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停機公告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二罪 賭上名為「性命」的籌碼

「哇嗚   ~   這裡的牛奶意外好喝呢   ~   」

爽快地一口氣幹掉那樽大酒杯,原本還有些胸悶和發漲的腦袋立馬神清氣爽了起來。

「客人,這是您要的東西。」邊抹著圍裙邊走來的小二,手持一卷厚厚的羊皮紙,我立刻接過在案上攤開,印入眼簾的是陌生地形與文字,那文字長得有點像英文字母,邊框歪歪曲曲,像花體字,但仔細一看,卻不是如此。轉了個念,在海圖上仔細搜遍各個角落,未發現任何眼熟的形狀。至此地步,自然心底也覺得奇怪,想來想去也沒個底,最終推測可能家鄉只是個小島,受限於比例尺,因而上不了這張海圖,躊躇一會,我轉向四處瞻望看起來有點躁動的小二,開口:「不好意思,請問目前的位置是在海圖的哪?」

聞言,小二滿腹狐疑直盯著我的臉瞧,卻也沒多問什麼,直接指出了所在地點:

「這裡是格林大陸西邊的拉法薩王國,目前的位置是離王城最近的釀酒之鄉--巴克斯。」

「喔喔   ~   」看來,語言共通已經算上幸運了,至於文字嘛……看來有得學了。「謝謝你,請再給我一張當地地圖。」掏出一枚銀幣買下這張沒有什麼作用的航海圖,我捲著羊皮紙,忍不住側頭思索,這一睜眼就到了另一個國家是怎樣啦。

見我沒有其他要求,小二望著那樽已見底的大酒杯,再朝桌上瀟灑四散的錢幣投眼看去,身為本店招牌店員怎可能錯過衝業績的好機會?拿出本月業績之冠的腕力,他推薦起本店的招牌小吃和陳年美酒,並表示可以順道至廚房各吩咐一份。

確實,從醒來到現在都還沒吃過像樣的正餐,隱約從肚皮傳出的咕嚧聲附和著小二的舌燦蓮花,彷彿來到的不是街邊酒吧,而是五星級飯店,不由自主的心動了幾下,正當我被菜單吸引過去之際--

『碰!』

突如其來的巨響傾刻分散原本放在筆與菜單間上的注意力,自食物的魅惑中清醒過來,該死的食物香氣,害得我差點就要花光所剩無幾的積蓄,假裝在尋覓聲音的來源,這才發現,酒吧的另一端出入口隱約傳出不知誰的叫罵與客人的鼓吹聲。

「唉唷!真是的。」沒有畫線的菜單上,小二一臉擺明覺得可惜,說罷,他翻了個白眼也跟著轉過頭去:「怎麼又來了。」

「『又來了』?」挑高眉,對於他的說詞我感到好奇。

「客官您有所不知,」他舉起手指向中心其中一名邋遢的男子:「有看到那名蓬頭垢面的男人嗎?他與那個人高馬大的傢伙是老相識,這地方說道釀酒,就我們家最大最美味,冤家路窄嘛,一見著面便為同樣事情每日爭吵不休,煩都煩死了,既然這麼愛吵怎麼不乾脆湊成一對登記去呢!咳,離題了。」他清了一下喉嚨,繼續道:「那個像乞丐的男人呢,是瓦洛凡達豪門的執事,不過3年前瓦洛凡達當家被妻子謀殺後,他也跟著流離失所,似乎是打擊太大吧,整人瘋瘋癲癲的,搞得沒人敢用他怕他會惹出什麼事來,連生活都快過不去還陳天妄想尋找不存在的殺人兇手,不過最近倒是聽說有間私塾願意用他,嘖嘖,我看那根本是在財害我們未來的棟樑吧,您說,梁柱都被蠹蟲肯了,這個國家還有救嗎?真希望那間私塾能再三思……喔,說到殺人兇手,您一定也很好奇為何瓦洛凡達的妻子會--嗯?」為什麼前方有道眼熟的靛青色人影一晃而過?

