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03.

03.

      經過白羊宮時,並沒有感受到希歐大人的小宇宙,或許是去出任務了,也可能還在帕米爾……

      金牛座戰士的名字與前一任金牛座前輩一樣,讓人備感親切。

      經過沒有人的雙子宮,踏入瀰漫死亡氣息的巨蟹宮……雖然此時的巨蟹宮主人沒有像迪斯馬斯古一樣喜歡把死人臉孔貼在牆上,但是代代傳承的積屍氣,仍然讓這個地方帶著說不出的陰森詭譎。

      「怎麼,原來老頭子是去把妳帶上來啊?」伴著誇張的哈欠聲,巨蟹座戰士馬尼戈特抓著頭髮出現在正殿。

      「馬尼戈特大人。」沙羅朝對方行禮,不作聲色將猛然竄上的情緒平復下來,「謝謝您帶我進聖域。」

      「啊啊,最近聖域都在講妳的事。」馬尼戈特再次彎下身打量著換上聖鬥士候補生裝備的沙羅,「喲,看起來有點聖鬥士的樣子了?」

      「謝謝您的肯定。」她也不避諱對方的視線,坦蕩地任由巨蟹座打量。

      「你小子才是沒一點聖鬥士該有的樣子。」教皇擋住馬尼戈特的視線,「就不能在後輩面前有點黃金聖鬥士的樣子嗎?」

      「只要擁有能打倒敵人的實力,怎麼樣都好吧?」巨蟹座戰士蠻不在乎地聳聳肩。

      師徒倆又拌嘴了一陣,薩奇才帶著沙羅往下一宮走,離開前,少女又朝馬尼戈特一鞠躬。

      看似天差地遠,但是靈魂本質卻是一樣的,不管是金牛座,還是巨蟹座……他們都選擇在未來再一次成為雅典娜的戰士,那位大人也是嗎?

      「妳啊,以後可千萬別變成那樣子……」感受到少女對自家逆徒的感謝和親近,教皇特意囑咐道。

      「教皇大人,您明明也認為馬尼戈特大人是優秀的戰士啊。」沙羅笑著說,心情似乎很愉快。

      「……那小子還差得遠呢。」教皇哼了一聲,加緊了腳步。

      通過無人的獅子宮,走在通往處女宮的階梯上,一股強大小宇宙針對沙羅而來,雖然早有會被阿思蜜達攻擊的準備,這股突襲還是讓她的腳步一滯。

      「唉呀……」對於處女座毫不講理的攻擊,薩奇只能苦笑,考慮到接下來要拜託阿思密達的事情,他也不好阻止……沙羅也清楚這點,沒有開口尋求協助。

      「原來如此……這是您想看到的嗎?」沙羅喃喃,摘下臉上的面具,那張清秀好看的臉因皺起的眉而增添了一股哀愁。

      「走吧,教皇大人。」難以想像連聖衣都沒穿上的候補生很快便適應這股壓迫,按照原有的步伐一步步往上走。

      「妳是……」感受到女孩周身氣勢轉換,教皇盯著她的背影。

      燦金的長髮飄逸,背脊直挺,在這樣的黑夜裡,有那一剎那讓人忘了性別、身分……她看起來像是綻放的蓮花,又什麼也不是;她看起來像是個戰士,又什麼也不是;她看起來像是教堂裡的聖母,又什麼也不是;她看起來像個超越性別的娑門,又什麼也不是……她不是沙羅、不是聖鬥士——甚至好像不在這裡。

