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御喬兒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 (1)

第一章

      「抱歉,我來晚了。」

      蔡明育將望向窗外的眼神轉向正在說話得男人,並且把飄忽的思緒拉了回來,靜靜地打量眼前的這個男人。

      他的眉毛濃厚,睫毛濃密而細長,鼻梁高挺,低垂的眼簾令人看不出想法,薄薄的唇一邊揚起,非笑似笑,高而挺拔的身子站在餐桌旁,似乎是沒有坐下的打算。

      真是一位帥氣的男人,擁有一雙會勾人的桃花眼,想必異性緣極好,是個跟自己日常生活中完全沒有交集的人。

      照理來說,蔡明育應該很高興自己的相親對象如此英俊才對,但是,他讓自己等待了許久……

      像個傻瓜似地呆坐了一個多小時,好幾次她都想要起身而走,但想到了自己參加這場相親的理由而忍了下來。

      男人看起來沒有絲毫歉意,蔡明育心想,看起來真的是被逼著來相親的。

      沉默在空氣中飄散,彷彿凝滯了周圍的空氣。

      過了一會兒,男人首先打破了沉默:「這頓飯我請,你慢慢吃,我先走了。」

      真是毫不掩飾自己的意願啊。

      「都來了,那就一起吃吧。」她淡淡地邀請。

      男人首次正眼打量眼前的女人,擁有一頭烏黑的長髮,略微粗的眉毛,一雙深邃而黑亮的大眼,秀氣的鼻梁以及寬厚的嘴唇,配上圓潤的鵝蛋臉,身材沒有達到纖細的標準,但也沒有過於豐腴,不瘦也不胖──

      簡單來說兩個字:平凡。

      真是不起眼的女人,這是男人對她的第一印象。

      但是,他讓她等了一個多小時,卻還沒走,真不知道該說是人太好,還是居心叵測,他諷刺地想。

      要不是朋友強烈的要求一定要來這一趟,不管對方還在不在,只要有到場就好,並保證以後再也不會替他介紹對象,不然他才不願意來。

      猶豫片刻後,男人還是坐下了。

      「我今天下班前臨時被叫住,所以比平常晚下班。」他解釋遲到的原因。這是事實,雖然他並不覺得這場相親有什麼理由值得參加的就是了。

      「嗯。」她能夠理解男人的理由,卻也知道若是男人在意這場相親,或者說是在意她的話,不會是如此隨便的態度。

      男人會來,是因為他重要的朋友叫他過來。

      蔡明育深深地望著他。專注地看著眼前的男人,他幽黑的眼眸彷彿一汪深不見底的深潭。

      男人挑著濃眉,反擊似的同樣直勾勾地看著她。

      可怕的沉默再度蔓延。

      四周偶爾傳來的交談聲清晰可見,唯獨這桌異常的安靜,形成一股詭異的氣氛,這倆個人之中似乎沒有人想打破這股奇妙的氛圍。

      彷彿過了許久,卻又沒有想像中的久。

      男人再度開口說道:「我叫曾誠皓,妳呢?」

      「蔡明育。」

      連名字都如此普通……

      是個既不起眼又無趣的女人啊,曾誠皓心想。

      看起來這個女人似乎不擅長人際關係的應對,為了不讓沉默再度蔓延,他簡單地詢問了蔡明育的意見後,點了幾份餐點。

      或許剛剛應該直接走人的。

      算了,反正都已經坐下來了,那就隨便敷衍對方吧。

      「我的工作是個醫師,妳呢?」

      「無業遊民。」

      曾誠皓正在喝著水,聽到她說得話後嗆咳了一下,拿起紙巾抿了抿嘴唇,有些驚訝地望著對方。

      無業遊民啊……真是意外的有趣。

      「看起來不像呢。」曾誠皓微笑地說著,「我今年三十歲,興趣是開刀,喜歡血淋淋的東西,越血腥越好,我很享受剖開心臟那瞬間血流如注的樣子呢。妳也自我介紹一下吧?」

      看著蔡明育神色如常的樣子,臉上絲毫沒有變化,只是默默地低頭吃東西,真是個無趣的反應,他想。

      蔡明育放下了手中的餐具,稍微擦拭了嘴唇和手後,看著他說道:「二十八歲。我的興趣不重要,我想你也不會好奇吧。」

      「也是。」曾誠皓聳聳肩。

      坦白地說,他是不怎麼在意這個問題沒錯。

      不過,蔡明育看他的眼神很冷靜且自在,並沒有一絲迷戀或者是不安,彷彿非常怡然自得地坐在這裡。

      這是等待他一個多小時的女人該有的反應嗎?

