情。

      「會慢慢習慣的,時間總是能解決一切——噢!」

      又被踢了一腳。

      「……人類的俗語中有打是情罵是愛這句話,這也是愛情的一種表現吧,看來我們進展的還蠻快的呢。」

      「……」

      莉琳惡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但因為再打下去就會驗證他的說法,她握緊的拳頭並沒有揮出去,而是轉過身踢了無辜的石子一腳。

      「當主大人,這邊已經準備完畢了,還請移駕。」

      「喔、喔。」

      在家臣的提醒下,莉琳理所當然的站到魔法陣中央,拔出重劍插入法陣中央用於傳輸魔力的結點。她回頭,發現奧利爾還待在原地,便招招手要他過來。

      「回去了。」

      「妳的領地?」

      「……嗯。」

      「瞭解……那麼,就讓我期待一下吧。」

      奧利爾閉上眼睛,將魔法陣的圖樣暗記於腦海。

      隨後,魔法陣啟動,主僕五人與一龍消失在魔法的光芒之中。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