猛然回頭方驚覺,空蕩蕩的座位上,僅留下同樣空空如也的酒杯。

***  

拉法薩王國境內知名城市--巴克斯,土壤肥沃、地廣豐饒,又鄰近水泉,以釀酒馳名,此地酒吧即使是在冷門的早晨時段人海依舊絡繹不絕,戶限為穿,而人多必嘴雜,不免會引發衝突,打打殺殺在所難免,可說是極度血腥的「競技場」,例如今天,場面一如往常火爆--

「死小鬼,沒看到我們『鐵血騎士團』副團長的我要經過嗎,還不快讓路!」

一把推倒站在門口玩耍的小男童,細皮嫩柔立刻被粗糙的地面磨掉了一層皮,滲出緋紅的鮮血。這名壯漢並沒有因此而收手,竟然又往孩子的肚腩奮力踢了一腳,小男童就這樣抱著肚子在地面嚎啕大哭,而現場竟也沒人出面制止,甚至還為此捧腹大笑,任憑驚恐的母親連忙將他帶走。

「嘿,凱末爾,你今天又再喝悶酒了啊?」

一掌打向此地唯一背對他只顧狂灌酒的邋遢後背,力氣之大令男人差點把含在嘴裡的酒噴出。

「咳咳咳!」用力拍打著胸口,即使已把誤入氣管的烈液咳出,仍殘留的火辣感卻在喉頭排徊不去。在酒的催化下呈現通紅的臉,有著歲月不饒的細紋刻畫,年過不惑之年的他,即使皮膚變得乾燥,失去了部分彈性,亦是白髮與黑髮稀稀疏疏交雜在那日漸變高的髮際線上,抑或是臉上開始出現或深或淺的咖啡色老人斑,依然遮蔽不去那雙「年輕人」才擁有的直率、衝動、不服輸的迥然目光。凱末爾惡狠狠地瞪向來者:「衝啥啊!」

「一大早火氣別那麼大嘛   ~   」沒有因對方的不敬感到不悅,反而激起了他的惡趣味。嘴角扯出一個醜陋的笑容,臉頰上的刀疤因頰邊肉的推擠而扭曲變形,使得他整張臉更顯猙獰:

「該不會還在妄想3年前的事又調查沒結果,兇手是誰據證確鑿,還在堅持個什麼勁呀?」

「夫人才不是兇手!她肯定是被奸人所誣賴!」終於按耐不住拍案站起,想以此壯大自己的聲勢,只可惜,矮小的凱末爾在這位副團長眼裡只不過是個隨手便可輾斃的小螞蟻,就算他再怎麼努力墊高腳尖,也比不過眼前這個大塊頭。

「唷   ~   都過了3年,還這麼『熱心』,」副團長裝腔作勢扶著下巴面露沉思,下一秒又扯出一道戲謔的微笑:「該不會你跟你家夫人有一腿吧   ~   喔!說不定其實是你們倆聯手毒殺了瓦洛凡達的呢!」

「狗嘴裡吐不出象牙!」

啪嚓--轉眼間香醇的烈酒已灑向副團長醜陋的臉上,霎時酒吧內陷入前所未有的死寂!

「喔喔   ~   這裡的酒真是不錯。」率先打破死寂的,是副團長本人。抹去臉上的水漬,他撩起濕漉漉的瀏海,強烈的酒香令他忍不住輕舔了一口手指,「給你這種不知天高地厚的廢物喝,簡直是暴殄天物。」拔起背上那將近與他身體同寬的巨劍,所有人都知道免不了一場腥風血雨,非旦沒有澆熄旁人看戲的雅興,更加激起狂野的澎湃;頃之,所有人叫囂了起來,催促處決的行徑速度。

