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票|2022POPO年度作家/年度新人
HOT 閃亮星─色之羊予沁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七章 喜歡一個人時的模樣(6)

      「妳說過,因為我長得跟鯉魚很像。」

      「呵……你相信我的鬼話?」就是一句胡言亂語,他都這麼較真?

        他無奈失笑,「怎麼可能。」

      「我叫你『鯉魚』是因為,沒有人會這麼叫你,只有我。」這是我從前,未曾和他說過的心裡話。

        他望著我,眼底的訝然一閃而逝。

      「我想成為特別的那一個,紀念我們得來不易的友誼。」我輕聲自嘲,「畢竟,在遇見你之前,我從未有過真正的朋友。」

        李榆安靜靜聽著,神情變得有些落寞,我想,他應該是猜到我接下來要說的話了。

      「對我而言,任何人都無法取代你在我心中的份量,你是我不可或缺的好朋友、好夥伴,你很重要。」我壓下心中的不忍與心軟,堅定地道:「但,也僅止於此。」把話講清楚,才能將傷害降到最低,也才對得起這份友誼。「或許你會覺得我這麼說很殘忍,但我從來不曾對你動過心,更沒有對你產生過除了朋友之外的感情。」

        我不能給他任何機會,更不能讓他心裡存有期待,因為我們是好朋友。「我說的這些,你能明白嗎?」

        窒息般的沉默,在我們之間漫延開來,等待李榆安開口的每分每秒,都令我十分難受且倍感煎熬,幾分鐘像過了幾個鐘頭,幾句簡短的話,卻必須鼓足十二萬分的勇氣才說得出口,但這是無以回報他心意的我,唯一能為他做的,勇敢面對他的感情,陪他共同承擔失落。

        如果,他最後決定必須和我保持一段距離和一些時間來平復心情,我也能理解。

      「其實,我早就知道了。」再度開口時,李榆安的臉上,多了一抹釋然的神情,「我早就知道,妳對我沒有除了朋友以外的感情。」

      「那你為什麼……」

      「因為我不想把我的喜歡,一直藏在朋友的情誼下。」他抬起頭,吁出一道長氣,然後淺淺地泛開微笑,「喜歡上自己的好朋友,真的很矛盾,有時候希望能更進一步,有時候又覺得……這樣就很好、該知足了,畢竟,我很清楚,妳並不喜歡我。」

      「鯉魚……」

        李榆安看向我,一雙眼似要將我看穿,「妳喜歡梁熙,對吧?」見我不答腔,李榆安接著分析:「妳看他的眼神不一樣。」

      「哪裡不一樣?」

      「妳對多數人說話的時候,眼神平靜,雖然表情在笑,卻隱約帶著界線和疏離,不過是被妳溫柔的聲調及言語給包裝起來罷了;和朋友們相處時的妳,即便眼神充滿活力,笑容也誠懇,但多了份保留和小心翼翼;在面對我的時候,妳可以真實地做自己,喜怒哀樂皆分明,不過那也只是因為,妳把我當成親近的朋友。然而,妳對梁熙卻不同。在他面前,妳依然是在做自己,卻多了少女的嬌羞,多了對他的好奇,也多了份依賴。」

        我在梁熙面前,真的有像他說的這樣嗎?

        若依他所言,我是喜歡梁熙的,那通常得知心儀的對象可能也喜歡自己,不是應該會很開心,巴不得立刻回應,展開交往嗎?但為何我聽到梁熙說那些曖昧的話時,只想著要逃避呢?

      「妳在想什麼?難道我說錯了嗎?」

        我低下頭,扭著手指沉吟:「……我也不知道。」

      「初戀,本來就是懵懵懂懂的。」他淡淡開口,一副過來人的模樣。「之所以茫然,是因為這種感覺,妳並不熟悉。」

        我聳聳肩,揚起一抹笑,「或許吧。」

        李榆安伸手罩上我的頭頂,揉了揉,輕嘆:「如果你們能在一起,也好吧。」

      「為什麼?」

      「妳看著他的時候,眼裡有光,這是無論我們的友誼多深、認識多少年,我都無法帶給妳的。而且……」

      「而且什麼?」

        他聳肩笑了笑,放開我,「而且我私下問過盧巧縈,梁熙這個人,應該信得過。」

      「你又跟他不熟,單憑巧縈的片面之詞,你就相信喔?」

      「男人看男人的眼光滿準的,值得當作參考依據。」他說得頗有自信。

      「把我讓給他,你捨得嗎?」我皮癢地問。

      「趙織光,我看妳是欠揍吧?」李榆安雙手插進褲兜裡,邁開步伐,走出公園。

        我三步併兩步地追到他身邊,鬧著要他給個說法,一不留神,腳步顛簸差點跌倒。

        李榆安扶住我,臉上的神情如舊,都是一副拿我轍的樣子。「到底要不要好好走路?」

        沿途我們打打鬧鬧、說說笑笑地回我家,原來今晚,爸媽有邀請他來我們家吃飯。

        我望著他的背影,默默地在心底對著夕陽許願,願我們的友誼,長存。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