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快搶線上課程募資價。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四章

    睡不著。腦海裡盤旋著那句救贖的話語,我們都沒錯。我們的錯是對事的罪惡,久久無法消除。

翻個身,尾骶骨因骨盆的壓迫發酸,挪動頸間的海馬枕,水腫的雙腳順勢疊在早已熟睡的丈夫腿上,瞥見他熟身側睡,便不忍心搖醒他,忍受著孕期的燥熱,充盈血絲的黑眸盯著一片白淨的天花板發愣。

        突如其來的擁抱,睡昏頭的丈夫一手攬過她的腰,讓俋茜伴著他的呼吸頻率喘息,即便無心此舉令她又驚又喜。垂下頭,沒入胸膛的臉龐潮紅,意識隨之模糊。

        夢境裡,鐘聲四起,學生逃竄在教官從後追捕的走廊,高一愛班三十名學生全員到齊,起身敬禮後,老師開始用國文課本催眠著數名莘莘學子,底下的學生無不在做自個兒的事,謠言四起,也是從紙條的傳遞而生。

        「妳不覺得柳湘湘很做作嗎?」

        「對啊!裝柔弱,怪不得俋茜一直護著她。」

        「不如我們來欺負她吧!」摺疊的粉色信紙裡,有得竟是醜陋的妒忌。

俋茜是班上的風雲人物,很討大家的歡喜,可偏偏她就不進哪個小團體,直拉著湘湘到處跑,陪她排食堂打菜,帶著她看自己在籃球場上的英姿,連亞珺和旻婷皆有些吃醋,不過傳寫過分的字句她們還是辦不來的。

        湘湘不是神經大條的人,異樣眼光的看待她感覺的到,可是身旁的俋茜依舊我行我素的拉著她跑,已經明示暗示的拉遠彼此間的距離,俋茜還是笑笑的縮短了原先的疏遠。

不能不說,俋茜的來到給予她無比的溫暖,頭一次有人會在意她吃飽穿暖了沒,還是運動哪裡碰傷了,多麼好的朋友,讓她不想放棄。

        可是會害了俋茜吧?她困惑的不知該從何而去,瞄向一旁呼呼大睡的俋茜,不自主的挪遠了木椅。

        「湘湘,我們去裝水吧!」

        「嗯……妳找亞珺她們去吧。」

        有心疏離俋茜的善意,湘湘再三拒絕她的邀約,頭垂的比先前低了,遇見人也不再相互招呼,少了點自信,滿出來的寂靜淹沒她框限的小圈圈。

好想哭,淚水匯聚眼眶又吸了回去,只能靠著上課不停抄寫筆記來分散少了朋友的孤單。

        接連幾日的午後雷陣雨,讓教室顯得更加悶熱,電扇吹風涼快,卻吹不跑俋茜心理的那一面灰,無來由的遭人隔離的滋味並不好受。

試圖去明白事由的她總是吃了閉門羹,連亞珺和旻婷也勸阻著情感的增長,縱使埋下的種子已扎根發芽。

        「我們回家吧。」放學後,亞珺拿著新買的透明傘,勾著俋茜的手臂向教室外頭走。

        不停回頭望,見到湘湘想開口詢問是否帶了傘,俋茜的話語隨著離開教室的距離,越漸小聲。

幾乎是看著同學一個個身影離去,湘湘坐在位置上等待,窗外一把紅色、藍色、五色繽紛的傘握在同學的手裡,她只盼望天空的淚能早些止住,自己能早些回家,險得挨揍。

        「我送妳回家吧。」

走廊裡奔跑的腳步聲越是逼近,上氣不接下氣的俋茜恰巧成為她眸裡的景色,吃驚的思緒尚未消化,俋茜屢次拆除她辛苦建築好的牆,差一些,她的偽裝毀壞殆盡。

        「為什麼?」三個字含括了所有的問題,只需她的一句我們是朋友便各個擊破。

        樓梯間,俋茜主動牽起湘湘的小手,一陣暖流來自彼此之間,好意的來到是福是禍不得而知。

湘湘愣愣的被她拉著走,就一如既往,沒有過問任何原因,只是逕自的邁開步伐朝校門口前進。

        「對我好的人都會遭遇不幸的。」

        回過神,與校門口附近徘徊的同學們對上眼,顫抖的雙手甩開俋茜的緊握,後者不懂她的言中之意,唯有察覺到別於一般朋友應有的情感,不同於背叛,而是如刀割般的印記。

        語畢,旋即抽離俋茜的身旁。雨中,湘湘淋的全身濕漉漉的,書包、課本、連同心也一併濕了,她懊悔著自己的不勇敢,沒敢回頭探她是否有無追上前來,因為她不夠資格幸福。

        近乎是晶瑩滿面,俋茜至睡夢中驚醒,夢裡的那場大雨似乎呼應著今日所聽聞之事,俋茜安慰自己,肯定是太過勞累導致的。

欲入眠,害怕同一個夢魘又席捲而來,面對著身旁的丈夫,如是抓住海上漂流的浮木,抱的老緊。

浩瑋喘不過氣的醒了過來,擦乾她臉上的淚滴,卻意外發覺俋茜正燒紅著臉。

        「俋茜妳還好嗎?」送往醫院的救護車裡,浩瑋抓著她的手不斷的問道,陷入昏睡的俋茜則時時呻吟著。

        「沒事,妳跟寶寶都會平安的。」以為俋茜做了惡夢,浩瑋牽緊她未使用點滴的手,夜半的急診室裡,反覆安慰著俋茜和自己。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