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正文

    「唉,又是這樣的一天......」我渾身髒汙的坐在泥地裡,身上滿是被毆打的痕跡,一塊又一塊的瘀青密密麻麻的佈滿了我的身體,只是稍微一動,就會給我帶來一股股的刺痛感,痛得我全身無力,只能一動也不動得癱坐在這片髒汙裡。

    「髒汙...跟我,還真是速配啊......」伴隨著我腦海裡的奇怪想法,我抬眼望向自己的四周,四周散落著原本應該好好待在我的書包內的書本、筆記、文具,還有一些細碎的小東西,而書包本身則是空蕩蕩的躺在幾尺外,其上還有幾個剛出爐的泥腳印,似乎在對世間控訴著它剛剛所遭受的悲慘遭遇,一點也不比我這個主人差。

    「抱歉,連累你們了啊......」我看著圍繞在自己身周殘破不堪的物品,搖了搖頭,又不經回想起了剛剛那幕。

    「死廢物,今兒個跑得挺快,就那麼害怕我們啊?」說話的人身高將近一米八,但細看之下就會發現,這乃是一十四五歲的少年人,雖然嘴上留有一層細細的絨毛,其面容亦還是十分稚嫩,可是口中說的話卻完全不符合他的年齡。

    「老大,我看是我們之前下手太輕了,讓這小子太舒服,都還有力氣這樣死命跑啊,要不是我們一直關注著他,今天還真的就讓它給跑掉了啊!」這說話的人比起前一個人可就大大不如了,尖嘴猴腮,身材矮小微駝,講話陰陽怪氣的,一眼望去就令人生厭。

    「猴子,你說得有道理,這小垃圾,我看就是欠教訓,嘖嘖,今天你啊,就連下課都一直待在老吳旁邊,害我沒辦法動手,憋了一整天,害我手很癢啊,今天要不打到你癱軟在地,我就不姓王啊!」

    看到這裡我想也不用多加敘述他們的身分了吧,是的,他們倆都是我的同班同學,「小霸王」卓東流和「賤猴」侯英傑,也是我國中三年來的夢魘。

    這三年來,我幾乎每天每天都被他們給欺侮霸凌,一開始我還試圖著尋求大人們的幫助,但換來的只有一句輕飄飄的對不起,以及之後越發殘酷的報復;大人們總是認為,這只不過是少年們的嬉戲打鬧,當不得真,再加上他們兩人在大人面前裝出的乖巧態度,大人們反而對我反覆的告狀感到不耐煩,久而久之,我放棄了,我也麻木了,也習慣了這樣,自己一個人默默地承受著。

    說起我的家人,我的父親長年不在家,據說是工作的緣故,反正自我有記憶以來,還真沒見過他人幾次,在我模糊的記憶中,最後一次看到他,該是前年的時候吧,平時他也聯繫不上人,所以我索性也當他不曾存在過;至於我的母親,為了養活一大家子的人,每天都是起早貪黑的工作,跟我的作息時間完全錯開,就因為如此,所以其實我也很難見到母親一面,對了,忘了說,我還有個小我十多歲的妹妹,平時都是在家由奶奶給照顧著。

    或許是因為妹妹最小的緣故,家裡人最關注的也是妹妹,而我在家裡原本就不高的存在感,也因此變得更低了。

    最近的我,時常在想,像我這樣的人,還繼續活著,到底有什麼意義?

    每天每天的飽受侮辱,早就令我的自尊心殘破不堪,是的,我很自卑,在學校也交不到任何的朋友,每天面對的,除了那兩人的欺凌之外,還有同儕們那一雙雙的無視我的冷漠眼光,所有所有的人,彷彿都把我當成空氣一般,就連在家裡也是。

    既然我在別人眼中本來就是可有可無,那麼,我,還不如死了來得痛快!

    至少,死了,就不會再被欺負了吧......

    想到這裡的我,終究還是下定了決心,就明天,明天,一了百了吧!

    翌日,我如往常一般的去了學校,但我知道等會,一切都將結束,至少對於我來說,一切,是真的要結束了。

    到了學校,我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讓自己完全放空,腦袋裡過著一遍又一遍待會的行動,我把時間定在中午,是的就是眾人午睡時,等你們睡醒之後,你們即將迎接的是大大的驚喜,這大概是最完美的選擇了吧?生前活得這麼透明,至少我希望死後能夠多吸引點目光,這種要求並不算過分,對吧?    

