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01. 餘波盪漾

      「是……李伊婷小姐嗎?」醫生看著電腦螢幕確認資料,抬頭對我點頭微笑。

      有螞蟻在我的手臂裡頭咬,有火在我的胸口燒,有一把鏟子在我體內不停挖,不停往內挖。

      好痛。

      「嗯,是伊婷小姐嗎?」

      緊緊抓住椅子的邊緣,指甲陷進軟椅的沙發布裡。

      我要忍耐。

      「不好意思,是伊婷小姐吧?」

      求求你不要再問了,求求你──

      「吵死了!一直問一直問,是要問幾次!」

      可惡,到底是在大聲什麼。

      肯定又是趙奇搞的鬼。

      「對不起、對不起,我無意冒犯,只是問診前要先確認。」醫生表面陪笑,伸出手想安撫我,但我看得出他實際上的麻木不仁,當身心科醫生還真是心酸,這類事情他肯定遇過不下幾十次。

      「……對,我是。」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但我剛剛說不出話,完全沒辦法發出聲音。

      我好害怕。

      醫生悄悄地深呼吸一口,敲著鍵盤,然後問我:「現在心情還好嗎?」

      你說呢?你不是才剛被我無禮對待嗎?你覺得這樣的我心情會好到哪去嗎?你為什麼要明知故問?是不是只是按照流程在走而已?你真的關心我嗎?你現在是不是覺得自己好倒楣,為什麼當個醫生要被病患當什麼一樣的罵?對!就是這樣,對不起!我李伊婷就是這樣一個差勁的傢伙,活著浪費空氣,光是我的存在就汙染人間,我……我該死。

      對,真的對不起……我該死、死、死……

      醫生拿起桌上那盒衛生紙,抽了一張給我。

      我不想接,醫生只好擺在我前方的桌面,默默看著我哭。

      「對不起、對不起,我──」

      「沒關係。」醫生急忙接話,雖然我不是在對他說。

      我該死。

      我活該被趙奇殺死。

      「對不起,玉琪,對不起,都是我的錯……」手在發抖,醫生似乎在等我冷靜,看了看我,繼續敲著鍵盤,估計是在描述我的症狀,他們都說這叫病患資料建檔。

      過了好一陣,醫生可能看我慢慢沒哭得那麼喘了,才問我:「玉琪是妳的誰?」

      我搖搖頭。醫生沉默幾秒,看這個問題問不出個結果,又問:「妳對妳昨天的事情有印象嗎?」

      昨天的事?我愣住。

      「妳是在有意識之下做的嗎?」

      「做什麼?」

      醫生瞄向我腹部包裹的層層繃帶,我也低頭看著。

      「拿刀刺自己肚子,妳是有意識的嗎?」

      「我沒有拿刀刺自己。」可惡,是趙奇,真的有那回事。我還以為那只是夢,我以為。

      「妳在路上做的,有很多目擊證人。」

      「是別人刺我!」

      「大家都看到了,真的是妳自己做的,還刺了好幾刀──」

      「你為什麼不能相信我?我說沒有就是真的沒有!」

      醫生又偷偷嘆了口氣。

      「為什麼又要用那種不信任的眼神看我?這次不是我自己要來的,是他們逼我來的!」我感覺眼淚又快要湧出來了:「不是我自己要求助的,真的不是我自己要求助還那麼難溝通!是你們!是你們要我來,有什麼好治療的?有什麼好諮商的?因為你們覺得我自殺?覺得我心理有病?我沒有!我哪有自殺!我或許真的有病,但我才沒有自殺!」

