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抱著貓咪的雨中少女1-4

    從浴室出來的韓雨嫣只穿著一件白色的長版T恤,背後的布料被濕漉漉的長髮打濕成透明,白皙的肌膚若隱若現。

    看到妹妹的穿著,韓允羯決定去她的衣櫃幫她找一件長褲讓她穿上後再去煮晚餐,不然韓雨嫣可是會著涼的。

    「雨嫣,把長褲穿上。」他將一件牛仔褲扔到韓雨嫣的面前,正在餵小貓喝牛奶的她眉頭微蹙,搖頭表示拒絕。

    看著妹妹的眼中只有貓咪,韓允羯放棄讓她穿長褲的想法,一言不發坐在她的身後幫她把頭髮吹乾。在外人看起來,韓雨嫣的身體不好,三不五時就會感冒,韓允羯知道,有八成的原因是因為洗完澡後穿著太清涼才導致著涼。

    感受到哥哥的動作,韓雨嫣沒有拒絕,從小到大都是他幫自己處理任何事情。因為爸媽經商所以常常不在家,照顧自己的重責大任都落在了韓允羯頭上,她覺得有點對不起哥哥,總是讓他為自己擔心。

    「哥哥,我自己來吧。」將吹風機從韓允羯手上奪過,韓雨嫣將貓咪放入他的懷中,不顧他錯愕的表情,韓雨嫣逕自吹起頭髮,動作熟練。

    他的妹妹會自己吹頭髮耶!韓允羯突然有一種看著女兒長大的錯覺,抹去眼角的淚水,他放心的去煮晚餐。

    吹完了頭髮,韓雨嫣將長T脫下來用吹風機吹乾,一旁的小貓好奇地湊了過去,看到牠似乎想碰吹風機,她決定將吹風機收到櫃子且直接換衣服。

    對於愛貓如命的韓雨嫣,只要看到任何一隻貓在街上被風吹雨淋,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帶到哥哥的診所檢查後,不是留在診所後方讓人領養,就是送到其他可以認養貓咪的地方。

    她不可能讓貓咪受傷。

    其實她出門前有看到烏雲,只是不相信自己倒霉,會剛好下雨。前天從補習班回家,她就有看到貓媽媽跟四隻小貓,原本想直接將牠們抱回家,但看到貓媽媽兇狠的眼神後,她決定等等。

    看到烏雲後她覺得不對勁,沒帶雨傘就衝到了公園,哪知道到了半路便開始飄雨,到了公園就直接轉成大雨,她真的很討厭淋雨,不過跟貓咪的身體健康比起來,淋濕似乎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她淋著雨蹲在花叢,努力讓貓媽媽放下戒心。經過了一番努力,她才得到貓媽媽的信任,抱著牠還有牠的孩子們一起去避雨。

    出乎意料的,她遇到了白翔鈺。

    她以為是壞人想要接近她,結果是他。說不定白翔鈺早就知道自己的身分,只是他不想說。想到這裡,韓雨嫣的眼神暗了下來。

    不過他大可不必過來找她,與她重逢且送她回家,所以她可以任性的想自己是被他記在心中的吧。

    那高挑的身材,跟以前相比實在相差太遠。小時候是個小不點,當他一個人在公園的時候總是會遭到同齡孩子的欺負,韓雨嫣看過,可是她不想出面。

    她曾經認為白翔鈺會因為被欺負而離開公園,沒想到他沒有離開還陪伴了失戀的自己,她是會排斥陌生人的,但白翔鈺不一樣,他會微了貓咪而掉淚、難過,秉持「愛貓的人不可能會是壞人」的思考邏輯,她認識了這個小不點,常常被她捉弄的白翔鈺。

    想起過去單純美好的回憶,韓雨嫣的嘴角勾起一抹好看的弧度。當初韓允羯知道她認識了白翔鈺後,就會陪自己去公園,深怕自己會被欺負,可是在發現都是她欺負白翔鈺且兩人都玩的很開心後,韓允羯就不再干涉她跟白翔鈺的來往。

    哥哥應該跟白翔鈺很合得來,如果當時他們沒有一起把貓帶到哥哥診所的話。

煮好晚餐的韓允羯一回到妹妹的房間就看到裡頭的人露出一抹連本人都沒有發現的笑容,讓韓允羯以為天要下紅雨了。

    他連忙從窗戶看出去,看到景象依舊沒有出現異常而鬆了一口氣。

    「在想什麼,怎麼笑了?」韓允羯將韓雨嫣的頭髮紮成馬尾後溫柔地問。

    韓雨嫣沒有說話,她不想讓哥哥知道自己在想白翔鈺,因為不想看到好不容易重逢的好友被哥哥剁成碎肉。

    她說了一個極美麗的謊:「在想哥哥今天煮了什麼呀,很香呢!」

    看到韓允羯露出自信的表情,她知道哥哥感到自豪了。他真的煮的很好吃,誰知道一個餐飲業畢業的會跑來開獸醫診所?

