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票|2022POPO年度作家/年度新人
HOT 閃亮星─色之羊予沁耽美稿件大募集

赤羽業篇 1-莫名出現二頭身小人

      「……赤羽業?」

      聽見自己的名字,我下意識抬起了頭,眼前是一個比自己高大好幾萬倍的少女,她一臉興奮外加驚訝的盯著我。

      ……是說,這裡是哪裡啊?

      我剛剛不是還在後山上的E班教室外翹課納涼嗎?

      怎麼突然之間眼前的景色就換到這裡來了。

      我略環顧一下四周,偌大的房間裡都是放大了好幾倍的傢俱,書櫃、衣櫥、床鋪、書桌與其餘擺設……這裡應該是那傢伙的寢室。

      散發著粉紅色氣息的房間讓我有些不自在,不過最大的原因莫過於那雙直盯著我,閃閃發亮的大眼睛。

      ……我有種被當作珍奇異獸觀賞的感覺,明明這麼高大的傢伙比我更奇怪,而且這裡的模樣很詭異,讓我很不爽。

      我緩了緩略微不安的情緒,抬眼看向她。

      「嗯。」

      「嗚喔喔真的是赤羽業本人耶!」

      欣喜的語調彷彿見到認識已久的朋友般,讓我不禁疑惑我與她之間的關係。

      「那妳是誰?」

      「我嗎?我是……」少女頓了一下,似乎在思索著什麼,最後遲疑的吐出幾個字:「三次元的人類。」

      「人類?巨人族的吧?」

      有那麼大隻的人類嗎?我挑一挑眉,雙臂環抱在胸前,看著那傢伙露出有些遲疑的表情,好像有話想說。

      下了決定般,那傢伙開了口:「是你變小了喔……還是二頭身的可愛模樣。」

      「咦?」

      我緩緩低下頭,看見自己短短的四肢與身體……

      手指變的這麼短,還有辦法握住東西嗎……?

      這一瞬,我的腦袋一片空白,完全做不出任何反應,只能愣愣地看著那傢伙伸出手指在我面前左右晃了晃。

      「赤羽業?赤羽業?」

      回過了神,我推開意圖要用手指碰觸我的少女,看見她的眼裡閃過一瞬間的失望,下一秒卻又閃起了光芒。

      「你怎麼會突然出現在我的房間裡呢?」

      「這也是我想知道的,我本來應該在上課的。」

      聽見我的回答,她露出複雜的眼神,反駁我:

      「應該是在翹課吧?你明明比較喜歡在外偷閒。」

      「……妳怎麼知道?」

      這個女的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會認識我?

      我變成這個樣子出現在這個奇怪的地方,到底又是什麼原因?

      源源不絕的問題一窩蜂的湧入我的腦袋,我被它們壓的喘不過氣,火氣逐漸上升,忍不住抬腳踹了旁邊的巨大筆筒……卻撲了個空。

      這該死的短腿!

      「噗!」

      「笑什麼……?」

      我露出兇狠的表情瞪了摀著嘴偷笑的少女,這傢伙見了卻笑的更肆無忌憚,最後乾脆鬆開手,直接在我眼前捧著肚子大笑起來。

      「呀哈哈哈哈——」

      「喂喂……」

      「哈哈,帥氣的赤羽業變小氣勢就沒了,好可愛好可愛喔~~」

      「吵死了給我閉嘴!」

      我衝上前作勢要踢人,但是變短的雙腿絲毫不給我面子,反倒是因為摩擦力減少的關係,衝上去的同時,眼中所看到的景色突然變了個樣,從一開始清楚的天花板,到後來出現腦中的走馬燈。

      『我從桌上掉了下來』

      這是我心中唯一的想法。

      我輕輕闔上眼,迎接可能即將到來的死亡。

      「咚……」

      意料之中的疼痛感並沒有出現,取而代之的是有暖度的柔軟觸感,我疑惑的眨了眨眼,視線聚焦在眼前的那張大臉上。

      「呼呼~~幸好沒有摔到地上,我是不是要在地板幫你鋪個軟墊呀?」

      少女鬆了口氣,露出傻呼呼的笑容以手指戳了戳我的頭,雖然很不爽,不過這次我沒有制止她的舉動。

      「我幫你換個位置待著,不然再摔下來就不好了。」

      擅自做了決定的她緩緩地站起身,似乎是顧慮到我的關係,她不太敢移動接住我的那隻手。

      「妳的選擇是床上?哦~沒想到妳這麼有企圖心。」

      聽見我的玩笑,她的臉頰倐地竄紅,放下我之後就胡亂揮著雙手急著澄清。

      「不、不是,我想說這裡是最舒服也最安全的地方,所以……!」

      「好好好,知道了。這裡很舒服。」

      我隨意在枕頭上躺下,以雙臂交叉枕在頭下。看這傢伙一臉羞紅的模樣,我之前的不安就好像是白痴一樣。

      「有飲料嗎?還有零食、點心也來一些,要最貴的,不好吃我不要。」

      我翹起腿,瞄了一眼她伸手遞過來的棒棒糖,撇開頭表示拒絕。

      「業你這隻惡魔!為什麼來的人不是磯貝或前原啊啊啊!!」

      對了,她到底是怎麼認識我的,現在看來她好像還認識其他人。

      正想要喊她,我這才發覺她還沒告訴我名字,只說了她是三次元的人類。

      三次元是什麼鬼?那我什麼次元的?