      醫生敲了敲鍵盤,大概又在敘述什麼鬼,可想而知是在以文字平面化我此刻的歇斯底里。

      好可怕。

      好噁心。

      我聽見腳步聲,很輕的腳步聲,雖然很輕但我可以確定它在慢慢靠近我。我轉過身,果然看見了玉琪。玉琪她真的來了。

      眼眶的眼淚嘩啦啦流下來。妳還沒死,妳還在。

      「怎麼了嗎?」醫生望著我。

      「我朋友,我朋友玉琪。」

      「所以說,玉琪是妳朋友?」

      「就是這個人呀,這個女的,她就是玉琪。」我拉住玉琪的手,轉頭對醫生說。

      醫生明顯在強裝鎮定,過去我跟趙奇或玉琪說話時,身邊比較含蓄、懂禮貌的人幾乎都是這個反應,其他不懂掩飾的人都在第一時間瞠目結舌地瞪著我、給嚇個半死。

      「嗯,所以,妳們是什麼時候認識的?」我似乎小看了醫生,他肯定以為我是看到鬼,或是人格分裂在自言自語等等。差點忘了他身為堂堂精神科醫師,這類的病例大概早就屢見不鮮。

      「嗯?妳說呢,我們什麼時候認識的?」我對著玉琪笑,她也對著我笑,緊緊握住我的手:「小學那個時候,對吧?」

      「小學什麼時候?是發生什麼重大事件嗎?」醫生大概還在以看瘋子的方式看我,覺得我是受了什麼打擊才會幻想有個朋友之類的吧。

      「小學四、五年級左右,她是我很好的朋友,常常被學校的人欺負,我卻一點辦法都沒有,我……我很對不起妳。」我愧疚地摸了摸玉琪的手背。

      「欺負?怎麼說?」

      「她很白癡啊,常常莫名其妙就哭,上課抄筆記也哭,放學收書包也哭,上體育課打羽球也哭,走在走廊上也是忽然就哭了,明明也沒發生什麼事情,上一秒她也都好好的,下一秒就忽然流眼淚,大家都覺得她很奇怪,覺得她腦袋怪怪的。」

      醫生點點頭,轉頭繼續敲著電腦鍵盤,眉頭深鎖。

      「而且她啊,」我望了玉琪一眼,玉琪翻個白眼,好像在怪我幹嘛把她的秘密說出來:「她還會自殘,拿圓規、削筆刀刺自己、割自己,還會在手臂上刺字、割圖案。大家覺得她很噁心,不想靠近她。」

      醫生又深深呼了口氣,打了幾個字,點頭說:「了解。」

      玉琪捶了我肩膀一記,用嘴型對我說:可以了,別再講了。

      我摸摸她的頭,用嘴型回答她:好啦,對不起,不說了。

      玉琪笑了,用氣音說:煩死了,又說對不起!再說對不起,小心我把妳嘴撕爛!

      我知道她在學趙奇,我們心照不宣地笑了出來。趙奇就是這樣一個暴躁的傢伙,情緒出了名的不穩定。

      「今天先這樣吧,我開一些藥給妳,幫助妳睡眠,還有穩定情緒的。」醫生按下存檔,對我點點頭:「記得按照醫院規定的,回來複診。」

      我站起來,牽起玉琪的手,走出診間。

      走在醫院的走廊上,我在玉琪耳邊輕聲問:「所以,妳知道趙奇去哪了嗎?」

      「我跟妳一起醒來的呀,前面跟妳一樣都在昏迷。」

      「也對,差點忘了,妳是跟我一起被殺的。」

      「妳難道以為趙奇會被警察抓走,被定殺人未遂啊?」

      「我還真的以為呢。」我們同時笑了出來。

      「趙奇肯定還會再出現吧?」她看著前方無盡的走廊,這麼說。

      「嗯。」

      「伊婷啊。」

      「嗯?」

      「妳恨趙奇嗎?」

      「有什麼好恨的?」

      「那妳恨我嗎?」

      「笨蛋,不要再亂想了。」我抱住她:「辛苦妳了,對不起。」

      「都是我,妳才會被他傷害。」她摸著我腰間的繃帶。

      「明明是我的問題,是我明明跟妳交往那麼久了,那時還跟趙奇在一起,是我傷害妳。妳能原諒我嗎?」

      「不能,因為妳還是會繼續跟他在一起的,我知道。」

      「我已經習慣妳了,但他,我還沒適應。」

      「有一天妳會習慣的,會的。」

      我們不再牽手。

      我推門走出醫院,玉琪跟在後頭,外面的太陽一時刺得我們睜不開眼。

      「走,回我家吧。」我轉頭對玉琪說。

      一切故事,都還要從頭說起。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