    時間一點一滴的在流逝,我的心也越來越雀躍了起來,真是奇怪,我明明是要去死的,但我卻感覺我現在才是真正的活著!

    終於,時辰也到了,我邁著輕巧的步伐,如同幽靈一般離開了一片靜謐的教室。

    「大家現在應該都在做個好夢吧?」我心想,有時我還真羨慕他們,我已經很久很久沒睡過一個好覺了。

    我一步一步的朝著天臺進發,越往高處,我的腳步就越發輕快,很快我就已經站在整棟樓的最高處了,我向下俯瞰,整個學校盡收眼底,偌大的校園竟看不到半個人,如同鬼域一般;不知不覺間,我已踏上天臺的邊緣,現在只要輕輕的往下一跳,就真的能一了百了了,而且不會有人目睹我的死亡,他們只需要看到最後完美的「作品」就好,至於過程,不重要。

    好了,是該跟這個世界道別了,深呼吸,一、二......

    「你真的要跳嗎?」忽然我的耳邊傳來了似陌生又熟悉的聲音。

    「誰?是誰?」耳邊傳來的聲音,霎時令我呆愣了片刻,就因為這片刻,樓下傳來了洪鐘大呂般的叫聲。

    「黃同學!!!你站在那裡幹嘛?!!不要衝動,趕緊下來,有話好說啊!」是的,我被老師發現了,還剛好是我的班導,吳老師。

    可惡,太可惡了,就不能讓我安靜安詳的去死嗎?都是剛剛那個聲音害的。

    「你問我是誰?我就是你啊?不過是...未來的你......」未來的我?我還有未來?

    「難道說,你是?!」

    「沒錯,我就是......死後的你!」隨著話語聲的落下,他現身了......

    的確,他的確就是我的模樣,跟我現在幾乎一模一樣,除了身體是半透明的之外,全身上下沒有一處與我不同,就連衣服也是穿著校服。

    「你現在看到的樣子,是你死前的樣子,當然跟你一模一樣囉!死時的樣子就不給你看了,你應該也不會想看就是了,那可真的是淒慘無比阿!」他彷彿知道我在想什麼一般,直接道出了我的想法。

    「當然,我當然知道你在想什麼,我就是你阿!」他用很理所當然的語氣對我說了這番話。

    「你知道的我都知道,你不知道的我也都知道,今天我之所以會重回到這命運的時刻,就是為了讓你看看你現在不知道的那些東西!」

    「我不知道的......東西?」我歪著頭,此時的我是真的十分的困惑。

    「沒錯,就讓我來帶『我』來看看我們死後的世界吧!」

    語畢,我只見他輕抬手掌,而後伸出一根食指,用指尖輕輕點在我眉心處,而後我的精神就陷入了一片混沌中,在我完全失去意識前,還依稀聽到了樓下傳來一片嘈雜,還有吳老師那響亮的吼聲。

    「黃同學,冷靜,吳老師我現在馬上上去,有什麼話都可以跟我說,不要,千萬不要衝動啊!」看來我的這齣大戲注定不會像我原先所想的演了,這是我失去意識前,腦中最後的想法。

    不知過了多久,我的眼前又重新恢復了光明,我睜開眼,第一眼看見的就是那未來的我,還有四周熟悉的擺設。

    「你醒啦?感覺怎麼樣?」

    「沒什麼感覺,不過你帶我來的這裡不是......」這四周的擺設,我真的是越看越熟悉,這裡分明就是......

    「對,沒錯,這裡就是你家,你的房間裡,至於我們現在所處的時間點,則是你死之後的第七天,也就是頭七!」未來的我以非常輕鬆的語氣,說出了令我十分震驚的話。

    「這裡,真的是,未來嗎?」至今我仍舊感到不可思議,這一切太不真實了!

