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薛定谔的猫(二)

闵玧其做了一个梦。

快要吓死他了。

自己似乎来到了一个伸手不见五指,黑色的长廊,他慢慢的挪动脚步,试图走出这个逼仄的通道。

【嘀——】

一阵刺耳尖锐的机械声钻入了他的耳膜,又疼又麻,使得闵玧其皱紧眉头捂住了双耳。

似乎要从自己的耳膜钻入脑袋一样,钻心的疼。

等到一切平静的时候,周围所有的一切,包括空气水珠,好像都慢慢的开始静止。

咦……

前面有一扇门。

他用力的推开,顿时阳光灿烂,眼前明亮一片。

“你怎么又打架了?”一阵清脆柔和的声音清晰悦耳的传来,前方的场景有些模糊,看不真切。

他觉得这堵墙好熟悉啊。

埋藏在记忆深处的,大元外高的——右侧出口的墙壁。

“嘶……轻点。”一个毛头乱糟糟的小子,嘴角紫青,表情冷酷傲娇的龇牙咧嘴。

旁边的女孩子,穿着这所学校的制服,亭亭玉立,灿然一笑,不可目视,就像出自神仙之手似的,是最美好的年华。

“下次再这样,我就不出来了。”她一边说着,一边拍拍裙角的灰尘,随即站起身来,扎起的黑发被风吹得飘飘荡荡的,看着有种心神恍惚的感觉。

一脸衰样的男孩子显然陷入了自己的世界里,眼神灼灼又清清淡淡的放在她身上。

趁对方看过来的时候连忙移开,眼底有一丝丝的失落。

“玧其,你从大邱来到首尔的理由呢?”

“没什么理由。”

“不会的,一定有的。”女孩子的目光很是坚定,随后又蹲下,摸了摸男孩子的脸,她的指尖剔透,他的嘴角伤痕青紫。

霎时,男孩子耳尖有些红通通的,神情不自然的躲开她的手。

能有什么理由呢。

还不是因为这样距离近一些。

他在心里默默的念叨。

一旁站着的闵玧其震惊的站在角落里,看着前面的两个人。

他再也熟悉不过的两个人。

一个长着他的脸,另一个……

他看着女孩子伸手去牵男孩子的手,可是对方却拒绝了,说不清是一种怎么样的情绪。

“对了,学校最近在特招,你要试试吗?”

“……”他是学习的那块料吗?开玩笑呢?

金玉心盯了眼前的这个人半天,对方都没有任何的反应,她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挨近了身边的人,想要说些玩笑话活跃下气氛,然后进行后续的劝说。

“本来就丑,受伤后更丑了。”

“……”蹲在墙角的人站起身来,皱起眉头拉紧了身上的紫色运动外套。

“那你去找更帅的啊。”

她有些没有反应过来,抿了抿嘴,漂亮的双眼显得有些慌张,“你干嘛啊。”

“不是你嫌弃我丑吗?”

“闵玧其你一定这样跟我说话吗?”

他不耐烦的拨弄一下后脑的乱发,真以为自己愿意打架啊,还不是因为这位的原因,现在反倒嫌弃他丑了?

有没有道理啊!

俩人僵持不下,女方开始做最后的妥协,走过去笑容嫣然的去牵他的手。

男孩子也不知道是脑子不好,还是哪根筋不对了,一巴掌就甩开了。

刚抬手他就后悔了,懊悔不已却强装镇定的注视对方。

金玉心的双眼已经慢慢朦胧了,含着绰约晶莹的眼泪,委屈的看向发脾气的人,一个没忍住,眼泪砸在地面上,溅湿一抹小小的痕迹。

他掩下双眸,盯着那块深色的地面,垂在身侧的指尖动了动,却又无能无为的握紧。

臭小子!

闵玧其看见这一幕恨得牙痒痒,抡起旁边的废弃的石头,就猛地要砸那个推开她的人。

狗崽子!

看我今天不打死你!

什么疯病犯了?

啊……

他都要气的吐血了!

小子你今天就算完了!

马上就剁掉你的爪子!

可是,

不论他怎么挥舞,谩骂,甚至动手去打,都不能碰到对方一分一毫……

自己就像局外人,真正的局外人,默默的观看着。

“你他妈的真是要气死我了!”

“快道歉啊!你等死呢吧?”

“快给她道歉啊!”

“我让你给她道歉啊!”

就算闵玧其扯着嗓子大喊,肺部呼吸都生疼生疼的,就像屏幕被调成了静音一样,只有自己能听见。

他眉眼透露出一种小心翼翼的神情,心里痛的要死,伸手想帮女孩子擦擦眼泪,动作温柔极了,却扑了一个空。

只好看着女孩子失望委屈的转身离去,抬起胳膊轻轻擦了擦眼睛,鼻尖红通通的,肩膀微微抖动,一个人的背影显得那么单薄惹人怜。

被剩下的男孩子,却跟死了一样的站在原地不动。

“你他妈的气死老子了。”

闵玧其实在是打不动了,只好坐在墙边喘着粗气,嘴里还骂骂咧咧的,接连不断话痨一样的窜出来。

“你不丑吗?”

“自己长什么样子心里不清楚吗?”

“狗崽子啊你,真想杀了你……”

气死了,气死了……

他怎么会这么蠢!

这绝对不是自己啊!

气死了,气死了!

你作什么呢!

想死吗!

哎西!

【OVER】

一阵机械的声音又突兀的响起来。

闵玧其还没来得及收拾气人的“自己”,随之又眼前一黑,失去了所有的知觉。

西八!

臭小子,你给我等着!

闵玧其:一个疯起来连自己都骂的人哈哈哈哈哈。

暂时写这个找找感觉哈~

因为是周末的缘故,马上要出去,回来更新南妹~

么么哒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