大概也預測自身性命到此為止了吧,凱末爾豁出去地大吼:「你才是這個國家的敗類、人類公敵!我遲早會揪出你背後的狐狸尾巴的!」

「那也得你還有命才行--」

劍光一閃,如此驚人的速度令人不寒而慄,也同時不禁讚嘆。只見鮮血飛濺,啪搭啪搭在地面綻放出赤紅的鮮花,似乎連空氣也瀰漫起振奮人心的濃烈腥臭,在場所有人,無一不為眼前的景象閃爍驚駭的目光--

「哎呀呀,有需要動手如此兇殘嗎?這位大哥。」

眾目光所集,是一名不知從哪欻然冒出擋在兩人之間,並徒手接下劍刃的黑髮男孩--

「下手還真是毫不留情呀。」甩開手中的劍刃,被劃開的手掌鮮血直流,在手背上匯聚出數條汩汩紅流,逐漸蔓延開來的刺痛令我忍不住咋了咋舌。

「你誰啊,小鬼頭?」抬高下巴,鄙視的神情一覽無疑,卻隱約透露不尋常的警戒。

「您好,敝姓西爾,不過是恰巧路過此地的一介旅者罷了。」隨手在褲管上抹了抹,真慶幸此時穿的是黑褲。

「旅者?就憑你這小個子也敢自稱旅行家?」似乎戳重了他的笑穴,他喀喀大笑,連帶身後的團員們也瞧不起的跟著譏笑起鬨。

無視他們接二連三的炮轟,我聳了聳肩繼續道:「我可不只是旅者喔   ~   我還是個『賭徒』呢!」

顯然,這句話引起了他們的興致:「你倒說說看你喜歡賭啥呀,黃毛小鬼。」

「命。」我笑著回答,「閣下要和我賭賭看嗎?」眼底閃過一抹奇異的光芒,以腳尖勾起斜靠在椅邊不知誰的刀,主人似乎也覺得有趣沒有異議,我拔出那把外觀鏽蝕嚴重的刀刃,將刀柄丟向一旁,「如果我贏了就留下你們身上所有財物,以及這位大哥吧   ~   」

「哼,大言不慚,就憑那種破鐵?」不屑地斜眼盯著,他咧嘴大笑,「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少能耐。」

鬆開巨劍的固定帶,霍然一聲,強悍劍氣不只掀起了眾人的頭髮和衣襬,也捲起了地面的細碎粉塵,逼得旁人不得不舉起手臂遮擋;那磨得光亮的劍身就這麼直直地插入旁側的地板。原本站在吧檯前的掌櫃,一副與世隔絕的模樣擦拭著手中的高腳杯,但當他看見那被貫穿的地板,玻璃杯也霎時滑落了幾公分,靠,又得加班了。

「既然你那麼喜歡賭,」副團長再次提起劍柄--

「那我便要你的項上人頭!一同和那個悲慘的男人攜手共入黃泉吧!」

  ***

在那遙遠遙遠的時空裡,寧靜的夜晚,母親和父親在在精心布置的小公主房間床邊,為準備入睡的女兒吟唱搖籃曲,那是一首悠長輕柔的慢歌,輕盈而顯空靈,優美得彷彿來自更遙遠世界裡的祝福,引領人們走向安祥的平靜,然而不知為何,這股平靜卻略帶起一點沉重,像是背負起世界的重量,卻又無力擔負的憂愁,彷彿是在訴說……

啪擦!

一桶冷水澆醒了夢境,被母親毒打後陷入昏迷的仙蒂瑞拉,意識再度回歸至這片殘酷的世界。

「賤貨,還偷懶!快去把大廳掃一掃、廚房的鍋子洗乾淨,再上街去把今晚的食材買齊全!都幾點了?妳想餓死姐姐們啊!」

「好、好的!十分對不起!」眼看那細長的藤鞭又要落下,仙蒂瑞拉連滾帶爬衝出了房間,迎面走來的的兩位姊姊用羽扇遮掩口鼻,一臉嫌惡:「髒丫頭,臭死了!全身都帶著晦氣的死賤貨,為什麼還不快去死一死啊!」