    「不真實嗎?沒關係,等下你就能接受了,對了,得快點走才行,你的『出山』也差不多要結束了。」未來的我說完話,就以我無法反抗的力量將我拖出房間,來到我家的客廳前。

    客廳現在已經不是原本的樣子了,客廳已經被布置成了我的靈臺,擺滿了香花、燈燭等物,還有一張大大的黑白照,照片裡的人確實是我,這張照片,我記得是我還很小的時候拍的。

    除了這些之外,我的棺木赫然便橫放在大廳中央,來往眾人正一對一對井然有序的向前行拜,剔除掉一堆我不認識的人,大概是什麼親戚之類的,剩下我認識的,有吳老師,還有我全班的同學,就連小霸王也來了,現在的他臉色十分蒼白,跟以前意氣風發的樣子完全不一樣,哈,看來是被我嚇著了!我莫名的感到成就感滿滿。

    「等會,你就不會這麼想了。」就在我產生病態喜悅的同時,一道冷冷的話語打斷了我。

    是未來的我!

    我搖了搖頭,將自身從這種情緒中擺脫出來,突然間,我覺得有點不對勁,賤猴呢?那隻該死的猴子哪去了?我很想看他現在的表情,一定很精彩!

    於是,我將視線放眼全場,仔細的搜索賤猴他人在哪?但或許是他真的沒來,反正我怎麼找,都找不到他,倒是看到了兩個穿著制服的警察,真是奇怪,警察怎麼也會來我家?

    「你等會就知道了!」我開始察覺到氣氛的變化,氣氛變得有點壓抑,有種山雨欲來的感覺,而未來的我也不知道為什麼語氣變得十分冷淡。

    等、等、等,等什麼?未來的我究竟想讓我看什麼?

    時間快速的走過,很快的,所有人都行拜完了,接下來就是送出去了吧......

    我的家人,我母親在哪?我環顧四周,有看到奶奶和妹妹,但是母親呢,母親她在哪?

    「在哪?不就在那嘛!」我順著未來的我的眼神方向看去,映入眼簾是奶奶和妹妹,奶奶身旁還有一位頭髮全白,面容枯槁的老婦人,她的背很駝,使原本還不錯的身形,縮得十分矮小,而且在我細看之下,她的雙目亦十分混濁,看來是雙眼已盲的樣子。

    「哪裡有?那裡只有奶奶和妹妹而已啊?」經過我仔細查看後,確認沒有的我,連忙回頭詢問。

    「哪沒有?那不就是嗎?」這次未來的我已經不只是用眼神示意了,他伸出了手,並指向了那......老婦人?

    「喂,你開什麼玩笑?你開什麼玩笑啊?!我母親才四十出頭而已,怎麼可能就蒼老成這副模樣?」不可能的,不可能的,我前幾天才見過母親的啊,怎麼可能才過短短幾天,母親就變成這副模樣。

    「很遺憾,事情就是如此,我也沒有在開任何的玩笑,說起來,母親她啊,之所以會變成這樣,跟我們的死可完全脫不了關係啊!」聽著未來的我的話,我死死的盯著他的那張臉,想要從他臉上找出一點他只是在開玩笑的痕跡,但是,我始終看到的只有一張嚴肅的臉。

    「為什麼?為什麼?母親她會變成這樣?」我不再看著未來的我,我將我的目光重新放在了母親的臉上,我仔細的看著,的確,的確可以看出母親原本的樣子,現在的母親,是極度衰老的狀態,怎麼會?怎麼會?我看著看著,眼眶不知不覺得泛淚了起來。

    母親是我最感激的人,雖然她平時沒有時間陪在我身邊,但是沒有她,我根本長不到這麼大,平時,甚至在我做出尋死決定的當下,還有要死之前,我都沒有這麼深的感觸,死之後,才發現母親對我是這麼重要。

    「母親她,自從聽到咱們死訊後,眼淚就沒停過,哭著哭著,淚也就乾了,但母親還是沒有停下流淚,只不過眼淚卻變成了血淚,再之後,母親的雙眼就盲了,由於悲傷過度,整個人蒼老成那副模樣,一夜白頭啊,這都是因為我們那一時的衝動,才會演變成這副德性啊!」我默默聽著未來的我敘述發生了什麼?聽著聽著,我抬頭一看,未來的我竟也早已跟我一般,滿腔淚水了!

