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2023/1/1起調整作家收入現金稿費匯款日與手續費
HOT 閃亮星─敘娜耽美稿件大募集

楔子

喜歡上一個人,絕對需要花下比離開所喜歡的人更多的勇氣。--羽恩

   

「如果我願意抱著被你回瞪的風險,只為了與你四目相對,

那我一定已經不情願地,揹上了墜入情網的罪。」

          #                 #                 #             #             #

    依照父母的規定,我理所當然的進入了M中學這所學校。進入這所國中的原因,好像除了父母是這所學校的老師之外,也沒有別的理由。不過不必在一間一間學校中煩惱的選擇,反而能夠讓我特別的安心。

    翻開「時空停止的冰封校舍*」,開始沉浸在書的世界裡。我感受到一絲絲細雨在外面滴落,在指尖滑落書頁的瞬間,好像伴隨著一首,鋼琴曲?

    等一下,這首歌?

    怎麼有種似曾相似的感覺?

    這應該是首創作曲吧,因為這首曲子不但有著鋼琴古典的美,更有著現代流行曲風的風格。即使如此,這首曲子還是不亞於名大師所創作的名曲,甚至有點超越的感覺。

    到底是誰創作的呢?

    應該不是普通人吧?

   

    我微閉著雙眼,仔細聆聽著來自窗外悠揚的琴聲。清脆的音符敲在琴鍵上祥和的旋律柔和的飄揚。

    我沉浸於思考,腦中的印象逐漸成形,

   腦海中逐漸出現一個少年的剪影,秀髮如同在我的記憶般飄盪。

   我扭過頭,卻無法阻止你的身形在我的腦海裡徘徊。

    你的面容在我面前若隱若現,我卻發現撫在我雙頰的雙手漸漸濕潤……

    我抑制著,卻無法阻止我的啜泣聲。

    我果然還是無法忘記你啊…

   

    想到此處,這首鋼琴曲似乎也告一段落了。望向似乎很遙遠的窗外,他,那個人,究竟處在何方?

          #                 #                 #             #             #

結束了一天的疲憊,我騎著腳踏車回到家。

「我回來了。」

經過幾個紅綠燈車與車之間的廝殺後,我「平安」的回到家。進了客廳打開燈,原本在預期內會出現的人卻不見影子。

我狐疑。就算今天提早放學,以十分鐘的車程而言,從學校在四個街區內的短程距離走回家,算起來還是慢得離譜。

突然間,樓梯口有一陣騷動。

「你回來了啊……」

頭頂包著浴巾的我妹,用著極度慵懶的聲音回答道。

我不禁嘆了一口氣。

此時我想介紹一下我妹。秦羽琴,名字夢幻的有如小說中走出來般,儘管她本人很常向我媽抱怨為什麼要給她取一個名字裡面有兩個字的名字,不果這個名字與她那出眾的美貌倒是挺相稱。

我無奈地看著她,跟她嘻皮笑臉的表情做強烈對比。

接著是個極富動作感的畫面,她把浴巾在一秒內迅速地扯開,水珠順著細軟的長髮一同受到地心引力的牽引,以華麗的弧形飄盪而下,如果是平時,我還有閒情逸致去欣賞這個宛若洗髮乳廣告的畫面,但是

--她現在,在我的房間裡面,等同於把我的地板弄濕。

「不把頭髮吹乾就直接進冷氣房,小心因此著涼感冒,到最後我可不會照顧妳,放任妳自生自滅,以至於到最後妳至死都是屁孩。」我的天啊,我真是越來越佩服我的嘴砲功力了。

我轉頭想要看看她的反應,卻只發現一個身軀在我的棉被裡呈現三角形狀,

--八成在裡面滑手機!

「連眼睛都不要了是嗎?」我拉開棉被,試圖找出究竟在裡面搞什麼鬼。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望著被棉被山半掩的手機,少女大叫失聲。

「我、我去把地板拖乾,不要跟媽講我在棉被堆裡滑手機……」

真是困擾,明明有自己的房間,偏偏就是要跑到別人的地盤做壞事,知讓人擔憂我們家族的智商(當然包括我的)。

順利解決掉一個麻煩之後我始得專心讀書,最終依舊還是得下樓在吃飯時間遇見那個討厭鬼。

「我下來了。」

我妹以一副「來者不善」的表情瞪著我。

「幹嘛?」

「連只是報告一下自己的行蹤都要被質疑嗎?」

「你以為我在乎的是這件事嗎?」

「我已經很注重妳的面子了,我可沒在爸媽面前揭露這件事。」

「哼。」

我一點也不在意我妹的反應,因為我知道,這個「酒肉姊妹」遲早會歸來的。

果不其然,回房間時早有一個幽靈跟著我。

「幹嘛?」

「跟妹妹說話有必要這麼冷淡嗎?」我妹無辜地睜大了雙眼,儘管她方才生氣時眼睛也瞪得跟牛眼一樣大,現在她的神情卻與他不久前的瞠怒差了十萬八千里。

「我只是用妳跟我說話的方式回應而已。」

「哼。」我妹不甘示弱。

「話說回來,妳也先看看妳自己吧。剛好這裡有一則動態回顧,替全年級領畢業證書的妳在鎂光燈下的表情居然如此呆滯,創造了如此完美的違和感呢。或許妳並不知道,但是在後頭的在校生可是笑得人仰馬翻呢。」

怎麼可能笑得那麼誇張?竊笑或許可以,但是總不可能不給面子吧。看了看那張照片,的確是有想要斃了發文者的衝動,但我的目光馬上轉移到另一張照片上。

是我們班的合照,然後,我的雙眼慢慢從漫無目的的亂飄,進而聚焦在一個點。

他那燦爛的笑,只離那個少女幾步遠。

不知為何?好像自己喜歡的人有意思的,都是十分優秀的少女,無論成績是在我之前或是在我之後(沒有驕傲的意思),似乎在成績的比較下還不夠,還要讓我心中充滿醋味才好。

--但是,這些事往往還有一個共同點,就是不管自己考得再好,那個被矚目的人,永遠不會是我。

很多人說,需要完全忘掉才能重新再愛。

或許兩個月的暑假不足以使我忘記,但在時間軸拉長後,也許在某一天,時間已能完全沖淡我對她的記憶。

但不管那天會不會到來,我都不想在國中階段對人動心。

因為被學業的壓迫和戀愛的苦澀同時沖刷的痛苦感覺,我都懂得。

--但如果,那天真的到來了怎麼辦?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