      心思敏銳的他很快地就感覺到異常了。

      「妳為什麼會答應來相親?」

      蔡明育沒有馬上開口,她凝視了曾誠皓片刻後,說道:「遲到了一個多小時的你,又為什麼還會想過來呢?」

      一個小多時前,蔡明育還不確定自己要不要參加這場相親,她並不覺得以自己的年齡來說需要參加這一場相親,隨時隨地都想要落荒而逃,畢竟兩位不熟悉的年輕男女互相見面並了解彼此,本身就是一件尷尬萬分的事情。

      但,她還是留下來了。

      心中存著一絲僥倖,連她自己都覺得傻啊……

      到底是為什麼要留下來呢?

      等一個根本就不把她看在眼裡的男人。

      坐在餐廳等待對方的到來,這期間在腦海中多次閃過想要離開的念頭,她不斷地猶豫著到底要不要走?

      滴答、滴答、滴答……

      隨著時間緩緩地流逝,她反而安心了,看起來對方似乎也不想來。

      沒關係的,反正她也不怎麼想來,告訴自己就等兩個小時吧。

      她卻沒想到,對方會來。

      蔡明育從曾誠皓呼喊她的時候,她就一直默默地打量著眼前的男人。

      她知道他英俊非凡,也知道他的個性如何,成熟中帶有一股優雅且輕挑的氣質,是個很容易吸引女性的男人。

      她沒表現出來一絲迷戀或是驚訝,因為她知道男人不會愛上自己的。

      男人只喜歡美女,他已經有喜歡的人了。

      他們是兩條互不相干的平行線,不會有交會的一天,這次的相遇只是場錯誤罷了,不知道長達多久美麗的錯誤。

      但如果只是平行線的話,她想試著努力把兩條沒有交集的平行線,變得有交會的時候。

      對方看起來就一臉興致缺缺,臉上沒有絲毫歉意,只想趕緊走人的模樣,對她連基本的社交禮儀都不想假裝。

      果然,是個自視甚高且目中無人的傢伙啊!

      她知道自己的長相從來就稱不上「美女」兩個字,勉勉強強算是清秀這類型的,但也沒必要表現出來吧。

      「我答應要來,就會來。」

      看起來她似乎還是會介意自己的遲到,也是,等待了一個多小時的人還表現出一副完全沒有關係的模樣,那不是聖人,就是假惺惺的小人了。

      他從不相信這世上真正存在著聖人,那只存在於虛幻的故事之中。

      「這也是我會坐在這裡的原因。」

      「是嗎……」曾誠皓略為低沉地說著,一隻手托著下巴,貌似正在思考的模樣。

      他並不怎麼相信蔡明育的話。

      他覺得這個女人跟他過往所接觸的女性朋友們不是同一種類型,給人迥然不同的感覺,差異很大。硬要歸類的話,算是安靜內向的乖乖牌吧?

      不過,他跟她接觸的時間不多,她這副模樣也可能只是表面罷了。

      一個自稱是無業遊民的女人,答應跟醫師來相親,不管是誰來看都會覺得其中有詐吧。

      曾誠皓對蔡明育並無好感,一來是她長得並不是他的菜,二來是他覺得她有所保留,是別有目的來接近他。

      不過這個女人是朋友介紹來的,以朋友那溫柔又不失精明幹練的個性,想必也是她所認可的,品行自然也不會差到哪去。

      但是,那又怎樣?

      蔡明育的外貌對他來說只有「不及格」三個字。

      若今天來的人是一位美女,不管對方品行如何,他這頓晚餐或許會吃得很愉快,至少賞心悅目,可以把今天上班所累積的疲勞消散些,但蔡明育不是,所以曾誠皓也就失去了繼續聊天以及吃晚餐的興致了。

      不管她是不是自願來的,總之大家好聚好散。

      「我們似乎都不怎麼樂意吃這頓飯呢。」曾誠皓毫不掩飾打了個哈欠。

      他本來就不是個風度翩翩的君子,自己的下班時間被延遲,他現在已經很累了,只想趕快回家好好的放鬆和休息。

      「我先走了。」說完,他拿起帳單準備結帳走人。

      「等一下。」

      蔡明育知道自己並不是什麼美女,並沒有能夠一眼吸引人的地方,但曾誠皓出乎意料的不友善,竟然他連跟她一起吃飯的意願都沒有。

      果然,他對自己沒興趣的事物,絲毫不感到關心。  

      「嗯?」

      既然曾誠皓都不給她台階下了,她又何必虛應著這一切呢?

      她決定說出來,即便她會痛苦萬分,有可能會後悔不已……

      有些話,現在不說,以後就沒有機會了。

      「你喜歡許純悠醫師吧?她卻跟你的好朋友徐子義醫師在一起了。」蔡明育嘴角緩緩上升,揚起一抹諷刺的淺笑,「你表面上看起來是個玩世不恭的大少爺,周旋在各個女人之間,其實,你內心一直都有個她,任何人都無法取代許純悠,你很痛苦、非常痛苦。」

      她的話,像一把鋒利的刀,刺向曾誠皓的心窩。

      曾誠皓的臉色瞬間變得凝重且難看,身體微微顫動著,深吸一口氣,目光隱含著怒火深沉地看著她。

      想激怒他?