又是一連串的問題,我決定一股腦地都丟她回答。

      「喂,妳的名字?怎麼認識我?三次元是啥?我幾次元的?」

      問這個問題時她剛好從櫃子裡翻出了兩包洋芋片,我滿意的點點頭,她打開它們後放在我的面前,蹲在床前偏著頭露出不好意思的笑容。

      「問題一次太多了,一個一個問好嗎?再講一次。」

      我不耐煩的嘖了一聲,「名字?」

      少女沉默很久才回我,有人想自己的名字想那麼久的嗎?

      「……霜櫻,冰霜的霜,櫻花的櫻。」

      「這應該不是妳的真名對吧?」

      沉默許久,她才坦承:「……是啦,台灣人的名字我覺得我的就很普通,我想你應該記不起來,所以才取一個我覺得很好聽的名字嘛!」

      ……這種理由我還能說什麼?我無奈的從床上站起從打開的包裝裡拖出一片對我來說很大但是對她而言很小的薯片,咬了一口。

      是熟悉的口味,和我家那裡賣的味道沒差多少。

      「耶~妳是台灣人喔,那聽的懂日文還算不錯嘛。」

      「還好啦,嘿嘿~~」

      「下一個——妳怎麼認識我?」

      「啊,這個嘛,我給你看這個吧。過來~~」

      那傢伙一聽到這個問題就開始莫名興奮起來,把我連同洋芋片一起捧起來帶回先前的書桌上,接著她走到隔壁的櫃子拿出筆電來。

      放在桌上開機後,我看見黑色的螢幕下一秒映出我的臉,正確來說,是我在原本世界的臉,這個世界我的臉已經變形了,變成嬰兒肥的大頭……

      「給我看妳桌布做什麼……」妳不知道我不想看見原本的臉好讓我忘卻我現在的模樣跟以往相差有多大!

      「不是啦,等我一下。」

      迅速在搜尋引擎上打了「暗殺教室」四字,按進入鍵後出現了許多連結,她點開其中一個,在我疑惑的視線下播放出裡頭的影片。

      影片打開的那一瞬,我懂了。

      『1、2、3、4、5、6、7、8……』

      『晴朗的午後,操場迴盪著響亮的哨子聲,真和平啊。』

      死章魚的那張笑臉出現在螢幕上,他那聒噪的吵死人的熟悉聲音從筆電傳出,還有E班的人做操的數數聲。

      我轉頭望著霜櫻,她露出淺淺的微笑。

      「我一直都是這樣看著你們的,並且希望著有朝一日能夠像你現在這樣跑到另一個世界去。」

      「你們是被我們三次元的人所創造出來的,是作者們筆下的生動人物,甚至是某些人的夢想與心靈寄託。」

      「所以說,這裡的樣子比你那裡的世界立體多了吧,我們就稱之為三次元;你那裡的畫風較為平面,我們稱之為二次元。」

      影片繼續播放,在殺老師他們出現之後,緊接著換我出現了。

      我知道這個時候,那是我剛進入E班尚未被殺老師打磨之時,當時的我心智還很稚嫩,現在想起來有一股丟臉的感覺。

      但是我的心此刻只有滿滿的無力和某種無法以文字描述的情緒,讓我很不好受。

      我扭過頭,抬眸又望向霜櫻,勉強擠出一些話。

      「我們的人生……在妳們這裡只是等同於電視劇般的存在?」

      「你別這麼說。雖然我無法否認,但的確是這樣,我只能看見某些片段,卻無法得知你們的一切。」

                「……是……嗎……」

                我垂下了頭,聽著影片中殺老師與E班的大家快樂的笑聲,想起了之前的種種。

      想不到,這些事物只是遵照別人給的劇本進行著,不是出於我們自己的意識。

                「業……你……不要難過……」霜櫻伸出食指要摸我的頭,被我一個側身躲開了,「請不要露出彷彿泫然欲泣的表情,拜託。」

      泫然欲泣……我嗎?

      霜櫻一樣露出一副想哭的神情注視著我,被我躲過的食指依舊停留在原處不動,不知為何,我看她這樣真的也有想哭的衝動,但是我忍住了。

      「我可能無法完全理解你此時的心情,不過我能夠稍微理解,一定很難受對吧。」

      「……」

      「對不起,我不應該這樣子來回答你的問題。」

      回應她的依然是一陣沉默。「……」

      反正她也不是真正懂我現在的心情,照她之前的話來看,她沒有這類的經驗。

      不曾突如其來地被莫名傳送到異世界,又不知道該如何回去。不安之時被當地人告知自己所處的世界是個虛構的世界,自己和其他人只是他們隨手創造的角色。

      可是對我來說,我們都是會有自己的想法和行動的……

      活生生的人類!

      見我不理會她,她也不知道能說些什麼便闔上了唇一會兒,然後再度啟唇,壓低聲音但我還是聽的一清二楚地說:

      「……我真的不應該告訴你的,好不容易喜歡的人奇蹟似地來到我身邊,都是我太開心了才會……」

      她倏然止了聲音,眼睛瞪的大大地,一臉震驚的看著我。

      我主動把頭靠在她的手指蹭了蹭,一會後抬起頭勾起一抹笑,看著她發紅的臉,一愣一愣的呆滯表情逗的我不禁發笑,輕笑出聲。

      「……業……」

      我第一次,叫出她的名字。

      「……謝謝妳,霜櫻。」

      「業嗚~~~~~~~~!!!」

      發出奇怪的叫聲把本來不錯的氣氛打破,霜櫻以左右各兩指小心翼翼的輕捏住我的雙手,激動萬分的用清澈的眼眸凝視著我,瞳孔中倒映出我的模樣。

      「你放心吧,在我找到能夠送你回去的方法之前,你就住在我這裡,我會盡我所能的幫助你!」

      我揚起嘴角。

      「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吧,霜櫻。然後再給我拿片洋芋片過來。」

      「喂!!」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