   

      趁著機會,她環住韓允羯的頸部撒嬌道:「哥哥,走了走了我肚子餓啦。」

    雖然覺得很奇怪,但看在妹妹那麼努力掩飾的份上,他也很識相的不追問,讓她先將所有貓咪哄睡,再帶她下樓吃飯。

    不清楚哥哥心思的韓雨嫣,還在心中擔心的想著:「應該,沒有發現我在隱瞞什麼吧……」

*

    回到家的白翔鈺,一邊思考隔天該如何開口向韓雨嫣搭話,一邊吃著餅乾。心不在焉的樣子,讓從房間出來的白子揚看了直搖頭。

    「我說你啊,別思春了,不會打個電話給她之類的嗎?」白子揚彈了白翔鈺的額頭,一副恨鐵不成鋼的表情。

    感受到額頭間傳來的疼痛,他狠狠地擰了白子揚的腰作為反擊,看著白子揚倒在沙發上後,他才開始琢磨弟弟的話。

    韓雨嫣這麼社交障礙的人會有手機嗎?

    「我沒有她的手機號碼。」白翔鈺講的一副理所當然,讓白子揚感到無奈。

    「所以你這五年都沒有跟她聯絡?」白子揚從沙發上重新坐起,看到哥哥搖頭,他突然有衝動想要剖開哥哥的大腦,看裡面裝了什麼。怎麼有人都不會去打聽啊。

    白翔鈺茫然,沒有電話是要怎麼聯絡?他也不相信韓雨嫣會使用社群軟體。

    像是突然想起什麼似的,白子揚問:「她哥哥是不是開診所的,只要知道診所的電話,就可以聯絡上她吧?」

    「對耶,不過大部分都是她哥接吧?」白翔鈺表面上裝出一副不在意的樣子,實際上很認真在聽,只差沒有做筆記而已。

    白子揚想說些什麼卻又被白翔鈺打斷。

    「可是我剛剛才送她回家,我不能直接去她家找她嗎?」白翔鈺的表情就像個想探索更多新知的孩子,白子揚只得靜靜的深呼吸,否則他會氣死。

    他壓下脾氣,心平氣和問著白翔鈺:「如果你想被當成變態你就去吧。不過你剛剛為什麼沒有問她手機號碼或什麼社群軟體的帳號之類的?」

    這一次白翔鈺用那十分自信的口氣說:「我覺得她沒有手機跟那些帳號,因為她是社交障礙。」

    說不定那個姐姐沒你想的那麼障礙。白子揚在心中偷偷吐槽。

    白子揚決定先找起診所名字,找到了後,他拿出一張紙寫下電話。接著在臉書上找到了韓允羯的臉書,繼續調查韓允羯的好友,白子揚發現了一個同姓氏的女生。

    「哥,那個姐姐叫什麼名字?」白子揚問,因為他要確認。

    「韓雨嫣。怎麼了嗎?」

    白子揚微笑後給白翔鈺看了自己的手機畫面,螢幕上顯示的是韓雨嫣的臉書,好友更多達一千兩百多人,這個數字讓白翔鈺看傻了眼。

    「有些人在現實還有網路上的表現是不一樣的。」白子揚語重心長的拍拍自家哥哥的肩膀。

    白翔鈺像是想到了什麼,突然展現一個燦爛的笑容,讓白子揚一頭霧水。

    「弟,謝謝你,有你真好。」白翔鈺緊緊抱住白子揚,力道之大讓懷中人快無法呼吸。

    白子揚用盡力氣大喊:「快窒息了!」才讓白翔鈺放開。

    「好端端的發什麼神經。」白子揚忍不住再彈了一下哥哥的額頭發牢騷。

    只聽白翔鈺笑著大喊:「這樣我明天就有話題可以跟她聊了!」

    這下白子揚無言以對,他拋出心中最後一個問題:

    「敢問兩位是同學關係嗎?」

    白翔鈺點頭回答:「當然啊!只不過高一剛開始,我們沒有講過半句話,我也不知道她就是貓咪大姐頭,嘿嘿。」

    白子揚在心底仰天長嘯:「天啊!我怎麼有個那麼白癡的哥哥啊!」

    後來他決定拿剪刀剖開白翔鈺的腦,結果直接被白翔鈺壓制在沙發搔癢了。

回書本頁