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寫1960歲月台灣
HOT 閃亮星─落桑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序章

      二◯一二年,飛往荷蘭的班機上。

      剛離開天河機場,我便想念起那座城中大湖——乍到武漢的東湖前,我有種這世界會被水波朦朧的大湖給吞沒的錯覺。

      後來才知道,會被吞沒的不是這世界,是我。

      到東湖一定得去磨山景區的摩厓石刻瞧瞧,可那人潮壅塞,我便沿著棧道走到了郭鄭湖的西北岸,那兒有座先月亭位於聽濤景區。

      隔座湖遙遙相望的,便是武漢大學,年少時我曾衝動想飛來念的大學,只因那時的許芢寧在這座江城的某處。

      有她在的地方,就是我的歸處。

      幾年後,我真踏上了黃土,只是時光流轉,年少不再。許芢寧仍是許芢寧,可我不再是我。我想罷,她於我來說,就是那段兵荒馬亂的歲月中,為數不多的溫柔。

      是那時的我傾盡青春,喜歡的一個人。

      那個人,正在我身旁熟睡著,在這麼些年以後。我伸出手,將許芢寧垂落於眼前的幾綹髮絲輕輕勾至耳後。儘管我放輕了動作,她還是睜開了眼,目光迷濛。

      我想起了那片平靜的東湖,就像許芢寧的眼眸,那樣波瀾不興、那樣平靜無波。

      我的手覆上她的,低語:「再睡一下吧,沒那麼快到廣州的,之後又要飛長程,我怕妳——」

      許芢寧的手輕輕放到我的手背上,我凝視她沉靜的目光,彷彿告訴我:一切都會沒事的。

      可我能為她做些什麼呢?抵不過命運洪流的我們,在其中顛沛流離。為此我悲憤不甘,但許芢寧只是平靜地看著我,告訴我,她相信這世上所有的安排,都是最好的安排。

      選擇接受,也只能接受,相信她的相信。

      見許芢寧犯睏地瞇起眼,我的手輕輕覆蓋到她的眼瞼上,再拉高毛毯將她包裹得厚實,不讓一點涼風溜進,就怕她受寒。她拉下我的手,偏頭靠在我的右肩上。

      許芢寧攤開我的掌心,我任著她為所欲為,就怕她不夠任性,像之前一樣什麼事都一個人擔著。她的指尖在我掌心劃了劃,組成了一句話。

      我默念了下,微微握緊拳,輕道:「我知道,一直都知道。妳睏了吧?睡吧,我在這。」不一會便傳來均勻的呼吸聲,而我睡意全無,轉頭望向窗外。

      昨日江城落了滿夜的雨,偶爾停、偶爾下,而我有幸遇上了今年入冬後的第一場雪,這些,多像這十年來的悲歡。

      偶爾晴、偶爾陰,有時風、有時雨,可總會迎來天邊那道彩虹,或是夜裡那道流星。

      而我等到了許芢寧,在看遍這些風景之後。

      在零碎的光陰裡,我循著許芢寧走過的路,拼湊她那些我無從參與的過去。日子被我走得緩而慢,她的模樣逐漸清晰完整,可怎麼也比不上迎來她時如舊的清冷眉眼。

      總有那麼一個人令無光歲月明媚溫柔,我的那個人,就是許芢寧。

      思及此,我忍不住握緊她的手。

      沒事了,都沒事了。我親吻她的額髮,視線落在我倆交疊的手,她在我掌心寫下的字驀然浮現於腦海中。我依在她耳邊,輕輕予睡夢中的她,遲來的回答。

      「我會的,晚安。」

      妳要好好的。

      我會的。

      我在許芢寧細細的呼吸聲中閉上眼,在黎明之前慢慢地有了睡意,不覺想起那片海,澎湖的那片海。記憶的浪花綻放,細雨紛飛。

      那是,十年前的事了。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