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02

        結果隔天送傘人就因為淋雨感冒而請了病假。

        「因為快要期中考了,在這種時候因為淋雨感冒不太好,會影響考試專注力的!所以湯惟絕對不能淋雨。」

        就算去問了原因也只得到這種答案,而且還一直再三保證她身體很強壯,淋雨一點問題也沒有。

        明明考試最需要專注力的人是她吧?那句話的意思是她感冒也沒關係嗎?

        而且淋雨沒問題的話還會請假嗎?所以才會說湯微是笨蛋。

        「我說,我們回家的路是同一條吧?」

        「對啊,怎麼了?」

        「像這種情況根本不用把傘給別人,一起回去就可以了吧。」

        腦裡閃過了什麼畫面不可置信的睜大了眼,她臉上浮現了可疑的紅暈,接著手中的課本因為驚訝而滑落地。

        「妳幹麻臉紅?」

        「這樣一起撐同把傘就會碰到你啊。」低頭用手掩住了臉。

        這個人也太單純了吧。

        湯微的存在是什麼?

        同學?好像比同學再更多了點什麼。

        朋友?好像還差了一點。

        情人?他選擇沉默。

        要比喻她存在的話,大概是走在人生路途,回過神卻發現身邊多了人的那種感覺。

        帶著與同年齡女生不同的溫暖,她以不重的方式踏入了他的世界。

        她近距離揚起的微笑,以及呼喚他名字的好聽嗓音。

        接著什麼都不一樣了,與原本的生活脫離軌道。

        原本乏味的校園生活,因為這個女孩變得不再窒息了些,特別知道這個人有著過人的體力,可以纏著人一整天。

        常常做一些無法理解的事,像抓一百台飛機在手心就能許願的事,可她卻信以為真。

        「妳這樣以後要怎麼跟對方演親密戲?」

        「反正湯惟以後也要當演員啊,就不用擔心了。」

        她笑得一臉燦爛,可他心臟卻落了一拍。

        所以有點彆扭的說了笨蛋兩個字後,就自逕往前走,反正她一定會追上來的,他知道。

        什麼都停止了,從她的那句「同學」到「湯惟」。

        好端端的生活突然被她闖入弄得亂七八糟,明明是對班級抱持著無感,也沒想過要跟同學打交道,反正混過幾年,分道揚鑣後誰都不是。

        只是聽到溫柔的勸導後,心也跟著放軟了些。

        也許沒湯惟想像的這麼糟?或許跟同學打交道不是件太無聊的事?

        一些奇怪的念頭都跟隨她產生,要是被過去的自己知道肯定會被嗤笑一番。

        開始會做些無聊的事了。明明是難得的半天課,為什麼他得要留校看著她緊蹙眉頭將近一小時?

        原因還只是一本數學課本。

        果然,放學被她叫住名字時就該果斷離開的。

        要不是看見她緊抓自己的衣角,一副楚楚可憐眼眶泛淚的模樣,他才不會留下來。

        要知道,教笨蛋數學是件很痛苦的事。

        而且還是在段考前兩週教三角函數這種麻煩的章節,光是一個公式他不知道解釋了幾遍她還是不懂。

        耐心直逼零,直接到了各種無奈的境界。

        「總覺得這次段考大概又慘了,要是像湯惟一樣頭腦那麼好就好了。」

        緊握鉛筆的手終於鬆開,她目光盯著數學課本上的題目輕聲嘆口氣。

        接著似洩了氣的氣球往椅背一靠,哀怨的目光直盯桌上的課本。

        「連這種基本題都要想這麼久的妳,要不慘也很難。」

        「說這種話超傷女生的心。」

        「事實。」伸手指在不久前她剛劃線的公式上,看著她恍然大悟的表情再度開口:「妳真的有在上課嗎?湯微。」

        「有啊,只是我的意志力不夠堅硬。」

        他撫著額頭。

        「但我還是有認真複習的。」

        「然後複習完還是看不懂。」而且還是聽課聽到一半就睡著的人。

        「對女生這麼惡質的話,會交不到女朋友喔。」

        「我倒覺得還好。」

        「算了,我不要跟你說話。」

        話落又抓起自動筆在題目本上繼續解題目,不過鼓起的臉頰倒是洩漏了她的情緒。

        要安撫她嗎?他很認真的思考了這個問題。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