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希澄《日光為鄰》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Chapter 1 再見了,我美好的校園生活(1)

        對我而言,討厭一個人,根本不需要理由。

---

      「趙織光!快下來吃早餐!」

        熟悉的嗓音,熟悉的呼喊聲,熟悉的早餐香氣,我可以想像得到的所有……熟悉且大翻白眼的表情。

        站在全身鏡子前,我最後一次審視過自己的穿著打扮,任何小細節都不放過,再如同過去每天出門前都會對自己說:「妳可以做得很好,妳是零負評的校花趙織光耶!」滿意地點點頭,抓起後背包離開房間。

        等我終於出現在二樓梯口,已經在那聲喊叫過後十分鐘,伴隨著白眼快翻到後腦勺的臉部表情,我雙手閒適地將長髮高高束起、扎好馬尾,邊移動一雙包裹在黑色絲襪內,保養得宜的勻稱美腿,舉步下樓,看不見匆促。

        儘管,今天是寒假過後新學期的第一天,離八點十分第一堂選修課開始只剩下半個鐘頭,我卻連早餐都還沒吃。

        而在那不長不短的十分鐘裡,呼喊我的李榆安都做了些什麼事呢?

        不用想也知道──

        熟門熟路的走到廚房,從櫥櫃抽屜裡翻找出乾淨的封口袋,俐落地將我媽悉心準備的起司火腿三明治完好無缺的塞進去並封口。

        等見到我慢條斯理地下樓,他就會抓起桌上盛有七分滿牛奶的玻璃杯踱步過來,二話不說塞進我手裡,然後說:「趙織光,真正想翻白眼的人是我吧。」

        這一氣呵成的動作,我已經不知道看過多少遍了,從高中看到大學?

      「我講過很多次不要催我了!」邊喝著牛奶邊移動腳步走進客廳,我將掛在肩頭上的後背包甩進單人沙發椅內,持續抱怨:「你每次催我,我都綁不好頭髮。」

      「如果沒有我,妳這個全勤乖寶寶紀錄保持人的位置還要不要?」李榆安冷笑,打開拉鍊,將手中封裝好的三明治扔進我包裡。「沒本事早起,就不要選這種時段的課。」

        我睨了他一眼,扁嘴模仿他碎碎念的表情,再不以為意地掏耳朵。他拿我沒辦法,只能雙手插口袋斜倚著沙發座椅百般無奈地看著我。

        如果我是個男的,他搞不好就揍我了。

        自從高中他們家搬到隔壁,我們認識、孽緣展開至今,也不過才兩年多,卻已經把彼此的個性摸透透,兩家比鄰而居,雙方父母更是熟絡得不得了。

        李榆安的父母長年奔波工作,時常國內外出差,事業做得很大,雖然對他的關愛不少,但在生活上卻無法給予太多的照顧,所幸有我爸媽,把他當成自己家人,三天兩頭邀他一起吃早、晚飯或者週末一同出遊,正因如此,李榆安才能在我家裡跟在自己家一樣囂張。

        我四處張望,尋找優秀妹妹的身影。「妍光呢?」

      「妍光早就去學校了,哪像妳!」老媽無奈的搖頭嘆氣,眸中卻仍是充滿拿我沒轍的寵愛。

        目前就讀高二的妍光和身為大學生的我,都是學校裡出名的校花,我們的表現向來可圈可點,被封為模範風雲人物當之無愧,不過呢,我們維持完美的方式卻十分地南轅北轍,妍光是打從骨子裡就內外兼具的完美女孩,個性甜美溫柔又長得漂亮,相較於她,我這個當姐姐的就……

      「媽,妳們在幹嘛?」甩開多餘思緒,我毫無走姿地繞到雙人沙發椅畔,彎身靠頭在母親肩上,睨了一眼乖坐在旁今年才五歲的小表妹。

      「我在講故事給臻臻聽啊。」看了一眼牆上時鐘,老媽不放心的提醒:「妳還不打算出門啊?」雖然她也知道我是絕對不會讓自己遲到的。

        神情看不出緊張感的我,好奇地問:「什麼故事?」

      「一個雙面魔女某天假裝成天使拯救了一個胖男孩後,又被胖男孩識破真面目,從此兩個人展開孽緣的故事。」李榆安分別拎起我和他的後背包,拽住我的手臂,毫不留情地破壞我們母女倆的溫馨時光,催促,「走了啦!」