      那是一種飄渺卻直擊靈魂的震撼。

      彷彿與萬物融合般,將自己投進每一株草木、每一粒砂礫、流水與風中,甚至天上星塵……在這個當下,「存在」與「不存在」同時發生。

      ——無我。是處女座戰士所領悟的第七感小宇宙。毫無保留地將「自己」作為森羅萬象的管道,將整個存在自成一個連結萬物的曼陀羅。

      「嗯,我當初果然沒看走眼。」巨蟹座聖鬥士不知何時跟上他們,正好看見沙羅綻放的那個瞬間,得意地摸了摸下巴。

      「如果你當時就看見她的實力,根本不會帶她進來。」薩奇輕哼一聲。

      「……也是。」馬尼戈特歎氣,不得不說他跟雅柏菲卡都被女孩一開始表現出來的樣子騙了,誰知道一個連聖衣都沒穿的小丫頭能單挑處女座聖鬥士的小宇宙啊!照理而言他應該對此生氣才是,不過他現在沒有足夠的情感容量思考這件事;比起氣憤,他現在更想知道等會到底會發生什麼事?

      反正人都被他放進聖域來了,就當作是命運的安排吧。

      跟著少女的步伐走進處女宮,阿思密達已在正殿等候,在沙羅踏入殿內後,解除結跏跌坐的姿勢站立起來,與此同時,少女身後那初成形的曼陀羅也隨之碎裂消散。

      沙羅直視著眼前這一代被譽為最接近神的男人,又是那萬般熟悉的靈魂本質……一邊想著,躲過來自對方放出的「ॐ」,並順便以相同方式還擊。

      「ॐ」是宇宙初始之聲,破壞與創造都是由此開始……這也是當初師傅教她的第一個梵音,她的小宇宙再次編織出曼陀羅圖像,懷著誠摯的心情對抗阿思密達,兩股能量震盪了整個處女宮。

      與遇見巨蟹座他們時那種熟悉又陌生的感覺不同,阿思密達的小宇宙就寄宿在處女座戰士所繼承的念珠中,在她還是孩子時,光是拿著就能有受益良多的體悟,見到本人後,她更是確定,比起眼前這位看透無常的前輩,自己果然太弱了……掏出一串念珠——不是她繼承的那串木欒子念珠,而是以普通的菩提子和蜜蠟所串成的一零八念珠,她在印度修練時親手製作的,雖然沒有封印冥鬥士不死之力的力量,但是封存著她多年累積的小宇宙。

      「喂喂喂,這樣不妙吧?」目睹兩股黃金聖鬥士等級的較量讓馬尼戈特冒出一滴冷汗,「老頭子,你不阻止?」再這樣下去會引發成千日戰爭啊!

      「再等等……」薩奇盯著兩人的戰鬥,小女孩堅持不了多久,阿思密達也不打算對這個連聖衣都沒穿的小孩真的下殺手……看見兩人都擺出天魔降伏的架式時,薩奇收回前言。

      「你們兩個差不多點——」

      「天魔降伏!」「天魔降伏!」兩股劇烈的破壞性小宇宙在處女宮爆裂開來,屬於沙羅的小宇宙很快地潰散,女孩嘔出一口鮮血單膝跪地,碎裂的菩提子珠串散落在她的腳邊。

      「阿思密達大人……」抬眼望著緩步朝她走來的阿思密達,又垂下眼……果然活在和平時代的她,是無法被承認的吧……

      「妳的曼陀羅裡,沒有死亡。」阿思密達的聲音清冷,「沒有悟透生死,也就無法悟透招式的真理……」

      「……對不起。」

      「不過,這或許就是妳會出現在這裡的原因……」這個時代的處女座戰士又道:「如果這是命運的話,我就沒有理由不指導妳了,是吧,教皇大人?」

      「你同意就好。」薩奇擺擺手,年輕人就是這麼亂來,「那我們回去了。」

      沙羅趕忙向教皇與在場的黃金聖鬥士道謝。

      「丫頭,改天要我和妳切磋也是可以的喔。」馬尼戈特回自己宮前眨了眨眼。

      「那麼……」處女宮中回復寧靜,阿思密達將注意力轉回沙羅身上,女孩抹去嘴角血漬,一邊療癒自己的內傷。

      「妳做好殺死自己的覺悟了嗎?」

---------------------------

喔不,收藏數怎麼增加了呢!???

諸位,你們要真的要看清楚啊!你看這篇文多蘇!!!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