    「還有,你不是想知道那邊為什麼有兩個警察嗎?我馬上就帶你去看。」

    話盡,未來的我又是朝我一伸手,一瞬間我們來到了一個與我家如今,布置的一般無二的地方,唯一的差別則是靈臺上的照片換了人。

    「這...這...這人不是,賤猴嗎?」我看著那照片越看越眼熟,那張臉簡直刻在我的靈魂深處,想忘也忘不了。

    「沒錯,這人就是『賤猴』侯英傑,如今他也死了,你就不想知道他怎麼死的嗎?」隨著未來的我說的話,我也確認了我沒有看錯,這人的確是賤猴,他,他怎麼也死了?

    「賤猴他啊,是被母親她拿刀給捅死的,就在我們出事後的隔天而已,賤猴也跟著死了。」未來的我輕描淡寫的說出了令人不敢置信的話語。

    「這麼說,那兩警察,是......」我真的不敢相信,我也不想去相信。

    「......對,是等我們的後事辦完後,準備帶走母親的......」未來的我,沉默了片刻,終究還是說出了那個我一點也不想聽的答案。

    「為什麼會這樣......?」我全身無力的癱軟在地,嘴中不停的喃喃自語,腦子裡一團糨糊。

    「會變成這樣,都是我害的嗎?」我斜看向未來的我,希望他能給我一個解答。

    「倒也不全是我們的錯,追根究柢,我們的死也只是個導火索罷了;你且再看看侯英傑的家人。」

    就因為我的死,引發了這場風暴嗎?我腦海中不停的回響著這個念頭,而眼睛則是順著未來的我所講,朝著侯媽媽和侯爸爸看去。

    一看之後,我真的說不出話來,眼前是兩名極度佝僂的老人,他們的衰老程度,與母親簡直一模一樣。

    「侯英傑是他們家的獨子,而且還是老來得子,這一下子就天人永隔,對兩位已近五十的老人來說,打擊著實太大了......」我聽著未來的我一字一句的講述,內心真的是猶如一團亂麻。

    「好了,這個時間點該讓你看的,大致上也就是這樣了,死了,一了百了?與塵世兩隔,再不干擾?都只是笑話而已,每個人微不足道的小小舉動,就可能影響到身邊的無數人,更何況是死亡這等大事......」而今的我,呆坐在原地,第一次從內心感到後悔,後悔自己不該那麼魯莽的尋死,我現在才知道,我自己之前的想法有多麼的可笑!

    「最後,你想不想知道小霸王後來到底如何?這也是我最後最後想讓你看的。」未來的我平靜的述說著,而後伸手向我一推,渾然不管我是不是魂不守舍的樣子,直接將我推進了時空隧道。

    又經過了一段時間,我才終於恢復了意識,這次我是出現在了學校裡面。

    「現在的時間點,是你死後的三個月,走吧,去教室,我們來看看當初的小霸王現在變得如何了?」未來的我,不由分說的直接帶著我大步朝著教室走去。

    進了教室,我感覺一切都沒有什麼變化,老師沒變,同學也還是一樣,而小霸王......?!

    我揉了揉眼睛,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了什麼,那縮在角落裡的矮小身影是小霸王?

    「你沒看錯,那就是小霸王。」未來的我幫我確定了這點。

    「可是,這一點都不像小霸王,這更像......」

    「更像......當初的我們......對吧?」沒錯,未來的我說的一點也沒錯,那濃濃的既視感,這的的確確就是當初我的樣子!

    「小霸王他啊,在我們跟賤猴死後,日子其實也過得不怎麼樣,因為他之前的所作所為,全班都把他當成了殺人兇手,昔日霸凌者,如今也淪為了被霸凌的對象,唉,只能說是因果輪迴,命運無常啊!」我聽著未來的我徐徐道出小霸王的處境,心中五味雜陳。

    「這還只是個開頭呢!接下來帶你看看十年後的小霸王!」

    「十年後?為什麼?小霸王後來還有發生什麼嗎?」

    「當然有,你接著看就是了!」未來的我伸手彈了個響指,我面前的場景就如同快放般,變得模糊,大約過了一兩分鐘的時間,我又定睛一看,如今已在十年後了。

    而映入眼簾的是一片墳場,還有一位雙膝跪地的瘦削青年,青年面容憔悴,眼眶深陷又鬍子拉碴的,他手中提著一大瓶酒,似乎也有些醉了;不知為何,當我看到此人的第一眼,我心裡就知道他是小霸王了。

