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線上編輯室EP9:腐門一入深似海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楔子

顧陳煙偶爾還是會想起,那天在水裡的漂浮。

他全身放鬆,雙眼微閉,任由自己的身體在水面上慢慢浮起、慢慢漂流。

腦海裡出現小時候,他一個人蹲在公園的沙坑裡,用樹枝在細黃的沙面上作畫,可是他記不起自己畫了什麼;又出現夜晚的畫室裡,他完成人生第一幅水彩畫,他畫了擺在桌面上的蘋果、香蕉,以及作為背景的白色布幔。

老師誇他畫得特別好、很有美術的天份。

他想起自己拿著畫展示給媽媽看,然後媽媽把畫撕壞了。

顧陳煙想到媽媽生氣的臉,四肢微微縮緊,身體開始下沉,四周的水如流沙一般爭相灌進他的耳裡、鼻裡、嘴裡……

他強迫自己開始回想那幅水彩畫上的色調和光影,光從左上方打下來、蘋果和香蕉擺在藤編的籃子裡,他在畫蘋果的時候猶豫了很久,他不知道該如何下筆,蘋果的表皮有黃色也有紅色,他害怕不小心讓兩個顏色混在一起,老師告訴他,混在一起也沒關係,頂多讓蘋果變成橘子。

小時候的自己對老師的話有些不滿,因為他就是想畫好一顆蘋果,他不想畫橘子。

但是要現在的他來說,他也可能會告訴以前的自己:沒關係,最壞、最壞,也不過就是把蘋果畫變成了橘子。

只要手還拿著畫筆,就有機會把最壞的結果修正成最好的結果。

顧陳煙的臉上濕了一片,一滴、兩滴,從他的眼角滑落,融入包裹著自己的這片液體當中。

畫被撕破的隔天,媽媽教他背了長恨歌,長恨歌很長、很難,很多字他都不認識。

媽媽念了一次給他聽,說了一次詩裡的故事,但是他都聽不懂。

媽媽總愛教他這種又難懂、又難背的東西。

後來等他再回頭去尋,那些畫筆、顏料、調色盤,已經通通被丟了。

他忘記自己有沒有發怒,也忘記自己有沒有難過。

他在水上漂浮著,任由一潭水把他撐起來。

水會累嗎?撐起一個這麼沉重的他。

他覺得這種被包容的感覺很舒服,他不用面對眾人的期待、不用面對輿論、不用孤軍奮戰,因為有人會保護他。

顧陳煙在漂浮中想到了很多事、忘記了很多事,到很久以後的後來,他又一次想起那次的漂浮,他才驀然想起一件事,連他自己也幾乎要忘了。

他把那幅被撕成碎紙片的畫,從垃圾桶撿起來,拼回去了。

畫的角落簽著自己努力工整的名字,只有「陳」,沒有「煙」。

那一小塊,他找不到了。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