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寫1960歲月台灣
HOT 閃亮星─落桑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後來的後來,我們就發展成朋友。

他當天就給了我試吃意見,彼此還聊起天來,漸漸認識他這個人,也慢慢知道那件事情的始末。

就像是個老套的小說情節,他從小有個感情很好的青梅竹馬,情同兄妹,但也止於兄妹。然後,他交了女朋友,問題卻接踵而至!

他女朋友總覺得他與他的青梅竹馬關係不單純,他的青梅竹馬對她很不友善,時時刻刻想要拆散他們,所以,他們不斷因為這事爭吵、絕裂、和好、爭吵、絕裂、和好。

直到,有一次,他在路上看到他女朋友和一個男人手挽著手有說有笑,他沒有上前質問,而他女朋友以為她掩飾地很好,以為他有臉盲的症狀所以沒認出她來,故作大方地擦身而過。

這幕,正好被他的青梅竹馬撞見,她在馬路的另一端衝過來想阻止時,正好被違規超速的汽車撞上,送醫後不治。這件事讓他有負罪感,也讓他對他的女友徹底絕望,成為前女友。

就是這麼一個故事,說穿了,不過如此,但這當中的折磨,也許只有當事人最清楚。想他曾經常去光顧花店,原因應該也是因為常去墳前看望他的青梅竹馬。

「怎麼,自從那次之後,你就不相親了?」他跟前女友吵完架,我們正式認識那天之後,他就不再進行每周相親了。

很久之後,當我跟他熟到可以幫彼此煮咖啡、送晚餐時,我問他。

他笑笑地說:「因為沒這個必要了!」

「怎麼說?」

「因為我覺得我好像找回心動的感覺了。」

「心動?」我問號。

「我有沒有說過,當前女友欺騙我時,我很冷靜,當如至親的人死亡時,我竟然只有愧疚,因此,我很懷疑,我到底有沒有心?會不會再為任何事心動?」

原來是因為這樣,他才會那麼反常,反常地買花、探墳、相親,反常地拒人於千里之外,冰山的背後是會凍傷人的傷啊!

其實,所有人的故事,都是那麼平凡,卻又不那麼平常。難過就是難過,不會因為別人同樣痛過,你就能少傷心一些。

他說這話時的表情很沉重、很脆弱,可是看向我時的眼神卻很親暱、很溫柔。

「所以?」我有預感,他接下來的話,我要很仔細去聽,是可能會記一輩子的那種。

「我被你的笑,迷惑了!」他是指哪一個?我對他笑得最僵的那個嗎?「過了這麼久,我終於非常確定及肯定,我對你,心動了!」

他沒有預警地抱住我,「你願意嗎?願意成為我的女朋友嗎?」

願意!願意!

我在他懷裡早已哽咽地熱淚盈眶,只能緊緊緊緊地抱住他。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