    「小霸王他,到底經歷了什麼?」我沉默半晌,終究還是問出了口。

    「他只不過背了一輩子殺人兇手的『美名』罷了,自從國中之後,高中、大學,再也沒有人願意跟他交朋友,他始終被排擠著、被無視、被霸凌,最終被搞成了現在這麼一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樣。」未來的我用平淡的語氣,回答著我。

    說實話,看到現在的小霸王,我真覺得有點同情他,至少他現在所承受的,比我當初多太多太多了......

    「黃平安,是我卓東流對不起你!在我經歷這麼些年下來,我才知道,當初我所對你做的,是多麼的殘忍、痛苦,是我對不起你啊!希望你的在天之靈能原諒我的年少無知,我當初不應該為了一時好玩就去欺侮你的,其實,其實,最一開始,我是想跟你做朋友的啊......」

    興許是真的喝醉了,小霸王突然仰天長嘯,涕淚皆下,吼出了一段深埋於心底的話語。

    就在此刻,我發現自己其實已經不恨小霸王了;我的死真的影響了好多人,說實話,若是再讓我選一次的話,我絕不會尋死,我一定能找到辦法克服我當時的困境,而不是簡單的用死亡來逃避一切,再讓還活著的人來幫我承擔那份因果。

    「看來,你是真的悟了!」未來笑著看向我,用十分柔和的語氣向我說道。

    「沒錯,死亡,不能解決任何問題,我不會再這麼懦弱的選擇逃避了!」面對他的話語,我用充滿著信心的口氣向他保證著。

    「那麼,是該送你回去了,我等著你回去大展身手,扭轉一切喔!」話一說完,未來的我也不理會我要說些什麼,就直接伸手向我一推,而後我就直接踏上了回程。

    最後的最後,我只看到了他一直朝著我微笑著,那笑容溫暖了我的心。

    可惡,為什麼不等我說完話啊,我真的真的還想跟你說上一聲謝謝啊!

    似乎過了剎那,也似乎過了永恆,在我眼睛一睜一閉之間,我又回到了學校的天臺之上,我往下望去,幾乎全校師生都在樓下抬頭看著我,他們不停著喊著、叫著,就是不希望我真的做出傻事,那我,當然不能讓他們失望了啊!

    我不再看著樓下,轉身回過頭,看著已經出現在不遠處的吳老師,我徐徐的踏步朝他走去。

    爾後,我就被帶到了辦公室開始接受輔導了,當然小霸王他們也一起被叫了過來,說實話,接下來輔導的內容,我一個字也沒聽進去,因為我早就已經被未來的我改造的煥然一新了。

    終於,一切落幕了,我跟小霸王他們也都被釋放了,我看著前方小霸王的背影,想了想,還是叫住了他。

    「東流,等等,我有話要跟你說。」看著小霸王現在充滿疑惑的臉,我在心裡為自己打氣著,我已經答應未來的我要改變、要新生了,那麼就從現在開始吧!

    「東流,我們,可以做好朋友嗎?」說出話的同時,我看著對面小霸王不敢置信的臉,微笑了起來。

    「你,不恨我?之前我對你做的......」我沒等他講完,就出口打斷了他想說的。

    「之前的事,我不想再提了,從今天起,我將是全新的我,你願意跟我做朋友嗎?」

    「我...我當然好啊!」看著小霸王有些羞赧的臉,我這也才想到,其實小霸王好像也沒什麼朋友啊,大概是因為他長得兇神惡煞又人高馬大的緣故。

    「那麼,從今後你可要罩著我啊!」我向他伸出了手,我也不知道做了這個決定,將來會變得怎麼樣,但絕對會比之前好就對了!

    小霸王回握了我的手,看著遠處美麗的夕陽,我期待著明天一早太陽的再度升起,以前的我可從來不會這麼想,總覺得每一日每一日都痛苦難熬,一點也不會期待明天。

    未來的我,就讓我創造一個美好的未來讓你看看吧!我握緊拳頭,在心底鄭重的發了誓!

    看著身旁的新朋友,現在,我真的真的很開心。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