      「媽!妳怎麼可以跟臻臻亂講啊!」我想走回去抗議,卻被李榆安用力往門口方向拖行,壓坐在家門口鞋櫃旁的椅凳上。

      「再不出門就要遲到了,妳想破紀錄嗎?」穿上球鞋,他瞥眼剛套好皮鞋,正在綁鞋帶的我。

      「知道了啦!」不滿地嘖一聲,我站起身,朝客廳內的一大一小喊:「我們出門嘍!」

        老媽急忙出聲交代,「榆安,晚上記得來我們家吃飯!」

        李榆安回以微笑,「好,趙媽媽掰掰!」率先開門走了出去。

        臻臻揮舞小手。「姊姊掰掰!」

      「小鬼頭,要乖喔!」我擺擺手,看了老媽一眼。「我走啦!」

        頷首,她溫柔叮嚀:「路上小心。」就和過去的每一天一樣。

        其實我們根本不用這麼趕的,因為家住得離學校很近,走路十分鐘內就會到了。

        挪動位置,李榆安慣性地將我推往內側街道。「欸,臻臻為什麼會來住你們家?」

        聳聳肩,我漫不經心,「可能我小阿姨快跟小姨丈離婚了吧,唉,我不知道啦。」

      「妳在想什麼?」總是這樣,只要我一個表情不對勁,他就會發現。

      「沒什麼啊,只是昨天沒有睡好。」我塘塞地藉口。

      「為什麼?做惡夢?」

        半踢著地面前進,我擰眉,煩躁的情緒乍現。「我不想回憶,所以你也不要多問。」

      「能讓妳不想回憶的事情又不多。」李榆安斂眸,緩下口氣,「妳又夢到國中被排擠的事情了啊?」

        瞟了他一眼,我不置可否。

      「被排擠真的有讓妳心裡陰影面積這麼大嗎?」李榆安嘆氣,「那我呢?我不就也跟妳一樣,過不去了?」他一臉明擺著:又不是只有妳被排擠過。

        我扁嘴,「你不懂啦!我是女生不一樣啊!」

      「怎麼個不一樣法?」他依舊不以為然,碎念:「同樣都被排擠過,只不過妳是在國中,而我則是在高中時期發生的,嚴格說起來,應該是我比較難以忘懷吧!畢竟也才兩年多前的事而已。」

      「但你又不是我!你看我現在這樣。」我停下腳步,眼看再過個馬路就要到學校,有些話在這裡說完就算了,免得被遇上的同學給聽到。

      「所以妳為什麼要這樣?」李榆安走過來,伸手捏捏我的肩膀。「幹嘛要戴著面具這麼累?」

        我低嘆一聲,表情增添無奈。「我的個性就是跟妍光不一樣啊,我沒辦法像她一樣完美。」

      「妳就是一直偽善的過生活,才會常常夢到國中的事情,因為妳潛意識裡害怕一旦假面具被揭開了,同學們就會認為妳是個表裡不一的人而開始討厭、疏遠妳,對吧?」

        垂首低喃,我抬手捏了捏脖子。「我都已經帶著這張面具快四年了……」

      「還真是辛苦。」他語氣薄涼。

      「欸,鯉魚,你答應過我的,絕對不可以背叛我!」我伸出食指,再三警告。

      「就算不是為了妳,我也會這麼做的。」

        瞥眸,我挑眉,「什麼意思?」

        他別過眼,淡道:「我可不想看見趙爸爸、趙媽媽因為發現自己女兒又被排擠了而感到難過。」

      「是是是,早就知道你不會只為了我!」我翻著白眼,餘光瞄見熟悉的身影靠近,趕緊掬起微笑,表情變化的速度之快,讓站在我面前的李榆安咋舌。

        不久,一道精神奕奕地招呼聲傳來:「李榆安、織光,早安!」

        李榆安回頭,看見滿臉笑容,朝我們走近的同班同學林庭音,對於我剛剛的變臉秀,一點都不感到意外,只是默默讓開自己的位置,走在我們前面。

        我望著李榆安的背影,想起稍早他簡短帶過老媽對臻臻說的玩笑故事,我想如果我是老媽,大概會這麼說吧──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