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二章、原因

謝勻暖當然知道加入排球隊是最直接接觸到石紹雄的方法,她不是沒有考慮過王凱婷的建議,只是中學時對於運動的陰影太大,對於當時的她來說,借課堂筆記給石紹雄讓兩人有交談機會,已經可以讓她高興好幾天。

              為了能讓白馬王子能夠享受更好的筆記服務,謝勻暖甚至開始講究抄筆記的螢光筆顏色,還有N次貼的樣式。謝勻暖本來就喜歡做一些美勞手工,那時她完全把抄出完美筆記當作終極目標,雖然有些耗時,不過這些努力也沒有白白浪費。

        有一天,石紹雄還筆記的時候,還順手送了一袋巧克力給謝勻暖,「這是酬勞,感謝妳這幾週來的幫忙。」

        謝勻暖一開始客氣想拒絕,沒想到石紹雄還貼心地幫她拆封一顆巧克力,一邊說:「妳如果不接受,我只好親手餵巧克力答謝妳囉!」石紹雄笑咪咪地看著謝勻暖,謝勻暖只覺得自己臉頰躁紅,覺得很不好意思。

        雖然她很喜歡石紹雄,可是親手餵巧克力這種舉動,對於純情的謝勻暖來說有些過度刺激,她連忙伸手接過石紹雄手上拆封的巧克力。「我已經知道你的謝意,你不用餵我,我自己可以吃。」謝勻暖一口把巧克力塞進自己嘴巴裡,努力吞下,然後擠出自認最可愛的笑容看著石紹雄,「謝謝你。」

        看著謝勻暖的笑臉,石紹雄沒接話,只是伸手拿出紐仔褲後口袋裡的面紙,然後抽出一張面紙,輕輕地擦拭謝勻暖的嘴角,一邊緩緩地說:「嘴角和牙齒都有巧克力喔。」

        被石紹雄這麼專注的看著,謝勻暖心跳加快,並且帶著緊張的情緒,當她一聽見石紹雄毫不浪漫的評語,當下謝勻暖只想找個洞鑽進去,「呃……謝謝。」謝勻暖不好意思的拿走石紹雄手上沾有巧克力屑的衛生紙,然後幫自己再擦了一次嘴角。

        「阿暖真是太可愛了。這麼可愛又這麼會做筆記,真的是無敵筆記王。」石紹雄看著謝勻暖微笑,一臉得意的讚美,彷彿謝勻暖的筆記是為了他所完成的藝術作品,石紹雄接著拍拍謝勻暖的肩膀,「妳要不要進排球隊,我可以教妳打排球,當作借筆記的報答。」

        「啊!」第一次聽石紹雄這說的時候,謝勻暖只當這是個玩笑。畢竟她在入學一開始的體育課被排球打到眼眶瘀青的事跡傳遍整個大一,像她這種笨手笨腳的傢伙怎麼可能加入甚麼體育性的社團。

        「阿暖手長腳長的,不加入體育社團太可惜了。」石紹雄低頭看著謝勻暖,一臉認真的說。

        「我不行啦!我連跑一百公尺都會自己絆倒自己。」謝勻暖搖頭拒絕這個提議。

        「運動這種事就是要鍛鍊後才能技藝精進。」石紹雄又嘗試說服謝勻暖,結果仍是換來謝勻暖的拒絕。

        雖然謝勻暖直接了當地拒絕石紹雄,不過石紹雄好像不打算就這麼放棄,前前後後跟謝勻暖說這相同的提議。不過謝勻暖因為自己慘痛的運動經驗,遲遲不敢答應,她總以自己運動細胞不好為由拒絕這個提議。

        除了石紹雄外,還有另一個人也處心積慮的勸說謝勻暖加入系隊,那就是謝勻暖的完美室友王凱婷。她也是第一個發現謝勻暖對石紹雄有著特別的情感,沒想到這變成王凱婷利誘謝勻暖加入系女排的重要把柄。

        某一天謝勻暖跑去看系男排練球時,原本她以為自己躲在球場的角落應該足夠低調,沒想到這個王凱婷一跟謝勻暖眼神對到,竟然放下手上的排球對著謝勻暖直衝而來。

        王凱婷以一種鎖定獵物的眼神看著謝勻暖,嚇得她想往後逃走,無那手腳長度相較於王凱婷,有著絕對的劣勢。王凱婷盯著謝勻暖一邊邁開腳步直接走到她面前,然後毫不掩飾地說:「欸,妳又來偷看排球王子了吧!」

        「啊!」這個讓人措手不及的直球式問句,的確很符合王凱婷的直率風格,卻讓謝勻暖無法招架,只能心虛的點頭。

        「嗯!」王凱婷蹲低身,以一種若有所思的樣子打量謝勻暖,然後對著謝勻暖露出大大的微笑。這突如其來的溫柔放送讓謝勻暖不寒而慄。王凱婷只是笑嘻嘻地問:「要不要我告訴妳接近石紹雄的捷徑?」

        「甚麼?」這種毫不在意人心的突破心防方式,讓謝勻暖措手不及又無法反駁,只能瞪大眼,驚訝的看著王凱婷。

        「系上的排球隊式男女混練,而且常常會舉辦校外的集訓活動。」王凱婷語氣平常的述說著,一邊觀察謝勻暖臉上的表情變化,「男女合宿時,可以盡情的觀察石紹雄的結實身材喔!」王凱婷特別把結實身材這四個字壓低音量,加入了一種曖昧語氣。

        一聽見王凱婷這麼說,謝勻暖不爭氣的雙頰炸紅。

        「妳果然對石紹雄有非分之想。」一看見謝勻暖害羞的反應,王凱婷像是抓到謝勻暖的小辮子,毫不留情地大笑出聲,「加入女子排球隊吧!反正只是系隊,也不用甚麼練習,當作運動同好會加入就好了。」

        「運動……同好會?」謝勻暖一臉疑惑的看著王凱婷。

          「是啊!」王凱婷對著謝勻暖笑咪咪的說:「我們系上的男排實力堅強,女排的程度就很普通。所以大家都是抱著來玩的心情,任何程度的人都可以參加。」

        「真的嗎?」謝勻暖耳裡聽見「甚麼程度的選手都可以參加」這句話,讓她心裡原本對加入運動社團的排斥感有些削減,當她在猶豫不決的時候,王凱婷又補了一句:「與其說是女排,不如說是有點排球程度的社團經理。」

        「啥!」聽王凱婷這麼說,謝云暖一臉狐疑的看著自己的室友。

        「正因為實力不強,所以我們常常在初賽就落敗,與其說去比賽,我們花在照顧男排的時間還比較長呢!」王凱婷對著謝勻暖眨眨眼,「我們很多隊員都是衝著石紹雄而來,近水樓台先得月大概就是這種道理吧!」

      「那我要參加!」謝勻暖在還沒來得及考慮,一聽見有很多競爭對手,她反射式的回答決定要參加。沒想到這個衝動,的確讓她接近石紹雄,也讓自己吃了不少苦頭。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