沒有任何反駁的話語,仙蒂瑞拉嚥下一口口水,頭也不回逃離了現場,只有地面殘留的滴滴水痕能了解她心頭的悲傷。

人來人往的街道上,磚塊鋪成的路上隨著陽光與視角像是撒了亮粉般,閃爍著晶瑩的光芒。左右兩側紅與白的遮陽布架起了兩排整齊的帳篷,各式各樣的攤位此起彼落的叫賣著,婦女們與商家的殺價較勁、孩子在街頭追逐嬉鬧,偶爾還有可愛的貓狗從暗巷竄出,也想參與人群似,好不熱鬧啊。

『媽媽、媽媽,我還要那個   ~   』

『你這孩子真是的,貪心的小孩可是會被黃昏的魔鬼抓走喔!』

『快來喔   ~   快來買好吃的水果喔   ~   』

咬著紅通通的蘋果,鮮嫩多汁的口感是以前待的地方所沒有的,兩袋被撐得鼓脹起來的小麻布在我腰帶左側擺盪著,在這人擠人的市場,偶爾也會有一些不乾淨的手,我挑著眉撇眼看向那一隻試圖「不經意」靠過來的手,些許轉換一個角度使他舖了一個空,即便如此,對方依舊不死心的又靠了過來,由於另一隻手抱滿了一袋食物,無奈我一口咬住蘋果,迅雷不及掩耳側身抓住那隻瘦弱的手腕,一把將他從人海中拉了出來。

眼前約莫十來歲的小朋友用著看似十分無辜的水汪大眼盯著我瞧,也因為這場小騷動引起周圍大嬸們的注目。

嗯……

就在她們開始議論紛紛時,我看準了不遠處的暗巷,毫不由於直接拖著他快步拐了進去,回過頭,我瞪向他,唔唔不清地想開口才發現蘋果還要在嘴裡。

「我說小弟弟呀   ~   你這樣死纏爛打,讓我很困擾耶。」

鬆手拿掉嘴裡的東西,我擰著眉心瞪著眼前連我肚臍都不到的矮小身影,自從在偏僻的街角丟進了一枚銀幣到他殘破的碗裡後,就時時被尾隨到現在。

頂著一頭和我有的拚的亂髮,男孩抬起灰濛濛的臉蛋,依然目不轉睛地盯著我的腰帶。

嘆了一口氣,我拿下其中一袋,並從中取出一枚銀幣,那閃閃發亮的眼睛透露出金錢的慾望,在他伸手拿取之前,我以手背一掌抵住了他的動作:「想拿可以,」我舉高錢幣,「但是『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想從別人那得到東西,就必須支付相對應的代價。」

聽了我的話,男孩歪著頭,過長的瀏海因此從耳後滑脫了出來,蓋住了半張臉,他面露不解。

見狀,我補充道:「也就是說:你要用同等價值的東西向我換取。」

男孩的眼神似乎有些懵了,他拉拉髒兮兮的白衫,又看看自己殘破的短褲,最後掏出口袋,笑得天真無邪給了我三粒不明種子,在此同時,我發現男孩嘴裡缺了一顆門牙。

「啊啊?用三粒種子換一枚金幣,你這想法太有才了。」將掌心攤開,任由他換取,不過在他滿足地轉身準備離開之前,「等等。」未收回來的手順勢抓住他的後領。

一把將這小個子拉回,他滿臉警戒護著兩掌間的錢幣,以為我想反悔,而我則蹲了下來,和他平視:「欸,我話還沒說完你吃了甜頭就想走?再回答我幾個問題:『為何跟著我?』」把錢幣丟進破碗裡的人可不單單只有我。