      這個女人是什麼來歷?

      到底想幹嘛?

      她怎麼知道他喜歡許純悠?

      「妳,想說什麼呢?」曾誠皓將身體往前傾,嘴裡吐出刻薄傷人的話:「我的事情,輪不到妳這個醜女人來評論吧。」

      「我想說得是……我想說得是──」蔡明育嘴唇微微發顫,有些氣息不穩地說出:「許純悠醫師不會愛上你!你不是跟誰在一起都是玩玩而已嗎?既然如此,我為什麼不可以呢!?」

      蔡明育漲紅著臉,粉嫩的臉頰浮現一抹紅暈,她不斷地吸氣、吐氣。

      她想,這一輩子的勇氣都用完了吧。

      她想起來了自己總是注視著曾誠皓的背影,在他背後默默地關注著。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目光總是追逐著他的身影,腦海裡總是想著他、充滿著他。

      但是,她對曾誠皓來說,就只是個不起眼的存在罷了。

      一個完全不認識的陌生人。

      心裡頭,有些苦澀。

      曾誠皓絕對是討厭她了。

      可是,如果她能夠陪伴在他身邊一段時間,那就足夠了。她的心願很小的,不奢求太多,她想要讓曾誠皓記住她,哪怕是討厭她……

      因為太喜歡男人了,所以想要讓男人記住她。

      曾誠皓沉默地看著她,冷冷地不含有一絲情感,冰冷的目光彷彿會將她凍傷似的。

      如果,這個女人想要吸引他的注意力的話──

      很好,她成功了。

      「你想跟我玩玩?那你應該很清楚我的標準吧,你夠資格嗎?」曾誠皓冷冷地看著她,嘴裡吐出刻薄的話。

      蔡明育知道自己傷害了他,緩緩地低語:「我知道我不夠資格,那又怎樣呢?反正,你其實無所謂吧?只要是誰都好,能讓你忘掉許純悠的人都好。」

      因為長時間關注著曾誠皓,很清楚他有多麼喜歡許純悠,到了無法自拔的地步,甚至於,任何事都以許純悠為優先,只要她幸福及能得到幸福,就足夠了。

      其實,在蔡明育的眼裡看起來,曾誠皓很傻,像個傻瓜似的,為了一個不愛自己的人拼命付出,不求回報,就如同自己一般。

      「誰說,我要忘掉他?」曾誠皓淡淡地說著。

      「……」蔡明育靜默地凝視著眼前的男人。

      喜歡到不願意忘記,是嗎?

      「聽起來你好像很了解我似的……我沒有印象見過妳。」曾誠皓頓了頓,重新整理了思緒,調整了心情。

      「因為我對於你來說,不重要。」她把目光移向窗外,天已轉黑,夜晚來臨了,招牌及大樓的燈光點綴著街景,看著路上熙來攘往的人們,她想,自己是在堅持什麼呢?在執著什麼呢?

      眼前的男人就這麼好嗎?值得她追逐多年。

      或許,今天過後就可以放下了吧,讓曾誠皓記住她,就足夠了。

      「我們就打開天窗說亮話吧。妳,有什麼目的?」曾誠皓直勾勾地看著她,不滿她將目光移開。

      蔡明育沉默許久,該怎麼回答呢?

      因為她喜歡他,所以想讓他記住自己嗎?

      因為膽小又虛偽的自己,想要跨向他更進一步,更貼近他一些……

      因為,她想要告訴他,不要再執著於許純悠了,她希望他能夠幸福。

      蔡明育緩緩地開口:「想要放下你、放棄你。」

      曾誠皓瞪著眼前的女人,覺得莫名其妙,自己根本不認識她,突然說了一些奇怪的話。

      「對不起,打擾你了,我們不會再見面了。」蔡明育說完話後匆促地起身離開。

      心裡頭,彷彿被掏空似的,空蕩蕩的,她感到痛苦。

      放下吧、放下吧、放下吧……

      蔡明育不斷地提醒自己,一遍又一遍,如同催眠般。

      眼眶微微泛紅,她吸吸鼻頭,不讓眼淚落下,不要再執著於曾誠皓了,她對自己說。

      但,眼淚卻還是不爭氣的落下了,豆大的淚珠一顆接著一顆,不斷地滾落,她哽噎著,逼自己收回眼淚,卻無法成功。

      終於,蔡明育忍不住了,不管旁人的目光,蹲在路邊的角落痛哭著。

站在遠處的曾誠皓,把這一切收盡眼底。

      這個奇怪的女人,成功讓曾誠皓印象深刻。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