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之二 會議時間

「各位,開會囉。」

身為公司賦予特權的部門,他們時間分配很自由,掛上『本日暫停營業』的牌子後,雨久荷召集大家前往開會。

而所謂的開會,也不過是四個人圍著小圓桌,在小咖啡廳裡吃吃喝喝,十分隨興。

待所有人都坐好後,莫東籬翻開公司發的會議流程,開始朗誦今日會議。

「今天會議主題:『自我介紹』。」

「蛤?」花千夙首先表示疑惑。

莫東籬則嘆了口氣,把會議流程攤在桌子上,說:「公司規定。」

「真是一堆鳥規定……」柳無霜翻了翻白眼,似乎對公司規定有諸多不滿。

「霜霜,氣質。」雨久荷對公司規定沒什麼特別意見,反倒是關心起柳無霜的形象。

「好啦,我沒氣質又不是一兩天的事了,」回應了雨久荷後,她接著說,「自我介紹就自我介紹,花千夙,你先。」

「又我?」花千夙指著自己,望向隔壁眼神堅定的柳無霜,最終還是開始了自我介紹。

花千夙:「咳,名字大家都知道了,至於其他的嘛……你們還想知道什麼?」

雨久荷:「為什麼穿女裝?」

莫東籬:「真實性向。」

柳無霜:「嗯……家庭背景和學經歷?」

大家劈哩啪啦一串提問後,花千夙先是喝了杯咖啡,再緩緩開口。

花千夙:「首先,雖然我穿女裝,但我不是Gay,還是喜歡女孩子的。至於為什麼穿女裝嘛,這有點難解釋,就當作是我個人興趣好了,有機會你們會慢慢了解的。」

莫東籬盡責的擔任會議紀錄,飛快在筆電記錄下一言一句。

「家庭背景,沒什麼特別的,父母都是上班族,我還有個哥哥,人在國外。就業以前我是念戲劇系的,但其實後來都在玩社團,所以練了很多廣播配音的東西;畢業以後曾經當過配音員和影視幕後,大概是這樣吧。」

柳無霜:「你多聲道轉換自如,配音員應該很適合吧?怎麼會跳槽?」

花千夙:「配音工作其實很無聊的,工時又長、還要一直被挑毛病,都快悶死了,因緣際會之下看到這裡在徵人,覺得這公司的理念很有趣,就來啦。」

「下一個換誰?」

莫東籬話才剛落,雨久荷就拿走了他面前的筆電,說:「我來記錄,換你吧。」

莫東籬:「家境小康,單親,和父親同住,心理系輔修哲學系,來這之前打過的工不計其數,就不提了,以上。」

雨久荷:「好簡短!」

聽聞此句,莫東籬換了個皮笑肉不笑的表情,暖洋洋得說道:「怎麼好意思讓小姐打太多字呢,簡短為佳。」

「好好,就這樣,拜託你換回剛剛的莫東籬,謝謝。」

雨久荷說完,莫東籬才收回那假意的笑,而一旁的花千夙則不打算讓他就此結束,說道:「我和莫東籬之前是同一個單位的,剛好知道其他事,來幫你補充一下如何?比如正在誠徵女友,還有,你很喜歡聽古典樂之類的……」

在柳無霜和雨久荷都專心聽著花千夙說話時,花千夙冷不防的收到來自隔壁座位莫東籬,殺人的目光,於是識相的轉了個彎:「……不過,這些事留待大家慢慢探索比較有趣,我們就換下一位吧,換小荷姊姊如何?」

「我嗎?好啊。」雨久荷將筆電還給莫東籬,先是糾正了花千夙一番,「雖然我年紀比在坐的各位都大,不過還是叫我小荷就好喔。」

「對阿,小荷根本凍齡了。」柳無霜附和道。

「呵呵,可能家族有這種凍齡基因吧。」雨久荷笑道,然後開始了自我介紹。

雨久荷:「我爸媽都是醫生,家裡只有我一個小孩,興趣是彈豎琴,因為大學是念獸醫系的,所以後來也去考了執照,來這裡工作前曾經在獸醫院待過。」

花千夙:「哇,好酷喔,獸醫師耶,怎麼沒繼續呢?」

雨久荷:「嗯……大概是和興趣相衝吧,其實我沒有很喜歡當醫師,但家裡因此鬧革命,那時還小很怕爸媽離婚,所以折衷選了個獸醫,但有次工作時,被狗狗咬傷手,差點彈不了豎琴,所以就離職了。」

柳無霜:「看來小荷超愛豎琴的呢,欸!要不在公司裡擺上豎琴如何?妳可以邊上班邊彈豎琴,搞不好還能變本店招牌喔,東籬兄你說好嗎?」

柳無霜看向莫東籬,而後者顯然在聽到那句『東籬兄』後愣了一下,思考該不該糾正她,雖然自己確實年紀比她大,但還是選擇作罷。

莫東籬:「公司賦予我們自由經營的權利,當然可以。」

大夥又閒聊了一下豎琴要擺哪之後,才進到了最後一位的自我介紹。

柳無霜:「我是個大家庭呢,孤兒院的人都很好,所以我有很多很多家人。啊,對了,我小時候曾經在德國待過一段時間,所以大致聽懂德語,英文也OK,如果有需要可以找我翻譯。孤兒院在山上有一棟小木屋,有機會帶你們去住住!那裡差不多也算是我半個家了,哈哈。」

「我記得霜霜去環遊世界過?」身為現任鄰居的雨久荷說道。

柳無霜:「對,但後來只去了一兩個國家就回來了,以後有機會再去!」

花千夙:「妳是外文系嗎?」

柳無霜:「不是,我是資工系,但喜歡學語言,目前在自學日文和法文喔。」

花千夙:「喔!どうぞよろしくね*。」

柳無霜:「唉呦看不出來,發音好標準。」

花千夙:「那當然。」

莫東籬:「經歷呢?」

柳無霜:「經歷喔,來這裡之前是個遊牧民族,在各種地方打工換宿。」

眾人快速開完公司交代的會議後,就提早收工各自回家了。

*

回家的途中,柳無霜對一件事很是好奇。

「小荷,我們之前分組顧櫃台,妳抽到東籬兄的時候不是一臉厭惡嗎?怎麼突然……好像關係好轉了?」

「嗯……這個嘛,大概是接觸到本人真實性格,所以沒那麼討厭了。」

「什麼真實性格?東籬兄平時都笑臉迎人,難道說他本人其實是塊冰山嗎?」

柳無霜圍著雨久荷打轉,心裡對這兩個人的關係變化更好奇了。

「有的是相處機會,妳可以親自了解一下,哈哈。」

「也是,真期待這六個月呢,有種預感,這個店面會變成另外一個家。」

微風輕拂,走在河岸旁的兩人不再交談。

雨久荷開始哼起旋律,思考著在店面的第一場演奏要彈什麼曲子。

而柳無霜則沉浸在對未來的美好想像中。

*どうぞよろしくね:日文「請多指教」的意思。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