男孩眨著大眼,像是被我最後的語氣給驚呆,又宛如純粹在發呆,沒有回答任何一字一句。

瞧他一副憨然,是我多疑了吧,畢竟人生地不熟的,不免會過度反應些。拍拍他的頭,我站起身來打算離去,但隨即被拉住的衣角,挽留了我的腳步,回頭看著男孩笑容天真的又扯了幾下,不等我回應便自個兒提起腳步往反方向快步走去,像是想帶我去哪。

礙於他沒有鬆手,我跟著他走過一條條陌生的巷子,越來越偏僻的環境讓我感到莫名其妙:

「我說小弟弟啊,你是打算帶我去哪呀?」

依然是沒有任回覆,甚至連頭也不回,啊啊,現代的小孩好難懂呀。

右拐入防火巷,這狹窄的巷內堆積著各種陳年雜物,更顯通道狹隘,舉步難行,只消再胖一點,就可卡在貨物之間。

低頭閃過盪向我額頭的蜘蛛,幾隻被絞死的蟲子於空中垂釣,是在引誰上鉤?

越過重重阻礙,我們來到中央一小片空地,接著小男孩放開了抓住我衣角的手,快步走離一段距離。

「……小朋友,所以你帶我來這要做什麼?」

男孩腳步輕快地回過身,笑靨更加燦爛,同時我感受到了背後有東西呼嘯。

唉唉。

一個旋身一腳踢落最前的領頭孩子,顧不得手上的蘋果了,接著伸出雙手抓住「當頭棒喝」,看著死命抓住棒子一臉驚駭懸空著的他們,我甩開棒子--其中一枝還留有一個破碎的紅色掌紋--小小的身軀就這樣一起飛了出去,碰!那是雜物翻倒的聲音。

甩著剛才的摩擦導致傷口又裂開的手,餘光撇見在地面翻滾的可愛的「紅孩兒」,喔喔!好浪費,你們可千萬別踩到啊,等等我還想回收呢。

沒有太多的喘息空間,我舉起右手抵擋從側面襲來的細長鋼管,接著一個反手將管子搶了過來,順勢將打向他的側腰,逼退數步。

提起膝蓋將迎面飛奔而來的身影踢開,並順勢將那跟管子攔腰折歪,我丟掉這軟趴趴的武器:

「我說小朋友們,集體打劫可不好喔。」我瞪向在暗陬還想拿著各式各樣奇怪東西攻過來的孩子,而那位原本還笑容滿面的男孩也面掃蒼白,失了笑靨。

「好啦,也鬧夠了吧?沒有其他事我要走了。」

邊撿起散落的果實邊沿著來時的路漫步走回。

喀。

突然覺得腳邊好像勾到了什麼,我低頭一瞧,是一條閃著銀光的線。突然好像意識到了什麼,我抬頭看著天空,又看向返回的路,四處布滿了隱密的線條,喔喔   ~   耳邊刷了一聲,我覺得好像有什麼東西戳到了我的手臂,估計是細針之類的東西吧,而且還可能是塗了藥的那種,因為我覺得被刺中的部位有點麻麻的……

藥效作用得很快,我跪了下來,開始懷疑人生……啊,不是,是在想生存在刻苦環境的孩子總會把聰明用在許多不可思議的地方,雖然也不算不好……好啦,其實我也不知道我在說什麼。

在意識墮入黑暗前,模糊的視線人影幢幢,腰間的東西被抽離的感覺真是令人不爽。隱約可見剛才那孩子再度展露出不懷好意的微笑,原來剛才的面色是在憋笑的蒼白嗎。

「小哥,你可不要怪罪我們,為了生存嘛,你懂得,人總要為了生存賭上什麼,像是,性命啊。」聲音很近,推測應該是特別蹲下來在我耳邊說道,這開朗男音,不知出自於誰。

「喂,傑諾,人都昏了哪聽得到你廢話,不要在那耍中二了,快走啦。」另一個語氣顯得暴躁的女聲低吼。

嗯嗯,就如他們的願先瞇一下吧,不過等等我可是要好好教導他們「貪心的孩子可是會被魔鬼吃掉」的喔   ~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